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独往独来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五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宣扬“伟光正”难掩“假大空”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
·许茹:占中撕开中共对海外媒体的红色渗透
·雷声: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宋美龄生平简介(一)
·宋美龄生平简介(三,完)
·宋美龄生平简介(二)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
·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张洞生:吃共产党饭的梁振英,却敢于砸一下共产党的锅
·杨宁:吉鸿昌李大钊要骗中国人到何时?
·重磅内幕 秦城监狱中共最高层的娇妻 美女们惨遭蹂躏
·张洞生:习大10.15召开文艺座谈会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RFA独家鲍彤:漫谈被毛邓摧毁了的孔子学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五丘:“红歌”作者【唐璧光】的泣血人生 与毛泽东的“三项历史记录”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横河评论】象牙走私和高铁折戟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 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27人轮奸 蒋介石发通缉令
·朱忠康:从石成钢到芮成钢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57反右是中国大灾难的开始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邓晓芒:幸好我们还在,不然就死无对证了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毛岸英牺牲真相
·高鹏飞:给毛粪的一封信
·池步洲:密码界天才奇勋
·前所未有!官媒曝光“红二代”将领超长名单
·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作为习近平的远方亲戚,再顶着巨大的生命风险告诉大家实情
·当今中国45个荒谬的现象
·斯大林情妇回忆录:苏共高层的淫乱与残暴
·老庚:习近平与李克强解不开的“死结”
·中国最危险的十类富人 刘晓庆居第四
·劉曉
·丁小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演变
·我喻培耘: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李洪恩: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张洞生:中共拿孔子当救命稻草在全世界招摇撞骗,能救中共吗?
·从孙海英看中共对民众洗脑的归宿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张洞生 :将毛邓江胡们的巨额稿费当做‘党国机密’的恶规必须废除
·“反美斗士”司马南突然移民美国:网友很气愤
·批毛远甚彭德怀 庐山会议另一封万言书
·胡星斗: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最新中国贪腐10亿以上的官员排名
·郑然:习近平确实是最合适的选择。中共不死,权斗不已。
·格丘山: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张洞生编辑: 中共派网特来海外中文媒体里耍流氓暴露了中共邪恶无耻的嘴脸
·非理性毛泽东:文革和他的情欲妄想及潜意识
·农民为何穷,头上压着十八座山
·张洞生:习大帝国际流氓痞子厚黑外交的面面观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5的习大帝,经济下滑,权斗激烈,难得喜洋洋
·尘封的悲壮——1946中苏血战外蒙古 史料揭秘
· 二0一四年中国维稳与人权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他说:“当然也要起来的。”
   
   我又接着说:“日本即使会起来,也不会这样快;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不必防备日本。”
   
   他说:“快也好,慢也好,终局总是会起来的;倘使将日本交由美国人管理,五年以后就会起来。”
   
   我说:“给美国人管,五年就会起来;倘使给你来管,又怎样的呢?”
   
   他说:“我来管,最多也不过多管五年。”
   
   后来他不耐烦了,直截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
   
   谈话一直继续下去,史大林又很正经地向我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这的确是史大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们,还是害怕我们强大起来:因此,只顾目的,不择手段,用尽千方百计来压迫、分化和离间我们。
   
   接下去,他又说:“你说,日本和中国都没有力量占领外蒙古来打俄国;但是,不能说就没有‘第三个力量’出来这样做?”这个力量是谁?他先故意不说。我就反问他:“是不是美国?”他回答说:“当然!”我心里暗暗地想,美国人订下了雅尔达协定,给他这许多便宜和好处;而在史大林眼中,还忘不了美国是他的敌人!
   
   最后,经过许多次的谈判,《中苏友好条约》终于签订了。不过,父亲当时对于签订这个条约,有个原则上的指示:“外蒙古允许‘独立’,但一定要注明,必要经过公民投票;并且要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这原则,史大林总算是同意了。史大林说过:“条约是靠不住的。”我们绝不以人废言,只要自己能发愤图强,有了力量,反共抗俄能够胜利,外蒙古还不是仍旧可以归还到我国的版图吗?而且,《中苏友好条约》,经俄帝彻底破坏之后,我们已经明白宣布其“无效”;依理依法,外蒙古仍然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一部份。
   
   我还记得,在签订友好条约时,苏方代表,又节外生枝。他的外交部远东司的主管同我商量,要求在条约上附上一张地图;并在旅顺港沿海一带区域,划了一条黑线,大概离港口有二十哩的距离,在这线内,要归旅顺港管辖。照国际法的观点,公海范围是有一定的规定,就是离开陆地有一定的距离;俄方此一要求,显然是不合理的。为了这一问题,争执了半天,从下午四点半到晚上两点钟,还没有解决。
   
   我很不耐烦的说:“你要划线,你划你的,我是不能划的。”
   
   他说:“不划这个线,条约就订不成!”
   
