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满洲文化传媒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满洲乌拉纳喇氏家族修谱大典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滿洲實錄》
·俄羅斯美女大集合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滿族總人口
·《锡伯语满语会话手册》预售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赫图阿拉的罕王井
·满语语法综述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出生在满洲哈尔滨的满族翻译家傅惟慈先生是满族在中国最重要的翻译家之一,他的译介拓展了中国一代知识青年的想像力与思想疆域。2014年3月16日,傅先生在北京病逝,享年91岁。
   
   傅先生的翻译生涯自1950年代开始,持续大半个世纪,影响延续至今,已超越文学范畴。译作涵盖英语,德语,法语与俄语,包括托马斯·曼(Thomas Mann)的《布登勃洛克一家》(Buddenbrooks);乔治·奥维尔(George Orwell)的《动物农场》(Animal Farm)与《一九八四》(1984, 与董乐山合译); 萨摩赛特· 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的《月亮和六便士》(The Moon And Six Pence)与《毛姆短篇小说集》(与冯亦代合译编著);格雷厄姆·格林(Henry Graham Greene)的《问题的核心》(The Heart of the Matter)。对毛姆的译介,尤其是 《月亮和六便士》 ,大体划定了中国文艺青年的想象域,乃至由此而来的生活方式。而做为乔治·奥威尔的译者,他为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想提供了一个非理论化的资源。

   
   傅先生天性爱自由,在中国反复而漫长的政治运动中,他以文学翻译作为“逃避”以保护自由天性。在傅先生的回忆文章《走上翻译之路》中,他谈起1950年代末继巴金后再次译介俄国作家阿·托尔斯泰《丹东之死》时的思考:“读《丹东之死》让我思考有关革命的许多问题。当革命取得胜利,大动乱过去以后,人民需要的是什么?是休养声息、安居乐业,还是接连不断日趋严酷的阶级斗争?知识分子需要什么?是一点点做人的尊严,让自己的才能与个性能够自由发展,还是所谓的思想改造,像一个丹东派人物所说,人人都用‘剪裁成同一式样的袍子’把自己包裹上?”
   
   傅先生保全了自由天性,并以洒脱的人生态度熏染晚辈。在傅先生晚年,我与他结识。在他所有的忘年交当中,可能我是关系维持最久的之一。1980年代初,我还是北京师院的学生,因为在读外语系,又在参与一些当时的文学活动,于是一个做文学评论的远亲,把我引见给傅先生。当时傅先生正与另一位翻译名家冯亦代合作,主持一套英美文学丛书,有意物色延揽未来可能的新译者。当时我正值少年气盛,全部心思放在诗歌上,哪能踏实下来,从事文学翻译?加之语言能力的训练也有诸多欠缺,一番犹豫之后,就自动放弃了参与其事的机会。
   
   即便是在1980年代,那个所谓文学翻译的“黄金时代”,立志沉潜此道的新人也十分有限。首先,这不被视为一项原创性工作,其价值也因而被严重低估,虽说当时的写作者,不管诗人、小说家还是剧作家们,都要通过译文了解西方正在或曾经流行的叙事和修辞策略——像高行健那样,通晓至少一种外语的作家,几乎可算孤例——得鱼忘筌,却是中国文人心智通脱的标志之一。再者,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字工作的计酬标准并不取决于市场供需关系,而是作协一类机构的硬性规定,翻译者拿到的稿费,甚至低于所谓的“创作”。
   
   然而,我和傅先生的私人交往,却一直维持下来。他在北京西城护国寺附近四柏根胡同有一座私宅,藏于深巷,正好可以在喧嚣的市井闹中取静;几十年来,这一带胡拆乱建的步伐,从动物园到西单,似乎有意无意地在此悄然止步,起码是绕行。我们认识的时候,傅先生在北京语言学院,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但职称还是副教授。虽说不难想见其中的不公,但他无意为此争执。此时他的主要作品都已面世,只有他对希腊作家尼可斯·卡山札基(Nikos Kazantzakis)《基督最后的诱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的翻译过程,我自始而终目睹过,与社科院美国所的董乐山先生合译。该书的约稿者,是我的老友杨葵。
   
   傅先生给我讲过他的人生点滴。他1923年出生于哈尔滨的一个满族家庭,学生时代颠沛流离,因为日军入侵,就像很多当时受过教育的青年一样,他相信民族救亡的意义高过一切。随家人迁居北京后,他做为辅仁大学的学生,也曾随逃亡的人群辗转到南方。他参加过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曾因为通晓英语,接受过美军的特战训练,其中最主要的科目,是使用炸药。1945年,他所在部队即将被空投到越南,开辟新战场之前,日本宣布投降。1949年,红色政权取得全国性胜利后,傅先生主动放弃中共党籍。这个做过文学梦的年轻人很快发现,由于新的政治气候,他最好的出路是通过文学翻译,从事一点美感走私。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不争”的个性,也影响到他一生从事翻译工作,特别是选题。在同代翻译家中,他对现代实验文学,属于热情偏低的一类。同样,他也不愿染指技术上没有把握的作品。做为托马斯·曼的早期汉语译者,但在80年代相对开放的时期,他却没有接受《魔山》(The Magic Mountain)的挑战。他更心仪的作家,是那种叙事方式相对传统,情节完整,人物形象清晰的一路,比如英国的格雷厄姆·格林、萨摩赛特·毛姆等人。游历英国时,他和前者还有过一些交游。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当时被文学界打入另册的类型小说,一直给予圈内人少有的重视。他甚至编译过一套西方惊险小说丛,并译介雷蒙·钱德勒(Raymond Thornton Chandler)这样的推理小说家,如没有他的介绍,不知道这些作家何时能进入中国读者视野的时间,还要不知再晚多少年。中国当代小说技术上的不成熟,很难说和作者们对于类型化叙事的陌生,没有关系。但在80年代,他们的兴奋点集中在怎样快捷地拿分得点。翻译家们也是一样。受到业内更多关注的,是开启了寻根写作风气的魔术写实主义,和美国南方小说,当然还有法国新小说等。
   
