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朝末政-隐山(3)]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末政-隐山(3)

附着在中国社会上的邪灵附体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
   
   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

   
   所以,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
   
   所以,中国知识份子才会发现自由是如此的困难,因为除了主管的行政机构外,还有那个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事事而专门监视着他们的影子。
   
   附体,需要绝对控制被附体者的精神以获得维持自身存在的能量。”(摘自《九评共产党》)
   
   二、中共治下病入膏肓的国家机器
   
   每26个中国老百姓就要养活一个官儿
   
   
   
   
   
   汉朝:8000个老百姓养1个官 唐朝:3000个老百姓养1个官 清朝:1000个老百姓养1个官
   
   今天,大陆吃“皇粮”的总数已达到4572万人,还有500万人行使着国家的权利、自收自支,官民比例已达到26:1。是西汉的306倍,清末的35倍。每一个官员的工资就出在被管理的26个平民百姓身上。
   
   官场一年吞噬国库资金二万亿
   公车消费
   
   6000亿元
    公费招待费用
   
   2000亿元
    出国培训考察费
   
   5000亿元
   
   这还不包括:非法奖金、福利3000亿元;侵吞各类税收4500亿元。这五大消耗加起来,每年达二万亿元。这些钱都从国家财政支出,也就是要由全国的老百姓来买单。公仆们坐豪华小轿车、吃生猛海鲜满世界招摇,花的是咱老百姓的血汗钱!(资料来源:动向杂志2005年6月)
   
   中国外逃资本到底有多少?
   
   资本外逃是中国经济一大特色。贪官们对于中共了无信心,贪污了钱首先都想要存到国外银行去。自1985年到1995年,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比例超过 50%,已成为世界上仅次于委内瑞拉、墨西哥与阿根廷的第四大资本外逃国。近年来某些年份的资本外逃率甚至高于100%。
   
   中国外逃资本到底有多少? 朱镕基曾经承认,中国的资本外逃为2000亿美元。但是仅在2000年一年,资本外逃总数就为480亿美元,高于国外在中国的直接投资额的407亿美元。截止2003年6月,大约有6528名中国政府官员失踪,8362名官员携带现金和硬通货逃往国外。很多中共的高官用现金为家人在海外购买豪宅。他们自己需要的仅仅是一张逃出中国的单程机票,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很多护照,以防政权倒台。
   
   贪官卷款潜逃队伍正在迅速扩大
   
   “盛世”官员大量卷款外逃说明了“盛世”是地地道道的谎言。
   
   2004年8月16日《法制晚报》报道说,据商务部首次披露的数字显示:我国目前尚有4000多名贪官外逃,共卷走资金高达500亿美元……
   
   目前最高的估计是:外逃官员为15000人(改革开放以来),郎咸平估计中国大陆外逃的资金已经达到了30000亿元人民币以上,约合3700多亿美金。而根据统计,到2002年,中国全民储蓄存款余额为87000亿元人民币。这就是说,外逃资金总额是中国全民储蓄额的34%。
   
   “盛世”面子工程 轻易耗资几千亿
   
   APEC国际会议焰火表演一夜烧掉2500万人民币
   
   江泽民为讨情妇宋祖英欢心的大礼物——国家大剧院耗资30多亿元
   
   “神五”上天耗资20亿美元,等于希望工程16年捐款总数,可以救助250万失学儿童!
   
   “神六”上天的研发成本至少25亿美元,几天的发射成本高达9亿元!!!
   
   1999年国庆庆典共花掉1800亿人民币
   
   江泽民的“空军一号”专机花费9亿
   
   中共离休高官享特权 一人一年花掉上千万
   
   【大纪元2005年10月21日讯】公款10亿元,平均每人1千万!这是117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一级离休高干一年的开销。党政高官离休后,享受巨大特权。其中享有最高级离休特权待遇的有12人:江泽民、李鹏、万里、乔石、朱镕基、李瑞环、宋平、刘华清、尉健行、李岚清、荣毅仁、薄一波。
   
   你打谁?都是保鲜重点人物!
   
   《动向》杂志披露,200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亿2,600万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5,537名省部级离休干部,每人每年公费开支70多万至600多万元。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福建的省部级离休干部,平均每人每年开支500万元以上。12名中共最高一级离休领导人,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行宫。中共离休高官的奢侈腐朽生活,被称为“合法的特权”,有制度保证,用不着伸手,已可穷奢极欲。
   
   人民币升值前90分钟发生228亿美元兑换人民币的官商勾结事件
   
   漫画:官商勾结
   
   【人民报2005年9月1日消息】据争鸣杂志8月刊透露,当局在7月21日下午6时正式宣布人民币升值,在内部决定之后、对外宣布之前90分钟空档里,内部发生了228亿美元兑换人民币的事件。抛出美元的中共高官、以及与高官有利益上生死之交的富豪们,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就净赚了三十七亿多人民币!
   
