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苏明张健评论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6月4日,天安门大屠杀的第十九周年祭,全球四十七个有华人民运组织的国家,都在各自所居住的城市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六四悼念活动。多伦多的悼念活动,是在6月1日星期天举行的。1989年北京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王丹,从美国飞来,参加了多伦多的活动。并且在6月1日下午,在多伦多大学的教育系礼堂,做了一次题为《民族与民族主义》的讲演,吸引了各界人士几百人到会。

   

   多伦多的悼念活动仍是由全球民阵加拿大多伦多分部、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香港支联会、台湾民主人权等等组织,以及大赦国际加拿大分部等团体联合主办。傍晚六点齐集在共党驻多伦多领事馆门前,举行了抗议和声讨的活动;然后游行到多伦多大学,举行了悼念和烛光晚会。省政府和联邦政府的议员、政要们出席了活动,并且做了讲演。参加悼念活动的有藏人的团体、维吾尔人的团体、缅甸人权组织和越南的改革党成员们,以及东欧国家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组织。

   

   6月4日,北美各地的人权、民主团体齐集美国首都的华盛顿,与发动了为期一个月,徒步八百公里“公民行”的杨建利先生一行会合,在国会山庄举行了声讨共党暴行、悼念六四的盛大活动。年复一年,同样的活动是年年举办,提醒着人们,共党杀人的罪恶永远不要忘记。总有一天,人民会向共党讨还血债,将刽子手们有血债者们绳之以法。对于任何一个杀人犯,作案后都是要逃跑的。但是却不可能逃避罪责一辈子,不被人抓到,那是不可能的。

   

   例如二次大战结束至今已经六十多年了,揭露和抓捕德国的纳粹杀害犹太人和平民的工作仍在进行中。几乎每年都有新闻报道出,隐藏在某个国家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前纳粹的士官们被抓获。尽管这些个前纳粹份子们都已经是八十多岁、九十多岁了,仍要被起诉、判刑,接受被他们逃避了六十多年的惩罚。这就叫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行善之人可以不图报,但是作恶之人必须受到惩罚。这既是天理,又是人情。

   

   对于罪恶累累、杀人如麻的共党政权,总共不过八十多年的历史。国内民众莫名其妙大量地被杀害,正是共党建政后这五十八年期间。谁家有人被共党害死了会忘记呢?更何况这样的家庭又是大多数。共党可以尽力去掩盖,但是家家都会清楚地记下这笔人命债。

   

   在安排今年的六、四悼念活动的会议上,有人就提出来说:当前正是抗震救灾时期,如期举办悼念活动会不会被认为是对抗抗震救灾?或者是被认为是在转移抗震救灾的注意力。更有人担心,领事馆会不会花钱雇佣一批民族主义的愤佬、愤青狂徒们、和有奶就是娘的流氓、痞子、混混们来捣乱,以奥运和地震为由,而制造事端。这些本来就不成其为问题的问题,也不得不花费一点时间进行了一番讨论。俗话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面对这群只有人形而没有人性,有头而无大脑的帮闲们,也只好请警察来把他们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有人说:这是个价值观的问题。可问题是,这种人又懂得什么是价值观吗?

   

   花费着巨款,冒着生命的危险,逃离自己的祖国,千方百计地去到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然后还要取得所在国移民局的信任,使移民局相信他们都是在中国大陆受到了威胁生命的政治迫害,都是被共党要坚决清除掉的政治异己,因而丢家舍业,逃亡外国,寻求政治保护。

   

   在民主国家,每一个人的生命和作为人的权利,那是至高无上的。无论是国籍、种族、宗教、肤色,所有的人,都在生命的价值和人权的享有上是完全的平等。这就是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价值观。今天在海外的华人总数,已经超过了五千万人。而80%以上的海外华人,都是在共党当政的这五十八年中去到海外的。

   

   中国人是乡土观念从来重。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有的几百年,有的甚至是上千年。天灾、改朝换代、闹土匪、兵祸,无论人民受到什么样的摧残,人们都是故土难离的,顽强地继续生活在自己故乡的土地上。耕耘着自己的家园,繁殖着后代。除去作官、经商、学手艺以外,没有人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所以俗话又说:故土难离。而儒家学说中又提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中国人如果不是被逼到了万般无奈,生存无着的地步上,又有谁会远走他乡,漂泊海外呢?

   

   想想香港,从一个小小的渔村,仅一百多年,就成为了一个六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其中是99%以上的人,都是在近六十年内,由大陆各地迁居去的。从数字上分析,几次大规模的逃港时期都与共党的祸国殃民有着直接的关系。例如:1949年、1950年期间,那是共党建政之初;到了1959年开始的大饥荒;1966年开始的十年文革浩劫。

   

   当逃去香港的人口迅速地把香港变成了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的同时,我们更不能忘掉,几倍于成功逃去香港人口的人数,那是淹死在大海里和被共党军队,用机关枪打死在逃亡途中的。中国大陆的受难大众,是用自己的尸骨铺垫起了香港今天的繁荣和现代化。

   

