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管理是一个专门的学问,侧重面不在于管,而在于理,就如同一些大的公司或者是财团所设立的理事会是一样的。责任就是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理顺了生产作业各道工序之间的关系。各部门的负责人以及经理、主任、总经理们都是行政的管理者。这就如同一个家庭的家长,理的是家政;事业、企业、商业的负责人,理的是行业的行政;县长、省长和总统们,理的是当地地方一国的行政事务。

   

   共党们喜欢说管。管什么呢?古人说,民从四业。俗话说是老百姓们创造出了三百六十个行业,而每一个行业,开始都是一个人在经营着,以后变成了父子、兄弟、夫妻经营。不需要共党们管,照样能够发展成作坊、工厂、公司。

   

   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共党们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那就是:“不管行吗?那不就乱了套了吗?”可是老百姓们背后的话是:“不管倒好了,一管准乱。”知识阶层私下的话是:“一管准死。放放手不管,事情自然就理顺了。”

   

   八十年代的中期,一大批科、处、局级的共党们被解除了职务。由于不到退休的年龄,给挂上个督导员的头衔,混吃等死。什么是督导呢?中央给出的解释是:监督指导。言外之意是:不在其位仍然可以高高在上,鸡一嘴、鸭一嘴的到处去指指点点。被美其名曰:发挥余热。

   

   于是这帮失了势的既督且导们又自我发挥,说什么要把取代了他们的中青年干部们扶上马,再送上一程。然后就得意扬扬的表白,他们又是如何地为党的事业呕心沥血,尽忠尽孝。

   

   其实,正是因为这个管字害了他们。到处插手,什么都管,尤其爱管人。遇上个运动,整起人来是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唯独不会做事,更不懂得理事。但是很快,在贪污腐败这个领域里,他们又都变成了高手。

   

   89年六四,北京屠城以后,江泽民把贪腐推向了高潮。不会做事只会整人,贪腐的共党们又得了势,于是胡锦涛们就又强大、又辉煌了。这就是中国大陆的特色。一个贪腐、抢劫、杀人的犯罪团伙不但当政,还要对十六亿中国人实行兽性的极权统治。可结果却是不但繁荣盛世了,而且人们还幸福了。

   

   这种宣传除了能使愤青、愤佬、五毛们头脑发热失去理智之外,就再无其他的作用了。所幸的是知识阶层并没有完全的犬儒化,即便是共党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们,也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去揭露中国大陆社会的种种弊病和问题。

   

   最近,由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主笔的题为“中国需警惕改革中途不想过河”的报告。报告中对中国大陆的现状精辟地做出了五点分析:首先提到的就是共党拒绝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于是造成经济发展的脚步沉重,而且是日益畸形。钱权勾结的利益集团早已经形成了,共党只想在不触动既得利益格局的前提之下做大经济这个蛋糕,用发展去形成GDP的增长率来缓解贫富的悬殊和分配的不公。

   

   但事实却是共党们兽性物欲的贪婪的疯狂程度,远远大于共党每年报出的GDP的所谓增长率。也就是说,这个蛋糕无论做的有多么的大,也是不够共党们瓜分的。在这里有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有人计算出,共党们每年用于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和公车上的开支就是七、八千个亿,而近几年已经达到了一万亿左右的。

   

   一些学者们在2010年就已经计算出,尽管中国人多,但是只要政府每年拿出4,800亿元,就足以使中国的民众们享受免费医疗的国家福利;再每年拿出3,200亿元,又足够使中国的学龄青少年享受国家免费教育的福利。这两项国家福利总共需要8,000亿,只占共党三公开支的80%,而这一组数字是相当说明问题的。

   

   这篇报告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钱权勾结。既得利益的体制因素成为了定型的政治体制,于是改革的动力在朝野之间就全部的丧失了。当政的既得利益团伙以改革的名义获利,当然就引发了民间对改革的抵制,导致实质性的改革受阻、停顿。

   

   有学者评论说,“这其实是既得利益团伙们摸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本人二十多年前的一位上级是位哲学家,他曾经说过,“要过河就要先造桥、或者是造船。一群人摸着石头过河,水深过不去了,是回来?还是淹死?”为了这句话,他被降职,调往了外地。

   

   造桥或者是造船都是指政治体制的改革,世界上已有先例,中国是完全可以学习的。仅仅搞经济改革,并不是什么创举。一百五十年前,清朝政府就搞过,同样是因为拒绝政治体制的改革,于是就灭亡了。

   

   前世之事,是后事之师,可惜共党们冥顽不灵。去年的下半年,温家宝说,“改革之路走到头了。”这就是说,经济改革进行不下去了。这其实是在向全国的民众提出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改革难以为继了呢?

   

   这篇报告第三个部分谈到的是,贫富的分化、对立,已经使中国大陆成为了一个断裂的社会。既得利益的共党们妄图把这种社会结构定型,成为一种常态。当然了,也只有这种社会结构,才能够使共党们在短短的几年间一越成为千万、亿万的大富翁们。可是,一个国家的安定,其判断的标准,一是民权,二是民生。

   

   当百分之九十六以上国人百姓们生存艰难,收入低微,甚至是无保障,且又不享受任何的国家福利和社会的保障的时候,这种情况下是不论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调门有多么的嘹亮,人们并没有看到国家、民族任何兴旺和发达的迹象,反而产生了两个时时在威胁着政权的现象:

   

