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农历新年快到了。按照十二生肖的说法,这即将来临的新的一年是龙年。不管他是鸡狗鼠兔年,还是龙虎牛马年,反正每十二年就轮到一次;不管轮到什么生肖的年份,反正是新的一年,人人都长了一岁。同时又祈盼着新的一年是个好年头,求福、求寿、求平安。当然了龙生九种,种种不同。也有求灾、求难、求早死的,这就是共党这个政权。
   
   人人都巴望个好。于是就要首先付出,修正自身,往好上去做,然后天地神佛才会保佑。共党则不然,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究其原因,乃是立身不正。由于不学无术,所以是毫无涵养、可又自以为是。既不修行、又不修正自身。其结果就是从原本上的人性不足和缺失,直到人性的彻底泯灭、退化为兽性的嚣张。只是因为外表上还披着一层人皮,故而就假充斯文、附庸风雅。也在巴望着吉祥,其实就是贪婪地咀嚼着永远不嫌多的血食,是以国被祸、民被殃为代价的。
   
   
   
   龙年的到来,共党们定会高喊一阵龙腾飞之类的吉祥话。但是共党们忽略的是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共党们则仅仅是一堆蛆虫而已。共党要代表一切,或许想把龙也代表了。
   
   龙的职责是行云布雨,泽润万物。还要做到风调雨顺,颐养天下的生民,这是共党们绝对做不到的。共党们所能做到的,那就是折腾得旱涝灾害不断;滑坡、泥石流到处发生;沙尘暴频繁出现;沙漠面积一年比一年扩大;养育着中华民族的黄河都断流了。
   
   共党充其量也只能做一只赑屃,就是那只巨大的石碑永远压着的乌龟。这一点,共党早就公布于众了。共党的祖师爷毛泽东的僵尸堂的北面,就是那块巨大的纪念石碑,远远看去正是龟驮碑的形象。至于近年来,共党搞得面子工程,例如央视大楼的形象,被民众们普遍称作是大裤衩子;所谓的鸟巢,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女性使用的便盆。
   
   中国讲求言行一致,所以古人说,听其言还要观其行。再看看到处都是的豆腐渣工程,共党的形象也就一目了然了。胡锦涛喊叫了好几年的和谐社会,或许曾经感动过一些人。
   
   2011年12月30日,宁夏同心县的伊斯兰教信徒们,自筹资金盖好的一座清真寺,被当地政府派军警给拆掉了。信徒们当然要问个为什么。共党的解释,想必是写进了宪法里的四个坚持,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至少有五名信徒被打死,许多人受伤,80多人被抓走。
   
   共党自以为干了一件使社会和谐的镇压工作,但是,伊斯兰信徒们却并不这样认为。2012年1月5日,在加拿大的清真寺里的礼拜活动中,一些阿訇措辞严厉地谴责了共党的这一暴行,并号召全球的伊斯兰信徒们声援和支持宁夏同心县的伊斯兰兄弟姐妹们。
   
   看来,共党的和谐行为不仅引发了中国民众无法对共党和谐,同时,在这件事上,还引发了世界穆斯林社会对共党的无法和谐。
   
   2011年藏传佛教共有十二名僧侣以公开自焚的方式,抗议共党对藏人和他们的信仰的暴行。当一国的民众们要以死来抗争政府的所谓政策法令的时候,朝野之间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和谐的成分在内了。
   
   记得那还是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在云南省的深山里居住了一个古老的民族——纳西族。这个民族仍然处在母系氏族的社会阶段里,还没有约定俗成的婚姻形式出现,男女之间互相有好感,晚上男方就住到女方家里去。或者是一晚,或者这种关系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只要有一方提出分手,这种关系就自动消失了。
   
   
   
   纳西人称这种关系是“阿注关系”。“阿注”,就是汉语的朋友的意思。在学术上,把这叫做走婚或者是走访婚,又称为阿注婚。至于男女双方互相独自占有的婚姻,那是在人类的私有或私有观念出现以后才同时出现的。纳西族人还没有这种观念。共党却给头天晚上睡在一起的纳西族男女,又是敲锣打鼓、又是披红挂彩地送去了结婚证书。
   
   起初,纳西人莫名其妙,当然也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后来,就对这种做法产生了极大的反感和厌恶。直到学者们劝说和阻止了当地政府的这一做法以后,这种情行才停止了。学者们背后议论是,共党是在自相矛盾。一场文革搞的是阶级斗争,全国高喊斗私批修、大公无私。可是对于毫无私有和私有观念的纳西族,却又强迫他们实行私有制。这只能说明共党这个团伙,在政治上仍然是处在行不知所指、居不知所为的原始状况之下。
   
    一位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女伊斯兰教信徒,对着电视机镜头说,共党政权需要时间去慢慢理解伊斯兰教。本人大吃一惊。看到自己的同胞和教友被杀被抓,竟然解释为共党正在慢慢理解伊斯兰教。我要问这位女信徒的问题是:“你打算让共党再杀多少你的同胞和教友,共党才能理解伊斯兰教呢?”
   
   我至今也搞不明白,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竟然出现了一批共党暴政的辩护人。无论共党犯下了什么样的滔天大罪,总有人要为共党站出来说几句辩护词,是非对错的界限立时就变模糊了。这些人究竟是感到了党比他娘还亲,还是出于恐怖的心理呢?
   
