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國民黨民主派傳承人 清明節悼念 中國人文氣質]
明暗經緯錄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民進黨為何往事不堪回首
·一黨專制薄弱的應對機制
·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
·蔡英文的台大教授張麟徵喊妳棄暗投明
·分析中共對台五都選舉奧步 被美封殺
·共黨餘毒處處對中國文化下標籤
·連戰爺爺與孫立人爺爺的祖墳
·畢竟抗戰歷史不是蔣家獨享的過去
·兩岸非常姻緣篇 給大S的勉勵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對待自己河南工人的無情無義
·送給郭台銘新生麟兒的一句話 守善不如改善
·比較中國兩硬漢楊佳與習近平
·美國女性是組裝潛水艇的功臣
·兩岸問題核心
·台灣如何變成蘇維埃的特務勢力範圍
·孫中山先生的擘劃是以經緯描述一個國勢
·馬列狗官失格乎﹖上海靜安區教師公寓失火慘案
·陝北農家女兒露著下體與共產黨一起真都起家啦﹖
·吸血鬼中共
·治中國人的虛華不務實
·國民黨生于甲午憂患 共產黨死于安樂
·祭甲午116年讓共黨快活安樂死!
·國民黨遲來的耕者有其田
·中國大陸的整容技術世界第一危險
·國民黨連戰主席的長子被行刑式處決暗殺
·衝著國民黨而來的選舉暴力 金銀銅鐵齊跌
·台灣人的危機
·連勝文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台灣的民主你來自于何方﹖
·國父孫中山在天之靈保祐嘉勉國民黨贏得台灣三都市長
·台灣沒有亂套 中共白費心機
·明主之行制也天 韓非子•八經
·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
·比較中美台醫療制度
·祭中原
·中華民國不止是台灣的主權
·趕不動的大軍!
·士不謀而親 不約而信
·中共的認同危機
·美國聯準會英雄式解救過世界的金融體制危機
·美國跛腳眾議院通過減稅法案234﹕188
·胡總一月甭來美國了!
·猛龍過江大無畏
·歐巴馬總統要正名同性戀
·分析奧巴馬變臉
·李登輝污的十
·台灣圖騰三太子老家在河南南陽
·我與連戰的尋根 鎮館之寶 楚國萬萬歲! 共黨死翹翹!
·北京搶走南陽的古寶編鐘一組及古楚鼎
·歐巴馬至今沒有一件事對得住人民
·奧巴馬敗家子揮霍無度
·富裕美國人又痛宰美國普通老百姓7000
·中國未亡信號
·南韓無法學到湯恩伯對日的軍事上成就
·持久八年之戰 中土幾被燃燒
·比較國民黨與共殘黨土改制度
·美軍在參政院捷勝
·俄共寇費正清的陰魂不散
·戰後和平紅利獎金的分封制
·中國銀行的源頭
·中華民國的資產﹕ 兆豐銀行的前因後果
·中共企業 非法強自獨佔大陸領土凡61年
·特威權外交官郝爾布魯克離世
·論中共與民進黨的風水 風流雲散 法力無邊
·我與蔣經國的兒子﹕
·比較國民黨與中共的稅制
·台灣獨立國動輒扣人威權帽子
·抗美援朝梅開二度 花開蒂落 共帝亡國 民謠
·經綸世務者 窺谷忘返
·論中共太子黨的傳承
·聖誕節的故事 苦寒荒地有情天
·奧巴馬的狗皮膏藥治國術與即將就任的加州州長布朗對比參照
·中共崛起於國民黨身上
·分析台灣房地產將持續性成長 美國房地產經過修正會再度火紅
·奧巴馬克林頓影帝表演藝術精湛一流
·致內政部長江宜樺 破壞台中濕地的奸計不可行
·宏社微資
·永遠的蘇州
·中國聯邦憲政的實踐者 陳炯明
·堅決反對國光石化在彰化設廠危害全台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民黨民主派傳承人 清明節悼念 中國人文氣質

   清明節悼念 中國人文氣質
   
   
   中華歷代﹐江山代有才人出﹐長江後浪推前浪﹐如今台灣學生的抗議兩岸服貿﹐其
   訴求﹐是有其時代背景意義的。


   
   
   我的大舅公曾就讀上海政法大學﹐他當學生時﹐因為918瀋陽事變﹐東北被日本佔領﹐
   因此不滿政府處理方式﹐而對政府示威﹐被監禁坐牢﹐後由其父贖回。
   
   當年參加學運﹐教育部長朱家驊﹐穿著雨衣﹐也是與學生們靜坐在一起淋雨﹐蔣中
   正總統﹐無法下令用槍支掃射學生。
   
   大學畢業後﹐大舅公卻成為軍中記者﹐為中央社記者﹐後官階至中華民國上校﹐因
   為政治原因﹐無法晉昇。
   
   他的人文氣質﹐深受江南士紳影響﹐與在上海國立政法大學任教的聞一多﹐我想多
   少會有些感染。
   
   
   “聞一多的《也許》是寫給女儿立瑛的一首葬歌,寫于1926年秋天,當時,聞一多
   离開家鄉湖北稀水縣,到上海某國立政法大學任教,不久,家鄉的妻子和女儿患了
   重病,當他得知消息匆匆赶回家時,女儿已經病逝。埋葬了女儿之后,他寫下了這
   首詩。”
   
   
   也許(聞一多)
   
   ——葬歌
   也許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 叫夜鷹不要咳嗽。
   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不許陽光撥你的眼帘,
   不許清風刷上你的眉,
   無論誰都不能惊醒你,
   撐一傘松蔭庇護你睡,
   也許你听這蚯蚓翻泥,
   听這小草的根須吸水,
   也許你听這般的音樂
   比那咒罵的人聲更美;
   那 你先把眼皮閉緊,
   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
   我把黃土輕輕蓋著你
   我叫紙錢儿緩緩的飛。
   
   
   大舅公﹐錯過姻緣﹐終生未娶﹐把我當成外孫女﹐非常鐘愛我。帶我到台灣新竹的
   獅頭山去玩﹐就是紀念他的家鄉故都﹐南京的獅子山。
   
   中外人士到現在﹐鮮有人分得清楚﹐國民黨民主派人士﹐與以蔣經國為首的國民黨
   特務派。
   
   但是﹐我是當事人﹐年紀愈大﹐更看出蔣經國為首的國民黨特務派﹐所犯的罪﹐以
   及迫害對國家有貢獻的人﹐讓我痛心。
   
   如今﹐必需奉勸大家﹐中國人﹐曾有良心過﹐他們作出努力﹐付出犧牲﹐才促進今
   日的繁華。
   
   我們不能﹐一竿子打翻全船人。
   
   國民黨民主派傳承人或接班人
   
   寫於4月6日
   美國加州
(2014/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