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金剑平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读后
·论共产党的反动性——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上)_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下)_转
·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五)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台湾反“服贸” 学生进住立法院,50万人上街支持,引起世界关注。学生的敏锐和勇气得到世界的赞许和支持。学生的和平理性和韧性,取得了圆满的结果,立法院答应了学生的正当要求——先立法后审服贸,学生和平退出立法院。
   两岸服贸协议,那是马英九总统受骗上当,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了,学生在救他,在救中华民国。
   表面来看,在协议中台湾占了很大的便宜,大陆开放80项台湾只开放60项,台湾可以凭资金、技术、管理的优势赚得盘满钵满。
   马总统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中共不是一个正常的党派,它是流氓中的流氓。它的任何承诺都是不可信的,说是80项,只要中共愿意,它可以连一项都无法实施。历史的教训还少吗?

   大陆也在宣传要买回台湾,那么中共真的要通过经济买回台湾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也无可厚非。其实中共哪有那么好心肠!
   中共出卖的土地超过台湾面积的多少倍,中共根本不是迫切需要台湾的那点土地。而台湾的人民经历了正常的民主生活,民主意识深入骨髓,这是中共最恐惧甚至要消灭的,中共在大陆掌权后搞的“镇压反革命”和“反右”就是消灭这种人的。中共难道还会笨到要请2300万民主人士回来闹民主革命吗?这些民主人士回来还会启发大陆人民的民主意识。
   那为中共什么还要统一台湾呢?
   早就听说过,中共有三怕:死了的孙中山和蒋介石、没出息的国民党、偏安了的中华民国。
   中共在大陆掌权后,控制媒体,篡改历史,编造谎言,污蔑蒋介石在峨嵋山等桃子摘不抗日、“四大家族”贪污国家财产、国民党反动派,污蔑中华民国是什么“万恶的旧社会”。看看中共的教科书、电影和电视,每一个都是这样骂的,从它掌权一直到今天。
   现在由于网络的发展、人民的觉悟,中共要完全封闭人民已经不可能。蒋介石和国民党对中华民族的巨大贡献,渐渐被中国人所了解,民主社会的美好渐渐为人们所接受,中共对大陆人民的巨大谎言在解体,并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产生质疑,这就造成中共的巨大危机。国民党不除、民国不灭,中共就灭亡,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中共很怕,由怕生恨!消灭中华民国,它才能高枕无忧。
   由此可见,中共统一台湾的真正目的是:整垮台湾、收编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民主的民国)。
   
   中共武力有限,只能假装用经济手段,反正如果真的花钱花的也是中国人的钱又不是中共的。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中都有中共的代言人。国民党的丘X能暴出阿扁的许多料,会不会是阿扁身边的中共间谍通过北京提供的?民进党与中共联系更多,更像中共的外围组织,成立之初的元老级党员很多都有与中共的某些关系。台湾无论是统一或者是独立,对中共来说都是的喜信,别看它天天喊统一,台湾独立更是它的最高追求,既消灭了中华民国,断了大陆人民的希望,又去掉2300万民主人士,还可以用动武来恐吓台湾,何乐而不为呢?
   中共通过操作统独对立,分裂台湾的族群,让台湾人民内斗不断,使它有可趁之机。中共暗中支持民进党搞分裂,让不想台湾独立的国民党狂奔中共怀抱。类似的手法,中共历史上多次使用,获利丰厚。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把国民党划分为左右两派,挑逗互相斗争。抗战时,种鸦片、勾日本、污蔑蒋介石为顽固派、污蔑顽固派就是投降派。内战时,挑拨地方派与中央对立……
   历史的经验告诉了我们:中共的任何承诺都不能信,它是流氓中的流氓,说它是流氓,那是对流氓的污辱。这里提供几段历史让马总统及国民党大佬们回味回味:
   七七事变后,中共想让国民政府收编,向政府承诺:不没收地主土地(即不搞阶级斗争)和不在国军中发展地下组织。“不搞阶级斗争”:实际中共向它们的党员和群众讲,蒋介石是顽固派,代表着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利益,顽固派就是投降派(可查《毛泽东选集》)。这不就是搞阶级斗争吗?这不是有利日本人吗?“不在国军中发展地下组织”:后来在内战中起重要作用的间谍,许多正是抗日时安插入国军的。而且共军的间谍在抗战中很少出力,等待真正抗日的国军将领战死,他们就升上来掌握军权,这就是中共的“长期隐蔽,等待时机”计策,中共的这一着,把中华民族推向绝境。中共用承诺套住了国民党。所以中共的承诺是假承诺,它越信誓旦旦地承诺什么,越要小心什么。
   重庆谈判,毛出发前,对共军的干部说“你们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不要担心我在重庆的安全问题。你们打得越好,我越安全”。这不就是发动内战吗?谈判期间,中共发动上党战役,消灭刚从日军手中接收了上党地区的国军3万多人,日军占领时不打,国军接收了就打,可见中共之目的。一边发动内战,一边和平谈判,骗人嘛。