   这几天看到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把五毛们称为五毛朋友们,这又使我大吃一惊。直到把通篇的文章读完了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五毛们不全是为五斗米折腰的小人和败类们。相当的一大批五毛们是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听惯了共党的一家之说,被洗了脑,久而久之,习惯就成了自然,自我画地为牢,接受不了不同的声音和事实。
   
   文章中举例说,1998年印尼排华,1,200多华人被杀害了;1,000多华人妇女被强奸了。而共党公开对外表态,不干涉别国的内政,同时对国内封锁这个消息。是美国出的面,以武力作为威胁,才迫使印尼政府收敛了迫害华人的兽行。事情过后,印尼的华人们打出了“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的大条横幅。不知道事实真相的愤青、愤老、五毛们,一定会为这条横幅愤怒不已,口诛笔伐。
   
   同样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共党支持的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上台以后,就把人口仅七百万的柬埔寨人民屠杀了两百多万,其中包括了二十万华人和四万越南人,共党依然是同样的做法。而同是共产的越南却为了自己被杀的四万同胞出兵柬埔寨, 推翻了波尔布特的政权。
   
   现时的中国人想要有面子,也想要有尊严。可是大前提却是共党政权把中国人的生命是视作蝼蚁,生命尚且无保证,又何谈尊严。同样事实尚且不清楚,又何来的妄自尊大的批评和指责呢?
   
   看看共党刚发出来的龙年邮票上的那条龙的形象,被人们形容为老态龙钟、怒目圆睁、血盆大口、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简直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其实这就是末日下的共党的嘴脸。
   
   传统上把龙供奉成神,其实龙是动物。在《东周列国志》这部书里提到过,距今不到三千年前,地处山东的诸侯齐国,就是设有一个叫做豢龙官的官职,这是专门负责饲养龙的。
   
   近代科学证明,龙的大规模的灭绝是在六千万年前,但是侥幸生存下来的恐怕还是有的。例如流传了几十年的英国尼斯湖的怪兽,西藏那曲湖的怪兽,长白山天池怪兽,被不少人认为是生存下来的恐龙。科学家们也显示出了证据,认为鸡和鳄鱼都是恐龙的变种。
   
   龙生九种是个传说。实际上龙的种类究竟有多少,至今科学家们还没能搞清楚。或许有一种龙是成了神,但是我相信,神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邪恶的东西永远不会成神,只能是地狱里的恶鬼。毛泽东倒是想当神,其结果是被评选为上个世纪,世界三大魔鬼之一。放下屠刀也绝非能立地成佛,况且共党至今也从未放下过屠刀。
   
   邓江胡们仍在供奉着毛魔头,所以共党们依然是凶神恶煞的形象。凶神恶煞般的魔鬼们也要受到阎王来束缚。阎王或许有打盹的时候,一时让恶鬼们跑到了人间去兴风作浪。疏忽大意、失了职的阎王也会反思,抓回众鬼严厉审判,最后还得是阎王来审判。
   
   如此看起来,经过反思,觉醒了的中国人就是阎王,是共党的阎王,更是权力的阎王。不但要把共党们锁在牢笼里,还要把权力锁在牢笼里,永远不要让恶魔们掌权,永远不能让公权力出来侵犯人们的权利和自由。
   
   2012年是共党幽灵彻底回归坟墓的一年,是共党极权团伙崩溃垮台的一年,是中国民众行使公民权力的一年。美国的《独立宣言》中写到,“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
   
   令人可喜的是广东的乌坎村的一万五千村民们,已经使用了反抗和革命的权力,驱逐了当地的干部们,建立了自己的自治委员会,引领村民们取得了第一步的胜利,为全国六十三万个村庄的村民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
   
   不要以为共党强大。纵观世界近代史,任何一个极权独裁专制的政权,在对待国内民众时,都要极力的表现出一种自己是强权的姿态。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明白自己是强加在国人民众头上的大权,所以害怕被人民推翻。正是因为这种政权的恐惧心理,所以我们可以下结论说,这种毫无民意的政权从来都不是强权。
   
   古今中外的历史也证明,只要人觉悟起来反抗,这种政权的垮台,往往都是在一夜之间,或者是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民间有一句俗话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共党既不是龙种也不是虎,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只恶狼,拿起一根麻杆也能下得它扭头就跑,更何况全民大起义了。
   
   另外凡是这种政权在霸占着公权力的国家,从来都不可能成为强国、富国,更不要提什么强大、辉煌、盛世了。国家的富强,首先是反应在全民的普遍的富足上,官富民穷,那是贪腐的国家。
   
   六十多年拉不动的内需,就只能说明民穷。民穷,国就不会富强,这是最基本的逻辑。中国人没有任何的国家福利和保障,同时又挣着全世界最低的工资,可是国家却是既强大又辉煌,这是共党的逻辑,但却不是中国人的逻辑。
   
   就在今年的1月9日,西方各大电视台报出了中国大陆是又有三位僧侣自焚,以抗议共党政权对藏人的迫害。报道中还说,自去年至今,共有十五名藏人僧侣自焚了。当一个国家的公民们,被迫到了要以死来抗争自己的权利的时候,就足以说明这个国家政权的性质了。
   
   乌坎村民们暂时取得了第一步的胜利,但是谁敢说死亡的威胁不时时的在笼罩着他们呢?共党是个兽性的团伙,谁又敢说汪洋是人性的温和派呢?胡锦涛领导了两次对藏人的大屠杀,一次对维吾尔人的大屠杀,谁又敢说团派是尊重人的生命的呢?
   
   据说毛泽东爱看《儒林外史》这部书,目的是为了对付知识阶层和愚化民众。书中确实描述了一位叫做五河县的民风。民众是孤陋寡闻,少见多怪,趋炎附势,屈服钱权,不惜抛弃人格、祖宗和家庭。钱权永远是绝对的正确和崇高的,于是尊严、学识、道义、人格和良知,那就变得一个钱都不值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