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多数”与民主]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数”与民主


   
   “多数”这个词,在论述民主的文章和著作里经常出现,如多数原则,多数统治,多数暴政等等提法,都涉及到“多数”。有些人为了质疑、贬低民主,甚至为了引起人们对民主的厌恶和恐惧,把“多数原则、多数统治、多数暴政”联结起来,论证它们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哈耶克就是这些人物之一。
   
   这种说法大致可以这样来加以简述:在民主社会里存在着一个“被雇佣者阶级”,这个阶级的成员众多,在总人口中占绝对多数,这个阶级的大多数成员本来并不享有选举和投票的权利,但是民主化的结果使他们“被赋予”了选举和投票的权利,而“多数原则”是民主政治的一项重要规则,这一切就是民主社会的现实,这样的现实具有何种政治意义?其政治意义是:这个由“被雇佣者”组成的“多数”阶级,秉持其共同的“阶级属性”,凭借着多数原则,在民主社会里已经占有支配的地位,而由“独立者”或“成功者”组成的“少数”阶级,则“受到严重威胁”且“孤立无援”,由此,民主就是“多数统治”,就是“多数”阶级对“少数”阶级的统治,民主社会的这种政治状况如果任其发展,将导致“暴政”,即“多数暴政”。

   
   我在“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一文中,对以上论点进行评析,指出哈耶克的说法在逻辑上自相矛盾,在事实上缺乏依据。另外指出,哈耶克在论述中耍弄了一个手法,他把多数原则中作为数量概念的“多数”,偷换成为当作阶级概念的“多数”,把二者等同起来,这样他就可以引导人们得出如下结论:民主社会的投票活动,实质上是“多数”阶级与“少数”阶级之间的较量,被雇佣者组成的“多数阶级”始终获得多数票,实施多数原则的结果,必然是“被雇佣者多数阶级”占支配地位。
   
   那么,有必要提出如下问题:多数原则中的“多数”,与被雇佣者多数这个“多数”,二者是同一个“多数”?或者,二者是不同的两回事?被雇佣者阶级的成员必定全体一致地投票?或者,被雇佣者不可能一致投票?这些问题必须回答清楚,否则,就永远无法厘清“多数”与民主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本文将从以下几方面作出回答。
   
   其一,政治斗争不只是简单的阶级之间的斗争
   
   使用阶级、阶层的概念来观察分析社会分化现象,通过揭示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来解释社会运动及其变化,这些方法是有用的,许多哲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都曾使用这类方法,这恐怕用不着举例说明。但有一点必须指出,社会现象及其变化,特别是政治领域的运动及其变化,决不能仅仅看作为简单的阶级之间的斗争,或者说,决不能仅仅看作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斗争。我们还必须看到在各阶级内部存在着分化、矛盾和争斗的现象,各阶级“之间”以及各阶级“内部”的矛盾和争斗,形成了互相交叉、互相激化的复杂局面,对社会的演变起着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在“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见2012年12月26日凯迪网络猫眼看人)一文中,对此有较为具体的论述。简单说来,纵观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可以概括出一个模式:一部份精英(掌权)组织、率领一部分民众,另一部分精英(崛起)组织、率领另一部分民众,形成两个阵营,两阵对仗,胜者为王。这两个阵营的形成,源自于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其中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矛盾冲突,一是,崛起的精英向掌权精英争夺统治权的冲突日益激化,这里“崛起的精英”是指敢于对抗官府、朝廷,胸怀争夺天下的胆略和雄心的精英。二是,低层大众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和抗争愈趋激烈。不过,如果只有大众的不满和抗争,没有崛起的精英来发动和组织而形成一支力量,抗争只能波及较小的地区,也不会持久;如果崛起的精英不去发动和组织民众,他们就不可能获取足以与官府朝廷争夺统治权的巨大力量。当精英与精英争夺统治权的矛盾,还有大众与统治精英的矛盾,二者互相交叉并互相激化之时,争夺统治权的双方精英,都向大众寻求支持,大众阶层也因此一分为二,最后形成两阵对垒、胜者为王的局面。或许,以上的解释,可以称之为社会矛盾激化与交叉原理。所以,政治斗争不只是简单的阶级“之间”的斗争,更为重要的,是要看到还存在着阶级“内部”的争斗,“之间”与“内部”的矛盾和斗争互相交叉、激化,最终形成两阵对仗、胜者为王的局势,两个阵营各由一部分精英率领一部分民众组成,或者说,争斗的双方都由各阶级、各阶层的人士组成。
   
   在民主社会里的政治竞争,仍然显现出这样一个模式,即精英之间争权夺利的矛盾,精英与大众之间的矛盾,大众内部一部分民众与另一部分民众之间的矛盾,互相交叉发生作用,最后形成两阵对垒决胜的局势。所不同的是,在民主社会里,双方的胜负,不是通过武力来决定的,而是通过和平的方式,由全体公民运用平等的自由的政治权利进行投票,按照法定的程序,行使人民的权力做出裁决。在这个过程中,投票的结果统计显示出多数票和少数票,而属于“多数”与“少数”双方的投票者,既有精英又有大众,既有“被雇佣者”又有“独立者”,不能简单地看作是两个阶级的对垒。所以,在投票过程中形成的“多数”亦即多数原则中的“多数”,与被雇佣者多数的“多数”,不是同一回事。
   
