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非智专栏
·同学
·海 趣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二)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非智
    从小到大,经常听到的是“代表人民”这一句话。 最经常用的是:我代表人民表示怎样怎样,或人民将会怎样怎样的。当毛泽东用暴力将大陆占有后,在天安门广场上高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那个时候他是代表着人民,因为他拥有了政权,拥有了政权就拥有了政权下的所有土地以及在这土地上的人民。这就同奴隶时代一样,领主拥有了土地,凡是土地上的人都成了他的奴隶,他可以代表这些奴隶,而这些奴隶也必须依靠着领主的施舍才能生存,奴隶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所以说,人民站起来后,代表人民的人就开始要人民“三反五反”,要“反右”,要“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然后,让一部分人民饿死,没有饿死的,几年后,主人又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于是,“站起来的人民”把个中国大陆折腾得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可是,永运正确的是那个代表人民的人。
   
    我记得在大陆的那段时期,我也曾为“被代表”而加入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高呼拥护和支持。但拥护什么?支持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被咨询过,被征求过意见,当然,被代表了后,就自然也必须地举手高呼拥护和支持。在那个年代,这似乎是很正常的必然现象。尤其在从来没有民主政治的中国,几千来都是皇帝一人说了算,人民哪有责问、提不同看法或反对意见的时候?如果到了敢有不同意见或反对的时候,那么,就已经是到了造反之时了。所以在中国漫长的专制政体下,每一次对帝王说不的结果,就是流血的改朝换代,或农民大起义大破坏。只有用暴力,才能推翻那个代表人民说话的人和政权;也只有用暴力,才能让自己成为代表人民说话的人和政权。那些被代表的人民,早已被暴力逼压得一声不吭,哪有胆量和心思去质问到底什么时候同意或认可被代表?


    在西方的历史进程中,尤其是近代史,那些著名的执政者中不乏暴君、独裁者,像拿破仑、希特勒等,但他们在夺取政权时,也还忘不了征求民意,让人民投票,以显示民意的支持和拥护。甚至拿破仑的称帝之意图,应该说是与法国大革命思想极为背道而驰,但他也没忘了让元老院进行公民投票,结果是350万票支持,2000 多票反对。这次投票获得压倒多数民众的支持,当然,我们尽可以说这种投票有作弊嫌疑,但毕竟这是一种对民意的征询。遵循民意,就要去询问人民的意见看法,要代表人民,就要由人民来推举或选举为代表。如果使用暴力将一群人民打得东倒西歪,鼻口流血,或抓起来投到牢里,然后自称是“人民的的代表”,那么,就只能说是“强奸民意”了。
   
    上周六我刚参加了联邦参议员西澳洲的补选。这次补选是由于上一次大选时,有些选票下落不明,联邦选举委员会为此认为选举结果不公正,要求做一次重新补选。这么一次补选,花费了几百万澳元,但人民认为值得,因为在上一次选票不完整的选举结果下,西澳人民有可能被不是人民的代表代表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被代表”了。再一次的补选,就是要选出一个能够被人民选出来代表人民的代表。这就是民主,这也就是为什么被选出的代表敢理直气壮地说“我代表人民”。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西澳洲的联邦议员,最多也只能说我代表西澳洲人民或他的选区的人民,还不敢宣称代表整个澳洲人民,这是非常不同于那些动辄代表中国人民说“中国人民会怎么样怎么样”的人民代表或政府官员。
   
    这种中国独有的不经同意而把他人代表了的行为做法,是中国的传统和文化的一种表现,大致国家,小至海外的一个社团,都在奉行这种文化。举例而言,当地的社团领导在迎接或宴请到来的官方人员时,常常会用“我代表西澳华人”之语。如果是某个同乡会领导,则会整个地代表了他在国内所出生的那个地区的西澳华人,说“我代表某某地区在西澳的华人怎样怎样地”。在澳洲,一个协会六个人签名就可以设立起来,设立起来之后,竟然一下就可代表那么众多的人,实际上,这玩的也就是中国的文化和传统观念。
    我最不喜欢被人代表,更不愿那种没有经过咨询征求意见的被代表。虽然这次我所投票拥护的参议员候选人没有被选上,被选上的是多数人支持的候选人,对此,我也没有什么异议。因为既然是代表,就必须代表大多数,少数人的利益永远服从于大多数,但这少数人可以始终保留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可以说你不被代表,但你必须顺从被多数人选出来的代表的代表。这比之没有任何的征询就被代表是合理得多了,这也就是民主。
   
    有人说中国人搞不了民主,一搞民主就乱。是的,中国人几千来都习惯于被人发号施令,奴才奴隶当惯了,被代表惯了,一旦你要他自己主张,就必然手脚无措,口不能言,惶惶然不可度日。还有一种现象,既是,看不起同是奴隶的来做代表,这也就是鲁迅所抨击的那种“我不行,你也不行”的民族惯性。于是,一搞民主时,就恶脸恶嘴相向,极端时发展到拳脚相加,台湾最初的民主选举就是这样。但真正在台湾人民接受了公正、公平和自由理念后,有了公正公平的意识,不想做奴隶,追求做自由人,台湾的民主才步入正轨,台湾人才开始摆脱了多年来被党代表的状况。
   
    梁启超在《论自由》一文中说:“自由之义,适用于今日之中国乎?曰:自由者,天下之公理,人生之要具,无往而不适用者也。”自由是人人企望的崇高目标,除了自愿为奴者,但是,自由人的自由只有在公正公平的环境下,才能得以保证。只有确保了自由,自由的人才不会被随便代表,也只有自由的人才能选出自己的代表,也只有人人自由了,民主政治才能体现,才能畅行无阻。
   
    2014年4月9日佩斯
   
   
(2014/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