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熊飞骏

   五、邪教盛宴在血腥中落幕

   洪天王的“一石三鸟”之计打中了两个,只有翼王石达开死里逃生。为了平息民愤表示“南京大屠杀”与己无干,洪秀全只好任命石达开代替杨秀清担任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总理。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唯一有远见的军政干才,在官兵和民众中赢得了很高的声望,是小王朝最得民心的高官。洪秀全视石达开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自然不会让石达开放开手脚为天国效力力挽狂澜。

   洪秀全采用釜底抽薪的架空权术,以提高军政效率为名,封两个酒肉哥哥洪仁达、洪仁发为福王、安王“协助”石达开管理行政;封李秀成为忠王“协助”石达开帮办军务。名义上是“协助”,实则是分翼王之权左右“挟制”他,因为无论是安王还是福王都可自行其是不用向石达开请示汇报,权力都不受翼王“节制”。

   石达开聪明过人,很快嗅出了潜在的杀机,只好乘隙挂冠而去,带上几千亲军逃离天京,前往安庆前线,以“远征”的名义,率领太平天国最精税的20万军队离开洪秀全的势力范围,另立山头搞“单干”去了。

   石达开虽然是太平天国眼界最高的常委,但一样不是战略人才。他当时最理想的目标应该是前往苏浙富庶的粮仓和外贸通商口岸,利用洪秀全集团把大清国战斗力最强悍的湘军阻在长江上游江东防卫空虚的有利时机奇兵突袭长江三角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江苏、浙江、福建,控制上海、宁波外贸通商口岸,然后和西洋军事强国谈判建立平等互利的外交关系。利用江浙的钱粮、口岸关锐收入和西洋的先进武器来富国强兵,和太平天国结成军事同盟共同抗击清政府。那样就可长期割据中国最富庶的地区,养兵蓄锐保镜安民,在黑暗中国打造出一块阳光地带来吸引天下英雄前来投顺。待天下有变,再令上将统劲旅北伐西征,传檄而定天下。

   可石达开却采取了打一枪换一个地位的叫花子战略,在南中国马不停蹄玩打砸抢,总体目标居然是为将士找“下一顿饭”而不是“百年粮”;不是为将士“安家”而是找临时下榻的“旅店”。军队数量越走越少,士兵斗志一天不如一天,走到哪里算哪里,过一天算一天。

   在浙西、闽北、赣南的丛山地区游击了两年找不到出路后,石达开兵团居然昏头昏脑闯入了湘军的堡垒湖南,结果被打得满地找牙元气大伤,剩下的残兵败将在政府军的追击下跑回了老家广西。在老家呆不下去又北上四川,在大渡河掉进了四川省长骆秉章设置的口袋。

   1863年初夏,石达开兵团在大渡河畔全军覆没。翼王被押往成都千刀万剐。

   石达开玩“单干”的表现和江西前线相比判若两人,前者象阿斗后者象诸葛亮,说明他只是个“将才”而不是“帅才”。

   太平天国没有真正的“帅才”!一直没有制定出一个勉强过得去的军政战略。

   太平天国占领南京后,上策应该是利用太平军初生牛不怕虎的锐气,顺应将士家属多在军中必须拼死作战的组织优势,全师直捣京师。不给清政府以喘息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北京,把大清国中央政权连根拔除,建立汉人中央政权,然后回过头来传檄而定天下。

   中策是暂时放过大清中央政权,以三分之一的兵力对长江上游取守势谨慎进取,暂时放下那些不受欢迎的“教规教条”,派出外交使团和捻军之流的各路反王结成反清大同盟防卫北翼。主力兵团东下长江三角洲占领未严密设防的江浙地区和外贸通商口岸,利用基督教的“同教”名义和英、法联手,把江东打造成巩固的根据地。然后再利用江浙的钱粮和西洋先进武器西征北伐。

   下策就是困守南京,以南京为中心拓展生存空间,所有征战都是围绕“保卫南京”转圈。

   太平天国的常委们刚好选择了下策!这是大清国的幸运,也是中华民族的幸运!

