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满洲文化传媒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玩偶
·设立满族自治区,自治州势在必行
·后金国盛京皇宫档案收藏概述
·《满洲民族史》教学大纲
·滿族建築
·通古斯學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大滿洲國地圖
·满族说部与人类口传文化
·萨布素--振翅高翔的满洲雄鹰
·滿洲族知識小百科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台灣滿洲族的由來暨現況
·努爾哈赤的一生
·滿族協會如何迎向網路潮流
·大金国的忠孝军
·組圖:現代滿洲旗袍欣賞
·Awakens Tungus Manchu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汉人;道德沦丧 说谎成性 没有信仰公德 没有道德底线 没有普世价值 吃饱喝足了不淫乱还能干什么/】
   明朝后期的小说《金瓶梅》一直被中国人认为是"天下第一淫书″的禁书。然而不单江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陈东有推崇国人细读;《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作者侯文咏更是深度阅读后刊此文章。英媒指出,今天中国整个社会伦理道德体系的沉沦,正是"金瓶梅形态″,已全然被欲望与金钱所攫取。
   英国《金融时报》作家连清川说,中国的媒体有一种奇异的功能,举世罕有:即"弘扬社会正气,促进社会和谐″。中央电视台年年都有的"感动中国人物″,似乎是一场举国盛宴,而选中的人物,自然正面完美。但是,越是对"最美″系列的高彰,越是对中共社会伦理现状的反讽。


   
   连清川认为,不客气地说,我们基本上生活在了中国长久以来社会伦理最底线的时代。官员的贪腐自不必说,商业无良,有毒食品滥觞;道德无序,扶老携幼都已成危险;社会无理想,拜物便是公共追求。无论是在传统的专制时代,还是在北洋民国的时代,社会公共治理基本的伦理秩序,与凡俗之众所必须共同遵循的伦理道德标准,都还在社会中一应齐全。
   
   可是为什么中国会走入了今天如此低下的一个环境之中?
   
   明朝后期的小说《金瓶梅》长久以来都被中国人认为是"天下第一淫书″,至今仍然是禁书。然而江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陈东有,日前在一场演讲会上推崇《金瓶梅》是一本值得中国人细读的小说。
   作为对小说《金瓶梅》有着深厚研究的学者,陈东有认为,西门庆不仅是一个风流花心的男子,他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因为短短的七年中,他凭藉自己的经商之道和各类女人的自愿进献,资产翻了十四、五倍,达到了十万两纹银之多,还认了有权的宦官为干爹。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的作者侯文咏,拥有一个奇特的身份,他是一个医学博士,职业医师。通过对《金瓶梅》的深度阅读,发微见着的挖掘作者的原意,他在文章的前言中提出了一个极端刁钻的问题:当价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欲望时,生命会变成什么?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赵远明指出,《金瓶梅》实际上它是一种反传统、反道德这么一部小说,即使在过去也是被列为对社会,尤其是对年轻人百害而无一利的书,只有那些没有一点道德伦理人才会去看去推崇。
   赵远明认为,在中国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的现象越来越突出,如果这种腐败淫乱的理论放在台面上宣传,甚至推崇的话,一旦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金瓶梅形态″
   
   《金瓶梅》的书名,有更深一层涵义,也就是:金代表金钱,瓶代表酒,梅代表女色。
   而"西门庆″这个角色被塑造为风流花心、荒淫无度。他从商人做到大官,但却纵欲过度而死,仅仅33年就走完一生。《金瓶梅》全书通过西门庆这位暴发户发迹、堕落和灭亡的过程,表现人物沉溺在名利情欲中打转的下场。
   
   连清川表示,西门庆隆盛之时,整个清河社会繁花似锦。唯缺两样东西:宗教与理想。每个人似乎都在念佛,但对他们而言,念佛不过是实现欲望与金钱的一种借力,无人拿他当真;而理想便是欲望与金钱的最大化,无人关心与在意将来如何,无非是这欲望与金钱的当下风光。
   
   《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写这本书目的是藉此故事意,唤醒商业滋生的腐朽社会。但连清川认为,兰陵笑笑生的眼界却不仅仅在这个特定的时代之中,他纵情书写淫欲的方式,恰恰在于超脱了一个时代的界限,而直接指向人性最阴暗与放纵的内在。欲望的无度扩张,与金钱的狂暴力量,乃是将人类拖入阿鼻地狱的终极武器。
   
   学者潘知常教授的讲义《裸体的中国》中指称《金瓶梅》乃是一本"悲悯之书″,诚然切中肯綮。如同《维摩诘经》那般,对于欲望枯骨的描摹,不过是意图指出救赎之道。
   
   而在目前的中国,贪官不计其数,高级贪官也是数不胜数,然而每一个贪官的落马,后面都附带牵扯出包二奶的桃色新闻。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世界性都 中华大妓院东莞掠影】
   古人讲,"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中共的官员没有了信仰的束缚,什么道德败坏的事情都敢干,宣传淫邪比你自己看黄书的罪恶更大。中共不是在宣传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而败坏人的道德。
   今天的中国社会已为欲望金钱攫取
   
   连清川表示,他从作者侯文咏写出的《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一文中,所痛感的,乃是中共当下社会的"金瓶梅形态″。为什么今天中国的整个伦理道德体系沉沦至此,以至于要依靠不停的去竖立那么些履行了基本伦理底线的人为楷模?
   
   连清川认为这是因为今天的中国已全然为欲望与金钱所攫取,整个社会都出卖价值观、伦理与道德,以换取欲望与金钱所铺陈的糜烂与富足。宗教如同金瓶梅中所描述妻妾们的念念有词一般,不是心灵深处救赎的呼唤,而是现实中实现欲望与金钱的一个筹码。
   
   理想更不必再提,传统社会之中,人们尚且仰望士大夫的家国天下,圣人君子,天下大同;如今统统替换成了房地产的平方数,轿车的空间与动力,股票市场的指数波动,高富帅与白富美的全民狂想。
   
   而今天的中国没有可供朝拜的圣地,没有提供心灵栖所的灵山;亦没有建设社会所去往的方向,没有共同感知的高尚与崇高。我们只有几个履行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职责的可疑的偶像。
   
   连清川说,"我们今天生活在哪里?西门庆的后院里,清河的繁花似锦里。我们乃是上帝或佛陀或真主的弃儿;我们乃是被高尚放逐了的灵魂;我们乃是5000年历史劫余的怪胎;我们乃是世界正道的废都。″
   文章内容取自世界各大新闻媒体和网站论坛并不代表加易网立场。
   当下中国社会的淫乱金瓶梅形态

   【哪个是干净的?!!】
(2014/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