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
小平头夜话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

平头按:盛雪与中共暗通款曲的猫腻其实早在2006年柏林大会的 "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中为共特李震保驾护航中昭然若揭(详见:·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链接 )。刘劭夫先生揭露的2013年“6.27”事件中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说白了也就是披着“记者”外衣的特务)之间的猫腻的事实,值得广大民运人士,特别是西藏的朋友们警惕。
   
   1,李学江其人
   
   李学江先生的中共官方身份是《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驻加拿大首席记者。之前,我在跟盛雪的邮件往来和其他谈话中,我把李学江说成是新华社记者。盛雪曾几次很认真的纠正过我。现在我正式更正。不过,我不明白,盛雪为什么那么郑重其事的纠正我对李学江身份的误记;我也不明白,在政治含义上,新华社记者和中共最重要的喉舌的记者有什么区别?

   
   
刘劭夫

   
   图: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中共“记者”李学江。 李学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服役,后为《人民日报》驻澳大利亚首席记者,因向中国当局透露了美、澳欲联合日本遏制中国的动向等有功,被提拔为《人民日报》国际评论组组长、《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并前往美国,为美国分社社长兼首席记者;2010年8月,李学江为《人民日报》驻加拿大分社社长兼首席记者。
   
   中共派驻国外的官方记者(在中国只有官方记者),都是在做着情报工作,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中共活跃在世界各国的记者,他们分别隶属于不同的情报系统,可能是军方的,或者是中共党务系统的,或者是属于国务院的。谁是他们的老板,只有他们最清楚。但是,他们只有一个最大的老板,那就是中共,他们只为中共服务。
   
   前几年(具体是哪一年,记不得了,大约是05年左右),盛雪告诉我,她认识了中共的官方记者。可能她说是《人民日报》的记者,不知为什么我会记成是新华社记者。她的话大约的意思是,是对方主动找上她的,他们一起吃过饭。我感到意外。盛认为,交个朋友也无妨,也可以趁机了解这些人的真实思想,他们在西方长期工作,对西方的社会和民主制度会有自己的认识的,通过交往,我们也可以影响他们。她既然这么说,我觉得言之成理,也颔首称是。
   
   
刘劭夫

   
   图:那是2013年8月。李学江和其他10位记者随同加拿大总理哈珀北极之行时,因哈珀的工作人员拒绝李学江提问,李欲夺麦克风,结果,与总理发言人云斯(Julie Vaux)发生肢体冲突,被负责保安的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
   
   这里有一点不确定,盛雪当时跟我说的中共记者,跟李学江是不是同一个人。因为我估计,假如是同一个人,那么李学江在加拿大的任期就是从2005年(?)至2013年,将近九年。中共派驻海外的记者一般任期多久呢?在此就教于了解有关制度的朋友。假如不是同一个人,那么,盛雪就跟中共两任记者保持长期关系了。盛雪什么时候开始跟中共派驻海外的记者建立关系的呢?
   
   大约在08年某日,盛雪对我说,那位中共记者来多伦多了,准备请她吃饭,她想叫上我,问我愿不愿意出席。有人请吃饭,自然乐意。再说我心底里也想见识一下这位中共的记者是何等人物。饭局定在离盛雪家不远的安大略湖畔的一家酒店,我记得吃的是西餐。盛雪带上我和顾明,对方是李先生伉俪。(我一直没有记住他的姓氏,我跟别人说起他,就说那位新华社记者。直到2013年8月采访风波见诸于媒体后,我才记住了他的大名——李学江!)那天具体聊了些什么,我记不得了。依稀记得是我们对国内的形势谈了一些看法。席间气氛还算轻松随意,彼此没有争论。盛雪和顾明看起来跟李学江很熟悉了,只有我还稍觉拘谨。盛雪为什么让我出席她跟李学江的餐聚?我一直不明白。
   
   李学江是一个忠于职守的中共记者。他在美国和加拿大先后任职,身处西方社会,并没有受到西方民主思想的影响。我们可以从李学江先生关于达赖喇嘛等的新闻报道以及他在2013年对哈珀总理采访的风波来看,这位记者坚决的捍卫了中共的核心价值。
   
