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点滴人生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原發日期﹕2014年月15日)

   當去年初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在報章中撰文,建議佔領中環,以行動迫使當局落實真普選時,筆者當時的第一個感覺是,這不過是一個關心社會的、在象牙塔中的學者的天馬行空的幻想而已,沒有落實的可能。原因是,這種行動違背香港的追求理性和和平的精神,缺乏民意基礎。

   佔領中環的目的是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阻礙香港的政經運作,透過造成極大的殺傷力,以迫使北京給予香港真正的普選。但是這一行動也勢將影響為數眾多的香港人的生活和生計,一般市民不會歡迎和接受。雖然香港人歡迎普選,但是不會無限付出代價。要用激烈的方法,甚而以癱瘓香港、置香港於死地、玉石俱焚的代價來爭取「真」普選,我肯定大部份,而且是絕大部份,香港人所反對的。何況當時還有一些潑冷水的說法,例如有普選好過沒有普選,一人一票的普選,即使是在共產黨控制之下,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在此之前,一些激烈的示威人士,也曾在立法會附近阻礙電車和交通要道,造成大塞車,結果一些住在屯門的市民要到晚上一二時才能回家休息。人們怨聲載道,說明即使爭取民主,行動也應該有底線。此後,示威的組織者,也注意到避免擾民,以免失去民意支持。

   因此,當佔領中環被提出時,我判定這不會得到主流民意的支持,不能成事。可是,經過一年來雙方面的發展,(即贊成的一方和反對的一方) 我現在改變了看法,即佔領中環能夠成事,但至於是否會發生,則要觀日後的發展了。

   為什麼佔領中環從我認為的不能變為能呢﹖有以下的原因﹕首先是倡議者方面,第一,最先的倡議者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一位學者,和平、理性,地位崇高,並非那些盲目衝擊建制之人可比。至於其後加入這個倡議群體的人,也都是有社會地位的人。這首先便給人一個值得信任的感覺。

   第二,由口頭上的倡議發展成為一個實質的運動,佔領中環的鼓吹者顯出高度的策略性。由於有充份的時間,運動的策劃者顯得從容不迫,把運動分為言論起動、串聯力量、歸納意見、行動演練等等階段。(以上的階段只是就筆者所見到的為然,相信以後還更有其他的階段。) 這些策略行動產生兩個作用,一是對梁振英政府和北京施加愈來愈大的壓力,讓他們意識到佔領中環愈來愈迫近,而迫他們就範。(就範的意思是給香港一個真正的、並非中共包辦的、把泛民摒之於門外的普選。) 另一個作用 -- 這個作用筆者認為更加重要 -- 是,由於時間的稀釋作用,這個運動談得愈多、拖得愈長、在媒介的曝光率愈大,則由於人們對這個運動認識得愈多,畏懼之心愈來愈小,因而願意參加的人愈多。

   就佔領中環的議題,《明報》曾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兩次調查,一次在去年四月,一次在七月,其中一條題目問被調查者支持還是反對佔領中環。綜合兩次調查,贊成者由百分之 25 增加至百分之 32,而反對者由百分之 51 減少至百分之 46。接受佔領中環的人的比例多了,而反對的人的比例少了。我認為這是一個趨勢,情況對佔領中環的倡議者有利。

   其所以如此,除了我上文提到的主催者的因素之外,梁政府的無能和中聯辦的反撲亦有以致之。當佔領中環仍是在試探性階段時,梁政府的大員只是多番表示,市民有權表達意見,但應避免犯法。這種回應蒼白無力,因為佔領中環者實行的是公民抗命,正是明知犯法而犯法,或在法律的灰色地帶鑽空子,政府這些說話沒有產生阻嚇作用,反而使人覺得政府技止此矣。至於中聯辦,動員五毛隊伍,成立一些「愛」字頭的組織,意圖挑釁。某建制派立法局議員,甚而口出狂言,說要調動解放軍干涉。亦有一些幫閑文人,「幫港出聲」,意圖爭奪民意。但所有這些動作只是刺激了佔領中環的倡議者和同情者的士氣,壯大了他們的聲勢,可稱弄巧反拙。所以佔領中環之所以形成氣候,由不能而能,要多謝這些人。

   今年的元旦遊行,人數比預期少,比上年更少了許多。但愛黨份子且慢高興,不要誤讀。這顯示佔領中環已進入先期行動階段,參與遊行的人都或多或少有行動準備或傾向,像筆者這些「言論派」、純粹表達意見的人,已沒有出動了。從這個角度看,三萬人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現在的問題不是﹕佔領中環能不能夠成事,而是﹕佔領中環會不會發生了﹖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