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南十字星
[主页]->[百家争鸣]->[南十字星]->[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8)]
南十字星
·潘晴:“流氓政府”与“新刁民运动”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潘晴:社会矛盾的火山口——“群体事件”之分析
·李一平: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李一平:变局将至,大家准备好了吗?
·李一平:小圈子策略讲话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6)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7)
·秦晖:改良未必和平 革命未必更暴力
·熊焱:为他人的利益拿起武器,为自己的利益放下武器
·【中國控訴】新年昭世文
·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 也是唯一的道路
·陈奎德:當下中國的歷史位置
·李一平: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中国民主革命檄文
·各地版《沁园春·霾》一览
·张雪忠:革命不能告别 — 关于中国政治问题的一次对话
·杨恒均:为什么是孙中山?
·李一平: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王爱忠 :中国民主进程中急需解决认识上的五个问题
·海外民运协调会: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潘晴:悼一代文人之楷模黄河清君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8)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9)
·讨共檄文 作者:卧龙
·潘晴:“苍南事件”的启示——论反抗者的权利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0)
·魏京生: 中国的出路 — 和平转型与革命
·【六四大家谈】(1)一码归一码,说说柴玲错在哪
·潘晴:中国自由民主党人为之骄傲的历史丰碑
·【六四大家谈】(2)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潘晴:“宽容”不是6.4血祭的奢侈品(上)
·潘晴:“宽容”不是6.4血祭的奢侈品(下)
·潘晴:在“血铸的历史”和“墨写的谎言”之间
·潘晴:血在燃烧! --为张健和“六四”罹难者而作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后记
·李一平:革命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天
·高健:一个“流亡者”展示的帝国命运真相
·《零八宪章》月刊社论:只有通过宪政革命才能实现宪政民主
·潘晴: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范熙壬:近代追求中国复兴之梦的先驱之一
·冬眠熊:从康师傅到周老虎 - 周永康案延伸15问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8)

——千古悲情,来自雪域烈焰的灵魂拷问!

   文/潘晴

   内容提要:本文是笔者近年来在人性荒漠中的思考记录,本文将撕开许多人对西藏问题“视而不见”的面纱,直指一个国人无法回避真相的存在——为什么雪域在燃烧?这也是对国人生命价值观的一次灵魂拷问!——如果你仍将自己当做是文明人类一员的话,请勇于面对这些与你有关的话题:

   1.雪域不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意味着什么?2.藏民族的苦难和困境与我们无关吗?3.如何看待一个生活在宗教信仰和心灵记忆中的民族?4.民族对立和民族仇恨是怎样造成的?

   一、清明追思——雪域烈焰映照下的灵魂拷问!

   清明是一个春雨潇潇、哀思绵绵、慎终追远、祭奠先人的节气。今年清明,黄河清、曹顺利等人在专制迫害下的英年早逝,使我的心情格外沉痛,雪域高原上不断燃起的火焰,也一直在烧灼着我的内心。这些天来,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些燃烧着的身影。我知道,那是亡灵们在天不屈之魂的投射,激励着我走出悲痛,完成已思考多时的本文写作。

   清明的习俗来自人们已淡忘的寒食节。春秋时期,晋文公欲求名士介之推辅佐其统治,于是放火烧山,逼其就范。介子推宁愿葬身火海也不屈从,逐成为一代历史典范。后晋文公葬其尸于绵山,修祠立庙,并下令于介之推焚死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这就是“四海同寒食,千秋为一人”寒食节的来历。由于寒食节与清明节气相连,两者便逐渐融合了起来。

   在我心目中,藏人为信仰和自由焚身,与古人介子推“士甘焚死不公侯”的气节是一脉相通的。可悲可叹的是,今人却多是“士甘冒死求贪腐,良知道义化成灰”之辈——这已成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写照。不用我说的更白,国人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什么是当今中国人的是非观念?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公义的存在?在帝国“大一统”的长期说教下,扭曲的价值观已成十几亿人的习惯思维。因此,国人冷漠对待藏人自焚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不管人们如何麻木和逃避,雪域燃烧的火焰——这令千古历史也为之颤抖的惨烈悲情,不光震撼了国际社会,也使西藏问题的真相再次暴露在中国人的面前。连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不光展现了藏民族对信仰和自由的誓死追求。更在“生与死”这个关乎生命的终极意义上,烤问了这个世界所有人的良知和对生命的态度。

