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一瓶酒事件]
非智专栏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瓶酒事件

   
   非智
   
    这几天新兰威尔州政府由于州长奥法拉接收了一瓶陈年佳酿闹出了许多新闻。
   


    先是新闻爆出奥法拉接受了澳大利亚Water Holdings 公司总裁尼克送的一瓶1959年Penfolds Grange 价值大约$ 3000澳元的酿酒,随后州长奥法拉急忙出来否认,紧接着廉政公署查出这酒是作为礼物于2011那年4月20日被快递到州长家,并展示出了州长本人所写的收到好酒后的答谢卡。
   
    根据澳洲法律,每一个政府官员每年都要申报他们所收到礼物的价值,这条法律设定的目的是预防官员贪污受贿。据报道,奥法拉申报的礼物价值是500澳元,有人知道后,当然不排除党派之争,就向媒体透露了奥法拉实际收到过作为礼物的一瓶价值3000澳元的酒。由于少报所收礼物的价值,廉政公署即刻介入调查,调查的结果,确实了奥法拉收到过这样的礼物。
   
    价值3000澳元的礼物没有申报,或许不是什么大事,最多就是补报或将礼物上交,廉政公署的结论也是奥法拉并没有受贿没有犯法。问题是奥法拉已公开否认他曾收到过这瓶酒,这就涉及到个人的诚信问题。把曾经做过的事否认掉,那么,民众怎会信服?奥法拉知道这一点,所以,当奥法拉得知廉政公署已掌握了他收到过这瓶酒的确凿证据后,即刻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
   
    作为公众人物,作为一个政治家,人民所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诚实可信的人,如果在人格上不诚信,就很难获得民众的支持。西方政治家可能会对竞选时所许下的诺言不予兑现,或对竞选口号自食其言,但在对个人人品上则极为小心,对个人生活上有任何欺诈行为极为敏感。这种敏感是来自于选民的敏感,一旦选民得知所选的代表是个不诚实的人,那么这个人就必然难于获得支持,就必然下台。所以来自专制国家经常被代表的人们,常常会惊讶于为什么西方的内阁部长会因为一些细小的事辞职。
   
    就像这次奥法拉辞职事件,在多数华人眼里觉得不可理喻,不就一瓶酒么,即便值3000澳元,那也不多啊。实际上,他们不清楚,奥法拉的辞职不是因为3000元的酒,而是因为他否认曾收到这瓶酒。当他知道他所写的答谢卡将会在媒体上公布出来后,他就知道他的政治前程就此结束,至少作为州长的日子,就此结束。故此,他给澳洲总理罗伯特传了个信息,说他很抱歉无法同总理一起开将在悉尼建第二个机场的新闻发布会,接着他就向公众宣布他的辞职。
   
    从奥法拉当选州长执政的近2年看,他是个有能力的州长,而且,新州的人民也喜欢他。或许他可以不辞职,因为他有他的理由,将近二年前的一瓶酒的事,怎可能记得那么清楚,何况他参加的活动多,收到的礼物也应该不少,怎能都记得?甚至总理罗伯特在为他辩护时也提到这一点。但是人民并不都这样认同,人民的看法是,你在收了价值3000元的礼物后就忘了,那么,还有多少有可能已收的礼物被你忘了,公布出来的都忘了,那么,还有没被公布出来的?这是信誉问题,这是人品问题,这是人格问题,这是对公众诚实的问题,所以不能含糊。奥法拉最后没有含糊,他选择了辞职。所以,更多人现在说他是诚实、诚信的人,总理罗伯特也这样评价奥法拉。
   
    就这么一瓶酒,一个州长,一个政治家就黯然下台,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我记得1973年当基辛格在北京告知毛泽东,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因为“水门窃听事件”而陷入极大危机中,毛泽东听后,轻蔑地说他无法理解,这么芝麻蒜皮的事,也能影响总统位子的稳定。1974年邓小平恢复工作后在会见基辛格时,也表示了对“水门窃听事件”的不理解,认为是美国人小题大做。当然,从一党专制的角度看“水门窃听事件”,那真是觉得小题大做,就是窃听嘛,如果对待反对派,将他们投入监狱都有必要,还在乎这么窃听?这是中国人的思维。美国人民不是这样想的,美国人民不认为是小题大做,群众抗议,议会则发起了弹劾总统的议案。如果尼克松没有辞职,可能就会被弹劾下台,结果尼克松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自动辞职的总统。
   
    同样,我们现在看澳洲的“一瓶酒事件”,也会觉得真的小题大做,但澳洲人不这样认为,澳洲的媒体也不这样认为。虽然州长奥法拉自动辞职,但人们还会再继续追问:这个事件的发生是否有其它的阴谋?是否是政党之争而牺牲个人?当然,还有人要求往下查,看奥法拉在2011年4月份收到了这瓶酒后,是否为送酒的尼克提供过任何好处,如果有的话,则已不仅仅是道德诚信的问题,而是法律问题。廉政公署目前还在继续对同这事件相关的人和事进行调查,而且,澳大利亚的Water Holdings 总裁尼克已成为重点调查对象。
   
    杜绝腐败,就要防患于未然,不仅要设立好的法律条例,而且更要建立有效的体制,以促使这些法律条例得以贯彻执行。对于每一个事件的发生,哪怕表面上看来很细小,就像这“一瓶酒事件”,但都得追查其前因后果,找出问题,最后给出结果,公布于众,这是我所知道的澳洲政体透明运作模式,而且,也证明了是一条能够行之有效,确保法律得以认真贯彻的行政之道。
   
   2014年4月17日于佩斯
(2014/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