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姜维平文集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姜维平
   听说广东省高法要重审顾雏军案,我为他感到高兴,我想,也许结果会比较乐观,如果他能获得平反,对正在发展的中国民企是一个慰籍和鼓舞,尽管老顾饱受铁窗之苦,但毕竟出狱后可以在北京举办喊冤会,还自戴一顶文革式的“高帽子”,尤其是还搞了一个阵容整齐的研讨会,胡德平等人都敢参加呢,这些较之那些蒙冤入狱,喊冤却被禁声的人,形成天壤之别,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论如何,吃一百个豆子必须知道“豆腥味”:顾雏军案说一千,道一万,其原因就是一条:它是贪官内斗,“抢钱买官”,司法不公的恶果之一,只不过是,为了掩盖事件的实质,有人故意借“郎顾之争”释放烟幕弹,仿佛抓他判刑是为了保护国有资产免于流失。其实,手中有权的贪官与顾老板同业竞争的某个奸商联手编故事,一边把他送进监狱,一边掠夺他的巨额财产,再用不义之财买官高升,如此而已。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既便原判法院给老顾一个迟来的公正,但也未必表明中国司法的实质性进步,因为连傻子都看明白了,现在,不仅胡春华不是李长春和张德江,顺德,佛山的地方官早已换人,而且,独掌政法大权的周永康也成了任人宰割的“死老虎”,虽然,老顾举报证监会副主席范福春和广东证监局长刘兴强,广东省副省长陈贤礼等人诬陷了他,使他蒙受7年的牢狱之灾,但显然没有周永康多年经营的冤案遍地的司法环境,有人想把他这样的大老板送进监狱,并侵吞他一百多亿的“大蛋糕”,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不过,我们的要求不能太急太高,广东高法受理此案,总比不受理要好;改判总比维持原判要好;给伤痕累累的民企一些慰籍,总比令他们彻底绝望要好。
   近日,我花了几天时间浏览有关老顾的文章,发现人们对他的评价和了解有些许偏差,有人说他倒霉的原因在于,不与顺德等地方的官员应酬和来往,但据我看到的一份材料称,他被捕后,有的员工和朋友想救他,但他那时一直住在北京一家饭店里,每天早出晚归,神秘兮兮的,他和什么人联系都是单线,所以没有完整的可供协调的信息,他的朋友们找不到“北”,而且,从老顾的一封洋洋万言的举报信里,我看出了蛛丝马迹:他可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皇城脚下的某些神秘的大官身上,而忽略了如狼似虎的地方官。

   俗话讲,大官好见,“小鬼”难缠,对一个名声不小,福布斯榜上有地位,资产很诱人的民企商人来说,这可是犯了大忌,在中国要想赚钱,难免与官员吃喝来往,不行贿受贿是奇迹,也就是说,老顾所冷落的恰恰是当时权势走强的一群“小鬼”,贪官,他们有的在顺德,有的在佛山,有的在京城,有的在政法系统,有的在政府机关,有的是见风使舵的文人,这些家伙再联络某些与老顾争夺市场的商人,上串下跳,左右开弓,各取所需,狼狈为奸,编织了一张无形的法网,老顾成了大蜘蛛,被钱财养得肥肥的,早引出了阴谋家的涎水,他终于被紧紧地黏上了,一黏就是7年啊,上百亿的资产没了,数万名职工走了,最信赖的助手叛变了,“海归”后的梦想破灭了,由中年步入了老年,而冠冕堂皇的地方法院,不过是一件可怜的道具,在幕后拉木偶的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官员,奸商,地痞,无赖。
