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2009年5月26日下午2点,接受电台记者采访的发言
   
   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大屠杀死难英灵们二十周年祭日。共党妄图人们忘掉它所犯下的罪恶,力图淡化大屠杀的罪行,是永远也办不到的。六四大屠杀是共党永远迈不过去的一道坎,这个帐迟早是要清算的。对我个人来说,两件事是我永远忘不掉。
   
   第一件事是6月4日早上七点钟左右,我被母亲拉着去了离我家不远的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在太平间前面不大的小院子里,地上铺着帆布,十二具尸体的身上盖着白布单。太平间里只有五个停尸间,已经停了五个中枪死去的尸体。每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都是血迹斑斑,总共有十七具尸体。


   
   我回到小院子里,蹲下来掀开了一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这是一具男尸,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他是死于一粒打进他左胸部位的子弹。我翻开了他的衬衫,看到他左胸部有一个大约长宽八公分的黑洞,碎肉和碎骨头模糊一片。太平间的工人告诉我说,这是开花弹打的。
   
   我母亲拉我去看一个小男孩的遗体。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和身体,脸被擦洗过了,但嘴上仍有血迹。工人对我们说,这个男孩背后连中三枪,而且都是开花弹。从他瘦小的身体和脸上看,他大概只有七、八岁,最大不会超过十岁。
   
   紧挨着男孩的是一具成年人的尸体,我掀开了他身上的白布单。尽管看到了他身上血迹斑斑,但却看不到被子弹打中的痕迹。他的脸上盖着一块布。我正要掀开,那个工人说,我劝你不要看了,恐怕连他的亲属也认不出来了。我没有听他的话,掀开了那块布。这个人大半个脸已经没有了,半个头盖骨也没有了,完全被血、肉、碎骨和脑浆模糊一片地覆盖着。
   这时,一位年轻的医生带着三、四个记者走了进来。医生指着院子里地上的尸体,对记者们说:“昨晚,我没有去天安门。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天安门发生了什么。今晨两点钟,我被医院的电话召来,说是抢救受伤的人。到现在为止,医院里共有104个受枪伤者正在抢救。你们已经看到,这里是十七具中枪的尸体。屋内有一个死者,浑身上下中了八枪,所幸全不是开花弹。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把他抬到这里来了。最后我想说的是:一个政府,把人民恨到如此程度,下如此毒手,这个政府已经不存在了。你们是记者,你们看到了事实。下面的事,你们看着办吧。”
   
   医生走了,记者们在翻看着尸体,母亲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仍招手让记者们去看那个小男孩的尸体。一个年纪大的工人拉我站起来,对我说:“陪你母亲快走吧。这个环境对上了年纪的人不好。”
   
   于是我拉着母亲出来了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医院大门口围着大约两三百人,在愤怒地议论着,主动地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院子墙壁上贴着四张信纸。凡是死伤者身上有工作证的,都清清楚楚地写下他们的姓名和工作单位。总共有七十多个。
   
   第二件事是6月4日上午约九点多钟,住在大院里的人纷纷跑出去,向北京航空学院跑去。赶到那里时,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正在阻止由北向南开过来的七辆军车。没有人说话,军车被堵在了北航大门口。所不同的是,昨天人们手里的汽水和香烟,今天已经换成了木棒和砖头。
   
   一个小军官跳了下车,向各辆车发出了命令。车上的军人们纷纷跳了出来,又排成了队。大约一百多人,悄无声息地向北走去了。七个军车司机打开了油箱盖子,把擦车布放进油箱,然后又把布拉出一大半,挂在了油箱上,用火柴点燃了擦车布。然后七名军人跑着去追他们的队伍去了。火熊熊地烧了起来,黑烟升上了天空。火势蔓延着,迅速吞食着这七辆军车。围堵的人们脸上没有表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散去。
   
   6月7日,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是:反革命暴徒们因为拦军车、烧军车,所以军队来北京平息暴乱,并立了大功,个个都是共和国英雄。
   
   但是在6月4日上午,北航门口的这七辆军车,我是亲眼看到军人自己烧的。当时在现场的五、六百市民,亲眼目睹。
   
   军人大屠杀是6月3日晚上十点多钟到6月4日晨四、五点。事实是军人大屠杀在前,军人自己烧车在后。三天后,共党让喉舌中央电视台把前后次序颠倒,再把烧军车的罪名嫁祸于老百姓,又绝口否认开枪杀人。
   
   于是一场由邓小平、李鹏预谋和发动的大屠杀,就变成了暴乱发生在前,军人平暴在后。一切顺理成章,合情合理。
   
   但是,一千多万北京市民是见证人;四千多英烈们的家属是受害人;上万名中弹受伤者是目击人。二十多年了,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对共党政权的制裁,至今仍在继续着。
   
   

此文于2014年04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