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去世]
悠悠南山下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去世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去世

   湯姆斯-波加( Thomas Polgar );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 從西貢終止發送訊息 ”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南越的最後一名情報員湯姆斯-波加( Thomas Polgar )已於本年3月22日在佛羅里達州去世。但美國媒體最近才報導此新聞。
   
   1975年4月期間, 波加協助處理餘留下在南越的美國人乘坐直升飛機離開西貢。 他最後所做的事是在摧毀電報發送機之前發給華盛頓的最後一份電報:
   
   “ 此是從西貢情報局發出最後的一封電報。” 他寫道, “ 這是一場漫長和艱難的戰爭,並且我們輸了。 此經驗,在美國歷史上是惟一的,但它並不標誌美國作為世界強國的末日。
   然而, 這個嚴重的失敗和由它所導致的形勢,似乎需要重新評估我們不適合的妥協,而又直接參與的越南政策,儘管曾承諾在人力和物質上提供慷慨的援助。誰不從歷史中攝取教訓將要重覆失敗。 我們希望將不再有另一個越南教訓和我們已領悟了歷史教訓。”
   
   電報的最後一句是:“ 從西貢終止發送訊息。”
   
   
   
   情報生涯

   
   
   波加生於1922年7月24日,匈牙利的布達佩斯特( Budapest );父母皆為猶太人,1938年為逃避納粹的迫害,他跟隨全家人移民美國。 1942年獲取紐約某商業學校的會計文憑;1943年加入美籍。 二次大戰末期他加入美國陸軍, 從陸軍再轉去戰略服務局(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縮寫:O.S.S.。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身機構。 相信越南共產黨人還記得OSS軍官們秘密會晤胡志明一事 ),由此開始了他從事的情報生涯。OSS於1947年改名為中央情報局CIA。 也許波加隸屬中央情報局裡OSS 年代的最後一名老練情報員。
   
   1950年代, 波加在柏林工作,專責指揮在東、西德的情報活動。 1960年代,他轉去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後又調返華盛頓外的中央情報局大本營。1970年,他被調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 Buenos Aires ), 協助處理一項劫機事件,他曾親身進入機艙與劫機者談判。1971年, 波加前往亞洲,擔負CIA 駐西貢的事務。
   
   根據巴黎和平協定,美軍自1973年撤離越南。 美國希望以少量的軍隊人數,幾百名CIA情報人士和經濟援助,南越仍可保持其獨立。可是,1975年初,經濟援助遭大量消減,北越也開始在南方大舉進攻。 南越政府的最後據守地 --- 西貢於4月29日遭圍城,此時出現了戲劇性又不完美的營救行動。美國曾承諾營救的幾千名越南人被滯留下南越。
   
   1975年離開越南後,波加被調往墨西哥城,並於1981年離開CIA 。在退休期間,他也曾以合同的方式參與CIA的一些事務,其中曾參加參議院某一委員會調查雷根政府的伊朗門事件( Iran-Contra Affair )。
   
   2014年3月22日,加波於佛羅里達州的冬帕( Winter Park )市逝世,享年91歲。
   
   
   
   對波加的評價

   
   
   曾任西貢CIA高級戰略分析員、談及越南共和國末期歲月《 適當的距離 》( Decent Interval ) 的作者法克-斯納帕 ( Frank Snepp ) 指責波加不能成功勸諭美國領導人相信北越以任何的代價來奪取南越的決定。波加對此批評的回复:尊重斯納帕的意見,但認為這只是 “ 他個人 關於戰爭的觀點 ”。
   
   
   在《 當盟友逃遁時 》 ( Khi Đồng Minh Tháo Chạy )一書中, 阮進興( Nguyễn Tiến Hưng;曾在南越政府內閣任計劃總長並任阮文紹總統的助理。現居美國,華盛頓Howard University 經濟系教授 )博士曾敘述葛韓-馬田 ( Graham Martin;前譯為格拉寒-馬田 ) 大使先生幾次返回華盛頓向福特總統和基辛格國務卿報告皆使用波加所提供的訊息。
   
