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石三生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三十五
   
   集立法、执法于一身的中共,最大的好处就是当自己犯罪时,可以有恃无恐、尽情享受体制的包庇。比如,习近平兼任组长的大陆网络安全管控,也是极尽打压之能事---让你有冤也无处诉。
   
   很显然,在我与潍坊市政府的争讼案中,无论是政府与案外人合谋伪造《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还是独自伪造地籍档案、土地勘测等,无一不是触犯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但在审判中,潍坊中院不敢依法调查其真伪。山东高院虽然在终审时纠正了潍坊中院的错误,却也仅仅是限于认定《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为无效证据,而没能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将政府伪造证据触犯的刑事法律责任移交公安、检察院予以追究。


   
   万恶的封建社会,还有个“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法理。潍坊不过一地级市而已,为何市长许立全做了被告后,可以肆无忌惮地伪造证据而不会被追究任何法律责任呢?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是我这个老百姓伪造这些证据,只怕早被许立全市长弄进大狱里去了。更为荒谬的,是法院不追究政府伪造证据的刑事责任也就罢了。为何连一个小小的土地评估公司也要一块包庇了呢?依照刑法,“提供虚假证明文件”不也是承担刑事责任的吗?难道只因为那家狗日的公司是归山东省国土厅领导?所以,我不出钱,也能偷着给我出评估报告?
   
   《土地估价报告》当然是伪造的。不然,就算借许立全三条腿,他也绝无可能在2月5日跑到2月7日去拿到这份报告;《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当然也是他们伪造。不然,潍坊市政府许立全市长的代理人就不会在法庭上一口咬定是我亲自到场办理的土地登记。问题是,我自己到场,伪造自己的签名也就罢了,干嘛再私刻一枚自己的名章呢?天底下有这么脑残的人吗?该不会潍坊市政府现场就提供私刻、伪造名章的营生吧?
   
   一宗土地转让,如果没有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合法性。潍坊市国土局与市政府是怎么进行的土地登记行为与颁证的呢?皮之不存毛却焉附?
   
   万恶的旧社会,那恶霸黄世仁要糟蹋喜儿,也好歹先设个圈套:“以重租厚利强迫杨白劳于年内归还欠债;旧历除夕,杨白劳终因无力偿还重利,被黄世仁威逼在喜儿的卖身契上画押”(见百度百科《羊毛女》)。
   
   恶霸横行的时代,也就是被中共推翻的民国朝吧?你说那么黑暗、惨无人道、军阀混战的一个乱世,一个恶霸想作奸犯科之时,都要处心积虑地做到让杨白劳亲自画押、以证自己的清白。潍坊市政府在偷着为我办理过户登记时,居然完全撇开我这个当事人,亲自动手伪造相关的文书、证明。如此道德,是不是连个恶霸都不如呢?
   
   更为可叹的,是当今中共严管的网络中,似乎也知道羞耻二字。所以,诸如《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上访去》、《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等等文章都被凯迪、凤凰网等封杀得鸡犬不留。你们果然知道羞耻,为何还要这么折磨我呢?
   
   郁郁寡欢中,又看见刘云山大人在说什么:“要敞开大门找问题,真心听取群众意见,使查摆出来的问题让群众认可”。
   
   刘大人凐媘BD,先别大话什么“敞开大门”了,我把您的属下---共产党员许立全告到法庭上一对一地跟他提意见,他都听不见。您说该怎么办?
   
   【石三生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01:43 梦之国】
(2014/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