   重庆谈判签署双十协定,是国家民主化内容,主要是四化“政治民主化、言论自由化、政党平等化、军队国家化”,还有信仰自由化等等。中共签字完,墨迹未干,转过身来就杀地主抢财产,搞残暴血腥的土改,难道双十协定有血腥土改内容?双十协定签字的第三天,中共中央下达文件(注1)要求继续扩军。双十协定中共根本就不考虑过遵守,而国民党却信以为真并大裁军,中共用双十协定套住了国民党。
   1949年国共和谈,其实是中共的缓兵之计,争取时间造木船。谈判是有意拖延时间,中共和它的地下党张治中准备了一份国民党投降书,共军准备好了马上公布,共军立刻过江,配合默契。试想如果没有和谈,国军的飞机向藏于芦苇里的共军和他们的木船投燃烧弹,同时海军封江,共军比曹操还惨。如果当时过不了江,永远都过不了长江,因为马克思理论与经济发展规律是相违背的,朝鲜与韩国,东德与西德就是证明。江南的环境气候又比江北好,人口又比江北多,中国人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又少(中共是用新民主主义来骗到人的),中共拿什么拼?等江北的中共搞完土改、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反胡风、反胡适、大跃进、人民公社、城市工商业改造、反右、大炼钢、反瞒产、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批林批孔、评法批儒、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学大庆学大寨、反击右倾翻案风这些运动,还没等到改革开放,江南的中华民国已经是世界强国了。这时请江北的共军过江,他们拿枪去换茶叶蛋吃了。现在的韩国打朝鲜,不用子弹,用鸡蛋都能打赢。东德是社会主义中经济搞得最好的,还一夜覆灭,其他的社会主义就不用说了。2300万人的中华民国,在人力物力财力主要用在准备反攻大陆上、并在戒严了几十年之后,都可以成为亚洲一小龙。而作为3亿人口半壁江山的中华民国,有什么理由不成为世界一大龙?!毛泽东这么胡来,中共的江北可能比朝鲜还惨,朝鲜还没那么多运动呢!有江南的对比存在,江北的人民会全民反共,不用江南出兵,中共就在人民的反抗中覆灭,和东德一样。
   国共合作史可以简单总结为:第一次国共合作,中共附体国民党,得以发展壮大,并破坏后方阻挠北伐,执行共产国际的中国南北分治政策。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共得以躲在敌后发展,并勾结日寇破坏抗战。重庆谈判,骗得国民政府大裁军,中共得以从容扩军并发动内战。1949年国共和谈,中共麻痹人心赢得时间,最终得以轻易过长江。
   国共谈判,每次国民党都是真心的,而共产党都带着阴谋诡计去的,每次国民党都被骗,每次国民党都失败。所以说国民党不是被打败的,是被谈败的。书呆子与流氓谈判,结果可知。
   电视上看见马英九总统说,如果服贸协定被否决,“人家会说我们不守信用。”这句话听起来更象马总统脑袋碰到地面的叩头声。马总统想过没有,每次谈判,“人家”哪次守过信用?马主席不至于连自己党的历史都不知道吧?中华民国总统不至于连中华民国的历史都不知道吧?如果这样,马总统就会误党灭国。马总统是糊涂还是有意所为?马总统既然这么害怕“人家”不高兴,降共好了嘛,何必谈判呢?只要还没投降,“人家”就会不断压迫你,不如一步到位,一了百了,长痛不如短痛。
   这里想提醒马总统,投降也不会有好结果。傅作义带60万人投降,结果他多少部下被成了反革命?他多少士兵被朝鲜战争的绞肉机绞粹,他作为水利专家的弟弟被成了右派活活饿死在劳改农场,他的女儿也没有什么好结局,如果中共不是留他作招牌骗人,他连身免都难,右派这一关他就过不去。他说投降是为了保护北京古城不被破坏,中共占了北京,对北京的古建筑进行了彻底的破坏,远比战争惨烈和彻底,非常完整优美的古城墙被拆,北京城里的古庙古建筑大部被拆仅留标志性的建筑。一座曾经万国来朝之都、东方建筑的宝典之地还没到文革就这样被支离破碎,更惨的文革和破四旧还在后头。
   对于个人来说,说过一次中共不愿听的话,中共永远记住,那些民主人士不懂得这一点,所以死得很难看。张东荪、储安平就是很好的例子,胡适逃台湾才得以善终,留在大陆比上面两位还惨。现在终于明白,中共出于对民主的仇恨,骗这些民主人士留下来,就是为了收拾他们。在民国时代,民主人士天天骂国民政府、骂国民党、骂蒋介石,说不民主太独裁,一点也没事,越骂越精神,越骂越健康。在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里,哪个民主人士骂过新政府,骂中共和毛,提意见也要先喊万岁才提,就算这样,哪一个又躲过了呢?听说傅作义和他的女儿后悔了,何只他,多少民主人士悔恨终身、自罪度日!马总统对于“6-四”说过什么话,“人家”不会忘记的。2300万民主人士归国,肯定比大陆普通人惨,到时中共给你们“刮骨疗毒”,你们就知道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滋味了。哈!哈!哈!
   据台湾的“台商在大陆受害者协会”统计,过去十年有28000多家台商(公司和个人)在大陆受到伤害:不公平地被人家吃掉、被人家损害,最后搞得很惨,甚至有些人的安全都受到威胁。该协会理事长表示,签服贸协议等于“让一些台商到大陆送死”,他认为,掠夺台商企业是中共的国家政策,赴陆投资的台商仅不到三分之一赚钱。中共一边高唱“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一边这样整,中共巴结拉拢台湾时期尚且如此,当想整的时候又如何呢?那就不只是血本无归了。台商林志升为求生命的安全,放弃了在大陆1亿5千万元人民币的资产,逃亡3千公里,最后偷渡回台湾。马总统何不看看他写的亲身经历,体验体验在荒唐社会里被陷害、被关、被整、被诈和逃亡、偷渡的滋味,是现代版的基督山伯爵。林志升能逃回台湾已是万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