   關於解決越戰結束的幕後安排之事,“ 在華盛頓, 福特和基辛格先生通過多比林( Dobrynin。蘇聯駐華盛頓大使 ),請求蘇聯協助對河內施壓, 而在西貢, 馬田和波加兩人則通過停戰監察委員會代表團之一的匈牙利代表和法國大使美利隆( 攘-馬利 美利隆,Jean-Marie Mérillon;法駐南越大使,1973年至1975年。本文注 )聯繫。
   
   以政治方式解決問題,也曾出現 “ 上下不一 ” 的狀況。“ 福特和基辛格只希望一種緩和、達至可控制局勢的方法,以致使美國可以平穩順利撤軍,而馬田則期望有較為長遠的目標:那是有階段性的轉變,以使:
   一、可使美國漸漸的,並非是匆忙和失去面子的撤退;
   二、華盛頓曾所預定可使更多越南人撤離的計劃;
   三、避免美、越衝突的局面發生。”
   
   
   阮進興先生在《 當盟友逃遁時 》還提及河內在4月27日夜晚改變了主意一事。 “ 在西貢,據馬田大使所說, 雖然在三月之時, 他已收到情報說河內採取軍事力量奪取全勝的決定,但他和波加對此訊息不加以注重。據大使先生說, 原因是也在同一時,從歐洲,一是從( 瑞典 )斯德哥爾摩( Stockholm ),另一是巴黎的南越民族解放陣線代表傳遞的訊息說他們也想有政治解決的辦法。 此外,馬田還推測正是河內也希望達成政治解決方法,以使戰爭可以以完美、順利的方式結束,因為他們還希望日後可獲取國際的援助。”
   
   可是,據馬田所述,“ 不知為何原因, 4月27日夜晚,北越頓然改變訊號, 決定選擇以全面軍事的方法, 正因為此,政治的方法便沒有了。”
   
   “ 關於這一點, 基辛格也在1975年5月5日的新聞記者會上證實:至4月27日, 美國仍然抱很大的希望河內不以全面的軍事手段取勝,以及還與楊文明先生談判。”
   
   在《 當盟友逃遁時 》書中最後一次提及波加的角色是他處理阮文紹總統乘機離越一事:
   
   “ 4月25日夜, 美國大使專用的DC-6號飛機( 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報告中所寫的是C118號機。本文註 )從泰國抵達西貢。 西貢CIA 波加先生和田姆斯 ( 即查理斯-田姆斯 [ Charles Timmes ];軍事援助越南總部司令 [ 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 Vietnam ],簡稱 MACV )上將在( 新山一 [ Tan Sơn Nhất ] 機場 )總參謀部內陳善謙 ( Trần Thiện Khiêm )首相官宅會見阮文紹先生及隨行人士。波加備用了三部黑色的公家轎車載各人進入機場。車隊經過近機場的盟軍戰士陣亡紀念台 ,有一個牌子寫著顯著的三行字:永誌不忘盟軍戰士們的英勇犧牲 ( Những hy sinh cao quy của các Chiến Sĩ Đồng Minh sẽ không bao giờ bị quên lãng )。 阮文紹坐在波加和田姆斯之間,望見這牌時,嘆了一聲,跟著便轉過臉去。
   
   車隊朝在機場的亞美利亞航空公司( Air America ; 由美國1946年創立時是為中國內戰所需的航空運輸公司,與CIA 緊密合作, 運作以軍事需要為主,主要在東南亞地區,至1976年後停止。本文注 )的方向飛速駛去。 馬田大使早已在那裡迎接和送行。儘管心情愁悶和接受命運的處置,阮文紹先生仍然昂首步行,保持應有的風度,轉身向馬田道謝安排此行。
   
   馬田以激動的語調回复說: “ 總統閣下,那是我至少可辦到的事。辭別了,並祝閣下幸運。”
   
   DC-6號機起飛,朝中華民國首都台北飛去。
   
   
   
   嶺南遺民

   
   2014年4月13日
   
   資料來源:美國傳媒和《 當盟友逃遁時 》
   

此文于2014年04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