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朝末政-隐山(7)]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末政-隐山(7)

   建立严密的互联网管制监控体系
   
   中国将成为最大的警察国家
   
   (编者注:本文部分数据选自“中国人权研究报告”大纪元2005年7月6日)


   
   从中国网民结构来看,主流网民是遍布于35岁以下;他们的收入为中等和中下等,中国互联网的使用者己趋向平民化,网民们的意见和观点会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中国已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真正拥有完全功能的Internet国家。
   
   中共对媒体一向是控制信息,其总的目的是控制舆论,误导百姓视听,尽量减少对中共政权的压力。但是互联网出现之后,中共想彻底控制信息做不到了。互联网勃兴之后,中国大陆50多年来铁板一块的新闻封锁终于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大陆网民已经突破了“党禁”和“报禁”,在网路这个虚拟世界里部分实现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构筑了一套独立于官方之外的话语体系。中共政权又多了一个潜在的、强大的敌人。
   
   中共政权从互联网发展的现状中己经认识到互联网是它潜在的最大敌人,江泽民的儿子、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江绵恒曾在上海的一个会议中表示:“中国必须建设一个与国际互联网分离的国家网路”。
   
   中国网路业的发展确实非常迅速,但中国政府控制网路的技术进步得更为迅速。在欧美国家一些高科技公司的合作下,从最初设立“防火墙”开始,到筹建耗资巨大的“金盾工程”,以及组建一支世界上最庞大的网路警察(cyber police)队伍,中国政府建立了世界上最庞大、最先进的网路控制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帮助他们更精致地维护专制统治。微软、雅虎和Google成为中共网络帮凶。曾经参与其事的一些专家预测:到 2008年中国将成为一个监控系统无所不至、世界上最大的警察国家。
   
   “共产党的文化是封闭的、垄断的。没有思想、言论、结社、信仰等自由。党的统治好像一套液压系统,依靠高压与封闭来维持。一个小小的漏洞都可能造成系统的崩溃。”选自《九评共产党——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敏感”时期强迫网民闭嘴
   
   每逢“重大政治事件”,比如中共“十六大”之类,中国政府就处于紧张敏感状态,对网站的管理非常严格。如,中共“十六大”开会期间,自2002年11月8日起中国的互联网上出现了如下几种声明:
   
   “网易十六大期间论坛管理公告:十六大期间,为加强论坛管理工作,决定:1)每晚10点至第二天早9点关闭发贴功能。2)周末关闭发贴功能。”
   
   “21世纪精彩论坛公告:党的十六大即将召开,请大家注意不要发布非法言论!严禁发表涉及反动或敏感内容及话题。否则将一律封ID,并视情况交由公安机关处理!请大家配合!”
   
   “LYCOS主页服务系统通知:为配合政府机构对有害互联网资讯的安全整治工作,LYCOS主页服务准备对免费空间进行有害内容清理,整个清理时间为11月7月至11月18日期间将造成所有免费网站访问、上传暂停。”
   
   “北大论坛公告:系统维护中,暂停发文!”
   
   这些公告说明:在中国政府认为“敏感”的时期,中国的网站会主动配合政府加强网路上的言论管制。这种情况在每年的“两会”期间、“六四”前后一、两个月内都会出现,至今仍未改变。
   
   中共全方位网络封锁和监视系统的方式
   
   1. 将50万个海外网站纳入禁止访问名单,黑名单每日自动更新与增加;封杀国外网站,如:人民报、大纪元、大参考、万维读者、自由亚洲电台、网络自由联盟、美国之音、明慧网、看中国、博讯、中国事务和新世纪等。
   
   2. 关闭国内高敏感度网站:清华的“木水清华”、北大的“一塌糊涂”、舆论监督网等。
   
   3. 关押网上网络作家和异议人士:天网的黄琦、刘狄、杜导宾等人。
   
   4. 训练地下评论员,暗中引导网上舆论走向。
   
   5. 全面监视网民的点击活动内容和E-mail信件内容,并记录在案。
   
   6. 增加网络警察,监视网吧和网民。现有超过50,000名网警,但北京最近还要增加4,000名网警,给每个网吧派驻1名
   
   汕尾屠杀真相震惊大陆网民
   
   “我知道”成为网络流行行话
   
   广东汕尾政府开枪屠杀村民的消息在大陆网坛汹涌的传开去,由于中共严密监控网路,网民通过地图,论坛等各种方式传输着这个消息,有人甚至不得不用猪代人的方式透露死亡数目“超过70头pigs被宰杀”“不少猪肉被销毁”。
   
   “我知道”成为今日网坛最流行的行话,由于人人相见却不敢言,有人感叹3000年后的今天还会发生“路人示之以目”这个词所表达的现实。以下是一些论坛上网民的隐含性留言。
   
   我知道!!!不要说时间 不要说地点 不要说人名 不要说原因 不要说过程 不要说结果。只说三字,我知道。
   
   偶也知道!这种方式──偶觉得很悲哀!
   
   西周第十个王周厉王,国人真的不敢在公开场合里议论了。人们在路上碰到熟人,也不敢交谈招呼,只交换了一个眼色,就匆匆地走开。
   
   知道就足够了,纸里包不住火。
   
   知道有屁用!有种你戴副老花镜举个牌子绕着广场走一圈!
   