   我觉得,对于缺乏生命终极关怀的国人来说,只有在这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惨案中,才会正视藏民族这种完全不同的“生死观”;才会开始思考和试图理解,为什么藏人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才能放下偏见和开始关注藏民族所经历的苦难。藏人的悲壮献身,对国人的震撼和启迪在于:

   ——一个真正追求心灵自由的民族(无论在宗教、信仰、文化、哲学、人格、尊严等各个方面),失去自由比死亡本身更为可怕。对藏民族来说,自由的价值是至高无上的!而一个民族,若无真正的心灵拯救,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在这一点上,我深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人汗颜。对于一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雪域民族来说,这样的勇气,这样的决然,是对那些认同奴役西藏的中国人,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灵魂拷问!

   对于自焚藏人来说,透过直面死亡的考验,发起一种普度慈航的宗教愿力;透过焚身救赎的精神觉醒,揭示了一个民族博大的宇宙生命观,展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及生命的利他价值。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一种关于生命意义的全新启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死亡和接纳死亡。藏人坦然无惧面对“生与死”的挑战,真正展现了藏民族的生死自觉及生死智慧。

   清明之后,将是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按照基督教的传统,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为救赎世人,甘为人类的代罪羔羊,被罗马统治者钉上十字架,三日后复活,以神迹启示了一条人类通往天国之路。这是为什么复活节在西方历史文化中如此重要的原因,这也是人类之所以需要宗教的原因——因为人类的本质,是一种需要心灵救赎的精神存在。

   而宗教的内涵是救赎,是有关生与死的终极关怀,是对生命万物认知的宇宙观,也是确立人生道德价值观的重要基础。为捍卫宗教信仰付出生命,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特别是,宗教似乎总是伴随着人类的苦难——两千年前,正因为主耶稣为救赎世人在十字架上受难,使徒们不畏艰险传播福音所付出的生命代价,这才使世界上出现了延续2000年的基督教文明。

   可悲的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当今中国人大多数是“无神论”的信徒,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一定要有宗教信仰,一个人只要回归人类的基本良知,就会正视在雪域发生的苦难;就会去理解那些藏人为什么要焚身;就会去感受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追求;就应该有一个公正的立场和态度。

   对我个人而言,藏人的自焚,是一种舍生取义,是一种基于对民族大爱的献身。它表明了信仰是一种负重、一种承担,一种需要用生命来完成的终极之旅。藏民族130多位烈士悲壮的救赎之路,震撼了我的灵魂!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也因此,我重新理解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著名诗句:不自由、毋宁死!

   二、对于藏民族的苦难,中国人当扪心自问!

   雪域燃烧的火焰,对于文明社会而言,这是极为不幸的人权灾难。但在中国、藏人的苦难和历史,却是一个在刺刀押解下和被谎言笼罩下的话题,是一个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探寻其真相的禁区。半个多世纪以来,国人们从未有过机会,去了解一个真正的西藏,更不用说去公正的对待藏民族的苦难了。

   1950年中共军队对西藏的入侵,对藏人反抗的血腥镇压,以及其后残酷的殖民统治。对于一个生存延续了几千年的民族来说,是一场巨大灾难的开始。在东亚大陆,所有的主体民族都有自己的国家,如大和民族的日本,高丽民族的韩国和朝鲜,安南人建立了越南,维吾尔人(突厥民族)则有土耳其,即使是蒙古人也有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昔日强盛的吐蕃王国,却在上个世纪中页之后,真正的亡国了!

   这段并不太久远的历史,对于受“大一统”专制毒害已久的中国人来说,却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多数民族国家对一个弱小民族国土的侵略,尽管这个多数民族从亡国奴的状态下解放出来没有多久。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普遍陷入在官方说教的“自古以来”和“公主神话”所编织的各种谎言里,深信不疑地认为,中国人在西藏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地——因为自古以来西藏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云云……

