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
苏明张健评论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十多年前,有同胞指责海外的民运人士、异见人士、维权人士,之所以矛头对准的是共党政权,那就是因为这些人受到了外国的宣传的影响,于是就反对自己的祖国。对于这种看上去是义正言辞的指责,却是并没有得到回应或者是反驳。这并不是说这些指责是正确的,是令人无法反驳的,而是发出这些指责的人知之甚少,且又少学无识。

   

   六、七年前,一位同胞对我当面诚恳地做出了同样的指责,并且还苦口婆心的劝我,远离这些组织,过好自己的日子。有鉴于这位同胞认真和诚恳,我也认真和诚恳地对他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话是:请你仔细地观察一下,民主自由的国家有没有宣传部;第二句话是:民主国家实行的是多党制,每四年一次全民大选。一个党被反下了台,另一个党被选上了台。政党政府不好,就必须反对,这是国民爱国的职责和义务;第三句话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共党祸国殃民,中国人就不可能只过好自己的日子。即便是如此,看到了亲友邻里被害,被祸害,难道会无动于衷吗?不担心自己会是下一个被祸害的对象吗?自由民主的国家,人民享受着充分的自由,政府又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所以不需要宣传部。凡是独裁极权专制的政府就必须有个宣传部,职责就是散布异端邪说,给人民洗脑,从而钳制人民的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论,把人民驯服成奴隶。

   

   美国的前总统布什先生,在一次国会的讲演中的一段话,成为了当代的名言。他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宝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讲演,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用民主的方式把它们关在笼子里面的梦想。”

   

   美国立国两百四、五十年,四十多届总统,每一届登上最高权力的总统都不能大权独揽,只能掌握最高权力的三分之一,还要时时事事处处受到国民们的监督和批评指责,甚至还要被扔鸡蛋、扔鞋,或者脸上被扔上一块果酱馅饼。平民百姓们过的是自由自在的日子,掌握着权力的人却被关进了笼子。这样的政治使美国成为了头号强国,世界首富。这难道不值得中国人深思吗?

   

   今年的9月中旬,温家宝在大连的达沃斯论坛上向欧盟喊话,要求欧盟承认中国大陆是自由市场经济。作为交换,共党可以用外汇购买一部分欧盟国家的股票,但却遭到了欧盟的拒绝。理由很简单,共党仍然操控着相当数量的国企和央企,同时操纵着资源、原料和资金的支配,所以中国大陆仍然是计划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从这件事情,我们就更深一步的理解到,欧盟掌权的官员们是被关在笼子里做事情的,一言一行必须实事求是一丝不苟。共党这边就大不同了,干一套,说的是另一套,毫无原则,更无事实。为了达到目的,贿赂、收买、威胁无所不用其极。共党知道它们搞的不是自由市场经济,国人民众也不认为中国大陆是自由市场经济,只认为是钱权勾结、贪腐抢劫经济。可是共党竟然要求国际社会承认是市场经济。

   

   共党的制度是把人民关进了笼子,而共党们却在笼子外边为所欲为。宣传部还要给人民洗脑,说中国大陆早就是市场经济了,可是国际上的反华势力却不承认。挑动着愤青愤佬五毛们去仇恨西方国家,于是共党的特色经济模式就正确了。西方国家的经济是继续走他们自己的路,而中国大陆的经济就继续全面走向崩溃。中国人民继续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可是整天听到的宣传却是强大辉煌,再不然就是盛世。

   

   为共党这种政权做事情的人,通常是两面派,口不由心,具有双重性格:人前一套,背后又是一套。就像《聊斋》里的故事<画皮>一样,把那张画皮包装在身上就是个美艳佳人,脱下这张画皮之后,就露出了青面獠牙的本相。

   

   有人说,温家宝是好演员,当总理这十来年一直是在演戏。这次在达沃斯论坛上又继续的做戏,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党政分开,反对以党代政,改变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并且还有板有眼地提出了政治改革的五点内容:一是改变以党代政;二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三是保证司法的独立;四是扩大基层的选举;五是推动财产的申报制度。

   

   这五点主张听上去都挺好。可是当了九年总理的温家宝为什么早不去做,却偏偏要在下台之前提出来。难道是作为临终前的遗言对后人的嘱托吗?或者是九年当政期间,他根据五项主张,曾经提出过好的治国方案,但最后都被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否决了?那又为什么不去斗争?共产党的哲学,不就是斗争的哲学吗?

   

   更何况,温家宝也是党中央里的一分子。自己的主张通不过,可以辞职不干,回自己的天津老家去卖煎饼果子,照样可以生活。为什么在祸国殃民了九年之后,又唱出了这种高调?岁数也大了,钱也捞足了,最后还想要留个身后名。如意的算盘都让他打尽了。

   

   今年的3月份,吴邦国在人大会上提出了个五不搞:一,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二,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三,不搞三权制衡和议会制度;四,不搞联邦制;五,不搞私有制。这五不搞与温家宝的五项主张是完全相反,当时温家宝为什么不反驳?不去提出五项主张呢?吴邦国是赤裸裸地露出了青面獠牙的本相,温家宝是始终要在人前包装上那张画皮。

   

   人的社会是要以人性来治理的。共党走到了今天这个人人喊打的地步上,就足以证明人兽不两立的道理。北京有个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9月15日发表了一项报告,提出了中国大陆社会最敏感的五根导火索,那就是食品安全、药品安全、医疗安全、生产安全和网络安全。在这五根导火索背后还有两个炸药包,一个是政府失去了公信力;二是社会失去了诚信。

   