   人民币升值的时间段鬼怪疯狂
   
   关于人民币升值的时间,中国当局严格保密。7月21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3点结束。国务院秘书长紧接着通知:下午4点召开紧急国务会议,会议内容保密。下午4点,紧急国务会议由温家宝亲自主持。会议召开之前,下了二条纪律:一、会议时间内,一律不准和外界联系,不处理公务;二、会议开至6点,在此时间内不得离开会议厅。
   
   温家宝在会上宣布:北京时间7月21日晚7点,人民币升值百分之二,同时间人民币和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节。下午6点15分,由中国人民银行——央行)下达各金融机构。15分钟后,6点30分,由中央广播电视向全国和世界宣布。再过30分钟后,交易价格正式实施。
   
   同时间段228亿美元兑换了人民币
   
   在温家宝宣布纪律后,下午4点15分至5时45分,保鲜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些与会的高级保鲜品们用228亿美元兑换了人民币,净赚37亿多人民币!而且集中发生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深圳、福州、大连、武汉、南京、珠海、重庆、济南、厦门等十三个中共重点保鲜城市的金融机构、党政部门小金库、国企和私有富豪账户。这次人民币升值时间泄密事件,在金融界创了「奇迹」,更创了中共高层、金融界腐败史上的新纪录。
   
   国家就毁在这些败类身上
   
   紧急国务会议下午4点开始,在宣布了两条纪律后才公布升值消息,但4点15分外面已经有人开始用巨额美金兑换人民币了。政治局会议是下午3点结束的,谁走漏了消息已经昭然若揭。温家宝直斥:这一小撮是金融系统的蛀虫,是国家的败类!不追查,不清除,不查办,国家就会毁在这些败类身上。
   
   有人说:「只要办案人员拿出侦察法轮功和异议人士的本事,抓出此次所有泄密的相关人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其实不需要办案人员,此次的泄密者范围非常小,电信局轻轻松松就可以查出在这90分钟时间段里,哪位政治局委员和与会者往外打电话了。
   
   这些贪官们岂不自投罗网?不是这么回事。中共要保鲜,哪里能揭自己的丑呢,岂能自己法办自己呢?
   
   总理温家宝在内部大喊「有鬼」,还得和鬼们一起共事,新华网是绝对不可能把这类鬼事张扬出去的,因为“伟光正”依然在宣传「保鲜」!
   
   “保鲜”会上鼾声四起 睡得那个香啊
   
   哈尔滨停水 牵出连串黑幕
   
   (根据大纪元系列报道及新唐人《世事关心》专题电视片整理)
   北京时间2005年11月13日下午13点40分左右,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的一个化工车间连续发生爆炸。事故造成八人丧生,七十人受伤,并导致松花江水主要污染物严重超标,最高超标108倍。之后,长达80公里的“污染地毯”加上前后峰共135公里的污染带在松花江上形成。使包括哈尔滨、佳木斯、依兰等沿岸城市上千万人的供水被迫中断,并造成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紧张。水专家表示,这次污染危及食物链,对环境造成的长远危害难以估计。
   
   事故发生后,政府都干了些什么呢?
   
   吉林五天后通知下游的黑龙江:在得知松花江被严重污染之后,吉林省政府采用了对外界隐瞒的做法。但由于污染带很快将进入下游的黑龙江境内,吉林省当局无法独力隐瞒事件,被迫在18日,也就是事发后第五天,通知了黑龙江省政府。
   
   黑龙江拖延三天后发布欺骗性停水公告:黑龙江省政府则足足等了三天时间,在11月21日才由哈尔滨市政府发布了停水公告,但停水的原因竟然是供水管设施进行全面检修。直到22日凌晨,哈尔滨市政府发布的又一个停水公告中,才告知市民停水的原因是由于发生爆炸事故,使松花江上游被污染。一网民愤怒地表示,政府部门的人开完会后,竟然抢先购水,几十桶的买,老百姓在水站等一天也没有水。
   
   事故发生后九天才通知俄罗斯:11月22日,中国政府才正式通知俄罗斯,说黑龙江流域很可能被有毒化学物质污染。
   
   事故发生后十天才向媒体通报:11月23日下午,黑龙江省政府和环保部门才首次向媒体通报松花江水污染情况。此时距离爆炸已经整整十天,错过了解决污染的最佳时机。
   
   与此同时,哈尔宾的民众早就风闻可能有重大的不祥事件发生。各种灾难谣传四起,有能力离开的,纷纷选择逃离,机票抢购一空。一时间机场、火车站人满为患,商店里的瓶装水及含水食品被抢购一空。
   
   松花江剧毒污染的消息传出后的最初几天,不少中国媒体都设了专题追踪报导,并不断发表社论,强烈抨击官员们在这场危机中的表现,指责当局撒谎没有任何理由,并称他们的做法是对社会的犯罪。然而到11月25日晚上,进驻哈尔滨的当地和各地记者突然接到中宣部的强硬命令:要求媒体记者停止对官员发问并离开哈尔滨,所有国营媒体都被告知:一律只能发用新华社的通稿。与此同时,网路发出的质疑声浪也被消音,原本在搜狐、网易、新浪等网站上的两万多条帖子,转眼间就被消除的一干二净。中共暂时平息了国内对松花江污染事件的大规模讨论和追究。
   
   评论:哈尔滨停水事故
   
   ——党性压过人性导致的人祸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共产党想问题跟一般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一般人通常是从人的经验和常识出发,从人性出发。知道污染来了,老百姓面临生命的威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让老百姓知道。但是共产党不一样,因为它在人性之外还有一个党性,必须跟中央保持一致。所以在共产党员会做出很多普通百姓不可预见的决定。当一件事有可能会对共产党造成冲击,党员就不太敢按照他的经验去做决定。这就是为什么当松花江污染一发生,黑龙江省的省委书记第一个反应是:我需要等中央指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党性压过人性的实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