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非智专栏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非智
    从小到大,经常听到的是“代表人民”这一句话。 最经常用的是:我代表人民表示怎样怎样,或人民将会怎样怎样的。当毛泽东用暴力将大陆占有后,在天安门广场上高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那个时候他是代表着人民,因为他拥有了政权,拥有了政权就拥有了政权下的所有土地以及在这土地上的人民。这就同奴隶时代一样,领主拥有了土地,凡是土地上的人都成了他的奴隶,他可以代表这些奴隶,而这些奴隶也必须依靠着领主的施舍才能生存,奴隶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所以说,人民站起来后,代表人民的人就开始要人民“三反五反”,要“反右”,要“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然后,让一部分人民饿死,没有饿死的,几年后,主人又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于是,“站起来的人民”把个中国大陆折腾得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可是,永运正确的是那个代表人民的人。
   
    我记得在大陆的那段时期,我也曾为“被代表”而加入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高呼拥护和支持。但拥护什么?支持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被咨询过,被征求过意见,当然,被代表了后,就自然也必须地举手高呼拥护和支持。在那个年代,这似乎是很正常的必然现象。尤其在从来没有民主政治的中国,几千来都是皇帝一人说了算,人民哪有责问、提不同看法或反对意见的时候?如果到了敢有不同意见或反对的时候,那么,就已经是到了造反之时了。所以在中国漫长的专制政体下,每一次对帝王说不的结果,就是流血的改朝换代,或农民大起义大破坏。只有用暴力,才能推翻那个代表人民说话的人和政权;也只有用暴力,才能让自己成为代表人民说话的人和政权。那些被代表的人民,早已被暴力逼压得一声不吭,哪有胆量和心思去质问到底什么时候同意或认可被代表?


    在西方的历史进程中,尤其是近代史,那些著名的执政者中不乏暴君、独裁者,像拿破仑、希特勒等,但他们在夺取政权时,也还忘不了征求民意,让人民投票,以显示民意的支持和拥护。甚至拿破仑的称帝之意图,应该说是与法国大革命思想极为背道而驰,但他也没忘了让元老院进行公民投票,结果是350万票支持,2000 多票反对。这次投票获得压倒多数民众的支持,当然,我们尽可以说这种投票有作弊嫌疑,但毕竟这是一种对民意的征询。遵循民意,就要去询问人民的意见看法,要代表人民,就要由人民来推举或选举为代表。如果使用暴力将一群人民打得东倒西歪,鼻口流血,或抓起来投到牢里,然后自称是“人民的的代表”,那么,就只能说是“强奸民意”了。
   
    上周六我刚参加了联邦参议员西澳洲的补选。这次补选是由于上一次大选时,有些选票下落不明,联邦选举委员会为此认为选举结果不公正,要求做一次重新补选。这么一次补选,花费了几百万澳元,但人民认为值得,因为在上一次选票不完整的选举结果下,西澳人民有可能被不是人民的代表代表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被代表”了。再一次的补选,就是要选出一个能够被人民选出来代表人民的代表。这就是民主,这也就是为什么被选出的代表敢理直气壮地说“我代表人民”。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西澳洲的联邦议员,最多也只能说我代表西澳洲人民或他的选区的人民,还不敢宣称代表整个澳洲人民,这是非常不同于那些动辄代表中国人民说“中国人民会怎么样怎么样”的人民代表或政府官员。
   
    这种中国独有的不经同意而把他人代表了的行为做法,是中国的传统和文化的一种表现,大致国家,小至海外的一个社团,都在奉行这种文化。举例而言,当地的社团领导在迎接或宴请到来的官方人员时,常常会用“我代表西澳华人”之语。如果是某个同乡会领导,则会整个地代表了他在国内所出生的那个地区的西澳华人,说“我代表某某地区在西澳的华人怎样怎样地”。在澳洲,一个协会六个人签名就可以设立起来,设立起来之后,竟然一下就可代表那么众多的人,实际上,这玩的也就是中国的文化和传统观念。
    我最不喜欢被人代表,更不愿那种没有经过咨询征求意见的被代表。虽然这次我所投票拥护的参议员候选人没有被选上,被选上的是多数人支持的候选人,对此,我也没有什么异议。因为既然是代表,就必须代表大多数,少数人的利益永远服从于大多数,但这少数人可以始终保留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可以说你不被代表,但你必须顺从被多数人选出来的代表的代表。这比之没有任何的征询就被代表是合理得多了,这也就是民主。
   
    有人说中国人搞不了民主,一搞民主就乱。是的,中国人几千来都习惯于被人发号施令,奴才奴隶当惯了,被代表惯了,一旦你要他自己主张,就必然手脚无措,口不能言,惶惶然不可度日。还有一种现象,既是,看不起同是奴隶的来做代表,这也就是鲁迅所抨击的那种“我不行,你也不行”的民族惯性。于是,一搞民主时,就恶脸恶嘴相向,极端时发展到拳脚相加,台湾最初的民主选举就是这样。但真正在台湾人民接受了公正、公平和自由理念后,有了公正公平的意识,不想做奴隶,追求做自由人,台湾的民主才步入正轨,台湾人才开始摆脱了多年来被党代表的状况。
   
    梁启超在《论自由》一文中说:“自由之义,适用于今日之中国乎?曰:自由者,天下之公理,人生之要具,无往而不适用者也。”自由是人人企望的崇高目标,除了自愿为奴者,但是,自由人的自由只有在公正公平的环境下,才能得以保证。只有确保了自由,自由的人才不会被随便代表,也只有自由的人才能选出自己的代表,也只有人人自由了,民主政治才能体现,才能畅行无阻。
   
    2014年4月9日佩斯
   
   
(2014/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