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藏人主张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安乐业
    
   


    
   藏人所面临的总体现况而言,初步发现中共对藏政策在策略的高度运行,任何人没有进入实施过程中切身感受,恐怕一时半在无法破解。
   
   幸亏笔者近期遇到了具有亲身经历的部分人士,与他们深入地探讨了这个话题。依据探讨,现今藏人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政治上受到压迫,宗教上实施压制,经济上遭到掠夺,文化被取代。
   
   
   
   1) 政治压迫
   
   藏区,除了乡一级之外,以前所有的第一把手是共产党汉人,即使有个别藏人,也有意无意中沦为言听计从的傀儡。
   
   从2008年“全藏和平抗暴”以来,依据战略学者的建议,中共改变了策略,开始在设有藏学院的六大民族大学里边正在培养“乡一级汉族领导干部”,美其名为“零基础藏语班”,也叫“双语班”。
   
   起初(2008年之前)该班级设立于“中央民族大学”和“西藏大学”,毕业后颁发“双向学位”,即藏文毕业证和中文毕业证,享受研究生待遇。招收这个班级的条件相当严格,学生必须具备两个背景:
   
   (1)纯汉人,必须七代人与少数民族没有血缘关系;
   
   (2)来自最贫穷的乡村。
   
   其实,此招与当年胡温执行谋害十世班禅大师时的用人原则相吻合,而且,把利用人性的弱点发挥到了极致,现今“认钱不认情”的这帮人会给藏区带来什么?
   
   相当可怕,可以进行类推,比如,去年三月,从青海省调走叫强卫的省委书记到江西省任省委书记,此人在青海待了6年(2007/03—2013/03)。幸好前三年跟时任省长宋秀英不和,未能驾驶主导权,但是,经过权斗打败了省长而得势,仅在短短得三年内,强卫利用手中的权力,几乎把已探明的青海矿产资源全部被卖光,因此,青海政协和人大会议上出现了“给子孙后代留点糊口”的提案,本来青海是个地大物博的沃土,问题的严重程度不言而喻,现在的提问是有多少个强卫在藏区?或有多少个正在培养成强卫?
   
   通过以上分析,现在可以断言,藏区根本就不存在“自治”,而是沦为名副其实的“他治”。
   
   2)宗教压制
   
   从宗教上讲,也从立法和行动两面方面,已被剥夺“活佛认证权”和“寺院管理权”,寺庙沦为披着袈裟的共产党人手里,比如,从2009年开始,藏区的每一个乡增加了一名主管寺庙的副书记,主要从事特务工作。
   
   现在全藏各大寺院的建设中多增加了摄像头,每时每刻盯着每一个僧人的一举一动。同时,安插用钱被收买的个别僧人来监督和这些卧底向主管部门定期汇报。
   
   3) 经济掠夺
   
   从中共媒体透露的两条数字可以看到对藏进行经济掠夺的全貌,比如,“1990 年,初步探明青海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达 173319 亿元;2010 年,初步探明西藏自治区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达 6000 亿元以上。”从而得出以下两个结论:
   
   (1)按着中共媒体,“大约1952年至2010年,对西藏自治区的投资达1600多亿,财力补助达3000亿元”,但是,几乎不到藏东青海矿产资源潜在价值2%,因此,中共对西藏自治区的建设投资不是中国本地的钱,而是广大藏区的钱。
   
   (2)藏区每一年人均收入约为3500—4400 不等的人民币。这个收入中的一半以上,甚至百分之七十以上来自“冬虫夏草”。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冬虫夏草”,早就数以万计的藏人沦为乞丐,其原因在于牧区城镇化打破了本来放牧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由于没有生活技能培训,又没有长期规划,只是补贴几年,导致牧人新村极度贫穷化,从而人们不得不选择“偷盗,抢劫,诈骗”的道路,因此,具有亲身体验的那些人士认为,这是一个局,为损害藏人名誉和全面公开进行大逮捕理由而设立。
   
   
   
   提起“冬虫夏草“,从中共公开的文件中是不允许采挖,一般人上山采挖“冬虫夏草”难度相当大,因为,每一个路口设有卡子,天价收费,插翅难飞,但是,承包草山的那些大老板(多数为汉族,回族,也有少数藏人)通过大笔贿赂而上山无阻,也暴露了中共一直宣传的环保成了官员发财的命脉。同时,每一个老板雇佣当地和外地老百姓数目达上百人,甚至上千人上山采集“冬虫夏草”,而给每一根5元人民币的价钱从雇佣人手里收集,其实,每根“虫草”当地可以卖出25元至40多元不等的价格。
   
   
   
