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熊飞骏的博客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三、中法战争与“口号爱国贼”

   

   1771年,越南西山党爆动,推翻了广南国王的统治。王室后裔阮福映流亡泰国,王子景则在法国传教士百多禄的保护下逃亡法国。为了得到法国的援助,1789年百多禄和王子景代替阮福映签订《越法凡尔赛条约》,规定法国派军舰和军队援助阮福映作战。越南方面允许法军长驻南越地区,并割让昆仑岛和岘港给法国,法国人在越南有自由贸易特权。

   条约签订后,百多禄在印度的法国殖民地本地治里装备两艘战舰,从葡萄牙人那里购买了步枪等武器,招募一批志愿军赴越加入阮福映阵营,使其军势复振,对西山党举行反攻。

   1794年法国远征军攻陷首都顺化,西山党政权覆灭。这时正值法国爆发大革命,没条件履行《凡尔赛条约》,只好把远征军撤回。阮福映继续北伐,征服北方的安南王国,统一越南全境。

   1802阮福映在顺化即王位,改元嘉隆,定都富春,建立阮朝,并遣使请求大清国册封。

   1803年,清政府改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他就是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嘉隆王。

   1820年阮福映逝世,临死前叮嘱王子阮福皎说:“不可忘记法国的大恩,对法国要敬爱不衰……”

   没经历过人生残酷磨练的小国王即位后很快健忘了父亲的遗嘱,不但没对法国恩主敬爱不衰,相反恩将仇报对法国传教士大开杀戒。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法国从大革命的动荡中恢复过来,小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总算等到履行《越法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了。

   1856年,法国海军少将鲁约里前往越南首都顺化呈递国书,要求阮家王朝履行1789年跟嘉隆王阮福映签订的割地通商同盟条约。

   越南官府的反映和同时期的两广总督叶名琛一个德性:玩驼鸟政策不理不睬!

   法国方面的反应很激烈。鲁约里指挥海军陆战队在舰港强行登陆,舰炮摧毁了越南炮台。

   越南官府在外国军队面前很脓包,可对非武装平民却很有战斗力。法国舰队撤退后,就开始对手无寸铁的法国传教士抖威风,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屠杀手无寸铁的传教士并不等于打胜仗,三年后的1859年法国舰队再度兵临城下,攻陷南越首府西贡。越南官府只好屈服,跟法国签订割地陪款的《西贡条约》。不过割让的土地不再是《凡尔赛区条约》规定的舰港那个弹丸之地,而是整个南越地区,相当于越南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法国商人很贪婪,对割让越南三分之一国土的《西贡条约》并不满足。军火商久辟酉在北越首府河内发现一条通往中国云南的交通河流——红河,企图利用这条河流贩运军火前往云南卖给正在交战的回民武装和清政府军队。

   军火在越南是违禁物品,但越南官员奈何不了久辟酉,就照会驻西贡的法国总督召回这位军火商。

   1873年,法国总督派遣海军军官葛尔里率领两艘军舰前往北越首府河内调查。可葛尔里竟然被军火商说服,反过来建议总督对河内用兵吞并北越。

   越南官员恨透了葛尔里,就联络割据中越边境的强盗武装刘永福的黑旗军,对沿红河探测通商道路的葛尔里发动伏击战。

   黑旗军首战告捷,把葛尔里五人砍头。当越南现任国王阮福任收到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献上的五颗法军人头时,就单方面宣布取得了抗法战争的伟大胜利,任命强盗头子刘永福为三宣军区副司令。

   法军的报复来得很快,1874年越南政府再度屈服,跟法国签订第二次《西贡条约》。

   1、法国承认越南是独立国。

   2、法国代理越南外交。

   3、开放红河自由航行。

   越南是大清国的附属国,虽然内政完全独立,但在清政府眼中并没有独立自主的资格。慈禧内阁收到法国驻中国公使呈上来的《西贡条约》副本后,自然对“承认越南是独立国”条款大惑不解?

   越南既然长期是大清国的附庸国,外交上自然也和大清国一个德性,根本没想到要履行签订的条约。一面暗中知会盘据红河西岸老开城的黑旗军阻挠法国通航;一面不理会法国代理外交,继续向中国派遣贡使。

   法国对越南违背条约行为再次反应强烈。1882年,海军司令李威利率舰队在北越登陆,攻陷首府河内,强迫越南政府履行第二次西贡条约。

   越南向宗主国求救,中国和法国交涉。两国代表签订划分越南势力范围的《天津草约》,法国同意红河以北是中国保护区,中国承认红河以南是法国保护区。

   1883年,中、法两国同时宣布拒绝《天津草约》。法国军队攻陷越南首都顺化,国王阮福升投降,跟法国签订《顺化条约》,承认越南是法国保护国,内政外交全交法国管理。

   法国高层发动政变,宣布废黜阮福升,另立他儿子阮福昊当国王,同时派急使前往中国求救。

   清政府立即派遣援越远征军越过中越边界,在河内附近布防。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法国虽然是现代化强国,但因十年前的普法战争受伤太重,50亿法郎(合10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严重制约了法国军事力量的与时俱进。加上新成立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基础不牢,民主宪政还未成为多数法国人的共识,专制复辟威胁尚存,政府很弱势,平均每8个月更换一届内阁。不适宜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型国际战争。所以和大清国开战虽然最终胜利没有悬念,但却不是法国的最佳选择。

