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矿业的黑幕]
藏人主张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矿业的黑幕
   
   在国内有色金属类上市公司中,西藏矿业(000762.SZ)因其拥有号称“铬都”的西藏罗布萨铬铁矿和扎布耶盐湖的两大垄断资源而独具优势。资料显示,扎布耶盐湖为当今全球三大锂盐湖之一,是一个超大规模锂、硼、钾等多矿种的盐湖矿床,在三大锂盐湖中居第二位,而西藏矿业拥有大部分矿群开采权的罗布萨铬铁矿,目前地质保有储量80余万吨,潜在价值巨大,正因如此,西藏矿业一直被众多投资者看好。
     
   “罗布萨”的藏语意为“宝贝之地”。但事实上,近年西藏矿业守着两大垄断矿藏资源,经营业绩和股东回报却乏善可陈,守着偌大的富矿,却似乎甘愿清贫度日。

     
   近日,有媒体报道指出,西藏矿业因为一桩陈年讼案,牵出关联公司长期占款不还、投资失误频频等诸多问题。
     
   随后,数位了解西藏矿业的投资者向本报投诉称,该公司作为A股市场仅有的一家经营铬铁矿和碳酸锂的上市公司,产品供不应求,矿产资源丰富,在近两年资源类上市公司风起云涌的业绩大潮中,寂寞无为,这令所有投资西藏矿业的中小股东倍感困惑。
     
   上述投资者给本报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西藏矿业反常现象的背后,是围绕公司左右的利益链条的盘根错节,以及公司日益严重的空心化趋势。
     
   碳酸锂亏损之谜
     
   一位投资者指出,西藏矿业拥有国内储量80%的罗布萨铬铁矿,现在又正在开发世界三大锂盐湖之一的扎布耶盐湖,该盐湖内的卤水碳酸锂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个原生碳酸锂矿。
     
   目前,国内70%铬铁矿需要进口,据统计,2007年国内进口铬矿的总量与总金额同比增长8.192%和9.453%。而扎布耶盐湖内按1/3可采比计算,其资源潜在价值也达1500亿元。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能够拥有上述两大矿产资源中的一个,已实属幸运,而西藏矿业因其国资背景,却能将两大矿藏都收入旗下。
     
   但中小股东并没有因为西藏矿业的背景和垄断资源而获得良好的回报,一直被广为看好的碳酸锂甚至出现亏损。西藏矿业2007年报称,当年碳酸锂市场价格下降幅度较大,碳酸锂的产量有所下降,西藏扎布耶锂业公司营业收入1765万元,主营利润-2848万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665万元;截至2007末,西藏扎布耶锂业公司总资产3753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2208万元。
     
   这意味着,在投入数亿资金之后,又经过几年的试产到投产,至今,扎布耶锂矿不仅没有赢利,还陷入了资不抵债的境地。
     
   西藏矿业的有关公告显示,扎布耶盐湖碳酸锂一期工程经过几年建设,于2005年8月投产,按设计要求三年达到5000吨/年生产规模,此后每年可产生约4000万元-4500万元的利润。二期工程列入西藏自治区“十一五”规划重点项目,达产后按2万吨产品计算, 预计年税后利润约2.5亿元。但在一期工程正式竣工后,实际情况却大为迥异。
     
   上述一位报料的投资者认为,扎布耶锂矿2005年投产当年就已经销售碳酸锂200多吨,一期工程已经于2006年12月通过验收,当年已经生产了碳酸锂1600多万吨。到了2007年底,离验收完成已有1年多时间,早就具备了年产5000吨的能力,但公司2007年的收入仅1700多万元,有点匪夷所思。
   
   记者注意到,在2007年年报里,西藏矿业(13.96,-0.62,-4.25%,吧)仅公布了收入和利润,未提及扎布耶公司具体的销售数量和价格。如果按照2005年投建当年的250吨左右的销售量计算,按照目前市场电池级碳酸锂和工业级碳酸锂的平均价格65000元每吨计算,当时的销售收入就已经接近了1700万元。
     
   这位投资者指出,如果按照一期5000吨产能的实际达产三分之一来计算,产量就可以接近2000吨,按照当下市场价格,其销售收入就超过1亿元以上,而5000吨全部达产,其收入可达3亿以上。西藏矿业2007年报透露,公司2008年碳酸锂销售目标为2000吨。
     
   按照这位投资者的说法,西藏矿业的碳酸锂产品,要么是有意未计算全部销售收入,或者是低价格销售给关联公司,导致扎布耶出现亏损,但利润全部流入了关联公司。
     
   7月1日,记者致电西藏矿业,但公司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上述说法未得到西藏矿业的证实。
     
   两家神秘的公司
     
   上述投资者认为,扎布耶碳酸锂矿在近两年资源价格涨潮中,不仅没有赢利,反而出现亏损,与几家神秘的公司不无关系。
     
   上述投资者最为关注的是四川国理锂材料有限公司。该公司位于四川省都江堰市江都花园7幢,主营业务销售碳酸锂等系列产品。
     
   引起投资者关注的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肖永福,与西藏矿业董事长肖永恩名字接近。而资料显示,肖永恩1947年出生,一直在西藏矿业任职,从1997年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至今已达11年。
     
   按照四川国理介绍材料中的说法,该公司年销售碳酸锂可达5000吨左右,这一数字与西藏矿业一期工程产能相当。但如果按照西藏矿业年报披露的2007年碳酸锂销售收入1700万元计算,西藏矿业2007年全年的碳酸锂销售量还不到300吨,因此,四川国理销售的碳酸锂不可能全部来自于西藏矿业。
     
   25日,记者联系到四川国理的董事长肖永福,他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肖永恩,与西藏矿业也没有业务关系。
     