   全世界都知道了,就皇道乐土的臣民不知道.
   
   知道了比不知道好,起码不会受骗上当.
   
   悼念那些为了维护自己生存权而逝去的人!
   
   今年最流行的语言将是:我知道。
   
   不想让你知道,以为都不知道,但是知道,都知道!所有人都会知道!
   
   牢牢记住恶人的名字,有朝一日,用公正的火焰烧成灰烬
   
   路人示之以目!!路人示之以目!!路人示之以目!!!!
   
   屏蔽我也知道,我知道我就会传播给身边的人。
   
   已全面暴露了魔鬼的狰狞面目!它们的路只剩一条:下地狱!
   
   超过70头pigs被宰杀.
   
   不少猪肉被埋被销毁.
   
   我们只是沉默的大多数
   
   加油吧,快赶上皇军了
   
   我也知道了,此时此刻,我留着泪回这个帖子。
   
   把枪口对准自己的人民,谁还做得到?
   
   宁默而生,不鸣而死.我们都是帮凶
   
   《九评共产党》通过互联网在大陆广为流传
   
   自从《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引发了“退党”运动。自2005年2月开始,至2006年4月2日已有940万党(团)员退出中共组织。美国动态网2005年4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3个月有62%的退党团声明是通过动态网发表的。为了阻止九评退党和海外“敏感”消息传入大陆,中共当局加强对其最大的潜在敌人—–互联网的全面清洗运动。
   
   中国大陆退党团人员大部分是从网络上发表声明的,可见中共封锁互联网并不成功,所以要一再加大封锁力度,但中共不会成功的。为什么?以下的事实可以证明:
   
   2002年美国众议员考克斯、蓝托斯已经提案拨款2亿美元,重点突破中共政府对互联网的封锁,实现信息自由流动。这项工作一直未间断。
   
   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一方面中共政权请美国公司帮助设计制造“金盾工程”来防阻中国网民,另一方面美国国会拔款由美国公司来破解“金盾工程”。这就是说美国既制造“盾”给中共防老百姓,同时又制造“矛”来破解“盾”。按逻辑上分析,中共手中的“盾”就没有太多意义了。这我们就可以理解“动态网”和“自由门”的软件可以突破中共的网络防火墙了。这个事实可以说明美国既赚中共的钱,又耍弄了中共。此外,中国大陆网民充分发挥聪明智慧,设计出各种方法与中共网络封锁和监视在周旋。只要“退党”人数不断并继续增加,则证明中共网络封锁和监视失败了。
   
   (编者注:在海内外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已有多种突破中国网络封锁安全上网的软件工具被成功开发出来,同时,大量传播正义之声的自由中文媒体,如: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人民报、等已成为全世界华人喜闻乐见的媒体。
   
   有关以上提到的突破封锁软件的下载和使用、相关媒体的访问方法,请参见本书最后的《最简单的办法突破封锁看大纪元网》)
   
   冷漠的人心
   
   2000年10月30日晨,云阳三星沱江面,数名因“长运1号”翻覆的落水者在冰冷的江水中挣扎、呼救。周围近10条小机驳船主们对呼救的人却视而不见,只顾打捞水面的“刨财”,几个船主还取笑道,你们就好好在船底休息吧。(《重庆晚报》)
   
   2001 年10月24日傍晚,在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石丰路,3岁的贵州籍小女孩蓝萍萍掉进人行道上一个无盖沙井内,其母亲和大姨妈跪地向围观者叩头,哭着喊着向附近档口人员求救。围观者30多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下水救人,也没有一个人借手机给她们或帮助报警。10多分钟后,小女孩的父亲赶到将小女孩从水里捞出来,送到医院时,小女孩已经没救了。(《江南时报》)
   
   11月5日,四川省都江堰中兴镇老桥桥头:一名弱女子深夜遭遇歹徒追杀,发出撕心裂肺的呼救,整条大街的居民听到了呼救,却无人开门制止;惟一还开着门的店主居然马上拉下了卷帘门!这名女子最后在绝望中被暴徒殴打致死……
   
   在那个寒冷的血色清晨,岂止是一条街的良知被冻死了。
   
   2003年12月20日凌晨,珠海香洲“滚石”的士高大厅发生一起强奸案。8名男子当着在场近200人的面,将一女子摁在沙发上强奸。(《新京报》)
   
   “卧铺车强奸案震惊广西歹徒连奸3女无人敢言”(《中国新闻网》2002年07月05日)
   
   “哈尔滨上演骇人一幕:歹徒当街杀人数百居民围观”(《中国青年报》2002年7月15日)
   
   “少女拒调戏被砍八刀二十多个围观者无动于衷”(《南方网》2002年5月17日) ……
   
   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清单,还可以一直不停地列下去。
   
   一个曾经创造出辉煌文明的礼仪之邦,何以竟演变到这等冷漠成性、麻木不仁的可悲地步。有人说,“冷漠”是一个社会进入晚期癌症的特征之一。每个社会成员此时都真切地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本能地把自己缩入自我保护的硬壳,习惯于明哲保身,苟且偷生。于是人与人之间不再有诚信、友善、关爱。然而,一个人人冷漠自保的社会恰恰是最危险的社会。虽然大家可能开会时态度一致,喊起口号也震天响,然而一旦遭%F
(2014/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