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姜维平
   正当重庆遭受“黑打”的彭治民,李俊等人申诉无望之时,一条诡异的消息震惊了山城以至海内外,昔日的“打黑英雄”还没被押上法庭,就自杀身亡了,重庆官方的结论与民间的耳语截然不同,也许我们被欺骗得太久,对“神马”都不相信,也许这是一个信号,接下来还有大事发生;也许他死了,一切都将了结,重庆还会是死水一潭。但不论怎样,作为一个关心重庆的外乡人,我还是想自己冷静地分析一下,并提出以下两种可能,因为读者都不愿再一次被“休假式”忽悠。
   据人民网4月8日报道,2014年4月4日晚,重庆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在渝中区一家宾馆死亡。经现场勘查,周渝系自杀。经渝中警方调查,周渝患糖尿病多年,长期注射胰岛素并引发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近期又查出患有重度肝硬化,情绪低落,曾向同事流露出悲观厌世的想法。也就是说,官方希望人们相信自杀的原因是患病,按他们的定论是自杀倾向的抑郁症,如果真是这样,没什么好说的,尽管他是警察,薄王在位时,他曾风光无限,但谁都会患病和死亡,人死如灯灭,应用温情照亮身后之事。首先,我对周渝之死表示同情,希望他的亲友节哀顺变,多加保重。
   以上只是死因的一种可能,还有两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一是畏罪自杀:我们都知道,坐牢前的薄王把重庆变成了与“红岩”对应的“黑岩”,他们包装,虚构和拼凑了640个“黑社会”,制造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最严重的一场地方性的“唱红打黑”运动,数以万计的人逃亡,数以千计的人蒙冤,而自杀的周渝恰恰是打掉资产最多的彭治民家族的得力干将,他不是一般性的参与,他是专案组的领导,直接受命于王立军等人,也得到过薄熙来的亲自嘉奖。据《重庆晨报》早前报道,2010年5月,重庆市公安局召开三项主导业务、打黑除恶、灭枪治暴表彰大会,渝中区公安分局等10个单位、周渝等20名个人获重庆五一劳动奖章;熊峰等60名青年民警获“重庆市优秀青年卫士”荣誉称号;戴晓煜等20名干警获重庆市打黑除恶“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


   也就是说,昨是今非的形势相当逼人,不仅“政治新星”薄熙来判刑,其太太,“打黑顾问律师”谷开来入狱,“打黑英雄”王立军,“四大金刚”等都无一幸免,而且,在黄奇帆和张轩的保护下,其他参与“黑打”犯罪的警察,刚从恶梦里醒来,又听到了周永康被抓的消息,还有,真正的“黑老大”刘汉被带上法庭,他正在等待司法的公正判决,等等,这一切都使周渝等人惶惶不可终日,因为只有他们自己深知,在王立军带头徇私枉法的年代,他们都干了“神马”,彭治民,李俊,曾智强,黎强等人,都是守法纳税的民企老板,没有一个像刘汉那样胡作非为,专案组之所以通过刑讯逼供,强行包装“黑老大”,就是为了“抢钱买官”,全世界人民都叫他们耍了。按正常程序,等周永康判完,像周渝,魏鑫,钱锋等之类的“小喽喽”就该抓捕了,所以,心理比较脆弱的周渝,有点挺不住了,可能他不仅是刑讯逼供的问题,还涉及到私吞罚没款的事,因为据我得到的材料,公检法系统许多人都趁“黑打”而贪污受贿,民企损失了几千亿,并没有全部入国库,至今下落不明的款项数量惊人,也许懂法的周渝算了一笔账,他死了,犯罪追诉就终止了,以前搞得钱也无从查证,这比坐牢判刑要好,既可以免于法庭受辱,也可以给家人留一笔财产,而且他的同事,也可以把所有的罪责推到他身上,留个人情。反正人死了,不能开口讲话,死无对证,一死百了。
   二是他人谋杀,而伪造现场,这种情况可能性较大,也易于操作,因为他们都是公安人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更是王立军的“好学生”,王背靠“薄骗子”这棵大树,学到了高超的骗术,把一切都传给了“091专案组”的人,也传给了56个当时“黑打”有功的警察集体,在眼下这种重庆新旧领导交替,即将平反冤假错案的形势下,一切重罪在身的人,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必将拼死抵抗,他们一是通过亲友加快财产的海外转移,预免经济损失;二是千方百计地毁灭证据,狡猾抵赖,后一种情况也包括谋杀证人和同伙,可能由于周渝是骨干力量,知道许多核心机密,而且,对上级正在调查的徇私枉法的案件,比较配合,那些担心日后被抓,即将人财两空的人,就破釜沉舟,密谋杀人了,他们这样做,自认为有多种好处,除了上述笔者推测的那样,他们可以嫁祸于人,还可以打一张“悲情牌”,即,动摇上级的拨乱反正的决心,点燃警员躁动不安的情绪,他们借周渝自杀事件做文章,可以通过黄奇帆向中南海汇报:你看,周渝一自杀,警察队伍人心惶惶的,而社会治安还得靠警察维护,不能再查了,“打黑”的事能捂就捂下去,稳定压倒一切啊。何况,海外敌对势力正在利用周渝之死,诬蔑警察,我们的警察大部分都是守法的嘛。于是,黄奇帆两面送人情。
   因此,“休假式治疗”的谎言变相出笼,薄熙来倒了,但“薄式骗术”还大有市场,只要重庆一出现不利于政府的消息,地方官员总能从薄王那里找到欲盖弥彰的工具,尽管它拙劣而低级,但屡试不爽,不妨这样反问黄奇帆:既然是周渝常期患病,经常注射胰岛素,还悲观厌世,为什么薄熙来在位时不自杀,那时,死了还可以得到100万的抚恤金呢,而今天偏偏死在“保护伞”周永康被抓的时候,是巧合还是忽悠?其实,文中所言“情绪低落”一词已尽露了底牌,显然,当年胸前高挂“五一劳动奖章”时,他没有糖尿病;他刑讯逼供打人时,热爱生活,一点也不悲观厌世;他紧跟王立军,“四大金刚”抢钱时,情绪高昂;一旦“保护伞”碎了,“王飙子”跑了,像他这样的没脑子的打手,就心慌意乱,百病缠身了,岂不怪哉?
   那么,“周渝”之死会终结上级对“黑打”冤案的审理吗?我有点把握不准,但我总是比较乐观的,我认为:习近平要想推动中国进步,必须抓住平反冤假错案这一关键一环,否则无法调动人们的积极性,也无法回避冤民的诉求,更无法恢复民众对“依法治国”的信心,尽管目前有很多落后矛盾的事件出现,但社会必得进步,谁也改变不了历史发展的正确方向。所以,重庆人还没从與论的迷雾中走出,新华网就在4月8日报道说,中央政法委员会近日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政法机关和全体干警学习宣传张飙先进事迹,坚持严格执法、公正司法,为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过硬队伍建设作出新的更大贡献。而张飙何许人也,原来,他就是力推浙江“张家叔侄案”平反的好检察官,他才是群众期待的“包公”,他的榜样力量胜过“焦裕禄”一万倍,因为焦的故事已过时,而张飙的生命刚开始,中国有多少类似重庆的冤假错案,有多少人,包括本人在内,等待着平反昭雪的一天啊。这一新闻透露出党内改革派的心迹:逝者已去,但愿他临死前有所悔悟。重庆的春天可能真的来临了。
   2014年4月8日于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4月9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