   傅先生家是当年北京的主要的几个“文艺沙龙”之一,很多年轻人喜欢那里聚会,比如诗人多多、贝岭,还有小说家马建。当时的北京远不像今天这样开放,假如你的衣着发型入时,而且和西方人交往,一些社会基层组织便有足够理由对你实施监控,尤其是在1983年清楚所谓“精神污染”的尖峰时刻。虽然没有全然的自由,由于翻译工作的保护,加上有子女婚姻涉外,傅先生家有了接触外部世界的更多理由。那个时候,除了对于外交外贸界的官员,多次游历欧洲是极罕见的事。
   
   傅先生的游踪,几乎遍及欧亚大陆。记得他直到七十多岁,还骑着自行车,在埃及沙漠中观景。做为具有相当水平的业余摄影家,他留下了大量照片。后来随着年事日增,他的旅行渐渐退入想象领域。所幸他还是一个硬币藏家,在摩挲藏品的同时,可以不时重温那些附着在精致铸纹中的知识。
   
   虽说翻译家是需要耐受寂寞的职业,但傅先生属于天性喜欢热闹的人。我们会在某个事前约定的午后,就着一杯茶,几支烟,闲聊几个小时,话题也从没有什么禁忌,包括家长里短的八卦。做为晚辈,我一向执弟子礼甚勤,但他却从没摆出过师道尊严的派头,只是神情当中,永远飘渺着一丝倦怠。身为旗人的后代,在他身上不难看出那种若干世纪的历史烟云,熏染出的散淡气质。我从未见过他曾参与同行之间的竞争。不争的结果是:他的专业成就不输于业内任何人,同时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安详晚景,直到91岁的高寿。
   
   我相信,死是一个他曾想得很多的问题。记得他不止一次说过,他不怕死,不怕那种无知觉的死;让他恐惧的,是进入有意识的拘禁状态。傅先生去世后,遵照遗嘱,遗体捐献给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在他的回忆文章《戏牌人生》中,他将自己一生比作一场牌戏,翻译是一张牌,生活也是一张牌,而自在潇洒始终是他玩牌的手法。傅先生写道:“我手里的牌都将打尽,也许最后的一张——寿命,也随时可能被发牌者收去。但目前它还在我手里,我正摸索着这张牌的玩法,我要玩得自在一些,潇洒一些,我也希望我玩的游戏能与人同乐,使那些赞赏我的游戏的同道与我共享乐趣。”
   
   ***李大卫是旅美作家,也是《财新·新世纪周刊》专栏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爱情、革命和猫》、文化随便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
   
   傳承滿洲民族語言文化
   唤醒滿洲民族民族意识
   培養滿洲民族心理素質
   信仰满洲民族萨满宗教
   恢復滿洲民族尚武精神
   倡导滿洲民族族内婚姻
   反思滿洲民族歷史未來
   告別病華劣漢謊言文化
   學習世界先進科技文明
   重塑滿洲民族普世價值
   构建滿洲民族八旗武力
   共創滿洲自由民主國家
   
   【自由满洲 Liberty Manchu:http://manchu-world.blogspot.com/】
   
   【東北滿族在綫海外傳媒:http://blog.boxun.com/hero/manchu87/】
   
   【Facebook Manchu:http://www.facebook.com/liyanbe】
   
   【Twitter Manchu:https://twitter.com/manzuren】
   
   【Youtube Manchu :http://www.youtube.com/user/manchuria87】
   
   【Flickr Manchu :http://www.flickr.com/photos/manchu_world】
   
   【自由满洲相册: http://s1042.photobucket.com/albums/b429/LianBo/】
   
   【東北滿族在綫美国图库: http://s264.photobucket.com/user/manchu87/library/】
   
   【東北滿族在綫视频空间: http://i.56.com/u/manchu87】
   
   【東北滿族在綫满洲学书库: http://s264.photobucket.com/albums/ii163/manchu87/MANCHU%20%20BOOKS/】
   
   【東北滿族在綫主頁】(被关闭): http://www.dbmanzu.net
   
   【東北滿族在綫論壇】(被关闭): http://www.dbmanzu.net/bbs
   
   【伊尔根觉罗*连博的满洲噶栅(被关闭):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blog/index.php?uid-9397-noframe-1】
   
   【東北滿族在綫北美博客(被关闭)http://www.mmmca.com/blog_ak87/index.html】
   
   【佛滿洲整黃旗 伊爾根覺羅*連博 Irgengioro Liyanbe 聯繫電郵:[email protected]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满洲正能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