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独往独来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朱忠康:中国出了个男子汉
·曾节明博客;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伍凡評論第527期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文庙的博客;习王新政和红色曼哈顿计划在爆料中破产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洞朗这事儿,我觉得理在印度这边儿啊
·巴山老狼;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原文;贵在公开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文贵伐赵】回应刘呈杰贯君视频!你们走一步我就要走十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蒋经国
   

   (一)
   
   父亲在本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说道:“像我们这样4亿5000万人口,1200万方公里土地的国家,无论是跌下去,或是站起来,对于世界人类总是一番大震动。无论是敌人或是友人,都要先看他自己所受的影响,才敢确立他对我们中国的方针。”
   
   今天全部大陆被占领了,这不但对我们中国是第一件大事,就是对全世界的安危祸福也息息相关;这一事实,现在全世界有识之士,没有不深刻地体认到了!
   
   一世纪来,我们中国的积弱,固然由于大多数人民失却了“民族自信心”,但重要的,也还是由于列强帝国主义对于我们不断的侵略和压迫──尤其是比邻的日、俄两国,更迭为害。日本没有力量的时候,俄国就来了;俄国打败了,日本又起来;现在日本倒下去了,又成了俄国人的天下。真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日本的田中义一说:“要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日本的野心,已由日本人自己的口中说出,这是容易明白的。而俄国人则不同,他们口口声声是“扶植弱小民族”,帮助殖民地民族的解放运动,援助中国革命;其实绝对没有这么一回事,那只是口是心非,变相的侵略主义而已。
   
   目前最重要的敌人,是攫取我们整个大陆的俄国──赤色帝国主义了。林则徐说:“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这是金石之言!
   
   (二)
   
   俄国侵华,远自清初,但是全部的事实,只好让历史家去叙述。我这里应该说的,仅是与我的父亲有关的部份。我们知道,最近30年来,俄人对我侵略的行动和方法,不外运用如下三种方式:一、组织中国共产党为其第五纵队,制造内乱。二、破坏我国与友邦的关系,使我处于孤立。三、直接明目张胆地用武力来侵略。
   
   关于第一点,开始自民国九年,共产国际特派维丁斯基到中国来活动。维丁斯基在上海勾结了陈独秀,创立“马克斯主义研究会”,作为共产主义,也就是苏俄的宣传机关的代理人。民国十年初,又派了赤色职工国际代表李特洛斯克及殖民地问题委员会秘书长马林为代表来华,协助陈独秀筹画党务工作。同年7月1日,在上海举行第一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宣布了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积极进行苏俄在中国第五纵队的活动。一面马林又到桂林晋谒本党总理孙中山先生,表示苏俄政府同情中国革命运动,希望与本党合作。并建议:一、改组中国国民党,联合社会各阶层,尤其是农工大众。二、创办军官学校,以为建立革命武装的基础。三、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民国十一年,中山先生特派廖仲恺先生至日本与苏俄代表会商,结果双方同意,从此本党就开始与苏俄政府合作。因为这种关系,在民国十二年八月,父亲就奉派到莫斯科去考察。经过四个月的考察之后,对于苏俄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回国的时候,便秘密向总理报告:第一、苏俄的共产主义,实行起来,一定要为害人类;第二、今日的“朋友”苏俄,正是我们未来的最大的“敌人”。当时为着避免和俄国分裂,所以这个报告,没有公布。父亲的慧眼,老早就发觉了俄帝的阴谋。
   
   十五年三月二十日,中共党员李之龙,以当时海军局局长的地位,率领中山舰,实行武装叛乱。父亲于先期得到报告之后,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将中共在广州所有的机关,有关工会、农会、乃至苏联顾问住宅,均予派兵监视;共党的阴谋立归失败,马上对本党表示让步。同年四月初,父亲建议中央:“整军肃党,准期北伐”,就是为廓清共党份子的潜伏活动。以后全国相继实行清党,几次剿共,直到将共党赶入地下活动为止;没有一役不是父亲领导进行的。
   
   此外,苏联共产党除原有的东方大学、列宁学院及一般军事学校,收容中国左倾青年入学,受布尔塞维克的思想训练之外,并特别在莫斯科创设中山大学,专收中国学生,希图大量地训练和制造各种各式的第五纵队。俄帝对我的阴谋,可说是无孔不入的。
   
   (三)
   
   俄国对于我们的侵略,到了史大林时代,登峰造极。史大林的侵略主义,是继承俄国的历史传统;他的政策,也可以说,就是执行彼得大帝的政策。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族自决”等等的口号,不过是欺人的幌子罢了。我可以举出一个实例:当我于民国二十四年到莫斯科去看史大林,谈话完毕出来的时候,他的秘书顺便问我:“你有几年没有到莫斯科来了,你有什么新的发现?”我对他说:“我今天下午才到莫斯科,晚上就来看你们;所以我还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不过有一件事,我要请教你,1931年,我也在这个地方看见过史大林,现在办公室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只有一点不同;从前史大林的书桌背后,是挂一张列宁站在坦克车上面,号召人民暴动的油画,这次却不见了,换了另外一幅彼得大帝的画像;这就是我今天所发现的新事物。”这个秘书听了笑一笑地说:“当然是新的,此一时,彼一时。”史大林从前跟了列宁从事“革命”,把彼得大帝的余孽沙皇尼古拉打倒了;现在,他却用尼古拉的祖宗──彼得大帝的画像,取他自己所崇拜的列宁的画像而代之。这就是正宗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真实内容,这对于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是何等讽刺!
   