   2, 2013年6月27日的事实
   
   去年,王炳章的亲属发起了在北美、澳洲和欧洲许多城市营救王炳章的请愿活动,多伦多的民阵也积极参与了这次全球营救活动。营救王炳章,我一直认为是中国民主运动应该恪守的政治伦理,所以欣然参加。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计划从2013年6月27日,也就是王炳章被绑架11周年的日子起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中国大使馆前,举行为期一个月的请愿抗议活动。
   
   6月26日下午一时许,盛雪开着租来的小面包车(VAN)前来接上我一起驱车渥太华。同车前去的有盛雪、高升、李菲菲、叶辉、赖建平和我。李菲菲和叶辉是恋人关系。这里要着重介绍一下赖建平。赖建平自己介绍是原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移民加拿大不久。我跟赖建平第一次见面。原以为他跟盛雪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后来在路上交谈之后,才知道,这位赖先生跟盛雪也是第一次见面,他们是三天前在电话上说过话,盛雪就拉上他参加这一次活动了!在路上,这位赖先生对于我以前的经历很感兴趣,不断的询问我一些很私人的问题,后来我感到有些烦了,就有意冷淡了他。正式的请愿在第二天举行,当晚我们准备下榻渥太华。王玉华为我们多伦多等朋友预定了两间客房,并已付了房款。我们抵达渥太华,正是傍晚时分,当地的侯文卓女士很热情的邀请我们先去她家,晚餐后再去酒店休息。我们一行人在侯文卓家里用餐,见到了从蒙特利尔来的万毅忠,还有当地的一些人权活动的朋友,后来,杨建利也从华盛顿赶来了。当我们来到酒店的时候,时间大约晚上11点钟。王玉华为我们预定的客房,一个是有两个房间的套房,一个是标准间。当时分配,女士们在标准间就寝,男士们则留在套房。这时候发现王玉华并未与我们一同前来酒店,有人就说,她不来了,就睡在侯文卓家里。我说,侯文卓家里比较逼仄,还是让王玉华来这里休息吧,这些天她很累了。盛雪说,她不会来的。我说,那就说,我们要跟她商量明天的活动,她就会来的。于是我给王玉华打电话,请侯文卓的男朋友送王玉华来。我们几个男人在套房里聊天,赖建平还是一个劲儿的询问杨建利,涉及杨建利从事政治活动的许多细节。我也不好打断,觉得无聊就先到房间睡下了,这时候大约是深夜一点左右。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人先到国会大厦前举行请愿。下午,我们到达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根据警方的安排,我们只能在大使馆对面的路边举行抗议活动。参与活动的人一字排开席地而坐,大约有十来个人。现场有《大纪元》的朋友进行录像,王玉华、杨建利和盛雪等人接受了《大纪元》和《希望之声》的采访。大约在五点多的时候,杨建利赶去机场,搭乘回华盛顿的飞机,万毅忠也离开,赶回蒙特利尔的班车。
   
   此时大约六时许,天空依然晴朗,加拿大的夏天黑得比较晚。这时候,李学江(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从我的左侧走来,举起相机,向着请愿的人照相。在场的人都不觉得有什么异样。我看见李学江,失声说道,“他是新华社记者,怎么给我们拍照”?李学江继续拍照,从不同的角度、远近频频按着快门。我下意识地站起来,向着盛雪叫唤,“盛雪,那个新华社记者给我们拍照了。”盛雪不吭声。我以为她没听见,就走到她跟前。我们这一列人,我坐在最左边第二个,第一个是赖建平,盛雪坐在最右边。我对盛雪说,“你看,新华社那个记者在给我们拍照。”盛雪没站起来,低着头,急速摇头低吼道,“你别管,你别管!”她这个态度,大出我的意外。她的态度如此粗暴,但又不敢面对,似乎隐瞒着什么,我既生气又纳闷,悻悻然回去坐下。这时候李学江继续在摄影,他一会走到马路对面,一会儿又在马路的隔离带,一会儿又离我们一米多,我们这一排人没有谁能避开李学江的相机,我们每个人都毫无遗漏的被他照了去,可能还有脸部特写。赖建平问我,“你认识他?他是新华社记者?”我没好气的说,“怎么啦?”赖建平说,“这个人昨天晚上在酒店的角落跟盛雪密谈了很久”。我大吃一惊,问他,“你没看错?”他很肯定地说,“没错,就是他!”昨天晚上我躺下的时候已经一点左右了,那时赖建平还在跟杨建利絮叨着,他们聊到什么时候,我已经睡着。那么,赖建平结束跟杨建立的谈话,到楼下闲逛撞见盛雪跟李学江的密会,起码也是深夜两点以后的时候了。这样一想,心里的疑虑更重了。李学江对着我们照相大约十五至二十分钟之后,也不跟任何人招呼,没有进入大使馆,而是径自朝着我的左面离开,消失在远端。
   
