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每年一次循环不已,又到了新桃换旧符的时候了,真不知道中国人在这个2012年里究竟该盼望些什么。有人告诉我说,2012年将是个人类大毁灭的年头,至少也有一场人类的大灾难。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苦难深重、最贫穷、最不被政权当人对待的群体。横遭共党的欺凌蹂躏六十多年,难道这个民族还要被毁灭?或者是再遭受一场更大的灾难吗?

    如果说人世间无公理、无正义的话,或许情有可原,毕竟在人的性格中是有人性和兽性组成的。例如共党这个团伙几乎从来就不存在任何人性的迹象,始终是高举着血淋淋的兽性的大旗,尽情在宣泄着兽性的贪婪、狂妄。那么有好生之德的上苍究竟是毁灭共党兽性团伙呢?还是要毁灭中国的民众呢?

    这就好比杀人贪腐抢劫,必须受到法律的惩办。难道被杀的人的家属,被贪腐抢劫的民众也要受到惩办吗?那么天理又何在呢?中国民众面对着共党这个犯罪团伙,难道就只能是逆来顺受吗?两千五百多年前是老子骑着青牛西出嘉峪关;而两千零十一年前一行和尚牵着白马来到了洛阳。这一出一进,很是说明了中国人并不缺少思想的武器。

    道家是入世的哲学,佛家是内修的哲学,儒家是内圣外王的说法。其实就是人人都可以做唯我独尊的王者,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块圣贤的纯净之地,也都有着一股创造美好生活的自我独立的王者的意识。这就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价值,价值是不要去追求的,只是在言行之中去体现他。

    任何的主义,任何的团伙,只要是扼杀、钳制做人的价值,那就是在宣布它们是反人性、反人类的人类的公敌。既然有人胆敢对人类宣战,那么这一场正邪之战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晚打不如早打好,为了儿孙后代,那就让我们这一代人走上战场去结束共党的统治吧。

    二十多年前的苏联和东欧人民就是这样做的,毛泽东曾经得意的所谓共产阵营就是这样垮台了。2011年初开始的北非、中东人民的大革命仍在如火如荼的继续着,反人性、反人类的政权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推翻。国泰民安是每个人心中的愿望,但却不是仅仅凭着祈祷就能够得到的。愿望都是美好的,可是天上是不会掉下馅饼来的。

    为了美好的愿望的实现,首先那就是需要付出。人是要讲究一点精神的,因为人毕竟是精神生命体。大半个世界是刚刚度过圣诞节,烤火鸡、装饰圣诞树、点亮了彩灯,家庭团聚、放假、互送礼物,这些都是形式和表象。真正的意义是要人们记住并去体现圣诞的精神。而圣诞的精神那就是给予和奉献,没有丝毫的索取的成分在内。

    耶稣基督为了赎取人类的原罪,宁愿被钉上十字架。且不论此一举是否可以洗刷了世人的原罪,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种伟大的奉献和付出的精神。这就如同佛家讲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同样的精神。

    佛教流传了两千五百多年,基督教流传了两千多年,其原因就是这种精神和价值观,为人们普遍所接受。其实入地狱和献出生命是人生中的大不幸的事情,只是因为做人的精神所在和价值的驱使,所以只有人类才能走向进步和文明。

    有人说人是矛盾的综合体,于是人间的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有人去救人,有人就去害人;有人愿意奉献,有人就喜欢搜刮、勒索、截取;有人创造建设,有人就去破坏。同样是人,为什么分别会如此之差,其实这就在于绝大多数的人是人性充实的人,而极少部分的人是缺乏人性的人。由于人性缺乏,那么填充进来的那就是兽性。

    古人说:人面兽心,就是指的这种人。古人又说:“人兽不可共存。”于是在历朝历代的断案的判词中,经常看到的一句判词是:“肖小之辈,狼心狗肺之徒,不可使之一日留之于人世。”那么接下来的,不是毙命于仗下,就是斩立决。

    清官之所以受爱戴,那就是因为为民除害。而民间的侠义之士受爱戴,也是因为为民除害。吏治不清,官吏们反而成了老百姓们的第一大祸害。广东的陆丰乌坎村的村民因为土地被村书记、村委会们偷着卖了。农民失去了土地,而肥了的却是这批不在编制的未入流级的衙役们。

    要是在过去,只要村民们拉着村长去县衙门告状,是非曲直也就是真相大白了。又何必要经过州府、甚至告到省的衙门。究竟是个多大的事情呢?省政府似乎都解决不了,搞得冤民们就把希望寄托到了中央的头上。怎么就不去想一想呢?各级官吏的穷凶极恶,中央是它们的总后台。

    有什么样的中央政府,才有什么样的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坚决不搞私有制,所以村民们就没有土地的私有权。党支部和村委会不是国家政权,又不是村民们选举出来的,当然就代表不了村民的民意。可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却又是共党当局,于是村民们选出来的上访代表才会被当局活活的打死。村民们抗议这一暴行,当局又派出了千名军警包围乌坎,断水、断粮、断电。这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村民们轰走了共党的干部们,选出了自己的代表理事会,表达了必死的决心,准备反抗到底。面对着把屠杀人民从来不当作一回事的共党,那么这个情形就已经成了水火不相容之势了。多少人曾经预测这场屠杀随时都可能发生,但这回共党是让步了。倒不是共党发了善心,而是面对着视死如归的一个群体,共党们害怕了。

    全大陆地区2011年,发生了十几万起类似的抗暴维权事件,屠杀了一个乌坎村。那就等于是在告诉国民们,和平非暴力的抗争是没有用的,要向利比亚人民学习进行武装反抗。貌似强大的共党,其实也和卡扎菲的政权一样不堪一击。

