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苏明张健评论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经济是个枯燥的话题,但又是个事关人人必须吃饭的问题。再加上经济本来就是一门很深、且又涉及极广的高深学问,绝对不是共党整体挂在嘴上的所谓GDP增长率和所谓的总量排世界第几那么肤浅。

   

   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和现时的全球经济进入第二次大倒退,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发生?二次大倒退和金融风暴又有什么不同?两者之间是否互相联系着?这些问题似浅而深,但是如果能够大致明白一点,也是受益非浅的。毕竟人生就是一个大课堂。本人始终认为做人要安分守己,不贪求、不虚荣,虽然不会因此而天下太平,但至少不会把自己置于危墙之下。

   

   金融风暴的发生,是因为房贷危机而引发的。开始于过分乐观的买房人,急于买房的人在金融公司和信用评级公司的推波助澜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巨量的贷款,而不去考虑一下自己的还款能力。这不仅仅是指买房人,而是包括那些信贷公司和财团都在内。金融风暴的发生,是所有的买房的个人到公司财团,再往上扩散到一国的金融体系,不得不最后迫使政府出来融资,以缓和整个的局势。

   

   当人对权益的欲望大于责任和义务的时候,本能中的恶便释放了出来。不少人通过金融风暴的起因,认为人性本恶,我是不敢苟同这种说法的。孔圣人说的,人性本善,是根据人的自然属性中的对自由精神的追求,对美的追求和对幸福生活的创造而得出的结论。人性恶的一面,则是出自于人的本能,本能上的不安分守己,当然就出现了金融风暴这样的恶果。

   

   政府是被迫地被卷入了这场风暴,拿出了财政储备,通过了低利率和银行救助,向经济输入了巨量的现金,还要提供货币的流通。这一系列的措施的采取的代价是巨大的,但是起码解决了当时的问题,至少避免了全球经济立时进入大萧条。但是这次的危机不是来自于民间,而是自上而下地来自于政府。是政府花光了财政储备,又欠下了巨额的国债,使得政府难以保持国家良好的财政状况,于是债务危机就发生了。

   

   从杜拜王国开始,接下来就是葡萄牙、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现在的美国都发生了债务的危机。政府出现了巨额的国债,于是就又失去了企业和金融界的信任,致使私营的工商业主们就捂紧了腰包,减少支出和投资。于是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增长艰难,恶性循环就形成了。

   

   由此终于引发了大倒退,焦点是在于政府的能力上。对于政府是否有能力复苏经济,民间和工商业是缺乏信任的。被债务搞得焦头烂额的政府,又要还债,又要运作;不得不狠下心来裁减政府的员工,减少政府的服务,减少或者降低国民福利待遇的标准等等财政紧缩政策。这一系列的大刀阔斧的行动,不但引起了更大的不信任感,还遭到了民众们大规模的抗议、示威,甚至引发暴乱。

   

   此时此刻,一个政府的职责和艰难就充分的显示出来了:既要面对实际的财政状况,大量的缩减政府开支,又要研究颁布有效的政策去缓和经济的萧条;既感到对不住国人民众,又不得不考虑提高税收;既要想办法去借钱制造就业的机会,又要照顾到老弱病残、弱势群体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既要创造出一个好的经济环境,拉动国民们的消费,又背负着国人民众们的指责、不信任和观望的心理。这就是对一个政府是否能够忍辱负重,对国民是否负责任,和在危机的时刻是否具有执政能力的严峻的考验。

   

   人们普遍对政府官员们没有好印象,有独立人格的人更是远离权力。而自由主义者们又是把批评政府作为自己的社会道义和良知的天职。但是,也正是在危机的状况之下,处于四面楚歌、孤军作战的艰难时刻,往往出现受人尊敬的杰出的政治家。

   

   有识之士们说,从政难,尤其是在政治清明的环境当中。除非想做个碌碌无为的政务官,如果想要做个杰出的政治家,确实是难于上青天。但是对于德才兼备的人来说,危机和危难的时期,正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刻,同时也是造就人才的机会。发生在1929年的西方经济的大萧条,整整持续了十年,期间又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是这个世界还是走了出来。

   

   人未必可以胜天,但是因为人犯下的错误,终归还是要由人自己来更正的。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亡羊补牢未为晚,因为人毕竟是走在通向进步和文明的大道上。8月12日,共党推出的一个喉舌,对着电视机镜头,说什么这次的经济危机是发生在西方,不关中国的事。中国的经济状况是健康的,西方的大萧条或许对中国有些影响,但不会很大。

   

   一张安民告示,竟由一个喉舌替代政府给贴了出去。内容仍然和金融风暴发生后的安民告示是一模一样,无非就是两点:一,是哪怕全世界山崩地裂,唯有共党治下的风景独好;二,是如果中国大陆也发生了金融经济的大危机的话,那完全是受西方或者是世界的影响。言外之意,共党是没有责任的,党永远伟光正,坏事都是西方干的。

   

   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已经提到过,在共党极权和贪腐这些特色之下,确实是使中国的国情大大地和正常国家不同。这个不同就包括了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每个中国人的年平均收入那是世界最低的;第二,每个中国人,人均的负债率是全世界最高的;第三,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至今,中国大陆的通货膨胀率,不但是世界上最高,而且是十几年始终居高不下;第四,人民币贬值的幅度是全世界最快,也是最大的,二十年间贬值了二、三十倍不止;

   

   第五,中国是个贫穷的大国,是个劳动力过剩的大国,于是才拼命地去引进外资,终于成为了世界工厂。共党又拼命地压低人们的工资,而中国人又从不享有任何的国家福利,是为了产品在国际上出口有竞争力。但是即便是贱货,低收入的国人们仍然是买不起,出口就成了所有中国制造的唯一出路。

