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雷声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谁的锅?谁的饭?/任志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瞿希贤:别唱我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民国时期上大学要花多少钱?
·北京将为失独老人设专门养老院
·人民网:纪委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毛贼东在文革中曾经图谋香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著名美国海归:中国必须摒弃“太监化”
·希拉里:中国人只要钱与权力 不懂体面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抽干汉江 南水北耗 北京特权
·吕秀莲且慢赞美习近平 希特勒强多了
·狄志遠:同性婚姻是國際潮流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习近平里外不是人很孤立,骑虎难下
·毛贼东残害中国人民罪名大全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郑义 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2014-04-19 15:15:25 [点击
   :196]
   在议论韩国船长逃跑时,台湾佬先生跟帖说“1937年南京保卫战时,守将唐生智也
   逃跑了。”此话与事实不合。
   


   唐生智这个人是不怕死的。自辛亥革命以来,出入弹矢横飞战场不知凡几。见日军
   舍命扑城,便坐了一辆德制坦克,四处督战,得一绰号叫“南京疯子”。
   
   11日午,蒋介石得知日军已攻克雨花台地区、安德门、凤台门等重要位置,意识到
   撤守的时刻已经来临,当即拿起电话,要顾祝同火速转告唐生智赶快过江。顾祝同
   立即把电话打到唐生智的司令部,时间是正午十二时。顾转告了南京撤守的命令,
   并要他“赶快过江到浦口来,我现在要胡宗南在浦口等你。”
   
   唐生智颇感突然,他原来做的准备是死守,回答说:“前线如此紧急、被突破的地
   方很多,如何撤退?”顾也明白唐安排大军撤退需要时间,遂改口说“你今晚务必
   撤过江。”但唐仍不同意,说要安排好才能撤退。
   
   上面与下面的文字皆有回忆录等纪实材料支持。
   
   顾祝同理解蒋介石想保全唐生智的意思,坚持道:“你留个参谋长交待一下就行了,
   今晚赶快过江吧!”
   
   唐生智仍然觉得不现实:“那也不行,至迟也要到明晚才能撤退。我不能只顾一人
   的死活,不顾军队。”(一时间唐也心乱了,把“最早”说成了“至迟”。)
   
   “敌人已到六合,情况非常紧急。”
   
   “今晚要我过江是不行的。”说完就搁了电话。
   
   顾祝同只好如此向蒋介石复命。南京的电话已经断了,蒋无法直接跟唐谈,便发去
   急电:“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之要旨也。”怕有误,
   同一电文又发了一次。
   
   口头命令和书面命令都十分明确了。
   
   12日凌晨二时许,唐令参谋长周斓召集参谋人员制订撤退计划及命令。他是准备再
   打几天巷战的,预备队尚未动用,却不料这么快就要全面撤守。唐立即调动尚未使
   用的预备队,支撑残局,掩护打残的各部与敌脱离接触;急令运输司令部将撤走的
   船只火速驶回,以备大军过江。天明后亲赴宁海路难民区国际委员会,去恳求拉贝
   先生安置来不及后送的伤兵。等等。
   
   12日下午四时,唐生智召开军事会议,向各军师长传达了统帅部的撤守命令,宣布
   了各部撤退路线。天黑时,唐生智一把大火烧掉了自己的公馆,“一根牙签也不能
   让松井石根拿到”。
   
   现在来说一说唐生智过江的那条船。
   
   在江边某处停了一艘小火轮,是参谋长周斓以备万一的留下的“私货”。唐生智为
   稳定军心扣了所有船只,不准私留一只,违令以军法论处。后战局不利,周斓听说
   有一艘运送军用品的船停在江宁要塞,尚在命令规定的封锁线之外,便悄悄派一位
   年轻参谋去找要塞司令,用一只小筏引港,把船放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港湾。他
   虑事周到,又是多年来与唐共生死的湘军老部下。唐有殉城之念,但他不得不防着
   山穷水尽那一天。
   
   天大黑后,船上已经上了三四百长官部的人。久候不见唐生智,许多人鼓噪马上开
   船。周斓坚决不允。约八时半,唐生智和家人上船。随后两位副司令到达,副参谋
   长和参谋处长还没消息。又有人叫开船,说对岸枪声很密,已有日军渡江。唐生智
   不允。再等一小时许,有人提醒此船还有渡运部队的后续任务,唐只好同意开船。
   时间是在9─10之间。因我正写抗战,以上细节、时间都是经过反复考证的。列位若
   能拿出任何证明唐生智贪生怕死,丧失武德的事实,我愿意修正自己的考证。
   
   台湾佬还说“谁不服气,就找一个日本将军临阵逃跑的实例给大家瞧一瞧吧!”台
   先生真理在握,很好。就说“皇军之花”板垣征四郎吧,临沂初战,败在张自忠手
   下,逃遁之仓惶,连大衣、手杖及私人印章都让人家缴获了。比起唐生智“一根牙
   签也不能让松井石根拿到”,这个脸丢大了,怪不得想剖腹自杀。
   
   我是写小说的,职业要求我有同情之心,即便是对敌人、坏人。日军的训练、装备、
   战斗意志皆属一流,我是很敬佩的。但对其战斗意志背后的军国主义不能苟同,尤
   其是武士道精神中的“死亡欲望”。日军也是人,在二战中沉醉于“玉碎”,那确
   实如网友所说是“洗脑”的结果。日军内部,对于不爱惜部下生命的那些悍将,也
   是极为痛恨的。这种被国家主义鼓动起来的“死亡欲望”,其实是一种文化现象,
   当年日军高级将领们就有觉悟。
   
   说一句日本“末代海军大将”井上成美(网上很容易查到他的资料)。因反对“一
   亿玉碎”的疯狂,处境异常危险。井上成美写下了生平第二封遗书,严词谴责那些
   高举民族大意,不顾军民死活的疯狂军人与政客。井上于公开场合从不掩饰对他们
   的由衷憎恶。由于他处境实在过于危险,一向爱护他的老前辈海军大臣米内光政背
   着他奏准天皇荣升他为海军大将,并至海军大学任校长。井上抵死不从。米内的怎
   么说服他的?“去海大吧,可以藉机保护并制止海大学生不要盲目投效神风特攻队。”
   
   
   后来因南京大屠杀被判处绞刑的松井石根,其实并没有指挥南京战役,但他名义上
   是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最后承担了罪责。在他冲破部下(!)重重拦阻了解到大屠
   杀部分真相后,回上海向美国《纽约时报》特派记者阿班透露了南京大屠杀,并义
   愤填膺地宣布:“日本军队是今天世界上军纪最坏的军队。”
   
   再说半句在马尼拉被绞死的“马来之虎”山下奉文。临终忏悔师,曾经是同袍的僧
   人森田觉中尉问:“你有甚么遗言?”山下说:“一个人的本性在上学校以前,是
   在他的母亲下培养出来的。我的遗言是,提高妇女的教养,培养好的母亲!请告诉
   祖国,我对祖国只有这个愿望。”
   
   其实,这些都可算作对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的不同角度、程度的反对或忏悔。日
   本文化承传与中国,但剔除了儒学仁爱的核心,加进了残忍的因子。
   
   有两个日本:一个是充满美感的优雅的日本,一个是疯狂的嗜血的日本。
(2014/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