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时评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末政-隐山(6)

“神六”上天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神六“大礼花”烧掉百姓的救命钱
   
   【人民报消息】据南方新闻网10月13日报导:“神舟六号”的研发成本是25亿美元。光是几天的发射成本就是9亿元。相当于至少200亿元人民币,这是直接成本。还有许多如配套协作单位的间接投入也是相当巨大的(如费俊龙的家乡昆山市奖励其父母一套100多万元的别墅;17日内蒙古的几十乃至数百人的搜救队,人力、物力的付出也不知道怎么算)。中共一贯不让外界知道重大事件真相,这个“载人飞船”的真实制造成本恐怕也是绝密。就算是200亿元人民币。

   
   失学的小姑娘在门外偷听老师上课
   
   这200亿元如果用来救济下岗失业工人,如果一人给一万元,就可以至少救济200万下岗工人;如果用来建希望小学,按100万元建一座小学这200亿就可以建2万个希望小学。
   
   中共专制政权不为人民疾苦只谋一党私利
   
   放眼看世界,日本在二战后一片废墟,比中国境况糟多了,因为它没有邪共独裁穷折腾,现在综合国力列全球第二,制造技术许多方面超过美国,要造载人飞船,各方面都轻而易举;德国为老牌大业大国,工业制造技术一流,后来美国人弄走德国科学家,苏联人抢走图纸才得以发明核弹,德国人勤奋聪明,特别是东德共产极权垮台后,德国统一,更是气势如虹;英国曾号称日不落帝国,虽说现在衰落了,但在经济、科技等方面还是有相当实力;法国的“空中客车”能与美国飞机相抗衡,它还独立造出了核弹……
   
   这些国家都有研制“载人飞船”的能力,为什么不造呢?因为是民选政府,要是搞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是要被选民轰下台的。
   
   美国与前苏联当年搞载人飞船,是为了冷战和军备竞赛,为了自己所坚持的所谓理念,咬着牙干的。而现在冷战早已结束,各国都在和平发展,即便是当今的美国,没有了当年的那种冷战动力的驱动,假如它当年没搞太空梭,你现在要它去搞也是不会的。理由很简单:还是同一个道理,因为它是民选政府!
   
   几十年前就有人搞出的高科技,今天“终于”被咱中国人掌握了!
   
   谎称军事威胁借机扩张军力
   
   说中国受到外国的军事威胁,这是中共制造的又一个邪恶谎言。中共现在的军力是名列世界第三、亚洲第一:
   
   中国网7月21日报导:“5月20日,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了一年一度的《中国军力报告》,称中国2003年的军费达到650亿美元,2004年达到700亿美元左右。”7月19日美国国防部发表《2005年中国军力报告》指出:十几年来,中国军费开销以两位数高速增长,实际军费是其公布的二至三倍,军费开销排名世界第三、亚洲第一。2005年中共军事开支为900亿美元。
   
   即便按中共自己的说法,《北京周报》报导:“2005年,中国国防费预算为2446.56亿元人民币(约295亿美元)”。295亿美元相对中国来说也是天文数字。当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中共一贯是撒谎成性的。但是不管怎样,这些数字说明一个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可能军事威胁中共。
   
   打肿脸充胖子转移社会矛盾视线
   
   2005年9月6日,世界经济论坛公布2000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内地的总体排名由1999年的32位下降为41位”。
   
   据《中国科协2003年学术年会》报导:“尽管中国GDP总量居世界第六位,但人均却排在第140位”。全世界总共才有18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澳门等这都是单独计算的)。除共产北韩等几个穷国,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比大陆人更穷困。考虑到中共一贯造假,虚报GDP数字,还有大陆实际的贫富两极严重分化等因素,实际上中国现在是处于赤贫状态。当今的中国大陆各种矛盾极为尖锐恶化,中共坐在随时会暴发的火山口上。一贯自我标榜的“伟光正”已无人信了。
   