   此时天色将晚,我们准备返回多伦多,这时,杨建利意外的打车回来了,原来飞往华盛顿的航班因故取消,他只能跟我们回多伦多,由多伦多改道回华盛顿。
   
   车子上了401高速之后,就由我来驾驶。同车只有我跟盛雪有加拿大的驾驶证。一路上我为李学江的事情闷闷不乐,盛雪的表现太反常了,我觉得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都被她耍了。
   
   回到多伦多至今,这位赖建平先生再也没有出现过。
   
   3,我的疑虑
   
   这次渥太华之行发生的李学江的事情,是我与盛雪多年的政治合作关系的转捩点。以前曾有人告诫我,怀疑盛雪的真实身份,我都不以为然。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活跃在多伦多的民运人士在我家里,谈到了盛雪的一些问题,认为她来历可疑的,需要提高警惕。本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有一位朋友很正式的劝说我,不要跟盛雪走得太近,说她不仅人品有问题,政治上也十分可疑。该朋友说,“有人怀疑她是特务,一些香港人都不信任她。你知道她丈夫的家庭情况吗?她的丈夫的父母都是五十年代的老公安,弟妹以及弟媳妹夫也都是警察。你说这样的人靠得住吗?她为什么参加民运?”
   
   我觉得,盛雪可能有一些个人的问题,而从事民运,追求中国民主应该不会有诈。但是渥太华之行发生李学江事件之后,我开始对盛雪政治上产生怀疑。回到多伦多,我把这件事情以及自己的疑虑、不满,告诉了朋友,他们也都与我有同感。
   
   不久,我就为此事责问盛雪:为什么这次活动拉上赖建平?你跟他只认识三天,也只是在电话里说过话,就让他参加这样的活动,你对他了解多少?面对我的质疑,盛雪是这样辩解的,她说,这次活动是公开的,没有什么秘密,我希望参加的人越多越好。我说,这是一次政治活动,你不能放到篮子里都是菜,把一个很陌生的人带进来,许多人都不清楚他的背景,甚至跟我们同居一室,我们说话无法避忌,你这是对大家的不尊重。再说,赖建平跟我们大家不聊对民主的认识,对国内局势的看法这一类话题,而是对杨建利和我的个人背景饶有兴趣,一个劲儿的打探我们个人的隐私,你不觉得有点叫人不舒服吗?我继续责问,李学江给我们大家拍照,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你为什么不让我管?她说,我们的活动是公开的,我们欢迎媒体前来采访。现场也有传媒在录影。我说,现场录影的是《大纪元》的记者,《大纪元》的记者能跟新华社记者相提并论吗?我相信在场没有一个人愿意让新华社的记者给自己拍照,而自己的照片很可能上了中共安全部门的卷宗。你这是欺骗大伙儿!盛雪继续辩解:我请李学江帮助王玉华,写一个内参送上去。我不说,我是为了保护李学江,因为李学江的领导如果知道他在帮助王玉华,对李学江很不利。我说,你这个说法站不住脚,李学江把内参送上去,摆明了他采访了王玉华,他不采访怎么写?李学江如何瞒住他的上级?李学江是干什么的不用我说了吧?李学江写内参也不用给我们全体抗议的人这么照相啊!盛雪对于为什么不告诉我,给出的理由是没有机会说。我说,在回多伦多的路上,你有一百个机会告诉我,但是你却没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