   其二,被雇用者的观念不是简单地取决于被雇佣的地位
   
   我们可以用阶级、阶层的概念去观察分析社会分化现象,分化的标志在于差异,差异包括很多方面,包括社会成员在财富、地位、权力、名声等等方面的差异(可称之为实质性差异),学者们为了各自理论的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这些差异,把社会成员划分为不同的阶级、阶层,如精英论者的精英与大众,马克思主义者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哈耶克的独立者阶级与被雇佣者阶级,等等。社会成员之间的实质性差异是可观测的,但是,社会成员在思想观念方面的差异是不可观测的,学者们为了各自理论的需要,往往是在按占有实质性资源的差异划分出阶级、阶层以后,再根据其所处的阶级地位来分析出阶级共性或阶级属性,用这种抽象的“共性”或“属性”来区分社会成员在思想观念方面的差异。所谓“存在决定意识”,这种研究方法,当然也不无道理,但是,如果把这个“存在”仅仅看作是“阶级地位”,认为个体的思想观念仅仅取决于“阶级地位”那就有失偏颇了。阶级、阶层的划分,往往是很粗略的,由此分析出的抽象的共性也是粗略的,但这种模式只能用来建立粗略的理论,人们完全可以进行更细的划分,对社会现象作出更细的观察分析,建立更有说服力的理论。很多学者正是这样做的。
   
   譬如说吧,人们可以把被雇佣者阶级分出上、中、下三个层次,按他们之间存在着实质性差异来看,这种划分是有根据的。人们也可以把被雇佣者阶级成员的思想观念,按三个层次抽象出各自的共性,区分出三种“层次属性”,比方说,处于上层的成员比较倾向于追求成为雇主、独立者或成功者,可以抽象出上层的“层次属性”,即在思想观念方面接近于“独立者阶级”;而下层的成员比较倾向安于平凡的生活,在思想观念方面跟“独立者阶级”有差距,甚至对之排斥。按照这样的方法去观察分析被雇佣者阶级成员的思想观念,就可以很有说服力地得出结论:同样处在被雇佣地位的人,其思想观念有差异,甚至可能互相排斥。由此可见,像哈耶克那样,认为被雇佣者的地位决定了该阶级成员有关“价值和利益”的观念,表现出相同的“阶级属性”,因而在投票活动中保持一致,是一种不牢靠的说法。应该看到,在等级制度森严、交通信息闭塞的时代,阶级之间的流动极其困难,阶级分析方法的实用性还比较显著,但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民主时代,再加上交通信息十分畅通,阶级之间的流动比较通畅,阶级分析方法的适用范围就相应受到限制了。
   
   还应该考虑到,即使处在同一阶级的同一层次,其中每个个体之间还存在差异,他们在思想观念方面也呈现出多元化。这是因为,影响一个人的思想观念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如性格特征,家庭背景,学校教育,社交圈子,兴趣爱好,选择、吸取、加工信息的途径方法等等。在八、九十年前的中国,尚且出现地主资本家的子女参加共产党、贫苦百姓家的子女参加国民党的无数事例,难于用阶级分析方法予以解释,更何况在民主社会里?类似于哈耶克这种仅仅根据其“被雇佣地位”就断定其思想观念的做法,恐怕难以服人。
   
   其三,关于共同体归属感及主人翁态度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曾这样写道:“我认为,统治者没有同被治者大众的利益相反或不同的利益是十分重要的,……当只有富人统治国家时,穷人的利益总要受到损害;而在穷人立法时,富人的利益便要遭到严重的危险。那么,民主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呢?民主的真正好处,并非象人们所说是促进所有阶级的兴盛,而只是对最大多数人的福利服务。”
   
   托克维尔这话,是在一个半世纪以前讲的,那时美国的黑人、妇女及穷人还没有选举权,如今美国的状况就更如他所言,并未出现哈耶克所说的某一阶级占有支配地位的情形。这段话启发人们联想到以下几层意思,其一,在民主社会里,统治者的权力由人民的权力授予,统治者的职责就是为“最大多数人的福利服务”,任何具有政治抱负谋求担当政府领导人的竞争者,都力求以“符合最大多数人的福利”作为竞选纲领,而且,若是当权以后做出与“最大多数人的福利”相违背的事情,就将失去权力。其二,在民主社会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公民享有平等的政治自由权利,可以自由选择政府领导人,他们在考虑候选人是否满意之时,受哪些因素影响呢,一是个人的利益,二是阶级、阶层的立场,三是哪个候选人更能为“最大多数人的福利服务”,随着民主化愈趋稳定、完善,第三点因素的影响将愈来愈明显。其三,在由人民行使权力自由选择政府的社会里,在公民们享有自由参与政治的平等权利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成为共同体的平等一员,国家不再成为某个阶级统治的国家,统治权不再为某个阶级的利益服务,公民们把谋求“最大多数人的福利”作为共同认可的目标,不论是为富人立法还是为穷人立法,都不得离开或损害这一共同目标,这样一种政治环境有利于公民们共同归属感及主人翁态度的滋长,有利于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趋于缓和。
   
   以上所写,只是理论上的叙述,在现今的民主社会里,实际情形是经常发生偏差,一会儿偏右,一会儿偏左,但却不会一直“右”到底或者“左”到底,社会分化继续存在,阶级、阶层的差异也同样存在,社会矛盾有时可能会激化,但不会长久,这就是民主政治体制优越性的显现。民主政体的权力结构和运转方式,以“最大多数人的福利”为共同认可的目标,因而具备维持平衡的功能,有利于社会矛盾趋于缓和,谁想挑动阶级情绪,构筑阶级隔阂,鼓吹阶级对立,也许可以一时得逞,但得不到公民们的长久支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