   对这场已持续半个多世纪之久,对一个弱小民族的宗教、文化、环境、生态的破坏和毁灭的真相,从来就没有真正进入过国人的视野。中共政权长期以来对这种侵略合理性的描述和欺骗宣传,像一场瘟疫一样,将无知、愚昧、贪婪、堕落、残酷、血腥的疫菌,散布到了每个国人的生命中并深及灵魂。以至于国人一谈到西藏话题,就本能的拾起“大一统”旗帜,为之辩护、愤怒声讨。

   面对令人震撼的藏人自焚事件,我们看到,绝大多数的国人对此是麻木的、冷漠的。也许他们在暗自庆幸---自己不是这场惨烈人祸的受害者?也许这些自焚惨烈的画面太可怕,令人毛骨悚然,打破了人们的心理平衡?人们感到震惊、逃避甚至是拒绝接受,就成了一种未加思考的选择?国人太多的“也许”使得我内心黯然无语,尽管我不愿怀疑他们内心对蒙难者可能保有的同情。

   将死亡与冷漠、遗忘联系在一起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汉民族中,对中共多年来的人权迫害罪行,国人表现出来的同样是麻木和冷漠。但令人愤慨的是,居然有一些人,却公然站在暴政一边,对苦难的藏民族发出嗜血叫嚣,令人齿冷和汗颜。岂不知,当我们见证了他人的死亡和他民族的苦难后,还能有这样的冷血时,我们同时也见证了自己作为人的灵魂的死亡。

   今日中国,漠视社会的苦难已成了常态,良知道义也因此荡然无存。我们看到,暴政固然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不是这种反悖人性的统治,而是大多数人能够接受这种暴虐的合理性。当人们都把这种公开反理性、反人类的暴政,视为正常统治秩序的时候,所有的人,也就当然成为暴政笼罩下的一部份了。而统治者的图谋,不仅仅是为了让人们领略一番做奴才般的至癫轻狂和醉生梦死,他以他的逻辑,再明确不过地告诉世界,杀戮和暴虐有理,血腥和黑暗的统治仍将继续……

   国人对藏民族苦难视而不见的愚昧和短视,并不能使“大一统”之下的汉民族幸免于难,在中共发动的历次运动中,在文革、六四以及对法论功和对维权民众的镇压中,亿万中国人同样在暴政下呻吟挣扎。它凸显出:一个剥夺弱小民族生存权的国家,是不会有正常人性的,在这样一种持强凌弱的丛林社会中,作为主体民族的大多数汉人,同样也无法幸存于专制压迫下的黑暗现实。

   人类的弱点在于总是忘却历史的教训,哪怕曾经是非常可怕的灾难。1989年大兵们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杀进北京的时候,中国人(汉人)才明白,在统治者的眼里,汉人的血并不比藏人更值钱。如今,六四的血腥屠杀才刚过去25年,难道国人就把这场灾难给忘记了吗?若如此,这些快速遗忘了同类苦难的中国人,也就真的被屠杀了——我指的是他们的良知和灵魂。

   多年来,我一直如此认定:雪域的苦难是由中共极权统治造成的,而每一个认同暴政奴役的中国人都直接、间接地脱离不了干系,民众的态度和立场(也许你是不明真相的),早已成为统治者在西藏实行暴政的理由。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中,当一位年轻的中国姑娘王千源,面对“红海洋”对藏人施暴挺身而出、说出真相时,现场那些充当独裁者“红卫兵”们的无知、愚昧表现足以说明:这就是在所谓“大国崛起”中每一个人同构的罪恶和耻辱。

   甚至在我遇到的一些“异议人士”当中,“大一统”观念的自负和“大汉族沙文主义”的思维也极为强烈,有些人还拿西方国家过去的殖民历史,为中国人今天的霸道寻找依据。我和其中的一些人有过争论,说实话,我对他们私下表露出来的专横、冷血感到震惊!这些号称是“知识精英”的人,表现出的那种所谓“高等族群”的优越感,直接让我想到了纳粹鼓吹的“种族优劣”论调,使得我内心不寒而栗……

   最近,民族问题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我深感,不回到人权原则和民族平等的基点来讨论问题,很容易陷入那种“民族主义”的情绪之中去,如在辩论“民主中国”和“民族自决”未来关系时,立场各异的观点,瞬间就可以造成不同族群人士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在我的观察中,少数族群人士越来越对所谓“国家统一”的主张产生抵触,哪怕是对未来的“民主中国”,也特别的警惕和疑虑重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