   我说:“订不成,我不能负责;因为我没有这个权力。”
   
   他说:“我是有根据的。”
   
   我说:“你有什么根据?”
   
   他拿出一张地图,就是沙皇时代俄国租借旅顺的旧图,在这张地图的上面是划了一条黑线的。并且指着说:“根据这张图,所以我要划这一条线。”
   
   我觉得非常滑稽,因此讥讽他们说:“这是你们沙皇时代的东西,你们不是早已宣布,把沙皇时代所有一切的条约都废止了吗?一切权利都全部放弃了吗?你现在还要拿出这个古董来,不是等于承认为你们所打倒的沙皇政府吗?”
   
   他有点着急说:“你不能侮辱我们的苏联政府!”
   
   我说:“你为什么要根据这个东西来谈判呢?不是等于告诉全世界说:你们还是同沙皇政府一样吗?”
   
   他说:“你不要吵闹,你的火气太大。”
   
   我说:“你要订约可以,但无论如何这一条线是不能划下的!”
   
   经过一番力争之后,这一张地图,虽附上去了,可是那一条线始终没有划出。由这件事看来,我们完全了解,史大林原来就是沙皇的再世或化身。
   
   在雅尔达协定中,规定东北的行政权及一切主权,都归中华民国政府。可是,苏联的军队来了,一切都等于废纸了。他用一切力量来掩护和培植林彪的部队,直到林匪的部队的力量可以支配整个东北的时候,才开始撤退。他们向我政府口口声声称道“友好关系”,可是,日本关东军缴来的武器,就不肯给我们。经根据条约一再向他们交涉,到他们没有办法抵赖的时候,答覆我们说:“应该照办,不过,你们过一个星期再来。”过了一个星期,再去交涉时,他们说:“等过两天再来。”又过了两天,他们说:“对不起!关东军的武器原来是放在火车站,因为装车装错,运到莫斯科去了。”后来,我们去了一个公文,质问他们说:“这么多的东西,怎么会不晓得而装错了呢?又不是一两个箱子,怎样会搬错?”他们满不在乎地回一个公文来说:“你们的信,我们收到了;现在根据同盟友好的关系,我们把关东军的武器,交给你们。共计步枪3000枝,马刀148把,东西现存哈尔滨,你们自己去收回。”这真是和我们开玩笑!其实他们是把武器交给匪首林彪,用以打击我们的政府了。
   
   (五)
   
   俄国不但要侵略我们,并且时时刻刻企图离间中、美两国的关系。我且举出两个事实,来证明俄帝的这种阴谋:第一件事,是在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东北交涉发生最后一次困难的时候。父亲为了要解决东北和中、苏有关的许多问题,派我以私人代表的资格再去访问史大林。当时史大林曾经对我说:“你们中国人要明白:美国人想要利用中国作为满足他的利益的工具,他必要的时候,是会牺牲你们的!苏联愿意把本国的生产机器、汽车,以及中国所没有的东西供给中国;同时:也希望中国能把自己出产的矿物、农产品供给苏联。苏联又可以帮助中国在东北建立重工业,并发展新疆的经济;但是,我再三声明,也是我最大的一个要求:你们决不能让美国有一个兵到中国来,只要美国有一个兵到中国来,东北问题就很难解决了。”
   
   “我的经济顾问最近会到长春去的,我要他和你见面;我并且告诉他:只要国民政府能保证今后美国不在东北得到利益,我们苏联一定可以作必要的让步。”
   
   “苏联并不反对中国和美国建立关系,因为美国也可能帮助中国作经济上的建设;但是,希望你们千万不要信赖他。”
   
   史大林这种惺惺作态的话,初听起来好像“仁言利溥”;而在本质上则是“做贼的,喊叫捉贼”罢了。我看史大林讲的这一段话,不是别的,正是俄帝征服中国和垄断整个东亚市场的最重要的轮廓。我的父亲更早已看出,这是史大林的狡狯阴谋;如果我们上了当,就会亡国灭种,中华民族永无翻身的日子。所以,我们对史大林这种中、苏经济关系的建议,及其离间中、美关系的阴谋,彻底地予以拒绝了。
   
