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石三生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三十一
   
   连续两篇与中纪委有关的文都几乎被封杀殆尽。我实在不明白:如果我理解有误,难道中纪委不应该澄清一下吗?如果我理解的对,又为什么要封杀我的文章呢?
   
   我要找中央巡视组告御状的消息,已经发到了网上。有好心的网友担心我出事,希望我能找亲人陪同前去。找人陪同不可能,于是便想到了写下这篇文字。


   
   我自然是明白山东也并非善类的:河南劫访上访的老百姓,山东不也在中央巡视组眼皮子底下公开抓人吗?山东不但敢抓人,前几日、更在外网上放风某某陈光诚当年的同伙从中央巡视组出来后失踪的消息。既然是陈瞎子的同道中人,放风的目的也就可想而知了。除了恐吓百姓,可能也是为了证明中央巡视组的无能吧?连举报人都保护不了,又怎么能指望他们去查贪官呢?
   
   但我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不像陈瞎子的同伙,只是为了自己违法生育扯淡什么狗屁人权。我的举报也好、指责也罢,都是在网上历历可查的。我与当初的被告许立全、现在的被告刘曙光,一切都是公开的、光明正大的。他们枉法的事儿,我也说的很明白。在山东高院已经判决他们伪造土地转让合同(原审法院认定为有效、合法证据,高院予以了纠正)后,他们仍然我行我素,想必也有他们的道理:只要有后台、有中南海撑腰,就没有必要在乎一个小老百姓的死活不是?
   
   顾晓军先生认为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一般都是可以通天的人物。我想也是,不然、中南海怎么会全都装聋作哑、没人出来管一管潍坊市政府伪造合同、伪造地籍档案,公然视山东省高院的判决如草纸这般在万恶的旧社会都不能容忍的恶行呢?
   
   前天,不知夜里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昨天早晨人便开始打摆子,肚子一阵阵、一直痛到现在。吃了药,症状有所缓解,但现在才写了这么几个字,已经是在冒虚汗了。
   
   一个人、躺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痛到难忍时、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死亡:很担心自己会突然死去。想到死时,心里不由得把能诅咒的人都诅咒了一遍:诅咒那个设计诈骗我的混蛋,诅咒潍坊国土局那些经办的杂碎,诅咒我的被告---潍坊市市长许立全、刘曙光。诅咒完了这些与我案子有直接关系的人们,我也没忘了诅咒那些授命于中宣部的秘密警察、也包括很可能是一手策划了构陷我为罪犯的澳大利亚人杨恒均。
   
   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冤,万恶的旧社会---清末那么腐败,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冤情也终得昭雪。而且,那时的官官相护虽然厉害,但至少那些官没有无耻到亲自参与制造伪证。可在我们这个所谓的新社会,人民政府竟然亲自动手制造伪证。土匪都不带如此丧尽天良的吧?百年、千年之后,等共产党已经没能力掐着老百姓的脖子不让说话的时候,后人会以石三生的冤案为例,证明这是一个万恶的新社会吗?
   
   活在这新社会是如此艰难。如果我死了,中南海也是难辞其咎的吧?习近平身兼网络安全小组组长,为什么还要一如既往地封杀我、不让我说话?中纪委一边说着什么“零容忍”,一边却迫不及待地声明“对于当事%C"7⒗习傩盏母鋈怂咔蟆⒄鞯夭鹎ā⑸娣ㄉ嫠叩绕渌矫娴奈侍猓醒胙彩幼榘垂娑ú挥枋芾怼薄6贾乐泄纸裉逯葡滤痉ǜ茉冻蚨竦木缮缁幔屑臀稳既萑塘四兀慷运痉ǜ艿娜萑蹋痪褪窃诎游皇姓痹旌贤⑽痹熘ぞ莸耐鞣ㄐ芯堵穑克芟嘈牛桓鑫巳绱诵∏疾幌痹熘ぞ莸氖谐ぁ⒕殖ぃ鞘乔辶哪兀恐屑臀臼裁聪嘈潘蔷褪遣换岣艿哪兀
   
   痛、正在减轻,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那些死亡的幻想也正在远去。告网友:不必为我去找中央巡视组告状而担心。因为我若有个三长两短,唯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潍坊现任市长刘曙光试问。当然,也别忘了那个“杀人不眨眼”(顾晓军先生语)、曾经构陷我为罪犯的洋人共产党员杨恒均。
   
   【石三生 2014年4月24日星期四 07:11 梦之国】
(2014/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