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姜维平文集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姜维平
   正当黄奇帆阳奉阴违,饱受海内外與论批驳之时,一年一度的“两会”在北京召开,作为薄熙来“大徒弟”的重庆市长黄奇帆,忽发奇想,并出惊人之语,抛出了“富人空手套白狼”的言论,提出征收财产转移税,仿佛他自已不属于富人群体,并代表全国的穷人,向富豪宣战开炮,一时间與论哗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善于见风使舵的老黄得到了中南海高层“杀富济贫”的真谛和授权,还是继承薄熙来两面派手法,应和弱势群体的需求而绝地反击?抑或是别出心裁地曲笔覆盖海外媒体对他的评价?笔者思虑再三,愿尽抒己见,求教于对重庆官场和对“阿黄”熟悉的读者。
   据海外媒体 2014年3月14报道,留守山城,已被张国清和刘伟围困的“挂牌市长”黄奇帆,除了再一次把“八卦”挂在嘴边引发外界的关注外,还在中共人大会上向富人们“开火”,抛出“空手套白狼”致富论,并称应该向那些把投资转向国外的人征收资产转移税等。黄奇帆接着语出惊人称:我国这三十年来富了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空手套白狼搞来的钱;他们整天都在害怕,哪一天共产党睡醒了,老百姓被激怒了,会向他们清算;所以当他们挣了个钵满盆满时都是忙着跑路。我以为凡是要投向海外的资产都应作一个资金是否合法的调查,不合法的资金一律上交国库,合法的海外投资也要收税。
   大家知道,中共操控下的“两会”参加者,不论是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绝大部分都是富人,可以说,非富即贵,甚至是转移了财富的“外国人”或华侨,有关这些人的身份问题,多有文章披露,笔者不再鹦鹉学舌,我对此一点也不怀疑。黄奇帆自2001年开始任重庆市副市长,2009年升任市长。在这13年多时间里,他先后历经6届市委书记,特别是在前中共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除职务下台后,黄奇帆仍在市长位置上至今未倒,被称为政坛“不倒翁”。假定他是一个清官,单是正常收入,也难入穷人行列,他自然知道,祸从口出,他代表的是地方既得利益集团,已是任职末期,为何要反戈一击,翻脸不认人?