   (六)
   
   第二件事,是民国三十五年,赫尔利突然接到美国驻俄大使的来电,前来探询父亲说:“委员长要与史大林见面,究为何事?”父亲答道:“俄员非正式先来问余,有否与史会晤之意?余答以目前无暇,余亦无意出国。”此事据父亲推测,必系俄国事先故意告诉美国,谓父亲要求与史大林会晤;使美方对父亲发生疑忌,以期达到其离间中、美两国邦交的狡计。后来俄方或因恐怕以前向我非正式接洽要求父亲与史大林会晤一事,由我方告诉美国;或因美国已将父亲告诉赫尔利的话,向俄国提出询问:于是恼羞成怒,发动占领新疆的伊宁。
   
   俄方洽请父亲与史酋会晤一事,经过情形是这样的:三十五年五月中旬,一位苏联驻华使馆的武官,名叫罗逊的,声言有事,到处找我。我当时就约期同他会面,一见面,他就说:“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说:“到北平去的。”他说:“这几天是我一生最着急的日子,到处找你,都没有找到。”他同时拿出一个电报来给我看,内容是说:“苏联政府欢迎蒋委员长到莫斯科去,同史大林元帅见面;倘使蒋委员长认为在莫斯科见面不妥当,史大林同意指定苏联国境以内的任何地方见面。”我立即回答他说:“我要当面报告委员长。”他说:“你报告以后,委员长对这个问题是怎样答覆,请你马上告诉我!”他说话时态度非常焦急。我回来报告父亲之后,父亲说:“慢慢答覆他。”当天罗逊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竟一连打了七次电话给我,催问这事,当他打第七次的电话时,已是深夜了;我就用很轻松的口吻推托说:“朋友!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谈好不好?”他说:“到底委员长怎样说?”我说:“委员长还没有说什么。”到了第二天,父亲召我去,并指示我说:“你去告诉罗逊,几个月之内,我很忙,不能离开自己的国土。”父亲又指示我说:“关于这件事,你就答覆他这几句话好了,不必多说。”我奉命后,就直接去找罗逊,遵照父亲的意旨行事,把上述的几句话,告诉了他。他说:“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没有?”我回答他说:“再没有别的话。”事实的经过,就是如此。不料史大林却转回头来,利用这点资料,作为离间中、美两国邦交的诡计。父亲对于此事,在日记上写道:“余至此,更觉国际情形之复杂与阴谋之险狠,决非余直率率性所能应付。惟余大以诚实笃敬,不惧不诈,中道而行;所谓以诚制伪,以拙制巧,则一时虽受冤曲,而终久必能了解。盖余在国际外交所恃者,惟精诚与道义。”
   
   俄国这样挑拨离间的卑劣手段,并没有成功;史大林“心劳日拙”,不过白费一番心机罢了。
   
   总之,史大林的最后目的,就是要我们离开美国,与美国彻底分家!可是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一贯地维持国际道义,不但没有和美国分开,反而更进一步的合作无间;我们是始终对得起美国友人的。
   
   至于俄人用武力来侵扰我们的边境,自满清入关以后,就开始了;直至民国三十六年伊宁事件为止,不知若干次。因为,军事的侵略,是公开的劫掠,众目睽睽,没有人不知道是强盗行为;只要稍微涉猎中、俄关系历史的人,都会明白,用不着详细加以解说。我们统计,自1644年起,到大陆沦陷为止,俄国掠夺我们边疆的土地,先后共有54次之多。中国领土被占的面积,包括外蒙古在内,共有6578820平方公里,约为我原有领土的1/3;而与我们现有领土1200万平方公里比较,则已有一半的土地被俄国占领去了。这样大的仇恨,我们是永远忘不了的!
   
   父亲说:
   
   “俄帝本是我们中国的世仇大敌!”
   
   我们要挽救国家的危亡,要争取民族的生存,要维护我国数千年的历史文化于不堕;我们除了毫不犹豫地,而且贯彻到底地从事“反共抗俄”的革命工作之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父亲反共奋斗三十年,是为着民族国家的生存,亦是为着维护真理而努力。只要我们在领袖领导之下,卧薪尝胆,雪耻图强,一德一心,奋斗到底,一定可以完成国民革命的第三期任务。“汉奸必亡,侵略必败”,是父亲昭示我们的历史铁则,俄寇共匪总逃不出最后败亡的命运的。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4/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