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雷声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来源:明鏡網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在中国“广场大妈舞”已经成为城市“一景”:夜幕降临,华灯初放,在城市的十字路口、在步行街、在街头小巷、在不同形式的大小广场,一群五十岁上下的大妈,或统一着装、或统一道具、正唯我欢快地伴随着《最炫民族风》《老婆最大》《伤不起》《荷塘月色》这些“神曲”,配上音质不高的音响在翩翩起舞。也许,这就是和谐社会的所谓“歌舞升平”?然而,在她们乐不可支兴高采烈的同时,旁人却怒气冲天忍无可忍——因她们太顾及自己的幸福欢乐,却将他人的宁静拆解得支离破碎。于是,不愿领教她们这音乐与舞蹈的人们群起而攻之,仅以去年为例,2013年4月,成都一小区几家临街住户由于长期受广场舞音乐困扰,一气之下向跳舞人群扔水弹;2013年8月,北京昌平区,由于邻居跳广场舞放音响声音过大影响了自己休息,56岁的施某拿出家中藏匿的双筒猎枪朝天鸣枪,还放出饲养的3只藏獒冲散跳舞人群;2013年10月,武汉一小区内正在跳广场舞的人群遭楼上业主泼粪……最新的一则消息则是温州市中区新国光商住广场上的居民不堪与他们一河之隔的松台广场上的“大妈舞”,而集资26万,购得原本是用来强声驱暴、灾害事件(地震、洪水等)指挥调度的高音炮大喇叭6台,以毒攻毒,对广场舞兴正隆的大妈反复播送: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当天下午2点开始,“警告声”一直播放到傍晚5点多。一些广场舞大妈实在受不了了,陆续打道回府。虽然花销不菲,可居民都以为值,原因是:当初买房的时候,新国光商住广场比周边的住宅每平方米要贵四五千元,现在便宜三四千都很难卖。可见这“广场大妈舞”扰民之甚!
   
   因为这种“广场大妈舞”风行全国,所以我们不妨探究这一普遍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从岁数上看,现在五、六十多岁的广场大妈们,文革时期正是她们少年儿童时代,按弗洛伊德的说法,此时期建立起来的崇敬与禁忌,将影响她们一生——可以断言:她们所以热衷“广场舞”除了健身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找回在她们儿童少年曾经为之热血沸腾的“激情燃烧岁月”,或者说是对文革那种大轰大闹,在伟大领袖指引下将自己意志强加于他人头上的火红时代的追忆。从形式上看,这种“广场舞”基本上就是文革时期的“大喇叭”加“忠字舞”的结合。文革期间,当局煽动基层老百姓将自己意志强加于他人——这种“他人”无论是“走资派”,还是所谓“地富反坏右”——的方式就是首先通过无远弗届无微不至的大喇叭将各种充满政治恐吓与血腥口号的声音传遍整个国家的大街小巷、城市乡村,从而彻底驱逐人们内心深处的宁静清明与理性判断,如此这般就能为所欲为唯我独尊。为了检阅这种驱逐的效果,于是大力提倡老百姓跳“忠字舞”。所谓“忠字舞”是文革时期用于广场(大场地)或游行的队列行进间的歌颂性民众舞蹈。以《大海航行靠舵手》、《敬爱的毛主席》、《在北京的金山上》、《满怀豪情迎九大》和语录歌等歌曲为伴唱、伴奏。流行于文革高潮期,时间约在1966—1968年间;九大以后渐趋衰微。其舞蹈语汇是从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照搬过来(有人认为源自内蒙古的“安代舞”),为了通俗简易又给予简化。舞蹈动作粗放、简单、夸张,采取象形表意、图解化的表现手法跳舞时手里还要挥动语录本(红宝书)或红绸巾作为道具。它的动作有点像广播体操,多僵直的、生硬的、对机械的物理位移的模拟。舞蹈者全身心充溢着朝圣的庄严感,情绪激荡,但由于舞蹈粗糙、僵硬、稚拙,却又让人产生滑稽的感觉。专业人士和一般民众多批评说没有美感,但也有人说舞蹈姿势优美者可与后来劲舞媲美,无意间给革命时代的娱乐匮乏提供了某种补偿。其实,这种舞蹈的最大功能还在于可以借此来大范围地检测老百姓对当局的忠诚度——就好象满清皇帝用是否留辫子来检测汉族对其统治的忠诚度一样。
   