    更何况互联网的时代,一个信息的发出,立时就会引发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关注。如同驻守在乌坎村的外国媒体们,其中包括了英国的BBC,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东方日报,法新社和NHK电视台等等。

    共党中央是从来只会杀人,而不救人;只会制造矛盾,不解决问题;只会暗箱操作,不会公布事实;只会造假谎报,而从来不敢说实话。那么有专业精神的记者们和保持着公正立场的媒体们,就是受欺辱民众的最好的保护者了。

    香港的苹果日报报导说,汕尾市的市委书记郑雁雄12月19日说,“你指望着国外籍的几个烂媒体、烂报纸、烂网站,好坏都颠倒了,他们负什么责任呢?啥事干不了,巴不得你们打成一团,社会主义大乱,他们就高兴了。”这位书记甚至还说出了,“境外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的话。

    这位书记最后说,“请了大批的武警,公安维稳花费不少,好几百个武警、警察住在这里,我们市长的腰包就一天天瘪下去了。”最后这位书记说,“现在只有一批人感觉到了一年比一年艰苦。谁呢?当干部的,当然包括我。以前的市委书记哪有这么累呢?什么事都得管,权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责任一天比一天大;然后呢?老百姓是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

    这段话确实很是耐人寻味。首先是在告诉人们,共党的日子很难过了。由于腐败加无能,造成了社会的不公,民愤日益地强烈。老百姓们的胃口未必高,只是要有个基本的生活的保障。如果在这一点上都满足不了的话,老百姓们就会用各种办法去抗争,去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智慧是来自于民间,老百姓有权决定国家的命运,更有权力决定由谁来当政,由谁来主持国家的政务。

    暴富了的共党们非但没有感觉到幸福,反而感觉到艰苦,可见是做了太多的亏心事。昏庸僵化的共党们是不会有负罪感的。盗卖了土地,断了人们的生路,还要调来了军警,断粮、断水、断电,企图置人民于死地。看起来无政府主义绝非是个坏东西。政府不好,不如没有。乌坎村民们轰走了共党的干部,选出了自己的理事会,反而是一呼百应,一切进行得井井有条。

    有报道说,乌坎村民们驱逐了共党,是在挑战党中央。我倒不是这样认为。一年十几万起的抗暴维权事件,没有一件是由共党来领导的,哪一个事件不是在挑战、指责、怒斥共党的?杀共党、炸共党大楼的事是时有发生。这就证明了绝望了的民众是会拼命的,和平理性的抗争是会走向以暴易暴的终极手段上来的。挑战中南海的,是绝大多数的大陆民众。

    10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就是一次在极端的红色恐怖中,几十万民众直接挑战毛泽东。后羿的利箭射落了这个所谓的红太阳,就再也升不起来了。自从胡锦涛搬进来中南海,中央的政令就再也出不了中南海了,中南海的高墙隔绝了内外。他知道,自己的每一分钟都在受到挑战,但却毫无能力去应战,更毫无办法去收拾共党这个烂摊子。可又时时的在梦想着自己能够做上个第二个毛泽东,恢复一言九鼎的极左统治。

   但毕竟是此一时彼一时,而此时的老百姓再也不是彼时的老百姓了。打开了的国门,那就再也关不上了。互联网的普及,那就更是无情地打破了闭关锁国,封锁信息的梦想。嘴上说着不关心政治,或者是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却是越来越多的关注民主、法治和人权这些题目上来了。

    江泽民说中国人的素质低,言外之意似乎是没有共党,中国人连吃饭睡觉都不会。而乌坎村民们轰走了共党,实行了民主、法治和人权的一步,为了中国人做出了表率。共党把乌坎村的土地给领导没了,村民们选出的理事会们却与共党在讨还着土地,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抗争。村民们为了要生存,就要豁出一死,以必死的决心去争取生存。这就是温家宝说的,中国人民幸福了。

    据说温家宝有一百多个亿的身家,而胡锦涛的身家也不在少数。可是国人民众却为了生存,而要在生与死之间去挣扎。这是马列毛的主义,还是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或者就是文化体制改革的巨大成就?由人民供养的军警,是国家的神器,他的天职是什么?谁有权力去调动他们?

    根据汕头市的这位郑书记的说法,是他们花钱请来的。与其说是请,不如直接说是雇来的。而且是雇佣费还不低,于是汕头市长的腰包就瘪下去了。这个说法就令人费解了。难道包围乌坎的军警们是汕头市长花私人的钱雇来的吗?难道暴富了的人都可以花钱雇佣国家的军警,给自己当家丁和打手吗?

    市长的腰包里只能有他自己工资的钱。市长可以支配和动用的钱,那是当地老百姓们的纳税款,每一笔钱的支出是要征得纳税人的同意的。纳税人是否知道,或者是否同意支出这笔雇佣费,雇佣军警去屠杀乌坎村的村民们呢?如果纳税人不知道,那就又是黑箱作业。共党们当初都是从山沟里的一群穷光蛋们进城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养活了共党,不但让这群穷光蛋们享受着特权,还容忍了他们的贪腐抢劫乃至暴富。中国人的宽容忍让,助长了共党的兽性、贪婪。

    农业是国家的根本,农民是国人的衣食父母,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可现实的实际情况却是,半数的中国人每年的口粮是要指着从国际粮食市场是去购买。现有的少得可怜的人均耕地面积中的20%和30%又被抛荒了。所剩下的这点国人赖以生存的耕地,又被共党们炒作,实行重复转让,反复出租,为地方政府的运作获得财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