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苏明张健评论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英国的《泰晤士报》的高等教育的专刊上,公布了2011年和2012年世界大学的排名榜,总共有两百所大学上了榜。排在前面的二十所大学,几乎全部被英美两个国家给包了。美国共有七十五所大学上榜,英国有三十二所。在亚洲国家,日本是最多,有五所大学上榜;香港也有四所大学上榜。泱泱的中国大陆,却只有三所大学上了榜,而且名次排的都很低:北京大学排在了第四十九位,清华大学第七十一位,中国科技大学排在了第一百九十二位上。

   

   这项工作邀请了全球一万七千多名声望高的专家学者们参与评比。按照十三项的标准来进行评比:其中教学与学习的环境占了30%的比重;论文报告被引用情况和学术的影响力占了另外的30%;研究报告发表的数量和引用的情况又占了30%;其他的如产业创新、研究经费、国际师生人数的多少等等,占了其他最后的10%。

   

   中国大陆能有三所大学上榜,是令人很吃惊的事情。尽管现实的中国人都喜欢说,自己是某某名牌大学毕业的,可惜的却是中国大陆没有名牌大学。不要说名牌,就是一所普通的大学,也有自己的精神或者是被称作校训的。

   

   老的大学,在1949年以前都有这些。共党篡政后,一场反右、一场文革、一场六四大屠杀,就把原有的和所应该有的就都给扫荡的干干净净了。树立起来的东西,那就是感谢党的培养,于是就要做党的奴隶和工具。

   

   尽管共产主义破产了,但是必须接受马列毛的洗脑;尽管六十二年的盛事辉煌,中国大陆却没有发明创造;尽管博士数量多过美国,中国大陆却依旧是落后;尽管有三所大学上了榜,却让人怀疑这是由于欺骗而所致。本人从不造谣,也不会污蔑,只是从上个世界末就听说北大、清华是卖文凭。共党腐败了,那么不言而喻,共党领导下的一切,就没有不腐败的理由。

   

   进入了本世纪,又灌进我耳朵里的,是交给这两所大学十万块钱,学科、毕业的年份、学位,随便要求,保你满意。发给你的文凭证书,是百分之百真的。买学历文凭的人是真的,钱是真的,发出来的论文证书是真的,三头对案全是真的。那么就应了俗话说的,“是真就假不了”了,于是皆大欢喜。

   

   破绽总是有的,唯独这个人肚子里没东西,但是只要不是太招摇撞骗,也不会露馅。大学里面的抄袭、剽窃、雇枪手代写论文的现象极其普遍,故而毕业生们的素质和学问的功底都显得极高。

   

   记得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北大、清华的毕业文凭,国际社会还是承认的,这二十多年也就没人承认了。原因就在于,大学其实就是个自我修行的殿堂,修行的科目那就是自由精神,独立的意识,而最终成为了一个自由主义者,成为一个社会的良知,成为一个明明德的人。

   

   《华尔街日报》最近刊载的文章,题为“中国高铁真是中国制造”?文章中说,刘志军当了七年的铁道部长,花了3,950亿美元建造了全国8,000英里长的高速铁路;又花了另外的7,500亿美元,建造了11,000英里长的传统的铁路。而四年前,刘志军宣称,“我们瞄准了世界一流的技术”。而七月下旬温州的撞车事件,共党当局一开始把事故原因归咎于信号系统故障和人为的失误,最近却又推迟发布事故的调查报告。

   

   国际社会是极不信任共党的产业模式,包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常薄弱,这就使得中国难以获得先进的技术。中国铁路重要的信号系统,是由北京和利时集团组装,几乎全部的信号系统中都被打上了和利时专有技术的标签。但是其中包括日本日立公司是按照和利时要求的规格制造的电路系统。

   

   日立公司因为担心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会利用逆向工程来窃取日立公司的技术,因此在向和利时出售零部件的时候,没有透露其内部工作原理。一种黑盒子的设计,使设备难以被复制,在测试的过程中也难以了解其技术的奥秘。日立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表示说,“像和利时这样的一家公司是如何在未深入了解我们的专业技术知识的情况下,就将我们制造的设备植入了一个庞大的安全信号系统中的,这是一个令人不解的迷。”

   

   这篇文章所表明的观点有三点:一是共党所标榜的中国模式,不但没有获得共识,反而使国际社会极不信任;二是共党对知识产权不尊重;三是共党窃取外国技术,已经引起了各国的警惕和严密的防范。除此三点之外,本人的看法是,它还反映出了共党体制下的中国工程人员知识肤浅,专业不精。如此庞大的信号系统,想必是集中了许许多多的专业工程技术的人员参与建设的,想必是知道有些个零部件自己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才要向日立公司购买。买来就组装,并不打算弄清楚这些零部件的内部工作原理和进口技术之所以先进的奥秘。

   

   我们不敢说有些人的文凭和证书是假的、买来的,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说,在大学时期所打下来的功底是极其薄弱和肤浅的。前共党中宣部副部长李泽厚说过,从共党教育流水线出来的统一产品,充其量只能算是工匠手艺人,以工匠手艺人去充当专家教授和博士,那么科技的落后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今年共党窜政日的前夕,9月29日的晚上,山东省青岛市的李沧区、北区、南区和崂山区的公安局长们,政法委的书记和刑警大队长们都被抓起来了。这件事被媒体称作是公安系统的大地震,并且说其深层权斗内幕的更多信息还有待继续的曝光。

   

   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说,这次被抓的公安高层们都牵扯到了当地的黑社会势力,有的官员其实就是黑社会老大。仅仅青岛市李沧区的黑社会所控制的钱财,就高达六亿多人民币,而其中的大部分进入了李沧区公安局局长的腰包。

   

