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真伪中央巡视组]
石三生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公开举报韩寒贿赂百度篡改“少年”词条
·天灾人祸如长眼 追着十八转啊转
·中华民族复兴已达到脑残级
·复兴梦之脑残的温州爆炸案
·从余杰回国看薄谷开来的命运
·奥运悲剧之刘翔委员玩单腿跳
·谷开来命悬一肉 刘翔奥运秀自残
·刘翔委员倒下钱云会站起来
·刘延东昨挺刘翔 谷开来今日受审
·刘翔誓返奥运会 谷开来来日方长
·一坨屎演绎的政治博弈
·公审薄谷开来之后的秘密
·薄熙来遇贼则兴 张德江剿匪有方
·刘翔与抢劫犯周克华的神秘微笑
·炎黄春秋突发奇文赵紫阳秘书说春秋
·苏湘渝声东击西 周克华束手送死
·重庆警方击毙周克华正走向娱乐化
·警方今天的神勇须归功于昨日的无能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与薄熙来的人体标本
·重庆演戏累死狗 中国银行忙打劫
·王立军或已被审 哈根斯去向成谜
·温家宝走马浙江省张德江佯攻歌乐山
·中国毛左与日本右翼及钓鱼岛
·媒体预先得知周克华将被击毙
·重庆用疑似周克华没死的方式辟谣
·张德江再封歌乐山 周克华生死两茫茫
·谷开来判而不死 周克华亡后始乱
·陈子河造谣成名周克华死成闹剧
·周克华阴魂不散谷开来精神错乱
·薄谷开来到底检举了谁?
·北大也患有精神障碍?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伪中央巡视组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三十七
   
   经过了一道又一道排队、核查,约三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中央巡视组的接谈大厅门口。一入门,便听到里面在激烈的争吵,四、五个貌似上访者围住一个人七嘴八舌地质问:
   
   “你们到底是不是中央巡视组?”


   
   “怎么能证明你们就是中央巡视组?”
   
   “我们要看你们的证件!”
   
   “我们还有个身份证证明自己,你们呢?你们有什么证明?”
   
   看到新涌入大厅的上访者都围了上去,那被围住的男子或许感到对自己的质疑是一种侮辱,试图以更大声压住乱作一团的阵势,喊道:
   
   “这里就是中央巡视组。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到别处去找你们认为是真正的中央巡视组。”
   
   上访者一听到这话,立刻炸了锅。有人就趁乱喊道:“你们是假的!”、“你们是冒充的!”、“你们不是中央巡视组,这不是骗人吗?”“走,我们到北京找中纪委去”……
   
   围观者越来越多、情绪也越来越激动,看看局面更趋混乱,另一个挂着临时工作人员胸牌的中年男子把被质疑的那人劝了出去,回过头、冲围观的人们摆摆手:“请大家都坐下,听我说句话好不好?”连说了几遍,人们便陆陆续续坐了下来,待嘈杂的声音稍息,他说道: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这里就是中央巡视组,也没有人敢在这里冒充中央巡视组。刚才讲话的,是我们山东省纪委的孙主任。”
   
   未等他说完,刚才那几个以及后来又加入的几个更愤怒起来:
   
   “你们分明就是省纪委的,为什么要冒充中央巡视组?我们要见张文岳组长!”此时,有更多的上访者跟着附和起来。
   
   甚至,还有人稀稀拉拉地鼓掌欢呼:“张文岳、张文岳”、“我们要见张文岳!”……
   
   解释与质疑大约持续了半小时,双方几乎是鸡同鸭讲、谁也无法说服谁:解释者认为自己就是中央巡视组,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是中央巡视组。而质疑者的理由也很充分,你们是中央巡视组,为什么什么证据都没有呢?起码,你们应该给我们看看身份证吧?
   
   争吵的结果,最终以带头质疑的那几个人放弃上访、离开接谈大厅结束。
   
   待那几个人离开后,戴胸牌的男子又跟大家解释了几遍,大意不过是: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中央巡视组进驻以来第一次。你们大家是为什么来的?不是为了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吗?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样无聊的问题上呢?
   ……
   
   终于、轮到自己坐到“中央巡视组”23号接谈员的桌前时,我问他:
   
   “请问您真的是中央巡视组的吗?”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很好奇而已,刚才他们不都在关心这个问题吗?”只是隔了一道门,我猜他应该听到了外面的争吵。
   
   “那你看我是不是?”他反问我。
   
   “我怎么会看呢?我当然相信您是了。不信,我也不会来了不是”。被他反问,我有点半是气馁、半是讨好地说道。
   
   经过简短的交谈,我把早已准备好的材料递交给他。他看了一遍我反映许立全的材料,又翻阅了一下潍坊中院对时任潍坊市市长许立全的行政判决书,以及山东省高院对潍坊市国土局的终审判决,不时问了几个问题。
   
   离开建国小经三路,在公交车站等车时,竟看到了陈光诚的同伙、那个前几天外媒上传说从中央巡视组出来失踪的女人(这么巧?)。
   
   一直到上了火车,我还在琢磨中央巡视组的真假问题。亲爱的读者朋友,你们能告诉我进驻山东的中央巡视组到底是真还是假吗?
   
   反正吧,我是这么想:他们如果真如中南海所说的“对腐败零容忍”,那他们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央巡视组;如果不是这样,即使拥有中央巡视组的尚方宝剑,他们依然是一群冒牌货。你们以为呢?
   
   【石三生 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17:10 梦之国1055次列车上】
(2014/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