   而现代的香港人只承认他们是香港人,而不愿意承认他们是中国人。请各位不要忘记,香港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只有自由而没有民主的地方。由此不难看出,脱离了奴隶地位,做一个自由人,仅此一点,对每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更不要提在民主制度下,任何一个自然人的全部的权利,都是受到宪法的保护。这就是民主政治的精华,也是民主的最高精神,更是现代人权、自由、宪政和民主的价值观。来到了海外的华人,正是因为不同意共党的所为,不认同共党的胡作非为,哪怕自己并没有确立起一种理念或者是价值观,仅仅是以人性和道义的角度上,不同意共党的所作所为。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位华人,因为是不认同在中国这个共党的所为,认同北韩劳动党,越南和古巴共产党,或者是缅甸和苏丹的专制独裁,而偷渡去了这些国家的事情。所有外逃和偷渡者不约而同都选择的是自由与民主的国家。固然说民主国家繁荣、富有,而且是机会均等,人人通过劳动可以生活的宁静、舒适。良好的社会福利制度,同样也可以使一些人钻空子,从此不劳而获。但是民主制度的精华之一,那就是你活我也活,人人都能生活。共党不同,共党要活要生存,各个阶层的人民,就要轮流遭受不能活,只能死。只能被镇压、被抢劫、被欺骗、被排斥、被边缘化乃至被妖魔化。

   

   享受到了西方优越制度的华人,却有一部份人是不能接受西方价值的,反而要去做共党的吹鼓手,为共党唱赞歌,做共党的帮闲与篾片,美其名曰是“爱国主义”。而真正的爱国主义者,就是要把中国从共党专制统制下解救出来,把共?制下的奴隶们解放出来,成为中国的公民,享有独立、自主管理国家的权利,而不是共党随时可以屠杀的物件。

   

   1989年春夏之交的学生运动,目标明确,提出的就是反贪污、反官倒、要民主。就是这样的口号,触动了共党的根本利益和政权的危机感,发生了六四的大屠杀。共党的说法,那是要维护社会的安定。中国社会从那以后安定过吗?全球各国年年举办六四大屠杀的悼念活动。共党杀人是个“因”,人们悼念死难者,那就是个“果”。由这个“因”而产生的这个“果”,大家想想,能使中国安定吗?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十九年了,贪污行为已经从个人行为演进为共党整个体制的腐败,而官倒的行为已经成为了官商经济、权钱经济,造成了巨大的贫富差距,引发了尖锐的社会矛盾。这一切又正是因为共党一党专政,拒绝民主这个果而引起的。

   

   我们悼念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难道我们真的仅仅是在悼念六四的死难者吗?发生在六四大屠杀两个半月前的拉萨大屠杀的死难者,难道我们不悼念吗?当然要悼念了。社会并没有因为1989年共党搞了两次大屠杀而安定和谐过。于是十九年后的拉萨,就又发生了今年3月14日大屠杀。在奥运和四川地震的掩盖下,至今对藏人的屠杀仍在进行中。

   

   截止到5月28日,就在此次地震震中的四川阿坝地区,又有八十多名藏人的僧侣被共党抓捕;调集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藏人居住地区的军队,仍在那里镇压,仍在那里屠杀和抓捕藏人。共党掌控的媒体不报,但是通过互联网,这些消息每时每刻都由国内发出来。共党的独裁,独霸舆论和独霸宣传的时代,早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说六四是共党在上个世纪对汉人的大屠杀,那么进入了这个时期,难道共党就是只杀藏人,而从此不再杀汉人了吗?杀人成性的共党,是从来不可能改变他们的本性。例如最近几年发生的广东汕尾的大屠杀,四川广源的大屠杀,河北保定的大屠杀,云南几个地区的大屠杀,还有许许多多被掩盖住了的屠杀。国人们难道不应该想一想问一问,共党为了维持他们这个政权,还要杀多少中国人?共党杀的中国人还少吗?共党制下的中国安定吗?通过杀人而维持的社会能和谐吗?这许许多多大屠杀的死难者们,难道不该我们悼念吗?

   

   2006年,大家想一想,那是文革浩劫四十周年祭。死于那十年的3,700万冤魂,难道我们不该悼念吗?2007年是共党发动的反右运动的五十周年祭,难道死于反右运动的几十万、上百万冤魂,我们不该悼念吗?明年,那又是大饥荒中活活被饿死的五、六千万冤魂的五十周年祭,我们同样也要悼念。

   

   共党当政这五十八年,中国人的祭日就特别多。今年又是共党从1948年发动的那场打土豪、分田地、分浮财的所谓土地改革运动六十周年祭,几百万的乡村士绅们被打死。共党先抢农村,然后抢城市。一场公私合营,又有多少企业家、实业家、商家们跳楼自杀的?农、工、商业主们的财产被抢,生命不保,却没有使中国富有,反而更贫穷了。富了的那就是共党团伙的特权利益。这些人不也是应该在我们悼念的范围之内吗?就连信仰佛家、一贯道,信仰天主教、基督教的人,都要被共党杀死、害死、折磨致死。

   

   不仅仅是悼念六四死难者。死于共党制度下的死难者,更是我们应该特殊悼念的,尤其在全世界所有死于共党制度下的死难者。这才是真正有爱国感、民族感的道义之士。在中国、在海外,凡是坚持推翻共党独裁专制,倡导中国人权和民主的华人,都是爱国者,都是有理性、有理念、有道义感的良知人士们。他们爱的是国与民,他们要拯救的也是国与民。由于有了共党祸国殃民这个因,于是才有了这批良知之士们不惜生命和流血的代价,而要坚决推翻共党暴政这个果。这就是当前中国的大趋势。

   

   两种价值观的对抗和斗争,那就是人本、民本、人权至上与共党一党之私和党权至上的斗争。前者是救国救民,而后者是祸国殃民。这对于任何一个爱国主义者或者是民族主义者来说,何去何从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可是多少年来,多少人来到了西方,为了寻求居留权和国籍,根据不同的时期,共党迫害的对像不同,而紧跟形势的编造政治迫害的故事。六四后以民主、人权为理由,以与民运人士拍的照,做为上庭的证据。一旦拿到了身份,便马上又为共党抬轿子、吹喇叭、唱赞歌去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