   再从实质上看,大妈们所以热衷广场舞,最根本原因就在于这批人没受到过很好的教育,更不用说人文教育和美学教育了,也没有传统道德的束缚,也没有现代公民的公共意识,在她们人生观观形成时期,接触到的都是战斗,革命,破坏,蔑视他人,自我膨胀这一类概念,所以在大跳广场舞的时候,扰民,矛盾,就层出不穷了。 这就是大妈广场舞背后的原因。一般而言,普世幸福观就是以普世价值观作为核心理念的一种生活方式的追求,自由、平等、理想,是普世幸福观最基本且连环递进的三要素。没有自由,平等就是空谈;没有平等,理想就是拼爹;没有理想,人的创造潜能就必遭扼杀;当人性潜能都得不到释放,就不可能“更好地活出自我”,幸福何在?因此,我自由、我选择、我成功、我幸福,这就是普世幸福观的幸福逻辑。这也是世界其他各国均用“人类发展指数”来衡量国民幸福水平的原因。
   
   而中国大妈们的广场舞,本质上是城市里那些先富起来或有保障养老金的半老徐娘炫耀自己幸福的卖骚秀,自己在“自由”地炫耀幸福时,还得强迫周围邻居和匆匆路人非常不自由地消受她们的“自由”。“自由”完全属于她们自己,压根就没有平等意识,把“不平等”抛给他人,把“幸福”留给自己。她们根本不会去想,像她们同样年龄段的妇女还有庞大群体在为生存、养老、看病、教育、住房等浴血挣扎,还有一批在上访,还有一批在黑监狱,还有一批在失独,还有一批在抗强拆……,她们更不会想这些社会之恶将会降临在她们身上或她们子孙后代身上。因为她们现在活得很好,她们在庆幸自己比那些受苦受难的群体幸福。身体棒好,吃饭喷香,她们要更好地活下去。一言以蔽之,她们只想将自己在吃饱喝足后的炫耀发泄的意志强加在所有人头上,而不管人家是不是认同或接受她们这种意志。而这,正是文革爆发和推动的核心。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广场大妈舞,是文革流毒至今不绝的最好证据。
   
   在其它没有爆发过文革,保持这理性清明的国家,我们就看不到这种强权式的扰民“广场舞”——岂止没有广场舞?就连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将自己话语强行灌输给旁人的事也没有。比如在我们的近邻日本:日本地铁里相当安静,日本地铁是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但不管车站内如何熙熙攘攘,行驶中的地铁车厢内都是很安静的。日本人规矩地坐着或者站着,面无表情、似看非看地望着窗外。即使熟人间也很少交谈,偶尔窃窃私语,也把声音压得很低。所有人都刻意保持着车厢内的安静,车厢内惟一可以自由响起的是报站的声音。日本人使用手机也习惯调成振动模式——原因是怕手机铃声影响到别人。地铁车厢里老、弱、病、孕、残的专座上方,也贴有明显标志,提醒坐在上述专座旁的乘客要关闭手机,以免手机辐射影响到坐在这些专座上的人。在日本的大街上也很少能看见有人大声讲电话,医院里更是不允许在走廊里打电话。在宾馆大堂、机场等公共地方,日本人的表现和地铁车厢内差不多,这些地方也很安静。日本人即使在家中也尽量不制造出大的声音,不然很可能被投诉。为什么日本人这么安静?即使在家里也不能为所欲为?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安静是别人应当享有的权利,自己没有资格和权力去剥夺人家这一享受!去年美国《侨报》曾报道,一位年约60岁的王女士领导的华人舞蹈队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排练腰鼓时,因噪音扰民,遭到当地居民报警。王女士本想解释,却被警员强行上手铐,并被开出传票。警方列出她被控罪的理由是"在公共场所没理由制造噪声"。《侨报》认为,纽约警方在处理此事的方式上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而华人大妈们也需要检讨。特别是王女士的舞蹈队已非首次遭遇警方干涉,更应该“吃一堑长一智”,规范自己的娱乐行为、尊重他人的生活安宁。
   
   也许,中国也只有在彻底清楚文革余毒,建立真正尊重他人权利的法治社会后,“广场大妈舞”这一将自己意志凌驾于他人头上的痼疾,才能真正销声匿迹吧?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