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爭奪]
点滴人生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爭奪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虛構小說和真實人生中,我們都遇見過這樣的故事﹕兩個好朋友,因為爭奪一個美女而反目,甚而決鬥。這故事也曾發生在我身上,不同的是,所爭的不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女,而是職位。

   這是某大學教育系的一個職位。我在這職位上已做了四年。這是一個紀錄,因為這職位是兩年一約,而且屬死約性質,一般不續約。我做了第一個約之後,因為系方找不到理想續任人,要求我多做一年。我覺續約一年對我意義不大,因為一上任便要找尋工作,不能專心職務。我向系主任反建議,若簽一新的兩年合約,我或會考慮。我本來的計劃是,約滿後到英國修法律,回來做律師。但是如果有一個兩年的合約的話,則薪酬和福利的吸引,(此職有房屋津貼) 以及工作的性質,將使我難以拒絕。結果是大學方面答允我的要求,讓我再簽新約,這是該系的首創。

   老實說,這工我實在非常喜愛,我做一生也願,因為它合我的性格,讓我能夠發揮我的所長。而事實也是如此,在以後的兩年中,我表現卓著,對香港的公民教育作了一定的貢獻。那個時候,凡談公民教育,幾乎沒有人不想到在下。然而,兩年期又到了。這次我真是很想續約,因為這後一約比前一約我的表現更好,工作滿足感甚大。但是我也知道續約困難很大,因為前回已是破例,很難有兩次破例。

   不過,無論如何,我向系主任表達我的意願。他也表示有困難,但卻留有餘地,說假如沒有適當的申請人,則我並非完全沒有機會。就在這時候,我的一個好朋友出現了。

   他確是我的一個好朋友。我們在活動裡認識,而且是較早認識的一個。我們一起的時候,談社會,談國家、談理想,就像許多有大志的青年一樣。他對教育的興趣比我強烈得多。他有家庭,但是卻願意捨棄一份教書的職位,而舉家赴美研讀博士學位。所以,他申請我這個職位,從許多角度看,比我為有優勢。他沒有直接告訴我申請這職位,但我從不少渠道知道他有興趣,甚而已遞了申請信了。

   起初的時候,我不免徬徨和失落。徬徨的是,我需要再找工作了,而年紀已長了兩年,我也不想去英國讀法律了。但有什麼工作適宜我呢﹖當時我沒有主意。返回中學教書,是可以的,但這會是一個大倒退,無論在事業方面或在經濟方面都是如此。失落的是,我此後也很難再找到像這份對社會有貢獻,而對自己也很有意義的工作了。

   然而,我沒有怨言。這份工作的年期和性質,我是一早已知道的,能夠做到四年已是幸運。可惜是可惜,那也沒有法子。倒是我那位好朋友,他知悉這工不只是我的喜愛,也是我的職業,沒有這工,會影響我的經濟。他一直託朋友問我找工的情況如何,並暗示他可多留在美國一年,待完成博士論文才回港工作。到大學最後限期答覆之前,他甚而兩次打長途電話給我問我的情況。我知道他停了工作,舉家在美國生活兩年,即使有儲蓄,也不會很富餘。他需要工作。我告訴他不必等我,還是回來好,除非他有其他考慮。收線後我還特地撥電給一個知悉此事的我們共同的朋友,請他再次轉達我的意思。

   恰在這事的前後,我有一位關心我的同事,敲我的房門告訴我,某負責全港職業教育的機構,正在聘請一個像我這樣的人,以協助他們推行公民教育。我找出廣告一看,果然,且其薪酬條件和我現時的不相伯仲。條件上它比我現時的還好,因為它是一份長工,試用期滿後它可以轉長約。當時我心內便希望,我朋友回來接我在大學的工,而我則轉往這機構任新職。我朋友有志於教育,在大學教育系會發展得更好,而至於我,則雖然少了發展機會,但短期而言卻可解決我的職業問題。夢想成真,朋友回來代了我的職,他果然後來在教育界發展得很好。而我,在略有驚險的情況下,也得到了有關職位。理想的安排,莫過於此。

   我們兩個好朋友的爭奪,沒有兵戎相見,也沒有反目成仇。相反,我們很有「互讓互諒」的味道,這在人世間似乎不多見。

(2014/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