   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被越来越多的人质疑。《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更揭示了中共的流氓本性、邪教本质,揭露它残害中国人民无数罪恶事实,使广大人民正在觉醒。已有940万(截至2006.4.2止)勇士突破重重阻力,在海外最大的华人媒体【大纪元】声明退出邪恶中共极其相关一切组织,更使那些骨干党徒心惊肉跳。
   
   “载人飞船”是中共无数个面子工程中最大、最昂贵的一个。花数百亿元的“神六”,给独裁者脸上贴金,借此转移公众的视线,好延缓中共衰亡的时间。
   
   火山口上的稳定
   
   新华社主办的《了望东方周刊》披露:中国2003年共发生五万八千宗较大的社会骚乱事件,平均每日达一百六十宗,其中,冲击党政机关的事件也频频发生。这项统计显示,2003年的社会骚乱事件比2002年增加了15%,与十年前相比,更增加了七倍——不仅是发生频率的遽然增加,而且是规模不断扩大、冲突暴力度的急遽升级。2004年,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国发生了6万起抗议示威。
   
   “截访警察”充当官方打手 黑帮乱党 政匪一家
   
   自从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以后,各地警察中出现了一类特殊编制,叫做“截访”警察。不论是对于失地农民、拆迁户还是法轮功学员,“截访”警察的任务就是力争在他们把上访信递出之前截住,并采用殴打、恐吓,以及直接抓捕遣返等非法手段送回原籍关押、劳教等。
   
   上访冤民的速写——截访警察大打出手。“我叫你感受感受共产党的威力”
   
   河北省桃林口水库移民因为地方官员侵权、侵占民众财产,曾多次上访。在上万名库区移民集体写的《要求罢免唐山市委书记张和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河北省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书》中,写道:
   
   “2000年4月1日,我们玉田县100多移民在去石家庄上访的途中,统统被大批警察按法轮功抓起来,每人都被打伤,有的筋断骨折,40多人被抓,其身份证至今仍被公安局扣压,且被罚款数万元不给收据,其中张凤、刘素娥、刘增复、柴润秋等4人被以冲击国家机关罪分别判刑3至5年。虹桥镇63岁的农妇张书琴当场被吓得昏死过去,一位30岁的农妇被虹桥镇派出所警察抠摸下身。而唐山市移民办的正副主任李增荣和张兆荣贪污挪用移民款1181万元案发,被张和包庇,重罪轻判为5年刑,且保外就医,逍遥法外。”
   
   《动议书》中提到的“执法人员”们把民众当成法轮功学员来抓打,其实在各地都存在,因为江泽民曾有密令下达基层:对法轮功无论怎么样都不过分。监狱、劳教所的警察们在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折磨、得意之时曾放言:“我们有死亡指标!”老百姓一旦被当成法轮功学员,则“执法人员”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法律制约。
   
   即使上访者侥幸绕过本地警察围追堵截到达北京,在国务院和人大信访局门口,常年有大批截访者警察(有时是便衣)长年组成人墙,随时给前来上访者“下马威”。
   
   上海居民马亚莲女士因不服住房被强制拆迁惨遭劳教并打断双腿,此后由于马亚莲在网络上发表揭露上访中种种黑暗内幕的文章,2004年3月16日再次被上海警察处以劳动教养一年半。从她的叙述中可以大致了解“稳定”的内涵,略见“截访”警察之猖獗:
   
   画上这个“拆”,灾难就临头
   
   ……辽宁省本溪市上访人孙维琴上访时被截访者群殴倒地,有人大声呼救,保安无动于衷,还调侃地说:“谁躺地上了?我怎么没看到?”孙抗争不成,后愤而吞药自杀,幸被救活;陕西省咸阳市上访人李小婷,因拒绝截访者强行查看身份证的要求,被一群截访者一哄而上,拳脚相加,直到把她打得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另一名上访者邓殿全见状,疾呼“要打死人了”,哀求凶手住手,却立遭四个截访者痛殴……
   