   据新浪网2014年3月20日报道,一个阵容强大的有关老顾的研讨会命名为“民营企业为什么难:从顾雏军案看民营企业法律困境”研讨会,在京城召开,它的主讲嘉宾有:原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胡德平,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江平,中国法学会原主编郭道晖,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陈光中,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皮艺军,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民主与法制》总编刘桂明,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刘仁文,天则所副所长,教授冯兴元,外经贸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王晓川,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施天涛,中华全国工商联秘书长欧阳小明,京衡律师集团律师陈有西,天纵公司董事长胡晓辉等等。
   我仔细阅读了每一个人的发言,首先发现他们身份上有一个共同点:除了欧阳小明之外,凡是当官的都是“原”,也就是说,现任的领导几乎不见一个人影,这就透露出关键的信息,尽管国内司法界的大环境发生一些令人鼓舞的变化,但阻力和风险依然较大,只有退休的一些人,才敢于做点與论先行的工作,我想,也许顾雏军请的律师给广东高院准备了一些新证据,有关方面也协调了上上下下的一些关系,但“道具”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司法不独立,法官没有职业化,与其预料法官将会重新分析证据材料,做出新的判决,不如说院长和法官,正在窥视高层内斗的迹象,找到自我生存的平衡点,大部份法官首先把判案当成谋生的饭碗,而不是神圣的事业,他们如何去判,全看长官意志,所以,这个典型案子的走向还具有某种不确定性,老顾不要掉以轻心。
   我想提示老顾几个问题,第一,十六届三中全会之前,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搞得热火朝天,当时,国有企业改制伴随一个比较大的论战,即所谓“郎顾之争”,它出台的真实背景是什么?真的是郎咸平忧国忧民吗?他说顾雏军在国企改制中,侵吞国有资产,很多官员非常关心这件事,很多的经济学家,还有法学家参与了这场论战,但我看,人们未必知道官员心底的秘密:企业“国有”其实就是官员所有,难以想象,一个封疆大吏,不对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国企”领导人,有任命和指挥的大权,而被施以恩惠的企业法人,必将利用公有制的财源和物质条件,去回报上级官员,所以,与国企并存的民营企业越多,当官赚钱的空间就越少,他们当然本能地仇视民企,而独掌话语权的官员,又兼掌司法裁量权,所以,不搞枉法追诉才怪呢。联想郎咸平在薄熙来案发前的表现,可以深入思考一个问题,有无可能,他是一名“與论先行官”,而背后也有权钱交易的动力?现在,薄熙来已经判刑,有便利条件查清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回顾这段往事,是提醒老顾整理杂乱的心情,上述的研讨会理论色彩较浓,力度欠缺,不如多找国内媒体的编辑和记者,对怀疑和指控的一些参与诬告和迫害的官员进行深入的调查,不要坐等人家把举报信送到自己手里,好在,当年修理他的“小鬼”与京城的“大官”多已边缘化,受到有关方面严控的文人们减少了恐惧,一些过去不敢站出来的证人,可能会开口讲话;一些媒体也不再寻找借口,吝惜版面;尤其,原公安部高官郑少东操控的马仔不再能监听他的电话,总之,老顾活动的空间比较大,他应当象郎咸平那样大造與论,抓住良机,伴随着今年初启动的司法再审程序,给社会注入新的焦点和热点,也给法官增加点压力或动力,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
