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刘逸明文集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4月22日,在黑龙江建三江被拘留出来的维权律师江天勇拿到了他在天津医院检查的诊断结果,显示8根肋骨骨折。此前,江天勇回京后曾到医院检查,由于警察尾随而至,结果医院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江天勇在转身时一直有剧痛感,经李方平律师建议,江天勇才于4月18日到天津去检查的。
   
   天津医院的诊断结果令人震惊,8根肋骨骨折,这绝非北京医院那“一切正常”的诊断结果所能描述的。至此,建三江被拘留的四位律师累计骨折24根,除江天勇的8根之外,其中唐吉田10根、王成3根、张俊杰3根。维权律师在帮助他人维权的过程中,反而遭到建三江官方的这般打压,实在是天怒人怨。
   
   在偌大一个中国,律师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群体。随着民众法律意识的不断增强,加上律师待遇较高,这个群体有日益扩大的趋势。整体而言,律师这个群体跟记者群体一样,口碑并不好,因为趋利避害、急功近利者占了一大半。不过,一个比较可喜的现象是,在最近这些年,维权律师越来越多,他们不以营利为目的,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他们不畏强权,大胆地代理各类敏感案件。


   
   几年前,我曾经专门去过坐落在武汉洪山南麓的施洋烈士墓,在施洋烈士像的花岗岩基座上,镌刻着董必武的诗:“二七工仇血史留,吴萧遗臭万年秋。律师应仗人间义,身殉名存烈士俦。” 施洋作为一名律师,不仅仅帮人打官司,而且策划了二七大罢工,罢工过后,施洋虽然预感到吴佩孚、萧耀南将对他下手,但他拒绝逃走,在家中从容被捕。
   
   施洋为何无所畏惧?就因为他有一身正气。如今,施洋的生命和二七大罢工早已成为过往不复的历史了,但他的精神却并未在神州大地上销声敛迹,而是世代相传。江天勇、李方平等维权律师便是当代中国律师的杰出代表。
   
   当然,在当代律师当中,一马当先者当推高智晟,他几度向最高层上书,并撰写了大量针砭时弊的文字,而且代理了大批敏感案件,并与友人一道深入山东临沂那虎穴狼窝声援维权人士陈光诚。最终高智晟被吊销律师执照,而且锒铛入狱,如今,已经杳无音信,是死是活都难以定论。
   
   从高智晟到江天勇,维权律师层出不穷,虽然每年都有维权律师遭到官方的打击报复,但每年总有新的律师加入到维权律师阵营,继续在维权的道路上冲锋陷阵。在中国,维权律师显然是有着硬骨头的一群人,他们凭着一身正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惧明枪暗箭愈战愈勇,成为了一道奇异的风景。这道风景既给原本万马齐喑的律师界注入了活力,也给其他争取普世价值的群体以前所未有的信心。
   
   律师这个职业自古便有,只是,古代的律师叫做状师。状师这个职业在中共建政之前其实都是开放式的,只要谁精通法律,善于说理,都可以从事。而在今天,律师成了官方钦定的职业,即使你对法律烂熟于心,才高八斗、口若悬河,只要拿不到律师资格证,你就不被承认是律师,收费打官司就是违法的。
   
   为了打击维权律师,官方最常用的伎俩就是吊销他们的律师执照,官方的律协每年对律师进行资格审核,这样,就足以让维权律师被迫离开这个职业,即使要继续从事法律工作,也只能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从维权网、参与等民间维权网站的报道看,最近几年,因为维权运动的风起云涌,被吊销律师执照的维权律师不少。其中就包括在建三江被拘留殴打的四位律师当中的三位:江天勇、王成、唐吉田。
   
   前段时间,建三江事件可以说是海外和民间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中国官方的新华网开始替建三江警方发声,称四位律师“煽动纠集38名‘法轮功’邪教组织人员及家属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门前聚众滋事,呼喊邪教口号,声援‘法轮功’组织,并利用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在网上编造事实,恶意炒作,扰乱社会秩序”。
   
   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于3月22日对江天勇等11人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为由,分别作出5至15日行政拘留,并处200至1000元罚款的处罚决定。消息一问世,顿时舆论大哗,从国内的新闻跟帖看,支持处罚江天勇等人的声音占绝对优势,可见,将维权律师与“法轮功”捆绑在一起,的确很容易误导公众,轻而易举就达到了将维权律师名誉“搞臭”的目的。
   
   不过,因为“翻墙”技术的普及,在知识界,理性的声音还是主流,没有多少人认为江天勇等人真的违法了,而是认定这是官方在对他们的维权行动进行打击报复,并有杀鸡儆猴的意味。当时,在看到各大门户网站都在要闻位置转载上述消息后,很多人都在担忧对他们的行政拘留可能转为刑事拘留,但最终他们在期满后获释,这算是给了关注者一丝宽慰。
   
   原以为江天勇等人只是遭受了5到15日的冤狱,没想到在他们被拘押期间还遭到了毒打,四位律师均有不同程度的肋骨骨折,最严重的当推唐吉田,共10根,而江天勇则紧随其后,也有8根。倘若不是李方平律师建议江天勇去天津复查,他的肋骨骨折或许还蒙在鼓里。
   
   按照法律,四位律师被殴打致骨折的遭遇显然已经构成了刑事案件,然而,在他们拘留期满之后,建三江警方却若无其事,而中国的官方媒体也对此视而不见。四位律师面对诊断结果,绝不会忍气吞声,而是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为自己维权,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但是,在中国,一切为官权所主导,法律在权力面前只不过是任意拿捏的橡皮泥,四位律师要想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回公道简直比登天还难。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虽然在野蛮的建三江均被殴打致骨折,但从精神品质上讲,他们的硬骨头依然是固若金汤,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座灯塔上的亮光,照亮了很多人追寻普世价值的路,激励着追求自由的人们勇往直前。
   
   2014年4月23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