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春天来了,这是个万物复活发育、生长的季节。且无论人们如何去赞叹春天的美好,但不幸的却是,春天也是各种各样的病毒和流行性病菌的活跃期。据报道,中国大陆的许多城市和地区,已经爆发了流行性感冒。2003年起源于中国大陆、传染遍及世界的非典也爆发了。

   2月25日,共党卫生部跳出来大骂,说这是造谣。又解释说,经过保定军队252医院化验证明,是腺病毒55型,根本就不是非典。这张安民告示一出来,似乎应该天下太平了。可惜共党的公信度等于零,至少本人是绝对不相信共党说的任何一句话的。

   请教了一位医生朋友,他说,流感的种类非常多,一般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是很容易诊断出来的。借助药物的帮助,两三天,三四天就会好。腺病毒55型也是一种流感病毒,对人类威胁最大。如果患上了流感,一个星期症状没减轻,就非常有可能是这种病毒侵入了人的肌体。

   非典是一种冠状病毒,是可以由各种各样的流感病毒引发。流感大面积的传播,实际上就证明了非典病毒仍然存在,并没有被根除。他最后说:“其实,在化验流感病毒的同时,显微镜的镜头下,是可以看到非典冠状病毒的。只是共党为了维稳,不让说而已。”

   五柳先生爱读书,什么书都读,但是不求甚解。看来,共党政权下的中国人,万万不可学五柳先生的自命风流潇洒。因为共党扯谎的技巧已经提高到了顾左右而言他的层次了。有人说,共党统治的技巧精细了。但无论是什么技巧,反映的是共党一贯罔顾人命的本质。

   不管怎么说,朝野都处在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共党当政越来越难,想继续欺骗人民就更难;二是中国人民活着难,必须时刻警觉共党的一切言论。共党放出的话,必须从反面去理解。理解不了的,就要马上去和亲朋好友们研讨、请教。一旦不小心,听信了共党的任何一句话,就甚至导致性命之忧。

   2月28日,新疆喀什地区的叶城县,发生了一起暴力砍杀事件。共党公布说:有13个人被砍死,部分民众受伤。警方打死7名行凶者,抓捕行动还在进行中。至于事件的起因是什么,是谁砍了谁?凭什么就认为被警方打死的7个人,就是行凶者?即便是行凶者,警方应该去制服他,抓捕他。谁又给了警方不问青红皂白,就可以打死人的权力?

   当记者向一位在当地儿童福利院工作的汉族女士了解事件起因时,这位女士的回答是:“具体的情况,领导还没有传达,所以不清楚。”这是多么令共党满意、且又百分之百的标准回答啊。

   一个县城,方圆不过几公里。一个死伤恐怕不止几十、上百人的大事件,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人,居然不清楚,没看法。要等当地共党领导传达后,才能既清楚、又有了看法。不言而喻,这个清楚和看法,不是来自于她个人,而是来自于共党。这种没有独立人格,更不会独立思考的人,在中国大陆可能不少,但也不会太多。看来,正是这种人,才是共党继续祸国殃民的所谓民间基础。

   据维吾尔世界代表大会表示,事件开始是由一名维吾尔人和三名汉人发生了争执和打斗。旁边的维吾尔人也参与进来打斗,死伤人数不清楚,但可以证实,遇害者中有7人是汉人武装人员。到2月29日,已知有84名维吾尔人被捕。

   发言人迪里夏提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维吾尔人再也无法忍受中国大陆有系统地镇压,所以利用原始的方式来抗争。长期以来,喀什地区的维吾尔人与汉人的关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这个说法令人听起来符合事实,更符合共党的理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古圣贤也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六十多年来,汉族人自杀的,杀共党的,与共党干部同归于尽的人还少吗?欺人太甚,就必然逼得被欺辱的一方的反抗和报复。叶城县与克什米尔接壤,克什米尔地区又分别被印度和巴基斯坦控制。两国不断的军事冲突,都发生在克什米尔地区。