   第二,要紧紧咬住所谓“2,76亿美金担保”的假控告,假证据,多准备一些证人,出庭作证,来扭转重审的大局。虽然,当年指控他的罪状有多项,但关键的就是这一条,官员想整他,找不到“原罪”,因为他与其他民企老板不一样,他的原始资本积累是在国外完成的,他带了1,7亿美金“海归”发展,先在香港注册格林柯尔公司,后落地广东佛山收购科龙,所以,官员拿他没办法,就虚构了一个天大的谎言:他2002年1月收购科龙电器后,账面亏损十多个亿,当地政府急于扭亏为盈,说顾雏军侵吞国有企业、导致资产流失。其实,国际会计师行出具的财务审计报告足以证明,这家企业早在格林柯尔入主之前已经亏损,顾接管科龙之后,招聘人材,重组和改制,拓展国内市场,利用自己在美国、英国取得的专利“GreenCoo”,代替导致臭氧层破坏的氟利昂,科学切入制冷行业,又打入国际市场,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反败为胜。2003年5月,顾雏军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此后,共收购了四家上市公司,其号称有几百个亿资产,而这一切都因上述谎言和枉法追诉而成为泡影。
   据报道,2008年1月,佛山市中院判他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十年,广东高院最终维持原判。这是官员们有罪推定,操控司法的结果,顾雏军入狱之日,就是中国海归老板“魂断梦碎”之时,他2012年9月6日出狱,9月14号召开新闻发布会“喊冤”,白白耽搁了七年大好光阴,而这几年间,由诬陷民企老板造成的“寒蝉效应”,使移民海外的民企无计其数,又鼓舞了薄王之类的疯狂做恶的贪官污吏,他们徇私枉法,“抢钱买官”的恶行愈演愈烈,以至形成重庆的“二次文革”,“唱红打黑”运动高潮,640个“黑社会”出笼,造就了数以千计的“顾雏军”,这真是中华民族的大灾难。
   实际上,单是指控他的第一个罪名,即,虚报注册资本罪,就不值一驳。谁都知道老顾是一个高科技的人材,他是用专利产品和无形资产作为部分出资注册的,也经过当地政府和工商局的特许。而专利是难以精确地估量价值的,彼时,当地官员急于利用他招商引资,就允许无形资产超过20%比例出资。时下《公司法》没修改之前,无形资产出资一般不准超过20%。而后来查到的证据是,广东地方政府文件规定,允许无形资产出资多达70%,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谓“虚假注册”的罪名。但是,手中有权的贪官污吏要做死老顾,要巧取豪夺他的“大蛋糕”,并且地方官与京城官协调一致,而且还有摇唇鼓舌的文人帮腔和误导老百姓,那么,监狱的劳改队就增加了一个冤案的受害者。
   具有讽刺意义的故事是,广东省的副省长欧广源一直比较同情老顾,因为他1992年初曾陪同邓小平视察过科龙电器公司,闻名全国,深入民心的话语“发展才是硬道理”,就是邓公看着老顾,听着他讲述的事业,得出的心底感受,如今,回忆往昔,不胜唏嘘,不能说他完全讲错了,只能说他讲的不够全面,老邓一句话:“发展(经济)是硬道理,使中国发生了巨变,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奇迹,但也留下了“跛脚鸭式”的硬伤,没有民主与法制,与经济改革配套和对接,造成了官员不断乱法,动辄抓人,冤假错案遍地的困局,而顾雏军案,等于不客气地打了老邓一个耳光,该清醒了,再不政改,就是民冤四起,景山吊死的下场。近期国内局势趋于暴力化,就是一个危险的迹象和不祥之兆。
   
   笔者感同身受冤狱之苦,所以,不认识老顾,与其也无任何联系,但每每细读他的故事,都怒发冲冠,扼腕叹息:一个爱国的海归人材,正值青春年华,事业有成,怀抱实业救国的梦想,拿着数亿的美金到广东创业,每天勤奋工作,给广东省等地养了3万名职工,为国家缴税数以亿计,却因为某几个贪官心血来潮,一个邪念而使他由事业顶峰而落入冤狱的谷底,这里的原因究竟是神马?是腐败的由官员一手操控的司法制度,不变革本质,只在官场转换场景时打转,换汤不换药,既使给老顾平反了,也还会搞出新的“顾雏军”案来,在重庆,李俊还在流亡;在辽宁,袁诚家还在关押;在河南,杨金德还在哭泣;在浙江,吴英还在申诉;在惠州,胡炜升还在抗争,全国各地正在挣扎的民企老板难以精确统计,但愿习近平拿出他父亲习仲勋的智慧,学习上述胡德平父亲胡耀邦的勇气,利用集于一身的权力,为变革中国,猛烈地来一场政坛风暴吧,把我们的国家变革成一个不产生“顾雏军悲剧”的乐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