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朝末政-隐山(5)]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末政-隐山(5)

社会对立空前严重
   
   农民工向工头讨要工资
   
   【大纪元9月16日讯】27岁的甘肃农民工王斌余在宁夏打工。工头拖欠他5千元工资长达5个月。他曾经要求劳动部门和法院帮助解决,都没有结果。在他亲自前去催钱时,只得到50块钱的承诺,还受到了工头和他亲戚的殴打和辱骂。

   
   王斌余在极端愤怒和绝望的情况下,举刀杀死了四个人,扎伤一个人。王斌余因此被判处了死刑,他的案子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一亿多农民工的命运和基本人权的更多关注
   
   压迫者换成了党官
   
   《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认为,所谓中国共产主义革命走过了一轮以后,体现了它真正的本色,共产党名义上先把穷人解放,实际上接着又把他们置于一种新的压迫之下,只是过去被共产党称为骑在劳动人民头上的人现在换成共产党干部自己。
   
   当权者和底层百姓道德底线失守
   
   现在中国不光是底层苦难的百姓没有道德观念,当权者也同样没有道德观念。程晓农说:“这是钱币的两面,为政者不再遵守伦理道德底线,就不能指望这个社会底层受压制的老百姓会默默地承受各种苦难来遵守这么一个不要伤害他人的伦理道德底线。”
   
   社会仇恨爆发易走极端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说:“一个社会贫富差距越大,社会公正越少,导致的社会仇恨也就越大,这种社会仇恨有时可以通过别的途径释放,比如抗议、游行和其它各种方式。但是在中国,恰好这种方式也没有。先是农民工一直忍受,直到他无法忍受了,一爆发就特别容易走这种极端,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中国矿难死亡人数据高不下占全球80%
   
   广东兴宁矿难,被困井下的矿工的家属无望的等待亲人的消息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陆各地煤矿、磷矿经曝光的矿难达300多次,死亡达2万人以上。中国煤矿每年死亡人数高达六千多人,占全世界煤矿死亡人数的80%,而中国的煤矿产量大约只有全球总产量的35%。官方数字表明中国的煤矿业每天要牺牲至少15名矿工的生命才能生产出足够的煤来支援经济发展。
   
   2004年中国矿难死亡人数,是美军在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4倍;中国每百万吨煤的矿工死亡率为4.17,是美国的100倍,南非的30倍,甚至是中国人印象中“比较落后”的印度的10倍。
   
   由于对媒体的高压控制,还有多少矿难根本没有机会曝光,就更不得而知了。有关人士指出,中国能源需求的70%依赖煤炭。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煤炭用量剧增,进而导致一些黑矿主漠视安全,以低廉的矿工生命换取丰厚的利润。
   
   另据亚洲新闻网25日引述法新社报道称,中国的煤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官方数据显示,2005年有超过6000名矿工在事故中死亡,但是,独立的调查说,实际数字高达2万名。
   
   矿工兄弟,好兄弟,你们还要坚持多久?
   
   矿难现场的搜救队员
   
   管传智是一名矿工,发生塌方后,管传智被困井下,苦熬7天。管传智被救援人员从井下救出重见天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还能再坚持三天。”
   
   (《南京晨报》报导)
   
   社会保险危机迫近中国
   
   社会保险基金缺口有多大?
   
   (部分内容参考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相关文章)【大纪元2005年5月17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前财政部长)最近在多处演讲中都公开承认,社会保障基金缺口已经高达一万亿。
   
   数据说明,政府积欠全国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从1997年到现在,中国经济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期,2004年GDP总额高达136,515亿元,全国财政收入高达26,355.88亿元,支出为28,360.79亿元,财政赤字为2,004.91亿元。这种情况下,政府尚积欠如此之多职工养老金无法支付,这意味着积欠的养老金将是一笔无法清偿的国家债务。
   
   中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不及世界水平的一半
   
   中国社会保险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社会保险覆盖面过于狭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2004年在调查之后,发布研究报告,认为正在降临的中国老龄化浪潮令人瞠目:至今60岁及其以上老年人已达1.3亿之多,占世界老年人口的1/5,占中国国内总人口的10.2%。假如目前这一人口变化趋势依然持续,到2040年,中国老人总数将达到3.97亿,超过目前法、德、意、日、英的人口总和。但中国并没有为老龄化浪潮做好准备。根据项怀诚透露的数据,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覆盖面还不到劳动力人口的15% (约1,550万人),而世界各类公共养老金计划覆盖的平均水平是33%左右的劳动力人口,中国只有世界水平的一半左右。
   
   农民与农民工没有任何养老保障
   
   上面只讨论了城市职工的养老保险,更大的问题在中国的农村。农村人口的养老保险状况揭示出两大问题,一是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覆盖面小,二是保险保障水平过低。截至2003年底,中国有1,870个县(市、区)不同程度地建立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有198万农民开始领取养老金,只占参保人口的3.6%。有人指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只鼓励具备投保条件的农户参加社会养老保险,“保富不保贫”现象是中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一个死结。
   
   此外还有2.5亿农民工也没有养老保险。据统计,中国农民工的人数逐年猛增,1994年为6,000万,2000年是8,840万,2003年已达1.14亿。四川省重庆市綦江县一位私营企业家冯秀干个人出资请人在全国范围内做了一次历时半年的“农民工养老保险问题调查”,这份报告说,如果加上在乡镇企业打工的,农民工的总数应该是2.5亿,而这个庞大群体没有任何养老保障。
   
   医疗保险覆盖率更低 政府承认医改失败
   
   医疗保险的覆盖率比养老保险还要低。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03年底,参加全国医疗保险的人数仅占城镇人口的20%, 90%的农村人口没有医疗保险,60%的城市人口没有医疗保险,连病都生不起。
   
   从 1991年一直到2000年农民所得到的医疗保险是多少?是一千万人民币,其中有五百万是每年中央政府拿出来,另外五百万就是由各个地方政府凑出来的,九亿农民一千万人民币的合作医疗费用,就是平均每个农民只能拿到一分钱人民币,一分钱在中国是掉到地上都没人捡!
   