   经证实,殴打李小婷的,是来自黑龙江省的警察;围殴邓殿全的四条壮汉,是来自河南省的便衣人员……实际上,长年聚集国家信访局门外的截访者,都是各省区市当局指派前来的“公干”,目的显然是要阻吓各地来的上访者,防范当地政府的各种丑闻曝光,这些丑闻包括腐败、侵权、暴力拆迁,等等。截访者不仅获得各地方当局的授权,也有黑社会的参与,可谓官匪一家。由于中共的媒体封锁,民众的痛苦、不幸、抗争,都被“盛世大联欢”的“歌舞升平”所掩盖。
   
   凄惨人生 下岗者欲苦无泪欲诉无门
   
   ——重庆特种钢铁厂下岗工人抗议遭血腥武力镇压
   一年400元价格买断工龄下岗工人生活凄惨
   
   【大纪元10月11日】重庆特种钢铁厂(简称“重特”),工人从98年开始被强制下岗买断,一年工龄买断价格为400元,第二批被下岗买断的一年工龄也仅800元。这两批合计下岗工人就有8000多人。下岗工人一直在为生活挣扎,离婚率超过60%……
   
   重庆特钢工人抗议(大纪元)
   
   重特钢拥有1.8万员工人,2005年6月22日宣告破产,目前只剩1800多“留守人员”维持简单生产。广大下岗职工提出的维护切身权益的条件不但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反而由于2个月来的数次游行请愿,而惹来了屡遭殴打、镇压、以至最近的一次“杀身之祸”。
   
   喊一句“不要再打了”遭暴打 官方却说“老百姓一个没伤”
   
   2005年10月7日晨,在北京当局授意下,重庆国安和警方以确保“市长峰会”安全为由,派出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对已在在双碑国道上连续 24小时静坐抗争的数千手无寸铁之工人暴力殴打、驱逐抓捕……对围观的百姓也不放过,哪怕只是喊一句“不要再打了”,都会引来警察围攻暴打,当天双碑国道血迹斑斑。一个当天跟婆婆出来看热闹的7、8岁小孩,因说“警察叔叔打人”而被殴打致眼球暴裂、肾脏打破、牙齿打掉,10月8日在医院死亡。
   
   钟守良老人76岁,因劝拉警察不要打人而被打致伤。
   
   医院的伤者告诉记者,这两天已有30个伤员被转移到重庆肿瘤医院、骨科医院、西南医院。政府媒体报导:群众推翻了车,警察伤了十几个,百姓一个也没伤。
   
   内部命令:再请愿,政府就要以镇压“法轮功”的名义镇压
   
   “人们齐声大喊着“人民警察爱人民!”警察却把十几个被认为是主要负责人的人被“一网打尽”!有人已经把内部消息悄悄传给了重特的人民:上面已经说了,重特人再去公共场所静坐请愿的,就以“法轮功”的名义再来镇压群众!去了再打!”
   
   汕尾村民维权 遭政府开枪镇压
   
   【大纪元2006年12月9日讯】12月6日,广东省汕尾市当局出动3000名武装警察,动用了坦克、机关枪射杀东洲村村民。
   
   广东汕尾市红海湾东洲乡的村民,因政府在此建大型发电厂,强征农民大片山地耕地、白沙湖,却未得到合理赔偿,靠海吃饭的村民走投无路,自发轮流驻守在汕尾电厂门外持续维权抗争已5个多月。政府一直不予正面答覆,并对外封锁消息,村民代表行动及安全受到威胁,手机、电话都遭到监控。
   
   12月5日,广东汕尾当局派上百名防暴警察进驻遮浪风力发电厂,向村民射击催泪弹,并开枪射击,打死村民。事后新华网宣称只“误死”三人,但据村民提供的数字,杀死的村民有33人,失踪的有20多人。绝大部份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