   叶城县属于喀什地区,喀什又是中国最西边的地区,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吉尔吉斯和塔吉克接壤。这四个国家的人民和维吾尔人一样,都信奉伊斯兰。唯物的共党只信拜物,但却强迫维吾尔人信共党。原来是天下本无事,维汉一家人。是共党没事找事,坚持领导一切。不但造成了维吾尔与共党对立,更是造成了维汉的民族矛盾。

   2月24日凌晨3点50分,四川安孜州德格县温拖乡的32岁的藏人扎西,带着装满汽油的塑料桶,前往娃巴村和日巴村的共党新建立的两村联合党员会议厅,当场炸毁了这个党员会议厅。同时,该县的仁克村和比亚村的联合党员会议厅,也被人纵火焚毁。在印度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会的发言人表示,详细情形还在了解之中。当地电讯已全部中断。

   据了解,所谓党员会议厅,其实是乡政府的共党组织。佛教的信徒们,也采用了对共党的破坏举动。这不但发人深省,更是要问个为什么。既然共党破坏伊斯兰信徒的清真寺,又不让信徒们读《古兰经》,那么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藏传佛教徒身上。

   首先是一场文革,藏人的寺庙90%被共党放火烧毁和被拆除。历来以慈悲为怀的佛教徒们,直到今天才去炸毁、烧毁共党的建筑物。这就是一报还一报,只是晚了五十年。所谓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只要用行动去反抗,就已经是走上了胜利之路。

   近一、两年来,藏人僧侣频频用自焚的方式,表达对共党的抗议。他们以死抗议的是什么呢?经了解,是抗议共党对藏族文化的灭绝政策。共党打出了“藏传佛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旗号,直接把黑手伸进了各个寺院。成立了寺院管理委员会,设立了寺院党支部,强迫寺院挂上毛邓江胡的照片,对僧侣进行什么“六个一”,“九个有”,“六建”等等莫名其妙的名堂。实质是为了给藏人和僧侣洗脑。

   这还不够,共党又往藏人居住区和村庄派去所谓的维稳干部,去实地监视藏人。这些维稳干部们还被严厉警告,不得随便离开,否则要受处分。这些维稳干部的工作就是强行让各家各户挂共党的国旗,挂毛邓江胡的照片,随时进行所谓的爱国主义的毒化工作。

   街头上布满了全付武装的军警,随时盘问每一个过路的人。藏人成了奴隶,成了囚犯。那么,罪名又是什么呢?虔诚的信仰佛教,只不过要保持自己生活的方式和传统,保持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习俗。这又何罪之有呢?

   记得文革开始不久,家家户户都要在家里挂上毛的画像。很多人家把毛的画像,挂在背阴的角落,不引入注意的地方。我则是白天把它挂在角落,晚上拿下来放在床底下。原因很简单,家庭是私人的地方,是有血缘关系的人的生活范围。古人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无论毛自以为多么的伟大,也没有权力强行进入别人的家庭。

   共党篡政当了政,老百姓们不说什么。但是共党一旦使用国家权力,粗暴、强行干涉老百姓家庭的家政,那么这个政权就是在犯法。国际社会指责共党虐待人权,就是对的。记得六四屠城后,北京被戒严。仅一个月左右,市政工人们就在全市的下水道里发现了153具戒严军人的尸体。这就又证明,不仅人们的家政不容被干涉,即便人们出门上街,也不能在持枪的军人监视之中。政权放肆到这一步,人们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报复。

   藏人信佛。难道佛就只有慈悲,而不惩恶吗?人们信佛,就是因为佛有比人间更充实的正义。凡是主持正义,所表现的,就一定是及时的惩恶扬善。共党喊叫维稳,是因为社会、民意不稳。共党明白这个不稳,完全是它自己一手造成的。不但不向国人谢罪,也不罪己,更不想改变,反而花纳税人的钱去维稳,其实就是妄图苟延这个政权。