   

   人口大国,生产大国,却依旧是消费穷国,使得中国经济的命脉始终掌控在外国消费者们的手中。三年前的金融风暴,使中国的出口贸易总共减少了50%,甚至更多。而此次的第二次大倒退持续的时间将更长,出口贸易额又将大大减少。

   

   有识之士们早就提出了经济转型这个话题。就是说要提高国民的收入,改变出口型经济为面向国内的自主型经济。但是共党们是从不具备这种能力的,加上贪腐与时俱进,共党也只能是依靠着这个所谓中国模式勉强维持着这个统治。这个模式的代价和后果,是由全体国人民众们在付出和承受着,但是肥了的却是共党的层层干部们。

   

   社会的不公,和民间广泛的仇富心理,就是因此而造成和出现的。共党们不学无术,把多年来出口贸易赚得的美元称作是外汇储备,但也仅仅是在账本上。共党并没有把这笔美元拿回国内来造福人民,而是把这笔所谓的外汇储备分为了两个用途:

   

   首先,其中的一半左右的钱,是用在了西方股市上去炒股。美其名曰是买了外国的国债,或者是中国借钱给了西方国家,挽救西方国家的经济,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炒股就是炒股,为的就是赚钱。穷国跑到富国去炒股赚钱,是合情又合理。可是如果说穷国借钱给富国,帮助富国振兴经济的话,听上去首先就是有悖常理。第二,是感觉共党在拍富国的马屁,无非是要求富国继续进口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商品。

   

   炒股看起来是肯定没赚到钱。以共党一贯的作风,如果赚到哪怕是很少的钱,也会大肆宣传说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早在两年前就听说,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在西方炒股损失了6,000亿美元。而近日由于美国的债台高筑,又限量新印刷了一万亿美元流入了市场,造成了美元贬值10%左右。那么共党说有3万亿美元的储备,无形中就等于说减少了3,000多亿美元。

   

   同时,美元贬值,原本已是不值钱了的人民币,就面临着更大的升值的压力,这是共党有嘴说不出的苦衷。加上全球经济的不景气,西方股市大幅的下跌,所剩不多的西方股票,已是被剧烈浮动的股市牢牢套死了。

   

   那么,另一半所谓的外汇储备,国人民众是不用想了。共党的最高层们在瑞士银行共有五千个私人账户,每个账号存入了多少钱我们并不知道。但是,从最近揭发出来的原铁道部长贪污了十亿人民币,和铁道部下属的一个局长,在美国和瑞士银行就存入了二十八亿美元的这些数字来看,每个账户里如果有个十亿八亿美元,应该是差不多的。

   

   2006年,就曾有人揭发出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二十亿美元。那么,5,000个账户,总共有五万亿美元,这个出入应该是不会太大的。五万亿美元折合成三十三、四万亿的人民币。以十六亿人口计算,这5,000个人总共从每个中国人身上平均搜刮走了两万元人民币;再加上国内现有的230万个共党亿万富翁的家庭的财产,和近三十多年已然卷款外逃了的共党的赃官们。

   

   所谓改革三十年获得的巨大成就,就是共党团伙的成员们总共搜刮走了多少钱,现在是无法知道,但是人民总会有清算他们的那一天。就如同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在任三十年,一家四口人总共搜刮了埃及人民500多亿美元。现在穆巴拉克在受审,500多亿美元,是一分不少地回到了埃及人民的手中。

   

   这些种种,就是共党所说的中国模式。为这个模式焦头烂额的是共党,说这个模式已经取得了全世界共识的也是共党。专业人士们只研究理论和实际,不会理会模式。所以说出了中国大陆是钱权经济,是官商资本主义。民间的说法是贪腐经济、抢劫经济。

   

   几年前,国际专家们说中国的经济是泡沫经济。是泡沫就一定会破裂。那么中国就一定会出现经济的危机。但是从去年到今年,国际级的专家们不再说危机了,而是异口同声地说崩溃。有先见之明的专家几年前就说,“这个样子搞经济,如果不崩溃,那就不是经济。”

   

   从去年到今年,有两位学者各自发出了自己调查出的两个数字:一个数字是共党贪腐的程度已然占到了GDP的30%;而另一个数字,是说每一项的投资款的40%到60%,是被层层共党干部们贪污掉了。这就解释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高速发展的经济之下,中国人始终享受不到全民的福利和老保项目?

   

   所谓的高速发展的经济,使一些人是既自豪又骄傲。可是,为什么中国人的收入是世界最低的?一个十六亿人口的大市场,却是个最没有消费能力的穷市场。贪腐是中国大陆金融和经济全面崩溃,乃至国家最终破产的最大的、也是最直接的原因。所谓改革三十多年,是国民百姓们积极创造。而奇怪的却是,从所谓的改革的第一年开始,就开始出现了前三十年所没有过的财政赤字。而年复一年,年年有赤字,而且赤字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大。

   

   从人民自愿地买国库券,到被强迫地去买国库券;又到了事无巨细,挨门挨户地强要捐款,赤字变成了越积越大的国债。而共党从来就没有想要平衡财政,减少赤字,偿还国债的打算。人民的收入越低,越是没有福利待遇可言,越是还要强迫加班加点地工作,国债反而还越来越高。人民越是辛勤的付出,日子就过得越艰难,共党偷偷地让每个人背负着国债就越高。那么人们就要问了,钱都到哪去了呢?这种无上限的借贷经济究竟是能富国强民,还是要把国家搞破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