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2009年5月26日下午2点,接受电台记者采访的发言
   
   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大屠杀死难英灵们二十周年祭日。共党妄图人们忘掉它所犯下的罪恶,力图淡化大屠杀的罪行,是永远也办不到的。六四大屠杀是共党永远迈不过去的一道坎,这个帐迟早是要清算的。对我个人来说,两件事是我永远忘不掉。
   
   第一件事是6月4日早上七点钟左右,我被母亲拉着去了离我家不远的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在太平间前面不大的小院子里,地上铺着帆布,十二具尸体的身上盖着白布单。太平间里只有五个停尸间,已经停了五个中枪死去的尸体。每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都是血迹斑斑,总共有十七具尸体。


   
   我回到小院子里,蹲下来掀开了一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这是一具男尸,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他是死于一粒打进他左胸部位的子弹。我翻开了他的衬衫,看到他左胸部有一个大约长宽八公分的黑洞,碎肉和碎骨头模糊一片。太平间的工人告诉我说,这是开花弹打的。
   
   我母亲拉我去看一个小男孩的遗体。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和身体,脸被擦洗过了,但嘴上仍有血迹。工人对我们说,这个男孩背后连中三枪,而且都是开花弹。从他瘦小的身体和脸上看,他大概只有七、八岁,最大不会超过十岁。
   
   紧挨着男孩的是一具成年人的尸体,我掀开了他身上的白布单。尽管看到了他身上血迹斑斑,但却看不到被子弹打中的痕迹。他的脸上盖着一块布。我正要掀开,那个工人说,我劝你不要看了,恐怕连他的亲属也认不出来了。我没有听他的话,掀开了那块布。这个人大半个脸已经没有了,半个头盖骨也没有了,完全被血、肉、碎骨和脑浆模糊一片地覆盖着。
   这时,一位年轻的医生带着三、四个记者走了进来。医生指着院子里地上的尸体,对记者们说:“昨晚,我没有去天安门。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天安门发生了什么。今晨两点钟,我被医院的电话召来,说是抢救受伤的人。到现在为止,医院里共有104个受枪伤者正在抢救。你们已经看到,这里是十七具中枪的尸体。屋内有一个死者,浑身上下中了八枪,所幸全不是开花弹。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把他抬到这里来了。最后我想说的是:一个政府,把人民恨到如此程度,下如此毒手,这个政府已经不存在了。你们是记者,你们看到了事实。下面的事,你们看着办吧。”
   
   医生走了,记者们在翻看着尸体,母亲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仍招手让记者们去看那个小男孩的尸体。一个年纪大的工人拉我站起来,对我说:“陪你母亲快走吧。这个环境对上了年纪的人不好。”
   
   于是我拉着母亲出来了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医院大门口围着大约两三百人,在愤怒地议论着,主动地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院子墙壁上贴着四张信纸。凡是死伤者身上有工作证的,都清清楚楚地写下他们的姓名和工作单位。总共有七十多个。
   
   第二件事是6月4日上午约九点多钟,住在大院里的人纷纷跑出去,向北京航空学院跑去。赶到那里时,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正在阻止由北向南开过来的七辆军车。没有人说话,军车被堵在了北航大门口。所不同的是,昨天人们手里的汽水和香烟,今天已经换成了木棒和砖头。
   
   一个小军官跳了下车,向各辆车发出了命令。车上的军人们纷纷跳了出来,又排成了队。大约一百多人,悄无声息地向北走去了。七个军车司机打开了油箱盖子,把擦车布放进油箱,然后又把布拉出一大半,挂在了油箱上,用火柴点燃了擦车布。然后七名军人跑着去追他们的队伍去了。火熊熊地烧了起来,黑烟升上了天空。火势蔓延着,迅速吞食着这七辆军车。围堵的人们脸上没有表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散去。
   
   6月7日,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是:反革命暴徒们因为拦军车、烧军车,所以军队来北京平息暴乱,并立了大功,个个都是共和国英雄。
   
   但是在6月4日上午,北航门口的这七辆军车,我是亲眼看到军人自己烧的。当时在现场的五、六百市民,亲眼目睹。
   
   军人大屠杀是6月3日晚上十点多钟到6月4日晨四、五点。事实是军人大屠杀在前,军人自己烧车在后。三天后,共党让喉舌中央电视台把前后次序颠倒,再把烧军车的罪名嫁祸于老百姓,又绝口否认开枪杀人。
   
   于是一场由邓小平、李鹏预谋和发动的大屠杀,就变成了暴乱发生在前,军人平暴在后。一切顺理成章,合情合理。
   
   但是,一千多万北京市民是见证人;四千多英烈们的家属是受害人;上万名中弹受伤者是目击人。二十多年了,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对共党政权的制裁,至今仍在继续着。
   
   

此文于2014年04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