   农民军将官只有在天下大定之后才能进城享福,过早进城必然忘乎所以自己打败自己。太平军与其说是湘军打败的,还不是说是被自己的常委将官们打败的。

   当石达开在南中国丛山深处每况愈下时,洪秀全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石达开从江西前线撤兵回师天京讨贼,给陷入困境的湘军送上了一份令人兴奋得发狂的大礼。湘军乘机从各被包围的据点冲出来,进入了太平军撤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收复了被太平军攻占的所有江西府县。

   1856年12月,胡林翼把太平军赶出了武昌,然后沿江东下乘胜进击。湘军大踏步前进,太平军大踏步后退。

   1857年秋,太平军的江防军事重镇九江落入湘军之手。大清国政府军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再度军事包围南京。太平天国处于危急之中。

   这些都是洪天王制造的“南京大屠杀”送给不共戴天的大清政府的厚礼。

   南京大屠杀后太平天国没有快速崩溃,还出人意料继续支撑了七年半时间,除了天国后期涌现了陈玉成、李秀成两位善于打仗的青年将才弥补了领导层的部分损失外,主要原因还是大清国不明智挑起了英、法联军侵华,分散了帝国的大部分军力,给了太平天国喘息时间,得以重整旗鼓回头再战。

   1858年9月,李秀成兵团大破政府军江北大营,接着制造了扬州大屠杀。城内平民尸体堆积如山,全城在相当长时间内弥漫着尸臭味。

   1858年11月,陈玉成兵团在安徽三河镇和湘军李续宾支队展开决战。陈玉成兵团20万人,李续宾湘军6000人。因为兵力过于悬殊的缘故,李续宾部湘军全军覆没,统帅李续宾自缢,曾国华阵亡。

   1859年4月,洪秀全的堂弟洪仁玕从香港来到天京。好玩近亲繁殖的洪秀全马上把任命他为军政大总理。

   洪仁玕因为在香港生活了一段时间,见识自然高于所有太平军将士,洪秀全这一任命也算歪打正着。

   洪仁玕发表了《资政新编》,企图在太平天国内部进行现代化改革的尝试。他主张强化中央集权,采用西方技术推动中国的经济和交通、工业现代化,同时发展与西方友好关系。

   洪仁玕的现代化改革幻想如果能推行下去,太平天国的命运将会绝处逢生。但天国没有接受洪仁玕改革理念的眼界和智商,他的政策不但洪秀全接受不了,天国绝大多数将士都接受不了,那是一个鼠目寸光的领导集团。

   太平天国是一个论资排辈的腐朽社会。洪仁玕一无军功二无革命资历,自然为天国多数老革命瞧不起。洪秀全这一平生唯一正确的干部任命,却遭到天国官场和社会的广泛抵制。洪秀全不想因一人开罪天国的整体官僚集团,加上洪仁玕的出格思想超过了他的界限,就于1861年罢免了他的总理职位。

   1860年5月,李秀成兵团再次打破了江南大营。南京以东的大清国正规军全军覆没,总司令张国梁、和春战死,两江总督何桂清也因此丢了官。

   江南大营的再次瓦解,为太平天国打开了通向江浙鱼米之乡的大门。现任总理洪仁玕眼界比较开阔,马上制定了出兵长江三角洲,以江浙的财富支援天国的西路兵团收复长江中游地区的迟到战略。洪仁玕还有一个如意算盘,那就是据有上海等长江下游城镇后,就可和英、法联手,利用西洋的轮船把太平军运往长江上游,对武昌、九江等城镇玩神兵天降式突袭。