   但上述投资者认为,国内目前碳酸锂矿只有中信国安、盐湖集团和西藏矿业三家公司从事开发业务,除西藏矿业外的另外两家未见与四川国理有业务往来,如此大的销量,只有扎布耶可以完全生产和提供。
     
   肖永福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四川国理有自己的锂矿,位于阿坝州金川县。
     
   同时,与肖永恩董事长有关联的还有福州扎布耶锂业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由西藏扎布耶出资800万元,占股份比例为16%,其他两家股东为深圳宝利泰投资有限公司和深圳扎布耶锂业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扎布耶锂业有限公司的股东深圳宝利泰投资有限公司和福州扎布耶贸易有限公司。
   
   上述投资者对记者表示,之所以认为福州扎布耶与肖永恩董事长有关,是因为福州扎布耶地址位于福建福州市罗源县,而肖为福建人,1947年出生于罗源县。
     
   同时,在深圳和福州两家号称扎布耶的公司股东中反复出现的深圳宝利泰投资有限公司,其地址亦位于罗源县——与福州扎布耶一样,均位于罗源县罗源湾开发区北工业区,而且两家公司公布的联系人同为朱厚佳。
     
   6月28日,记者联系到福州扎布耶公司的一位人士,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该公司主要做碳酸锂的加工和销售业务,为西藏扎布耶的子公司,即西藏矿业的孙公司,但西藏矿业的公告显示,西藏扎布耶仅持股16%。
     
   但在西藏矿业的年报中,并没有与福州扎布耶贸易往来记录。
     
   国有股权低价出卖之谜
     
   2004年10月,西藏矿业大股东西藏矿业发展总公司与广州中大新元生命科技公司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时至今日,该宗协议仍受到小股东的质疑。
     
   根据协议,西藏矿业发展总公司以每股1.98元的价格向中大新元有偿转让其持有的西藏矿业3609.18万股国有法人股,转让总金额为7146万元,全部以现金支付。股份转让完成后,西藏矿业发展总公司仍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中大新元将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按照当时公司公告的内容显示,中大新元生命科技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9000万元,广州中大金鹿通信工程有限公司与广州中大凯思集团有限公司各占50%的股份。为中山大学的所属企业,具有国资背景。
     
   当时,1.98元的转让价格,已经低于公司的每股净资产,但由于中山大学的招牌和背景,投资者并没有反对之声。
     
   但仅过一年之后,事情即出现变化,该宗股权的真正买方,终于浮出水面。2005年12月9日,广州中大新元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向杭州华泰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西藏矿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24,061,200股境内法人股(占西藏矿业总股本的12%),同时,该次公告还显示,广州中大新元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突然成了一家民营企业,股东为周征方、刘铁球(阳江制药厂总经理)及隗国三人。
     
   而杭州华泰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为周征方和其弟两人控股。如此,经过中间简单转换,西藏矿业3600万股法人股尽入周氏旗下,随后股权分置改革开始,股市经历了一场长达两年时间的大牛市,周氏股权价值倍增。
     
   按照西藏矿业期间最高值计算,其市值曾摸高10亿元以上。
     
   上述一位投资者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周征方为杭州人,供职单位为杭州桑瑞进出口有限公司。杭州桑瑞进出口公司法人代表为包如荣,公司地址位于杭州市西湖大道268号涌金广场聚景苑502室。
     
   而巧合的是,同一地址的公司还有杭州中丝进出口有限公司、中丝生丝进出口公司驻杭州办事处、杭州富士特实业投资公司等。名称虽千差万别,但背后老板都是包如荣。
     
   资料显示,包还担任上海富士特高技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还担任曾获准开发拟投资3.96亿元人民币,建筑面积为28.5万平方米的“郑州中国中西部纺织城”的河南华泰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在这里,“华泰信”终于再次显现。
   
   如此看来,周征方后面站着包如荣,而包的后面还有谁呢?答案只能留在以后。
   “稀有金属等于业绩暴涨”,这是近两年来,对拥有稀有资源类上市公司的业绩最简明的算式。但是,西藏矿业(000762)是个例外。西藏矿业拥有国内储量80%的罗布莎铬铁矿,还正在开发世界三大锂盐湖之一的扎布耶盐湖,其品位居世界第二。
     
   目前,国内70%铬铁矿需要进口;据统计,2007年国内进口铬矿的总量与总金额同比增长8.192%和9.453%。而扎布耶盐湖内的卤水碳酸锂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个原生碳酸锂矿,按1/3可采比计算,其资源潜在价值也达1500亿元。
     
   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在这轮有色金属大牛市当中,西藏矿业理应赚得盆满钵满。西藏矿业2007年年报显示,其铬矿石产量和价格分别是2005年的3.24倍和1.54倍,铬铁合金产量和价格则分别同比增长1.12倍和1.04倍。
     
   上述两项产品销售收入约占西藏矿业主营收入的58%,但不可思议的是,西藏矿业同期营业利润同比却下降5.65%,净利润同比增长仅32.24%。与此相对应,2005年至2007年,西藏矿业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仅为5.86%、8.02%和9.59%;而其他主导产品为金属矿采选业公司的毛利率基本维持在40%以上,净资产收益率也基本都在25%以上。
     
   谁在巧取西藏矿业?
       
   2004年10月13日,西藏矿业发展与广州中大新元生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大新元”)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西藏矿业发展将以每股1.98元的价格向中大新元有偿转让其持有的西藏矿业3609.18万股国有法人股,转让金额7146万元。转让完成后,西藏矿业发展仍为西藏矿业第一大股东,中大新元则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而截至2003年12月31日,西藏矿业每股净资产为2.11元,转让价格相当于每股净资产折价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