   一,那就是占总人口比例3%的冤民大军;二,那就是平均每两分钟就爆发一起抗暴维权的民间斗争。民不安则国无宁日。究其原因,老百姓们是改革开放的牺牲者。获利者与牺牲者之间永远无法和谐,更没有一个平衡点,于是阶层之间的对立就凸显出来了。

   

   老百姓们说,所谓的三十多年的改革,就是把物价提高了几十倍、甚至是百倍。民间痛恨这种改革,可是既得利益团伙们却要坚持这种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甚至还高调的欺骗宣传什么,这就是北京模式,而且还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共识。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去分析,当一个庞大的群体生存艰难的时候,耳朵里却是整天听到的是强大辉煌和幸福,眼睛里看到是既得利益团伙们的嚣张、狂妄、奢侈、贪婪和无人性,心理上所产生的那就必然是首先是反感,继而是厌恶,接下来就是不平、愤恨,然后就是反抗。

   

   和谐社会就成为子虚乌有,社会的板块断裂了。当政者们在想着如何维持政权的事,而民间在想着如何维护民权和争取民生的事情。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当朝野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和对抗的时候,这个政权就已经不是国家的政权了,新旧政权的交替是随时都会发生。

   

   报告的第四个部分中写到,“误判社会矛盾形成的拘谨心理和维稳的政策导向,有关方面对市场经济中正常存在的矛盾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于是采用了全社会大维稳的模式,将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常规化、体制化,继而造成了政治、经济、生活长期处于一种极不正常的状态。”

   

   从这一段文字中,我们真是不难看出共党体制内的良知道义的学者们的无奈和良苦的用心。这段文字中没有主语,是谁误判了社会矛盾的形成呢?又是谁采用了社会大维稳的政策和模式呢?当然是共党。是共党的贪腐、抢劫、暴富造成了社会的矛盾。

   

   说共党误判了社会矛盾的形成,那是给共党留面子的说法。一个专干抢劫的土匪和一个被抢劫的人之间,除非是傻瓜,都知道这是尖锐的对立或者是敌对的矛盾。消除这种矛盾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土匪受到了法律上的惩办和被抢的人拿回了自己被抢走的财物。这才是一个和谐的法制社会。

   

   但是,共党的特色却是共党们贪腐、抢劫、致富,是理所当然的。老百姓应该是乐观其成,即便是不喊万岁拥护,也不应该和共党形成矛盾。既然形成了矛盾,那就必须镇压。在特色和谐的口号之下,把镇压就给说成是维稳,这样好听一些。政府开支庞大的维稳预算,以军、警、城管和流氓去屠杀、殴打、抓捕维权抗暴的人士们。

   

   共党永远不明白的是,镇压其实是永远压而不服的。不但化解不了矛盾,反而要使矛盾激烈的尖锐,于是维稳就逐渐的成为共党的首要中心工作。维稳的开支是一年比一年多,于是维稳就成为了共党常规化、体制化的一项头等的日常工作了。末日心态的共党统治能力是已经接近了零的程度,不过是维持一天算一天而已。

   

   第五部分中写道,“社会溃败日渐明显,部分地方政府的权力失控,导致社会维护公平正义和平的能力降低。于是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成为了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对于这一段的内容,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感同身受的。

   

   中国人在满清王朝灭亡以后,享受到了民权、民主和真正共和的三十八年。但是期间由于军阀的混战、北伐战争、共党的国中立国,十四年的抗日战争和三年半的共党篡政的内战,使得那三十八年当中,中国人民仅仅过上了不过五、六年的太平年景,但是却享受到了自由和不多的民主,确立了民主和科学是中国今后发展的走向。抗战的胜利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胜利,精神是凝聚一个民族的重要因素。

   

   但是一种极不成熟的却把事实为依据的所谓的理想主义思潮,扶助和支持了马列共党,因此把中国大陆地区社会从民主共和拉向了大倒退。不仅仅是倒退到了皇权专制,而且是倒退到了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极权主义统治。

   

   毛泽东当政的二十七年,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说,那二十七年是邪恶的魔鬼政治。毛泽东害怕死后被清算,于是安排它的私生子华国锋继位。虽说华国锋当政时间不长,但是从种种迹象上看,它丝毫没有打算改变共党极权统治的现状。当我们今天在嘲笑朝鲜金家三代人世袭公权力的时候,其实中国大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极权专制的体制只能是任人唯亲,永远不会任人唯贤。

   

   因为贤者、仁人、道德之士们都被共党当作了敌对势力,于是任人唯亲的接班做法,就只能使这个政权和它的体制僵化微弱,而且是一代不如一代。政权内部的凝聚力和政权对国家人民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是一代比一代减弱。

   

   华国锋之后的邓小平,实行的是邪恶的屠夫政治。同时共党体制的贪污开始泛滥,到了江泽民当政实行的是昏庸腐败和卖国的政治。老百姓对江泽民不是嘲笑,就是拿它开玩笑,再不然就是痛恨,从而使得共党过去的名声是一落千丈。

   

   当胡温接班的时候,国人们在共党喉舌们的胡温新政的宣传之下,多少还有一些人对这两个人抱有一丝的幻想。但是时间不长,人们也就明白了,中国大陆恶人、庸人、饭桶的政治。

   

   共党任人唯亲,目的就是要接班人维护上一代、上两代,甚至是上三代、四代的党首领的利益和名声,掩盖和淡化他们的罪恶。至于这个政权也明白早晚是垮台,不过就是维持一天是一天。对于下一代的习近平、李克强,喉舌们已经放出了风,说他们是开明派的人物。共党这种体制只有顽固分子、极左分子和僵化分子、腐败分子,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开明派和改革派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