   新疆不稳,西藏不稳,全国都不稳。2月10号,河北省开始了声势浩大的维稳干部下乡活动。1万5千个干部下乡八个月,从两会开始到10月,党会结束为止。下乡后要干三件事:一是加强各村的党组织建设;二是严防农民进京上访告状;三是保证在10月底之前,不发生大的群体维权抗争事件。同时也严厉警告:不准随便离开,任务必须完成。否则就不准回来。

   形成讽刺的是,就在2月28日,河北省保定地区高碑店市的中小学教师五千多人,举行了大罢课的抗议行动。之所以罢课,教师提出了三点理由:一是工资平均在1,300元上下,太低,赶不上物价飞涨的速度,因而生活困难;二是政府许愿给教师的补贴、福利,从来没有兑现过;三是要求补发拖欠的工资。一些教师说,在过去的十三个月中,只发过一个月的工资。

   这个群体维权事件,在共党眼里就是个不稳定的举动。但教师们提出的这三点,又是谁造成的呢?当然是共党。这里,我们借用“胡润百富”的一个调查数字。在2011年,中国大陆最高人大代表的个人总资产之和是5,658亿元,相当于美元898亿。比2010年增加了115亿美元。美国的立法、司法、行政三个部门所有官员的个人资产之总和是75亿美元,只占共党官员的十二分之一。

   美国人想做政府官员,首先必须申报个人资产,以便监督。高喊为人民服务的共党们,就是死活不报。相信这些最高人大代表们的总资产,实际上是远远多于898美元的。三月份例行的两会开始了。两会代表五千多人,不过就是开个会。可是为了开会的安全,竟然调动了70万军警云集北京保护,足以见得共党政局不稳的严重性。

   但是,站在国人百姓的角度上去想想,一群亿万富翁们聚汇北京,吃、住、路费全报销。说是共商国事,其实是富翁们的社交活动。除了吃喝聊天,就是相互交流一下贪腐抢劫的经验。然后举一举手,表示同意。国家大事就干完了,党的成就也就更辉煌强大了。

   共党统计局公布2010年,中国大陆人均GDP是2,425美元。但统计局没有公布的是,美国人均GDP是37,527美元,高出中国大陆的14.5倍。这会让那些信心十足地以为今年、明年超越美国的捂毛们大失所望。即便如此,本人也根本不相信这个人均2,425美元的GDP。

   2010年,中国大陆的总产值是3.5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2万亿,绝不是共党谎报的40万亿。另外,中国实际人口总数超过十六亿,根本不是共党谎报出的十三亿。用真实数字得出的人均GDP是2,100多美元,是美国人均GDP的十八分之一。国人民众在辛辛苦苦地创造,共党们却在成千万、成亿地贪腐。

   同是2月28日,北京的出租汽车司机发动了总罢工,又让中南海惊慌失措。北京市政府把这当成了维稳大事全力制止。制止不等于问题解决了。出租汽车司机的要求一天不解决,问题就存在一天。长期不解决,民怨就上升到民愤。

   任何一个人的人性道德是有一条底线的,维稳干部应该也同样是。人们的要求合理,冤苦深重,维稳干部们也会站到民众的一边来。任何一个人的忍耐、忍受程度,也有一个极限。一旦超出这个极限,藏族僧侣们也会用最痛苦的方法去自焚,以表达抗争的意愿。

   同样,任何一个人的愤怒,也有一个临界点。一旦突破了这个临界点爆发出来,那么结果就是任何事都干得出来的。所谓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民间有一句俗话是:“不要说过头的话,不要做过分的事。”由于各地民俗民风不同,于是有些地方的这句话就变成了:“话可以说过头,事情不能做过了份。”更有些地方的说法是:“话可以说绝了,但事不可以做绝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