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苏明张健评论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管理是一个专门的学问,侧重面不在于管,而在于理,就如同一些大的公司或者是财团所设立的理事会是一样的。责任就是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理顺了生产作业各道工序之间的关系。各部门的负责人以及经理、主任、总经理们都是行政的管理者。这就如同一个家庭的家长,理的是家政;事业、企业、商业的负责人,理的是行业的行政;县长、省长和总统们,理的是当地地方一国的行政事务。

   

   共党们喜欢说管。管什么呢?古人说,民从四业。俗话说是老百姓们创造出了三百六十个行业,而每一个行业,开始都是一个人在经营着,以后变成了父子、兄弟、夫妻经营。不需要共党们管,照样能够发展成作坊、工厂、公司。

   

   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共党们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那就是:“不管行吗?那不就乱了套了吗?”可是老百姓们背后的话是:“不管倒好了,一管准乱。”知识阶层私下的话是:“一管准死。放放手不管,事情自然就理顺了。”

   

   八十年代的中期,一大批科、处、局级的共党们被解除了职务。由于不到退休的年龄,给挂上个督导员的头衔,混吃等死。什么是督导呢?中央给出的解释是:监督指导。言外之意是:不在其位仍然可以高高在上,鸡一嘴、鸭一嘴的到处去指指点点。被美其名曰:发挥余热。

   

   于是这帮失了势的既督且导们又自我发挥,说什么要把取代了他们的中青年干部们扶上马,再送上一程。然后就得意扬扬的表白,他们又是如何地为党的事业呕心沥血,尽忠尽孝。

   

   其实,正是因为这个管字害了他们。到处插手,什么都管,尤其爱管人。遇上个运动,整起人来是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唯独不会做事,更不懂得理事。但是很快,在贪污腐败这个领域里,他们又都变成了高手。

   

   89年六四,北京屠城以后,江泽民把贪腐推向了高潮。不会做事只会整人,贪腐的共党们又得了势,于是胡锦涛们就又强大、又辉煌了。这就是中国大陆的特色。一个贪腐、抢劫、杀人的犯罪团伙不但当政,还要对十六亿中国人实行兽性的极权统治。可结果却是不但繁荣盛世了,而且人们还幸福了。

   

   这种宣传除了能使愤青、愤佬、五毛们头脑发热失去理智之外,就再无其他的作用了。所幸的是知识阶层并没有完全的犬儒化,即便是共党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们,也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去揭露中国大陆社会的种种弊病和问题。

   

   最近,由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主笔的题为“中国需警惕改革中途不想过河”的报告。报告中对中国大陆的现状精辟地做出了五点分析:首先提到的就是共党拒绝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于是造成经济发展的脚步沉重,而且是日益畸形。钱权勾结的利益集团早已经形成了,共党只想在不触动既得利益格局的前提之下做大经济这个蛋糕,用发展去形成GDP的增长率来缓解贫富的悬殊和分配的不公。

   

   但事实却是共党们兽性物欲的贪婪的疯狂程度,远远大于共党每年报出的GDP的所谓增长率。也就是说,这个蛋糕无论做的有多么的大,也是不够共党们瓜分的。在这里有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有人计算出,共党们每年用于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和公车上的开支就是七、八千个亿,而近几年已经达到了一万亿左右的。

   

   一些学者们在2010年就已经计算出,尽管中国人多,但是只要政府每年拿出4,800亿元,就足以使中国的民众们享受免费医疗的国家福利;再每年拿出3,200亿元,又足够使中国的学龄青少年享受国家免费教育的福利。这两项国家福利总共需要8,000亿,只占共党三公开支的80%,而这一组数字是相当说明问题的。

   

   这篇报告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钱权勾结。既得利益的体制因素成为了定型的政治体制,于是改革的动力在朝野之间就全部的丧失了。当政的既得利益团伙以改革的名义获利,当然就引发了民间对改革的抵制,导致实质性的改革受阻、停顿。

   

   有学者评论说,“这其实是既得利益团伙们摸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本人二十多年前的一位上级是位哲学家,他曾经说过,“要过河就要先造桥、或者是造船。一群人摸着石头过河,水深过不去了,是回来?还是淹死?”为了这句话,他被降职,调往了外地。

   

   造桥或者是造船都是指政治体制的改革,世界上已有先例,中国是完全可以学习的。仅仅搞经济改革,并不是什么创举。一百五十年前,清朝政府就搞过,同样是因为拒绝政治体制的改革,于是就灭亡了。

   

   前世之事,是后事之师,可惜共党们冥顽不灵。去年的下半年,温家宝说,“改革之路走到头了。”这就是说,经济改革进行不下去了。这其实是在向全国的民众提出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改革难以为继了呢?

   

   这篇报告第三个部分谈到的是,贫富的分化、对立,已经使中国大陆成为了一个断裂的社会。既得利益的共党们妄图把这种社会结构定型,成为一种常态。当然了,也只有这种社会结构,才能够使共党们在短短的几年间一越成为千万、亿万的大富翁们。可是,一个国家的安定,其判断的标准,一是民权,二是民生。

   

   当百分之九十六以上国人百姓们生存艰难,收入低微,甚至是无保障,且又不享受任何的国家福利和社会的保障的时候,这种情况下是不论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调门有多么的嘹亮,人们并没有看到国家、民族任何兴旺和发达的迹象,反而产生了两个时时在威胁着政权的现象:

   

