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阿拉伯国家也门的人民,自从今年春天开始茉莉花革命,和平地集会要求也门总统萨利赫下台。这位在也门当了三十多年的总统,也以为自己是神授天命,也向中共和卡扎菲学习,使用本来是以以保国卫民为天职的军队去屠杀镇压人民,至今已经杀害了两千多民众了。

   

   世界人民明白了,原来这支军队不是也门的国军,只是萨利赫的私人的保镖、打手、家丁,性质和中国大陆的那支军队完全一样。只是保卫政权,国家、人民,与看家护院的打手、家丁们是完全无关的。

   

   军人是永远都受到十分敬重的崇高的职业,就是因为军人的天职是保国卫民,而且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神圣的生命去履行这一天职。纳税人心甘情愿地供养着军队,军人享受着国家的优厚的待遇,这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一旦军人把枪口对准了人民,子弹飞向了人民,射杀了本应该是被保卫的人民时,这支军队的性质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他再也不是国军,再也不是人民的子弟兵了,而是杀人不眨眼的盗匪,成为了人民的敌人。

   

   我的慈爱的任劳任怨操劳的母亲,在89六四大屠杀以后,就坚决地拒绝共党的军人踏进我们的家门,并且拒绝和军人说话、和军人往来,就算是亲属亲戚也不行。可是每年的12月份,她始终祭奠着她的死于对日空战的舅舅。

   

   国民党的军队是国军,共党的军队是党军。对于这个性质的不同,或许有些同胞还没有认识到,但是也门人民已经认识到了。9月28日,也门反政府的部落民众,使用防空武器,击落了一架也门政府的战斗机,这架战机坠毁在距离首都四十公里处。

   

   大约是一个月前,这位萨利赫总统看到了卡扎菲政权的垮台以后,发表了一个讨价还价的声明,表示他愿意交出政权,但是他的儿子必须在下届的新政府中担任高层职务。当天,也门人们就走上了街头表示反对,又有几十位民众被枪杀了。

   

   也门民众明白了,与其被这个独裁专制政府整天地当作敌人来看待,不如学习一下利比亚人民武装推翻这个政府,选出自己的政府。独裁极权者们在互相学习着如何屠杀人民,去巩固自己的政权。其实,生活在这个政权下的人民,也在相互学习如何反抗和推翻这种政权的方法和经验。既然当初是人民帮助了这些独裁极权者们推翻了前政府,把他们扶上了台,人民当然就有这个能力推翻现政府,再建立一个新政府。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人民已经做出了典范。

   

   9月28日,利比亚新政府宣布,已经控制了卡扎菲的家乡苏尔特机场。这个城市的情况十分糟糕,没水没电,医院里没有医生,也没有药品。卡扎菲的残余部队还以当地居民做为人肉盾牌,来阻止新政府军队的进攻。一位高层指挥官说:这个地区与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撒哈拉大沙漠接壤,卡扎菲目前一定躲藏在接近阿尔及利亚和撒哈拉大沙漠的边境。前不久新政府说,36天内抓获卡扎菲。北约组织说,再帮助利比亚人民90天,一定把卡扎菲捉拿归案。

   

   今年还没有过去,世界民主的大家庭就有增加了三个新的成员国。在为他们高兴和致敬之余,回过头来看看中国大陆,又是处在了一个敏感的时期。共党篡政窃国六十二年,但却不是举国同庆。共党国务院在人大会堂搞了个宴会,又是温家宝讲了一通重要的话。所谓重要,不过就是六十二年来的老生常谈:一是中国大陆强大了;二是大陆人民幸福了。于是与会者们就心安理得地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温家宝在大连的那段重要的讲话,随着酒肉穿肠便烟消云散了。什么党政分开、权力集中、社会公平、司法独立、财产申报,都被一个强大、一个幸福,一笔就带过了。所谓改革的路已经走到了头的话,至少还能说出了五点原因。无论是为了避重就轻也好,或者是为了自己赢得一个好名声也罢,至少还能说出这五点内容,也算得上是肤浅的有理据的说法。

   

   但是,这一个强大、一个幸福的论据又在哪里呢?国家的强大与否,是有一系列评定标准的。人民幸福的程度,国际间也有十七项指数去判定。只有共党从进城那天就开始喊叫强大和幸福,既没有个标准,也没有个指数,更没有个事实的依据。

   

   共党嘴里说出的强大、幸福,就好比中国的国骂---“他妈的”和“草泥马”一样,随时随地,张嘴就出来。但是,共党们毕竟是一小撮,国人百姓们诅咒共党这六十二年的“他妈的”和“草泥马”的国骂,却是惊天动地的。

   

   自九月初开始,全国的复员转业军人们,选举出了一个一百多名代表组成的代表团,到北京的党军总政治部去告状,内容是共党说话不算话,复员转业军人们的生活得不到保障,没有工作,生活困难,甚至流落街头。

   

   接下来的就是几万冤民们涌进了北京,涌向了国家信访局、人大信访处和中纪委的信访处。记者们采访了不少的冤民们,得到的回答几乎是一个理由:那就是自从进入九月份开始,各省各地方的共党政府就已经开始抓捕上访告状的冤民了,同时还派出了党警、城管们去沿途堵截冤民们。被抓的冤民们要一直关到十.一以后才能放。但是十.一以后,又是十多天的党会。为了让党能平安地开个会,不但要几十万军警戒严北京,更要把冤民们多关些日子,直到党会胜利闭幕。

   

   共党们是继续贪腐,冤民们就继续上访告状;人民继续承受着高物价、高失业率和低收入,而中宣部继续宣传着强大和幸福。“他妈的”和“草泥马”继续响彻云天,这就是胡锦涛的和谐社会,据说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共识。

   

   共党的贪腐与时俱进。据进京的冤民们说,来自全国各地的几百辆截访车也聚集到了北京,任务是把自己本地的冤民们抓回去,不准他们在北京告状。凡是有在信访局登记告状的冤民,当地的政府就要向党中央交一笔钱,据说是党中央对地方政府的罚款。一位访民说,“看来北京有些部门是要发横财了。抓访民也能发大财,怪不得当局随时随地都在抓人呢?”