   孔夫子两千五百多年前就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共党从来是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那包装自己的画皮用了九十年,早就破破烂烂、打满了补丁,恶魔的本相早就显露出来了。这家研究院对社会矛盾的日益尖锐的问题,总结出了有九类纠纷所造成的,分别是:

   

   第一、征地的纠纷;二、拆迁纠纷;三、物业纠纷;四、改制纠纷;五、医疗事故纠纷;六、劳资纠纷;第七、污染纠纷;第八、借贷纠纷;九、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的纠纷。本人对这第九类的本地人与外地人的纠纷是不太同意的。中国人好客,喜欢结交朋友,尤其是有朋自远方来,从来表现出的是不亦乐乎。

   

   本人认为这第九类的纠纷,应该是朝野的激烈对立。前八类的纠纷,都是共党一手造成,当然就是共党解决不了的纠纷和矛盾。只有推翻了这个政权,承认了普世的价值,一切的纠纷和矛盾自然而然就会化干戈为玉帛。因为在任何一个没有特色的人性的社会中,协商、互利、让步是解决纠纷和矛盾的通常做法。绝对不会像共党们那样是以欺骗和暴力,与民争利、与民抢利,甚至干脆公开抢劫民财。

   

   这种政权竟然也想长治久安、固若金汤,那就要看国人百姓们的容忍程度了。共党讲出的理,老百姓们听的感觉的,既不合情又不合理。可是共党却要坚持,宣传部还要大张旗鼓、铺天盖地的宣传给人们洗脑。

   

   作为国家主人的人民,永远都是错的;民意民情,都成了共党给主人定罪的证据。这些已经不是下情不能上达的问题了,而是共党不允许有下情。扒房圈地是共党们制造出来的下情。共党们认为被圈走了土地的农民就应该是随遇而安,或者是自谋生路,或者就去要饭。被扒了房的人,就应该认为自己住的房就该扒,露宿街头是应当应分的。

   

   本人始终认为共党们是不学无术,但是至少是精通马列毛的。后来听说毛泽东根本不懂马列,那么就不难推断现今的共党们也根本不懂。个个唯利是图,捞足了就跑。所以本人的文章评论是为百姓草民们写的,是给百姓草民们看到,因为共党们也根本看不懂。

   

   《易经》中有一句话是:“上下交而其志同,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上下交,就说统治者和百姓草民之间的沟通,于是上下之间的志向就会相同了,取得了一致;而上下之间不沟通,天下也就没有国家了。

   

   说得更明白一些,上情传到下边,下情顺利的通达上面,上和下就会是一个整体。可是如果下情被堵塞住了,下情不能上达,上边不知道、或者是不想知道下情,只是一味的把上情往下传,那么上与下之间不但有距离,也有了矛盾。名义上这是个国家,其实也就等于没有国家了。自古以来就是这个道理。

   

   明白的皇帝从来不做亲民的表演,只是下诏做实事,轻摇役减赋税,大赦天下与民让利、与民同乐。老百姓受了冤枉,可以一级一级地上告一直到告御状。清朝末年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冤案,就是一直告到了西太后那里。不但冤案最后得以大白,还惩办了四十多位与此案有牵连的浙江赃官们。

   

   稍微读过一点清史的人都知道,清朝末年的贪污腐败是多么的黑暗。但是比较起现在的中国大陆的三、四千万告状无门的冤民们,我们只能得出两个结论:一,是腐败的满清王朝,下情还可以上达天庭;二,是共党体制比起腐败的满清是更腐败、更专制、更没有人性。汉族人终于忍受不了满清的腐败,起来推翻了他,建立了共和。难道中国人能忍受西方来的马列极权腐败统治吗?而让它继续祸国殃民吗?

   

   人的贪婪是永远无止境的。例如袁世凯,从一个六品官爬到了一品军机大臣;清朝灭亡了,又想当大总统;当上了大总统,又想当终身总统;最后想当皇帝了。刚刚不磕头、不喊万岁的中国人就不能容忍了,各省纷纷宣布独立,并且组织起讨袁军,讨伐袁世凯。仅仅八十三天,袁世凯就完蛋了。

   

   毛泽东比袁世凯聪明点,刚进城就让百姓们喊他万岁,但是不必磕头,不戴王冠、也不穿龙袍,只穿毛制服,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地做了二十七年的皇帝。中国人是怎么啦?近十年来听到不少曾经拥共和加入共党的人说,那是因为理想主义的缘故。这种说法让人肉麻。

   

   中国人实在,相信的是一命二运三风水,不太可能对令人莫名其妙的共产主义产生理想。这就好比土生土长的道家,因为它的玄之又玄,人们不大容易理解,所以信徒们实在是不多。对共党的主义抱有理想主义的人,又究竟对共产主义理解多少呢?

   

   看一看毛泽东和《新华日报》,从1945年到1948年发表的文章、谈话和社论中,人们会认为共产党和毛是真正的百分之百的铁杆的民主主义者。那是一张民主主义的画皮,而不是共产主义的画皮。共党进城以后才换上了共产主义的画皮,民主、人权和四大自由的画皮被共党扯碎了、焚毁了。

   

   三十多年前,共产主义的画皮欺骗不了人民了,于是换上了四个现代化的画皮;而二十年前这张画皮又作废了,就换上了改革的画皮。改出了民怨民愤之后,就再也找不出其他的画皮可以包装自己了,于是就对这张画皮是描描画画,粗糙的化妆一下,于是强大辉煌的靓丽数字就造假谎报出来了。

   

   可是从温家宝的这些个人的政治改革的喊话中,本人并不认为他仅仅是要为自己争个好名声。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农业、工业和债务的实际状况如何,他是知道得太清楚了,所以他才说过改革的路已经走到头了的话。并不是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头,而是全面崩溃和破产的头。他是负有直接责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