   这场取得了如此重大胜利的反黑行动,共党却不敢宣传。原因是共党自己也弄不明白,究竟是黑社会混入了共党体制窃取了高层官职,还是共党们为了捞取最后一桶金,因而成为了黑社会;或者共党本身就是黑社会帮伙。自古就有警匪一家、官匪一家的说法。

   

   1949年,共党就说把人民给解放了。有识之士和正直的人们从来不说“解放”这两个字,更不会说解放前和解放后。只是用“沦陷”来表明,1949之后,中国没有沦陷于日寇,但中国大陆终于沦陷了,成为了共匪的匪区。敌伪时期不愿意做亡国奴的中国人,必须拿起武器起来,自己解放自己。那么现在不愿做匪区顺民良民的中国人也必须起来,为了国家民族的声誉和自身的尊严,也不能允许匪类和黑社会帮伙篡夺国家的神器。

   

   10月份温家宝到温州考察,是因为温州爆发了中国版的特色金融风暴。说它是中国版的特色的原因,就是债主和负债者,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是由一个人同时扮演的。这个人先是国家银行的负债人,贷出了一笔款以后,转手以高利贷的形式,把这笔款贷给了资金短缺的中小企业主们;以个位数字利息的银行贷款者,转身就变成了双位数字的高利率的放贷人,以吃利息差成为了富翁。

   

   而媒体披露,具有这种双重身份的人,80%以上却是政府的公务员们。也只有这些人,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关系网,轻易地从银行获得低息的贷款,然后成为高利贷的债主。引发温州金融风暴的就是这些人。中国大陆经济危机,共党却收紧了银根,减少了放贷,使得私营的中小业的贷款非常难,资金周转困难。为了维持营运,就不得不向私人们借贷,那就要付出高利息。

   

   全球经济衰退,外需大幅减少;国人百姓的购买力是从来很低,商品卖不出去,于是就破产、倒闭、负债、外逃。直接受影响的就是这批公务员债主们。既还不出银行的贷款,又交不出银行的利息,又没有抵押给银行的资产,于是也只能是负债外逃。

   

   据记者披露,这种负债外逃的人当中,目前所知负债最大的竟然是高达二十亿元人民币。于是连锁的效应就发生了,国家银行贷出的款血本无归,形成了银行的巨额坏帐死帐。目前温州市政府已经动员了一千亿元去救市,温家宝就是去温州考察这个输资救市计划去的。

   

   去年就已经知道,两个三角洲地区的中小私营企业是纷纷倒闭破产。而今年初,国家发改委的发言人还义正言辞地否定。可是否定不等于没有,不采取措施不等于问题会自然消失。果不其然,以温州一个中等城市的金融风暴,就要投入一千亿元去救市。而这样的城市,全大陆有多少呢?

   

   况且中央财政是没有储备,只有14万亿美元的债务,约合人民币高达90万亿元。浙江省也没有省财政的结余和储备,全国的省区市的总地方债务,高达14万多亿人民币,浙江省也在其中。中央和省的两级政府都是负债累累,这就使人很难相信,温州市政府会有一千亿元的财政储备。

   

   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到民间,所使用的人民币,都是这几年巨量印刷出来的新钞票。到现在为止,可以有把握地说,新印刷的钞票是50万亿元。融资一千亿救温州的市场,就等于上印刷厂再多印出一千亿新钞票,让已经不值钱了的人民币再次的贬值。

   

   当一国的市场上流通的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的时候,或许会有人以为这是强大辉煌的标志,因而骄傲自豪。殊不知这崭新的百元大钞,比起几年前的百元大钞已经不知道贬值多少倍了,因而引发的物价暴涨就是必然的结果。

   

   共党银行的坏账率,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跌到了银行净值以下,银行也是在负债经营当中。现时所周转的资金,同样也是新印刷出来的这五十万亿的新钞票。所以国际上的各大财团,从2008年的金融风暴爆发以后,就都开始了逐步的放空所有的中国大陆官方银行的股票。

   

   今年的4月份,汇率信用评级公司表示,只要中国银行的坏账率达到了30%,那么中国经济,就会由共党发布的增长9.5%,立时降到百分之零。

   

   辽宁省审计局在今年7月份的一份资料中透露,2010年全省85%的政府金融工具,已经无力偿还债务。国家信托基金的一位官员也承认,由于共党的紧缩政策,造成开发商只能转向利率高达20%到25%的私人信托去借钱,所以才造成中国房价自2008年至今,大幅攀升60%,甚至100%。

   

   标准普尔公司测算,中国多数的开发商是可以自身吸收10%的销售下滑。但是一旦下滑到了30%,大多数开发商肯定是承受不起的。目前是中国开发商最难过的时候,他们必须面临营业额的大幅下跌和房价大幅下跌的双重打击。同时,过高的房屋空置率,又造成了银行的呆账率大幅上升。

   

   所以国际的货币基金会的经理人拉迪梅勒先生说,“我们是不会碰中国银行股的。”香港政府也预测到了,他们认为温州的危机并不是个特例,同样的危机已经在全大陆蔓延开了。

   

   任何人都不能否认,构成国家主体的是国民。既不是政府,更不是政权。所以在金融股市方面,才有了一个叫做消费者信心的指数,这个指数足以操控股市的上升和下跌的。人民不看好经济的形式,捂紧口袋减少消费,股市就必然大跌。人民认为经济只是暂时遇到了困难,很快就会过去,对前景仍持乐观的心理,股市必然就会稳健地上升。

   

   2008年金融风暴发生以后,美加股市是大跌了30%到40%多。但是从2010年,两国股市开始回升。到了今年的上半年,已经恢复到了接近金融风暴以前的指数。只是由于欧债危机,从今年7月股市下跌,到目前为止,跌幅为15%到2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