   原来,黄奇帆向富人宣战的原因,有点像薄熙来“两会”上对胡锦涛的逼宫叫号,都是一个落魄的官员面临“双规”而发出的绝望的呐喊,他从薄熙来倒台后的昨是今非形势,特别是升任副市长的刘伟的任命,“兵工少帅”张国清的空降,以及地方“改革委”组员的排名有序,看到了日益不妙的前程,仿佛是困在海岸上找不到船的游人,听到了暴风雨前的雷声和看到烟波浩渺的海浪,黄深知等待他的如果不是与薄熙来做狱友,而是回上海抱孙子,应属“不幸中的万幸”,即然必将被利益集团所彻底抛弃,不如绝地反击,喊它一嗓子,叫你老习顾忌底层民意而放他一马,这说明阿黄的确是薄熙来豢养的一条狗,什么手段都是“如鱼得水”。
   回顾阿黄的所谓政绩,不外乎是“土地储备”,“房产税试点”,“廉租房”,“六年半买房”,等等,其中重庆的“土地财政”已证破产,否则不会叫原财政局长刘伟忽任副市长;“六年半买房”成了画饼充饥的骗局;而“廉租房”引发的商品房价格“双轨制”又滋生新的腐败和欺诈而停工,黄的得意之作,只剩下“房产税试点”一项,这就像黄奇帆的一条内裤,仅够遮羞,偏偏在“两会”上,有名人对黄奇帆展开新一轮最后的围剿,据《新京报》披露,今年两会明确了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的消息,不过,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在一个论坛上表示,“房地产税”三年内难以出台。他认为,房地产税与之前试点的房产税最大的区别在于,房地产税作为财产税的征税对象包括土地和房产。而我国房地产的财产主体分别属于国家与个人,也就是说,“一个财产税税种,两个财产主体”。目前,没有可以借鉴或参考的其他国家的法律或历史经验,这仍需要在理论上和法理上研究如何设计。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也表示,房地产税正在研究中。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阚珂透露,房地产税法草案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工作机构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研究起草,条件成熟时会依法提请审议。显然,连顶层设计都没搞好,重庆等地就开始试点是急功近利“瞎胡闹”。
   难怪官媒引述许善达的话说,2011年开始在重庆、上海试点的房产税已经失败,已经被本届财政部、建设部废弃。上届政府推行的重庆和上海试点的房产税模式是在其他房地产税收制度和政策不变的前提下,在居民的住宅保有环节增加的税。本届财政部领导提出的模式是在减少交易环节房地产其他税收的条件下,增加居民住宅保有环节的房产税。重庆、上海的模式已经被财政部新领导否定。同时,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是房地产税,与重庆、上海试点的提法不同,也是对重庆、上海房产税试点模式的否定。甚至有政协委员在今年两会期间呼吁叫停上海和重庆试点房产税。总之,黄奇帆的“内裤”被扒下来了,他如何能不急中生乱?
   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也为了搞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把戏,黄奇帆摇身一变,把自己包装成了穷人的代表,向富豪宣战,并且回溯历史,全面强加给改革开放后的富人一顶“黑帽子”,称他们绝大多数是“空手套白狼”,但他忘记了,官商勾结是中国官场,商场的潜规则,的确有一些人是靠行贿受贿,贷款倒地而发家致富的,但如果追究责任,首先应剑指贪官,不论是在大上海,还是目前在重庆,黄奇帆扮演的都是奸商“保护伞”的角色,否则,他不会千方百计地掩盖谷开来杀人的罪行,黄奇帆奉薄熙来之命,越界跑到四川成都抓捕王立军,用意多有托词,但归根到底都是利益之争;海伍德自上个世纪就拜倒在谷开来的石榴裙下,奴颜媚骨,甘当“洋面首”,还不是为了钱?他后来敲诈薄家而引来杀身之祸,也是归咎于钱;王立军,黄奇帆爱官如命,曾给“薄骗子”当狗使,出尽洋相,也是因为权力离钱最近。
   如果有人说,笔者曾受薄熙来冤狱迫害而存私人成见,不妨读读加拿大《家园新闻》的报导,其在引用了黄奇帆向富人们“开炮”的言论后,罗列了网民“红叶”的质疑:“土改时的打土豪分田地,建国初期的公私合营以及人民公社化是不是也是空手套白狼,向富人开炮?领导者们怎么不想方设法去堵法律的漏洞,不让这些利用权势的蛀虫大捞不义之财和财产转移呢?还有网友“公道者”认为:一般人空手套不到白狼,只有李鹏、王震之类官员家族才能空手套到白狼。该媒体说,中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做法一直受到极大争议,贫富差距得不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的现状也使民间不满之声日益高涨。因此,网友“鲁迅的朋友”认为,黄在两会所言只是用来安抚百姓,能够说出这句话,或许就是他不倒翁的原因,百姓对官的要求真是太低了,甚至不一定要求他们为百姓做好事,只要说两句好听的话就满足矣。可怜。
   其实,黄奇帆不是出于善良而讲好话,而是别有用心地自我开脱,好像他没当过官,没有帮助商人发家致富,更没有以权谋私而亲友沾光,但是,既使是在“唱红打黑”的年代里,黄奇帆鄙视的是不顺从薄熙来的彭治民,李俊之流,他与自己曾扶持的一些老板明来暗往,打得火热,否则,民企大亨季某怎么敢把给王立军的“致敬电”发在网络上,黄市长如何又敢与王立军一起站在直升机和装甲车前示威?而包括徐明,季某在内的民企老板赞助公安局的所谓“警察英烈救助基金”,就多达1000万,这正是他们大搞地方武装的经济基础,一切风光之举,都与阿黄有关。
   
   在笔者看来,大多数的富人,包括移居海外的一些大富豪,尽管有各种缺点,但多是勤劳致富,也应尽了纳税的义务,黄奇帆否定大多数,不科学,也不合适,征收所谓“财产转移税”更是异想天开,以重庆为例,薄王抓捕的640个“黑社会”,“黑老大”,没几个人有偷漏税的问题,这说明他们通过税源帮助了穷人,至于两极分化是官员“近水楼台先得月”,贪占挥霍税款造成的。如果公安局不买激化社会矛盾的“装甲车”,“摩托车”,“红雨衣”,不建“女子骑警队”,“091专案组”,“国宾护卫队”,不紧跟基辛格放“臭屁”,不出版“读点经典”,不唱“红歌”,不种“银杏树”,等等,剩省下的钱,就能帮助无数的穷人翻身。
   
   所以,黄奇帆最后的哀鸣,与薄熙来在2012年“两会”上的表演一样,是弄巧成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据了解重庆的新闻界人士透露,黄的诋毁富人的言论充满血腥味,激起了一些民企老板的愤怒,他们正在整理有关阿黄的以权谋私的罪证,也许猛料的披露,会撕下他的伪装,让他变成“裸官”,站在镜子前,转圈丢人:黄不属于穷人,他富得流油,他的亲友,不是国企高管,就是留洋的学子,和薄熙来一样,他将被利益集团抛弃,身败名裂,赃款尽失,而向富豪宣战的“壮举”,不过是“丁字裤”隆起的部位,只是崩裂前诱人的一线。
   
   2014年3月25日于美国。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4期首发。
   
   附带声明:阿波罗网站近日刊登一篇文章谈及我为某刊投稿被拒一事,经查纯属无中生有的造谣诬蔑,其目的是挑拨文人内斗,请读者不要上当受骗,对此,我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