   关于抗法援越,清政府分为主战、主和两派。主战派以政府后起之秀张之洞为主,主和派以官场老字号李鸿章为主。

   张之洞是新崛起的“清流党”领军人物,以擅长慷慨激昂的排外主战演说来赢得朝野的关注。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清国取得了举世嘱目的军事成就,上升为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尤其是现代化海军阵营堂堂。

   随着军事装备的现代化,大清政府的信心也水涨船高。强硬和好战的呼声成为对外关系主旋律,迫切希望过把“用炮舰说话的瘾”。随着被动挨打的记忆渐渐远去,“对外可以说不”的自豪感与也与时俱进,和平与妥协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

   李鸿章是大清国改革开放的总操盘手,比帝国绝大多数官员有更多的知情权,深知强盛光鲜的外表后面的虚弱和糜烂,明白这个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在战场上来不了真格的,因此力主和平避战。

   张之洞是官场新秀,还没机会进入权力中心,自然对一流的陆海军装备印象深刻,天真地相信中国扬眉吐气的机会到来了。

   对时局有清醒认识的天才外交家曾纪泽因为了解敌我双方的劣势,虽然很反感“清流派”的战争叫嚣,但也不象李鸿章那么悲观,认为对法国不应一味妥协退让,应该选准时机有策略顶一下。公开对法宣战肯定不行,选派志愿军化装成越南士兵越过边界抗击法军还是可行的。

   “清流党”内还有一个“口号爱国派”,在后方爱国口号喊得震天响,擅长气氛热烈的爱国表演;可一上前线却来不了真格的。这号人热衷于把自己置于道德置高点,把任何理性的声音都斥骂为“汉奸卖国贼”。

   “口号爱国派”以张佩纶为代表。此公没有舌战群儒的智慧,两片嘴唇却能拍打出“骂死王朗”的响声。靠喊爱国口号很快在官场脱颖而出。

   象张佩纶这类在后方豪言壮语在前线丑态百出的现世宝,是近代中国“口号爱国贼”的始祖,靠“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出人头地升官发财。

   中、法两国远征军在北越接上了仗。援越远征军一战即溃,被吹这得神乎其神的黑旗军也全线败退。

   前线战局失利,中、法两国又回到了谈判桌上。

   1884年,中国代表李鸿章,法国代表福禄诺签订和平条款——《李福协定》。

   1、中国远征军撤出越南。

   2、中国仍是越南宗主国,但不再过问法、越两国签订的条约。

   3、中国不向法国索取陪款。

   《李福协定》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能算是“卖国协定。中国撤军和不过问越、法关系不过是秉承“务实精神”,承认战争造成的既成事实,并且还保留了“宗主国”名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小胜”。可那些不切实际的主战派和别有用心的口号爱国贼们,却把李鸿章骂了个狗血淋头,把《李福协定》诬为“卖国协议”。

   因为朝野一边倒鞭挞《李福协定》,中国政府只好顺从“民意”拒绝履行,一再拖延远征军撤军时间表。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大清国官府既不认真履行停战协定避免授法国破坏协定的口实,争取体面的和平;又不积极备战作好迎战法国的准备工作,好像不挨法国一顿揍就浑身不自在。

   法国那边也一样对《李福协定》心不甘情不愿,认为“保留中国宗主国”名义后患无穷,于是抓住中国援越远征军没有遵守《李福协定》按时撤军的借口,重启战端突袭中越边境重镇谅山,向越南境内的中国远征军发动突然袭击。

   法国驻北京公使谢满禄以中方违反《李福协定》名义,向大清政府提出最后通牒,限中国在七天内承诺赔偿法国军费八千万法郎(相当于普法战争赔款六十分之一),否则就对大清国发动战争。

   大清国官府对法国大使的最后通牒报以轻蔑的嘲笑,提醒对方当今中国不是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而是“海权大国”不适宜用最后通牒方式,依旧不作好必要的战争准备。

   最后通牒的期限一过,法国公使下旗回国,两国进入正式的战争状态。

   法国是一个海权大国,不会把战争限制在中越边境,必然要利用海军优势把战火延烧到中国本土,从根本上打击中国的战争能力。

   中法战争的两个主战场是中越边境和台湾海峡。法国的总体战略是用陆军在中越边境攻击中国远征军,消化在印度支那取得的胜利成果;用海军在台湾海峡袭击福建和台湾的现代化工业基地。如果条件允许就永久占领台湾。

   大清国光绪皇帝对张佩纶慷慨激昂高呼爱国口号印象深刻,就临危付以重任,任命张佩纶为福州东南战区司令,统一指挥调度台湾海峡两岸的海陆军作战。

   张佩纶到达福州前线后除了带领部属喊爱国口号表杀敌决心外,根本不认真备战,当然忘不了乘机做军需品消耗假帐,冒领防卫经费大发一笔国难财。当清醒者建议位于法国舰炮射程范围内的马尾船厂实施“空厂政策”,把重要设备转移到后方的安全地带时,张佩纶把提建议者斥为“长敌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汉奸卖国贼”。

   1884年8月23日上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统率远洋舰队闯入福建马尾军港,象绅士一样向大清国闽洋舰队宣战,声称下午两点前决战。

   东南战区司令张佩纶仍然对法国舰队司令孤拔的宣战报以轻蔑的嘲笑,不但不积极备战,还拒绝向海军将士通报孤拔的宣战信息。马属军港的将士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照常赌牌、酗酒抽鸦片讲黄色笑话。司令张佩纶则在豪华办公室里幻想福建美女的身段和三围有什么性感之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