   一,那就是占总人口比例3%的冤民大军;二,那就是平均每两分钟就爆发一起抗暴维权的民间斗争。民不安则国无宁日。究其原因,老百姓们是改革开放的牺牲者。获利者与牺牲者之间永远无法和谐,更没有一个平衡点,于是阶层之间的对立就凸显出来了。

   

   老百姓们说,所谓的三十多年的改革,就是把物价提高了几十倍、甚至是百倍。民间痛恨这种改革,可是既得利益团伙们却要坚持这种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甚至还高调的欺骗宣传什么,这就是北京模式,而且还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共识。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去分析,当一个庞大的群体生存艰难的时候,耳朵里却是整天听到的是强大辉煌和幸福,眼睛里看到是既得利益团伙们的嚣张、狂妄、奢侈、贪婪和无人性,心理上所产生的那就必然是首先是反感,继而是厌恶,接下来就是不平、愤恨,然后就是反抗。

   

   和谐社会就成为子虚乌有,社会的板块断裂了。当政者们在想着如何维持政权的事,而民间在想着如何维护民权和争取民生的事情。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当朝野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和对抗的时候,这个政权就已经不是国家的政权了,新旧政权的交替是随时都会发生。

   

   报告的第四个部分中写到,“误判社会矛盾形成的拘谨心理和维稳的政策导向,有关方面对市场经济中正常存在的矛盾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于是采用了全社会大维稳的模式,将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常规化、体制化,继而造成了政治、经济、生活长期处于一种极不正常的状态。”

   

   从这一段文字中,我们真是不难看出共党体制内的良知道义的学者们的无奈和良苦的用心。这段文字中没有主语,是谁误判了社会矛盾的形成呢?又是谁采用了社会大维稳的政策和模式呢?当然是共党。是共党的贪腐、抢劫、暴富造成了社会的矛盾。

   

   说共党误判了社会矛盾的形成,那是给共党留面子的说法。一个专干抢劫的土匪和一个被抢劫的人之间,除非是傻瓜,都知道这是尖锐的对立或者是敌对的矛盾。消除这种矛盾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土匪受到了法律上的惩办和被抢的人拿回了自己被抢走的财物。这才是一个和谐的法制社会。

   

   但是,共党的特色却是共党们贪腐、抢劫、致富,是理所当然的。老百姓应该是乐观其成,即便是不喊万岁拥护,也不应该和共党形成矛盾。既然形成了矛盾,那就必须镇压。在特色和谐的口号之下,把镇压就给说成是维稳,这样好听一些。政府开支庞大的维稳预算,以军、警、城管和流氓去屠杀、殴打、抓捕维权抗暴的人士们。

   

   共党永远不明白的是,镇压其实是永远压而不服的。不但化解不了矛盾,反而要使矛盾激烈的尖锐,于是维稳就逐渐的成为共党的首要中心工作。维稳的开支是一年比一年多,于是维稳就成为了共党常规化、体制化的一项头等的日常工作了。末日心态的共党统治能力是已经接近了零的程度,不过是维持一天算一天而已。

   

   第五部分中写道,“社会溃败日渐明显,部分地方政府的权力失控,导致社会维护公平正义和平的能力降低。于是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成为了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对于这一段的内容,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感同身受的。

   

   中国人在满清王朝灭亡以后,享受到了民权、民主和真正共和的三十八年。但是期间由于军阀的混战、北伐战争、共党的国中立国,十四年的抗日战争和三年半的共党篡政的内战,使得那三十八年当中,中国人民仅仅过上了不过五、六年的太平年景,但是却享受到了自由和不多的民主,确立了民主和科学是中国今后发展的走向。抗战的胜利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胜利,精神是凝聚一个民族的重要因素。

   

   但是一种极不成熟的却把事实为依据的所谓的理想主义思潮,扶助和支持了马列共党,因此把中国大陆地区社会从民主共和拉向了大倒退。不仅仅是倒退到了皇权专制,而且是倒退到了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极权主义统治。

   

   毛泽东当政的二十七年,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说,那二十七年是邪恶的魔鬼政治。毛泽东害怕死后被清算,于是安排它的私生子华国锋继位。虽说华国锋当政时间不长,但是从种种迹象上看,它丝毫没有打算改变共党极权统治的现状。当我们今天在嘲笑朝鲜金家三代人世袭公权力的时候,其实中国大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极权专制的体制只能是任人唯亲,永远不会任人唯贤。

   

   因为贤者、仁人、道德之士们都被共党当作了敌对势力,于是任人唯亲的接班做法,就只能使这个政权和它的体制僵化微弱,而且是一代不如一代。政权内部的凝聚力和政权对国家人民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是一代比一代减弱。

   

   华国锋之后的邓小平,实行的是邪恶的屠夫政治。同时共党体制的贪污开始泛滥,到了江泽民当政实行的是昏庸腐败和卖国的政治。老百姓对江泽民不是嘲笑,就是拿它开玩笑,再不然就是痛恨,从而使得共党过去的名声是一落千丈。

   

   当胡温接班的时候,国人们在共党喉舌们的胡温新政的宣传之下,多少还有一些人对这两个人抱有一丝的幻想。但是时间不长,人们也就明白了,中国大陆恶人、庸人、饭桶的政治。

   

   共党任人唯亲,目的就是要接班人维护上一代、上两代,甚至是上三代、四代的党首领的利益和名声,掩盖和淡化他们的罪恶。至于这个政权也明白早晚是垮台,不过就是维持一天是一天。对于下一代的习近平、李克强,喉舌们已经放出了风,说他们是开明派的人物。共党这种体制只有顽固分子、极左分子和僵化分子、腐败分子,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开明派和改革派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