   在民国十六年四月六日,还是我们北伐时期,也是国共尚在“合作”和本党“联俄”的时期。张作霖在北京搜查了苏俄大使馆;在搜出的秘密文件中,竟发现了莫斯科苏联共产党打电报给当时尚是我们革命政府顾问的鲍罗廷说:“我们的人帮助南方军队北伐,但却不能让南方军队占领全国;我们的目的,是要用这一个军事行动,来牵制其他帝国主义的力量,使他们不能从东方来打苏联。”这就是苏联“同情”中国革命和“援助弱小民族自决”的铁证!
   
   抗战时间,苏联也有飞机和“志愿队”派到中国来助战。有一天,驻兰州的俄国飞行队里一个队员,因为多喝了几杯酒,对我露出真言说:“我们到中国来打仗,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找一点日本的新式武器做对象,来练习练习。”他们把我们流血争取独立生存的战争,当作他们练习武器的试验场所。所以经过“练习”之后,飞机不来了,坦克也不来了。最后,更把东北接收来的日本的武器交给共匪,来打倒我们的政府了。俄帝这种狡诈狰狞的面目,谁都认识得清楚的。
   
   (四)
   
   民国三十四年二月,美国因为要苏联参战,提早结束对日战争,罗斯福总统与史大林订了雅尔达协定。我们当时为着要打退压境的强敌──日本,只好委曲求全,根据雅尔达协定,和苏联政府谈判,签订中苏条约。在谈判的时候,美国方面有人主张:“要结束战争,必须苏联参加,要苏联参加,他当然要提出对他有利的条件,等到他提出之后,中国政府应该考虑给他好处。”到了今天,外蒙古、中东铁路、旅顺、大连的军港,乃至整个大陆,苏联都攫取去了;然而他究竟用来对付谁呢?
   
   民国三十四年,美国还没有把雅尔达协定公布以前,我们政府已经派员到莫斯科去进行中苏谈判,我也参加。这次的交涉,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先生领导的。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史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的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史大林拿一张纸向宋院长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动下流;随着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宋院长一看,知道是雅尔达协定,回答说:“我只知道大概的内容。”史大林又强调说:“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我们既然来到莫斯科,就只好忍耐和他们谈判了。谈判中间,有两点双方争执非常剧烈:第一、根据雅尔达协定,有所谓“租借”两个字眼。父亲给我们指示:“不能用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帝国主义侵略他人的一贯用语。”第二、我们认为,所有问题都可以逐步讨论,但是必须顾到我们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后来,史大林同意不用“租借”两字,对于中东铁路、旅顺、大连这些问题,也肯让步;但关于外蒙古的独立问题──实际就是苏联吞并外蒙古的问题,他坚持决不退让;这就是谈判中的症结所在。谈判既没有结果,而当时我们内外的环境又非常险恶。这时父亲打电报给我们,不要我们正式同史大林谈判;要我以个人资格去看史大林,转告他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外蒙古独立的道理。我遂以私人资格去见史大林,史大林问我:“你们对外蒙古为什么坚持不让他‘独立’?”
   
   我说:“你应当谅解,我们中国七年抗战,就是为了要把失土收复回来,今天日本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还没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敌人手中;反而把这样大的一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失却了抗战的本意?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会说我们‘出卖了国土’;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那我们就无法支持抗战,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外蒙古归并给俄国。”
   
   我说完了之后,史大林就接着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说时态度非常倨傲,露骨地表现帝国主义者的真面目。我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
   
   他乾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
   
   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我又对他说:“现在你用不着再在军事上有所忧虑,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他不会再起来;他再也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作为侵略苏联的根据地。你所顾虑从外蒙进攻苏联的,日本以外,只有一个中国;但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你说25年,我们再加5年,则30年内,中国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个力量,你是很明由的。”
   
   史大林立刻批评我的话说:“你这话说得不对。第一、你说日本打败后,就不会再来占领外蒙古打俄国,一时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败了,日本这个民族还是要起来的。”
   
   我就追问他说:“为什么呢?”
   
   他答道:“天下什么力量都可以消灭,唯有‘民族’的力量是不会消灭的;尤其是像日本这个民族,更不会消灭。”
   
   我又问他:“德国投降了,你占领了一部份;是不是德国还会起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