   4) 文化被取代
   
   从文化上看,一方面,已经在藏区执行汉语取代藏语的教学以及限制少数民族学生进入掌握技术层面的政策,为继续“奴化”铺平方便之路。 特别是近五年正在实施各大民族大学的藏学院限制每年的招生数额,甚至被录取这些民族大学藏学院的分数线与中国名牌大学并驾齐驱,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藏人学生望而无力,连所谓“少数民族照顾分数”都显得多此一举,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自动放弃藏语学习。从而达到了“不是不让学,而是你们自己不学”的假象效果。
   
   以青海为例,从2009年开始,在西宁市设立“三江源中学”,用中文讲授初中课本,又2012年起,讲授初中和高中课本。这个中学系青海省教育厅民教处管辖,各州分发指标,吸引藏人学生。相关藏人领导人员同情于2010年整个青海藏人学生反对“藏语被中文取代”而受到被退休和调离或降级惩罚。
   
   另一方面,评选职称过程中采取歧视性手段压制少数民族教师队伍,比如,下表“专业技术岗位层级与等级”是评选职称的标准,其中,教授级属于
   
   专业技术岗位层级与等级
   
   层级
   
   正高
   
   副高
   
   中级
   
   初级
   
   等级
   
   一级
   
   二级
   
   三级
   
   四级
   
   五级
   
   六级
   
   七级
   
   八级
   
   九级
   
   十级
   
   十一级
   
   十二级
   
   十三级
   
    
   
    
   
    
   
    
   
    
   
    
   
    
   
    
   
    
   
    
   
    
   
    
   
    
   
    
   
   
   
   “正高”,又分为“一至四级”,副教授级属于“副高”,分为“一至三级”,讲师级为“中级”而分一至三级,“初级”为助教和员教级,助教分一至二级,最后为员级岗位。现今少数民族大部分教师的职称停留于“四级”,“七级”,“十级”和“十二或十三级”,为什么?
   
    虽然有思想政治等很多不同的条件,尤其最关键的一些条件是“评选职称“的要件为“获得国家级技术发明奖”,“国务院特殊经贴享受者”和作品发表于“核心学术刊物”,但是,少数民族语文刊物中没有所谓“核心学术刊物”,少数民族语文也没有获得“国家级技术发明奖”的地位。比如,2010年,青海省社科院主导评选每三年一次颁发的“青海省哲学社会科学奖”,但是,以藏语为主的少数民语文创作的作品和书籍拒之门外,因此,青海民族大学藏学院领头提出抗议,但是,当地政府高举“反分裂大旗”抗议被强行压制,所以,“反分裂”起着随时镇压抗议的法宝作用。
   
    还有一项要件为“学位”,2008年中共国家教育部依据青海省一直宣传“青海民族大学藏学院”为取得教育成果的典型而批准青海设立一个博士点,但是,青海民族大学藏学院向上级申请该“博士点”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阻力和恐吓,而且,此阻力和恐吓来自时任省长宋秀英,最后把“博士点”设立于青海师大地理系,其实,这又是一个明显设置学习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拿不到高学位的障碍。
   
   此外,即使通过了各省区教育厅的任职资格,最终任凭权在各个学校和学术单位手里,并且,任凭又牵涉到“工资”,因此,聘任的级别越低,工资越少,直接连接到吃饭问题,尤其是从2013年开始,实施聘任级别“指标化”,也就是说每一年每一个学校只给几个指标,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所以,无形中迫使很多人接受学习少数民族语文没有出路,子女最好选择学习“中文”的“同化手段”。
   
    通过以上藏人教师和学生所处的环境(也包括其它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入校难,就业难,职称难(生活难),从而容易了解西藏文化面临的灭顶之灾,现在已延伸到了彻底动摇“根”的程度,其摧毁藏文化的阴险手段,使令人跌破眼镜。
   
   结语
   
   中国人当中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即“中共政府对西藏给了很多好处,为什么不令中共政府的情?” 其实,真相胜于雄辩。根据以上分析,中共政府从头到尾对西藏(藏区)没有给过好处。恰恰相反,中共从藏区掠夺的资源不计其数,价值连山,为什么不领藏人的情?
   
   与此同时,中共自认为对藏政策的手段高超,奥妙无穷,让人难于把握,不过,毕竟是人为的圈套和美化的忽悠,因此,没有生命力,更谈不上有运筹帷幄式的气魄,只能说可以称得上“容易戳破的精彩游戏”。
   
   
   
   2014年3月18日完稿。
   
    2014年4月2日增补完毕。
   
   作 者 :安乐业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4年4月2日19:56
   

此文于2014年04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