   (美国之音记者:萧敬2005年8月15日华盛顿报导)不久前,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员承认医疗制度改革不成功。这表明中国目前的医疗体制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并对社会稳定构成了威胁。调查显示,目前中国有将近一半人需要就诊而无钱就诊,将近30%的人需要住院而住不起院,中国的全民医疗体制几乎完全崩溃。
   
   社会保险有帐无钱收不抵支
   
   根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数据,早在1996年6月底,中国已有76.9%的职工和94.7%的离退休人员参加了社会保险(新华社1996年8月5日电),到2003年底,全国参加养老保险的人数为1.55亿人(《经济观察报》 2004年5月9日),这与项怀诚最近刚公布的1,550万参保人数相差实在太远,项公布的的数据只有2003年中国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公布数据的1/10。
   
   流传网络的照片:“母亲是这样老去的”——当先辈完成自己的使命,光荣退休后,还不得不这样的去谋生,难道我们只指责他们的子女就够了吗?
   
   这只有一个解释,中国的社会保障体制名存实亡,参加保险的人号称1.55亿人,但其中许多“个人账户”只是一个名义帐户,其中并没有资金,由此形成了一个行内人士称之为“空账” (有账无钱)的现象,项怀诚公布的1,550万人是账号里有一定数额钱的账户。“空账”的规模在逐年扩大,但扩大的速度与规模让人不由得要怀疑这些数据的真实性:比如2004年9月中国养老保险金的空账规模累计近6,000亿元,8个月过去,竟然又增加了4,000亿元,这速度也实在太快了一些。
   
   这种情况在中国被称为“养老保险危机”。从养老保险金的状况来看,从上一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全国企业养老保险金收入即使在“空账运行”的情况下也收不抵支,而且年度赤字规模持续扩大,只能靠政府财政来补贴。资料显示,2002年仅中央财政就向其补贴408.2亿元。
   
   更让人寒心的是,由于中国官场高度腐败,养老保险金被少数官员挪用、利用职权冒领的事情时有所闻。在有些地方,退休者要想按时足额领钱,还得向主管者送“好处费”。
   
   失业保险名存实亡 底层贫困人群毫无保障
   
   毫无保障的庞大底层贫困人群是中国最悲惨的人群。截至2003年底,全国领取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的人数为2,247万人,月人均领取58元,折合7美元。(《中国的社会保障状况和政策》白皮书)
   
   我只想讨回一年的工钱
   
   在社会保障领域内的三大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中,目前中国失业保险只覆盖了在国有企业工作的人,许多在非国有企业工作者及农民工等真正需要保障的弱势人群都被排除在外。中国底层民众生存艰辛:民工们住的是四处漏风拥挤不堪的简易工棚,吃的是最简陋的饭食;工作环境毫无尊严可言;而血汗工资还常被老板克扣;在追讨自己的工钱时更是被老板豢养的黑社会打手殴打。民工们辛苦终年,最后是夫妻不能相守,父子兄弟无力相保……无论如何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号称GDP总量世界第二、军备力量直追美国、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之民众生活。
   
   城乡失业人口总和已超过20%
   
   两个农民中间有一个是属于过剩劳动力
   
   农村里发展乡镇企业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容纳了一千多万农村的活动力,从环保组织开始整顿小化工厂、小皮革厂、小印刷厂、小造纸厂、小印染厂,就失去了很多就业机会。从1995年开始几乎每年从乡镇企业吐出来的劳动力就又重新回到土地上去的平均240万到270万。
   
   农村每年有一亿左右的流动人口流往中国各个大中小城市,其中五千万集中在沿海的大城市。农村里除了这一亿之外还过剩1.4亿左右。也就是说农村人口总共是九亿,除了65岁以上和16岁以下的非劳动力年龄人口,其中大概最多是三分之二的劳动年龄人口,其中有一半等于是过剩的,两个农民中间有一个是属于过剩劳动力。
   
   这种劳动力过剩,使人认识到只有提高子女的教育水准才能获得就业机会,但是这个美梦到1997年开始也逐步破灭了,因为中国在这个文盲还占总人口的7%左右(是指一十二岁以上的人口还占7%)的时候。已经提前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就是知识型劳力过剩,最开始是中专生找不到工作,从2001年开始三年专科生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没找到工作。
   
   政府公布,城市里的下岗工人有四千万左右,应该说中国9亿农民中至少大概有2亿多是处于长期没有工作的情况,不管是在农村中、城市里,根据依统计学的数字来算,中国的城乡就业率中,人口的失业率总合达到21.6%,失业率是相当高的,这样的社会不会很安定。(部分数据源自:何清涟《中国繁荣下掩盖的真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