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孙文广文集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
   山东大学有“黑监狱” , “文革”我两次身陷其中,50年代也见过。近年来山大宿舍,我的住处,又几度成了“黑监狱”。敏感时期,楼上楼下十几个公安站岗,不准下楼,不准外人进门。不经法律程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私设“黑监狱”,是非法行为,我要揭露。
   
   (一) 近年我在山大遭遇的“黑监狱”
   


   2005年开始,我被禁止出境,至今已经十年。
   
   2006年,我要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济南公安派专车追到北京火车站,将我押回济南山大路派出所,老伴打电话告诉刘晓波,他在网上发了,孙文广老伴找公安要人的报道。从那年开始,我离开济南必须国保陪同。我被剥夺了独立离开济南的权利。
   
   2009年清明,公安堵在楼下,不准去英雄山悼念赵紫阳,我硬是要去,结果被打断四根肋骨。
   近两年来,我家楼下公安站岗常年化,专职人员(国保和山大公安处的人)少则十人,多则六七十人轮流值班,不准与朋友聚会,不准去广场。敏感的时期,公安看守人员增至数十人,不准下楼,我所住的8号楼21层,有五六个人堵住房门,不让进出,买饭、拿报纸、倒垃圾都有人代劳。我的住处变成了“黑监狱”
   
   这里所说的敏感时期,包括六四、清明、两会,曼德拉下葬日,好友李昌玉下葬日以及国家领导人来到济南。一些特殊人物来济南也是敏感日,前年北京政法大学滕彪博士,打电话说要到济南看我,遭国保窃听,十几个人堵在楼上楼下,不让他上楼,打电话叫我下去,我却被堵在电梯口不准下楼。许志永到济南来要我去见面,也遭遇到相似的阻拦。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济南国保和山东大学公安处的人,联合起来,在敏感时期,把山大南路20号山东大学南院宿舍8号楼2104房间——我的住处,变成了“黑监狱”。他们在我住的楼前和门庭中装了五个摄像头监视器。
   
   对此我表示严正的抗议,我抗议剥夺我的人身自由,我抗议在山东大学中私设“黑监狱”。
   
   高等学府应该是自由的,正义的,体现普世价值的学术殿堂。在这种地方设立“黑监狱”是对高等学府的玷污。新来的山东大学校长张荣是位物理学者,他应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和法制观念,他应该出面制止山东大学公安处的违法行为,现在的山东大学是党委领导,但校长可以提出反对意见。
   
   我现在把山东大学历史上的“黑监狱”,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供参考反思。也想帮助校领导和山大师生认识山大历史。
   
   (二) 50年代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1953年我考入山大物理系,不久全国开展肃清反革命运动,我的老师——著名物理学家束星北教授成了重点批斗对象,在他家门口也有人站岗,据说还带着枪。我的同班同学潘希正因为在四九年前参加过三青团(三民主义青年团),遭到批斗,把他关到了文史楼的地下室(当时山大在青岛),同学们每天给他去送饭,轮流对他进行看守,那里成了“黑监狱”, 潘希正在高压下一度精神失常,无法继续学业,最后退学回家。
   
   (三) 1968年“文革”中,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1968年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山东大学物理系一举揪出了36个“反革命”(物理系的教职工约有100人),在老校9号楼前腾出了一些平房充当“黑监狱”,这些人被关在里面,晚上不准回家,由大学生看守,白天拉出去扫厕所。我在这里关了7个多月,当时被关的还有物理系的何瑁、王承瑞、赵成美、雷振环、丁世良等老师,学校党委书记孙汉卿、膳食科长董传训(他们都是“走资派”)也关在这里。吃饭时,36个“反革命”排着队,有人挂着“反革命”“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的牌子,浩浩荡荡去食堂吃饭,很是壮观。其他系也有这样的“黑监狱”。
   批斗会多在白天进行,审讯中有拷打逼供,为了避免外人听出声响,多在午夜地下室进行,我曾经被打得双腿浮肿脱不下裤子,一度尿血不止。
   
   这里的关押者陆续被释放,我因为“顽固不化”,犯有“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行,关的时间最长。
   
   (四) 1971年清查516时期,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在这个运动中,又把一些人关进了学校的“黑监狱”,我先被关在老校1号楼的一个套间中,外间住着一些专案组的成员,负责对我审讯和看管。后来,工农兵学员进入校,就由工农兵学员对我进行看管,为了方便,就把“黑监狱”搬到了学生宿舍,我单独关一间,由一个班的几十名工农兵学员轮流值班看守,晚上睡觉门从外边锁上,不准关灯,以便学生通过玻璃窗观察室内的动静,这次我被关了20多个月,其中不断接受学生和教师的批斗,为了方便批斗,他们编印了一本“现行反革命分子孙文广的罪行材料”(见照片)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有些人经受不了“黑监狱”中的拷打逼供和精神折磨,物理系50年代从美国归来的王普教授,在关押他的物理楼上,跳楼自杀,物理系学生宁继鸣(64年入学)跳井身亡。全校自杀的人有十几个。这些黑暗的历史应该让大学生、让后人知道。
   
   在一个法治的文明社会中,不会允许私设“黑监狱“。中国“劳教所”是个“黑监狱”,曾经关过500多万人,持续近60年,经过全国的抗争,今年宣布废除。而建三江、山大的“黑监狱”至今没有废除是不应该的。
   2014年4月21日于济南山大南路20号山东大学南院宿舍8号楼2104室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2014/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