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真伪中央巡视组]
石三生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科技部是个不懂常识的弱智机构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张德江亲手捧起了“一坨屎”
·什邡钼铜项目或本就是骗局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常识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道德
·韩寒李承鹏不是人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计谋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公开邀约“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自曝才艺
·郭金龙书记边健忘边铭记边恐吓
·奥运会只有野蛮没有文明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司马南被夹之后看不懂启东事
·点破启东反排海事件的破腚
·人民日报缺心眼儿
·中国面对质疑叶诗文有点抓狂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公开举报韩寒贿赂百度篡改“少年”词条
·天灾人祸如长眼 追着十八转啊转
·中华民族复兴已达到脑残级
·复兴梦之脑残的温州爆炸案
·从余杰回国看薄谷开来的命运
·奥运悲剧之刘翔委员玩单腿跳
·谷开来命悬一肉 刘翔奥运秀自残
·刘翔委员倒下钱云会站起来
·刘延东昨挺刘翔 谷开来今日受审
·刘翔誓返奥运会 谷开来来日方长
·一坨屎演绎的政治博弈
·公审薄谷开来之后的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伪中央巡视组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三十七
   
   经过了一道又一道排队、核查,约三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中央巡视组的接谈大厅门口。一入门,便听到里面在激烈的争吵,四、五个貌似上访者围住一个人七嘴八舌地质问:
   
   “你们到底是不是中央巡视组?”


   
   “怎么能证明你们就是中央巡视组?”
   
   “我们要看你们的证件!”
   
   “我们还有个身份证证明自己,你们呢?你们有什么证明?”
   
   看到新涌入大厅的上访者都围了上去,那被围住的男子或许感到对自己的质疑是一种侮辱,试图以更大声压住乱作一团的阵势,喊道:
   
   “这里就是中央巡视组。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到别处去找你们认为是真正的中央巡视组。”
   
   上访者一听到这话,立刻炸了锅。有人就趁乱喊道:“你们是假的!”、“你们是冒充的!”、“你们不是中央巡视组,这不是骗人吗?”“走,我们到北京找中纪委去”……
   
   围观者越来越多、情绪也越来越激动,看看局面更趋混乱,另一个挂着临时工作人员胸牌的中年男子把被质疑的那人劝了出去,回过头、冲围观的人们摆摆手:“请大家都坐下,听我说句话好不好?”连说了几遍,人们便陆陆续续坐了下来,待嘈杂的声音稍息,他说道: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这里就是中央巡视组,也没有人敢在这里冒充中央巡视组。刚才讲话的,是我们山东省纪委的孙主任。”
   
   未等他说完,刚才那几个以及后来又加入的几个更愤怒起来:
   
   “你们分明就是省纪委的,为什么要冒充中央巡视组?我们要见张文岳组长!”此时,有更多的上访者跟着附和起来。
   
   甚至,还有人稀稀拉拉地鼓掌欢呼:“张文岳、张文岳”、“我们要见张文岳!”……
   
   解释与质疑大约持续了半小时,双方几乎是鸡同鸭讲、谁也无法说服谁:解释者认为自己就是中央巡视组,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是中央巡视组。而质疑者的理由也很充分,你们是中央巡视组,为什么什么证据都没有呢?起码,你们应该给我们看看身份证吧?
   
   争吵的结果,最终以带头质疑的那几个人放弃上访、离开接谈大厅结束。
   
   待那几个人离开后,戴胸牌的男子又跟大家解释了几遍,大意不过是: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中央巡视组进驻以来第一次。你们大家是为什么来的?不是为了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吗?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样无聊的问题上呢?
   ……
   
   终于、轮到自己坐到“中央巡视组”23号接谈员的桌前时,我问他:
   
   “请问您真的是中央巡视组的吗?”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很好奇而已,刚才他们不都在关心这个问题吗?”只是隔了一道门,我猜他应该听到了外面的争吵。
   
   “那你看我是不是?”他反问我。
   
   “我怎么会看呢?我当然相信您是了。不信,我也不会来了不是”。被他反问,我有点半是气馁、半是讨好地说道。
   
   经过简短的交谈,我把早已准备好的材料递交给他。他看了一遍我反映许立全的材料,又翻阅了一下潍坊中院对时任潍坊市市长许立全的行政判决书,以及山东省高院对潍坊市国土局的终审判决,不时问了几个问题。
   
   离开建国小经三路,在公交车站等车时,竟看到了陈光诚的同伙、那个前几天外媒上传说从中央巡视组出来失踪的女人(这么巧?)。
   
   一直到上了火车,我还在琢磨中央巡视组的真假问题。亲爱的读者朋友,你们能告诉我进驻山东的中央巡视组到底是真还是假吗?
   
   反正吧,我是这么想:他们如果真如中南海所说的“对腐败零容忍”,那他们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央巡视组;如果不是这样,即使拥有中央巡视组的尚方宝剑,他们依然是一群冒牌货。你们以为呢?
   
   【石三生 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17:10 梦之国1055次列车上】
(2014/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