   

   在三、四年前就有学者们估算出,中国大陆上访告状的冤民总数是三、四千万人。那么三、四年后今天,我们只能相信冤民的总数是在增长之中。理由是共党们自知时日无多了,都在拼命的捞取着最后的一桶金,然后外逃。当一个国家的冤民占到了总人口的百分之三的时候,我们只能说这是无法无天的国家了。

   

   当我们知道,这些冤案几乎百分之百的都是由共党们一手造成的时候,那么不可否认的是无法无天的就是共党们。一国的国庆,是国家的大典,如同东方的农历新年,西方的圣诞节一样,成为一国公民意识中的兴奋、欢乐的象徵。为什么共党治下的所谓国庆,只是共党们的酒肉庆贺,可是公民们却是受难日一般,要忍受更多的钳制和虐待。

   

   国庆,顾名思义,是举国同庆,万民欢乐。泰国的皇室,在每年的泰国国庆之前,为了要与民同乐,都要发布大赦令,对狱中的囚犯们减刑,或者提前释放出狱,和家庭团聚。甚至在国王、王后的生日之前,也发布大赦令。

   

   当今世界上,恐怕只有共党中国和朝鲜,把节日定为是敏感时期,大肆地抓捕人民,使监狱人满为患。在朝鲜,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恩甚至叫嚣说,要在全国各地都听到枪声。这意思就是说,要枪毙所有的反对把国家权力私有化的父传子的人。

   

   全民的大选,多党的竞争,政府的更替是多么平常的一件事,更是一国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但在中共和朝共的眼里,却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于是朝鲜人民就只能仍旧以每天四两粮食维持活着,而中国人也必须每年吃掉三百万吨的地沟油,再加上三聚氰胺、苏丹红等等,然后由党出面代表人民说幸福了。

   

   一个人口的大国,就这样被共党当作了白痴、弱智、脑残体一样玩弄了六十二年,衍生出了一个一亿七千多万人心理、精神有病的庞大群体,同时还制造出了相当数量的斯德哥尔摩症的患者。

   

   国以民为本。一个国家有11%的人口,心理精神不正常,共党又出面代表人民说幸福了,国家也因此而强大了。这种令人下气直冲出体外的话,共党们有脸说,国人民众却不屑于一听。

   

   今年的9月28日,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的研究员管清友教授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土地成交价款相当于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的统计表,列举了1989年到2011年的二十一年间,全国土地成交价款的增长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的涨幅的一览表,其中的数字是令人吃惊的。

   

   首先,是土地成交价款的表格。在1989年的成交的价款是4.47亿元,到了1991年就变成了101.87亿元;2000年是接近了600亿元,到了2001年就增长到了1,296亿元;2007年是12,216.72亿元,到了2010年竟然达到了30,108.93亿元。从1989年的4.47亿元到2010年的30,108.93元,二十一年间土地的成交价款的增幅达到6,732倍。

   

   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表格显示,卖地收入同步在增长着。1989年土地的收入只占地方财政收入的0.24%;到了2003年,这个比例增加到了55.04%。2010年卖地的收入占到了地方财政收入的74.14%,这个数字相比于1989年,整整增长了308倍。

   

   从这两份表格的数字上,首先让人民明白的是,为什么房价只涨不跌,而且是高得出奇的原因。接下来的就是,为什么卖不出去的空置房足够两亿五千万人居住,但是还要继续建造;越是积压,越是要建、房价还越高的原因。

   

   最后让我们明白的是,各个地方政府全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三,是依靠着出卖土地得到的。这就证明了地方政府在农工商业的利润和赋税的收入上是极其有限的了,只占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这种情形只能说明经济的崩溃,至少也是经济的衰退,或者是经济的大萧条。这和中央财政年年巨大的财政赤字,已经欠下的巨额的国债的情况是完全吻合的。

   

   另外,尽管是拼命地出卖土地、将土地的重复转让和重复收费,但是仍然不够维持地方政府的运作和开支。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是,那是在2009年各地方政府总共欠下是六万亿的债务,;到了2010年底,地方债务上升到了十一万亿;而今年的九月份债务已经升到了十四万亿元。

   

   高价出卖土地和转让土地,固然是一宗巨大的收入,可是仍然是地方政府入不敷出。不但平衡不了收支,反而赤字和债务是在翻番的增长之中。地方欠债,或许还可以向中央伸手要钱。而中央已是债务累累,可是还要打肿了脸充胖子,借钱给地方。明知道地方政府还不上贷款也要放贷,中央财政严重的危机,但是中央却无法伸手向别处借钱。

   

   于是在五、六年前,中央开始不限量的增加货币,就是大量地印刷新钞票投放市场。到了2010年底,总共印刷了43万亿的新钞票。学者们估计,今年还将印刷至少10万亿的钞票。这总共53万亿的新钞票,不但吹起了经济的泡沫,同时也是促成高通胀、高物价的直接原因。

   

   造成了这个原因的原因,那就是钱不值钱了。印得越多,钱就越不值钱。还是那个商品,拿着值钱的钱来买是一个价格,拿着不值钱的钱来买,当然就又是一个价格了。根据本人记忆,那是二十二年前,买一个芝麻烧饼是五分钱,现在是两块钱;一碗上海馄饨是八分钱,现在要八块;一斤羊肉买七毛一分钱,现在要二十七元;一斤大白菜是一分,现在要八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