   这一迟到战略如果不折不扣执行,也能起到亡羊补牢的效果,大大延长太平天国的寿命。可洪仁玕在制定出此战略后,就在天国官兵的一致声讨中被悲剧性解职了。

   江浙战役由李秀成兵团来完成。1860年三角洲军事重镇苏州被太平军攻占,李秀成把司令部设在那里。随后常州、无锡、太仓也相继沦陷。

   1860年8月李秀成派出了一支先遣军突袭未设防的上海,结果被英、法的保安部队击退,上海幸免于难。

   1861年李秀成兵团进入浙江,12月9日攻陷宁波。杭州这个富贵繁华的省会城市在经过近三个月的围攻后,终于在12月29日落入太平军之手。随后太平军在这座文化古都进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1862年初,李秀成兵团对上海发起总攻。为了保卫上海免于劫难,外国商人和中国官吏绅商强烈要求英、法领事行使保护市民生命财产的职责。公共租界的临时政府和清政府的上海道台合作,招募了3000名中国雇佣军,由英、法教官负责训练,英国人华尔担任统帅,组成“洋枪队”。

   “洋枪队”不是外国军队,而是外国人领导指挥的中国雇佣军团。

   华尔的洋枪队虽然战斗力很强,但因人数太少,无法阻止李秀成兵团十多万人的全面进攻。太平军一直打到了上海的近郊,占据了通往该城的河道。但当太平军对市区发起总攻时,洋枪队则把太平军坚决地阻挡在上海市外围,令太平军将士发动的多次进攻全变成自杀式冲锋。

   最终打破洪秀全金陵盛宴的是曾国潘的湘军。

   湘军战斗力很强,和太平军作战基本能做到以一当十,但湘军数量和太平军相比一直处于绝对的劣势。太平军擅长玩“人海战术”,三河战役李续宾部6000人决战陈玉成部20万人就是一个生动的缩影。

   数量的劣势还是次要的,更大的劣势是太平军可以随心所欲掳掠“不差钱”,湘军前期则无稳定的军饷来源。大清财政并不承担湘军的巨大军费开支,湘军的军费主要靠自筹和被太平军威胁的省份地方财政的有限支持,加上曾国潘的官场门生故友出于远见和责任心慷慨解囊。

   如果湘军前期有足够的军饷,太平天国根本不可能支撑那么长时间,说不准1857年前就完蛋了。

   曾国潘不但是一个军事天才,还是一个理财的干才。为了解决数量日益扩充的湘军越来越大的军费开支,曾国潘发明了“厘金制”,在湘军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对市场交易和过往商品征收一定比率的营业税,用以支付湘军的军饷。前期湘军占地不多,这项收入还不显眼。到了中后期湘军一路凯歌地盘跨州连省时,厘金收入就相当可观了。

   “厘金”最终成为湘军的财政支柱。

   曾国潘的最大优势还不是治军理财,而是“爱才如命”。他的司令部既是一个庞大的人才储备库,也是燕昭王招贤纳士的黄金台。他发现、培养和荐举的人才不但打赢了那场残酷的战争,还为大清国后五十年输送了大部分军政干才。没有曾国潘输送的人才,大清国的寿命至少要缩短三十年。

   曾国潘的政治家胸襟在随后的百年中国没有哪个领导能够超越!他只要发现某人是人才人杰,就会想方设法把他发掘出来并全心推荐给清政府委以重任,而不在意此人对他态度如何。

   左宗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此人自视甚高锋芒外露,性格耿直说话不绕弯子,经常不买曾帅的帐,在曾国潘面前充诸葛摆大爷派头。可曾国潘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左宗棠有过人才能,不能为国效力就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所以极力举荐给清政府委以重任。

   曾国潘扶持造就李鸿章的方式更让后世的政客自惭形秽。他居然想方设法把李鸿章扶持到自己上面去,让李取得远超过自己的成就,自已则甘愿退到后面让学生接受光辉。如果李鸿章是他的亲生儿子还可理解,可李与他没有任何姻亲关系,就显得无与伦比的难能可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