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稻草计划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幸福旅行社翻译!
· 我装 windows系统给300,共匪出数万偷装病毒!
·如果我“被意外”,死亡,一定是共匪谋杀!
·请各位难民署官员保留证据:
·对面来美女,我拔腿就跑!
·各位难民署官员:
·共匪小丑跟帖欣赏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近期在泰北清莱府满星叠的大同(中文)学校,中国共产党经过精心谋划布局后企图杀害回莫中文老师马志杰。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校长张明光、台湾国立中正大学沈芯好等师生扮演了及其不光彩的角色,主动参与谋杀马志杰。
    一、参与阴谋的关键人物:
    1、 中共或台湾特务:张明光当众公开介绍他是台湾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王处长,年龄大约五十左右。
    2、张明光:泰北清莱府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现任校长,台湾国民党党员。
    3、沈芯好:台湾国立中正大学学生事务处课外活动组领队老师.


    4、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10名左右参与课外活动的大学生,其中有数名学生已经多次来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参加活动。
    二、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实施谋杀阴谋过程:
    2013年9月(大约)的一天,在漂棑中文学校课间休息时,一个女老师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有个人打她的电话,请她告诉我给这个人回个电话。我问她是谁,她告诉我说:我也不认识。但她告诉了我一个电话号码。 我查了学校的通信录,是满星叠大同学校张明光校长号码。(大同中学张明光校长与漂棑中文学校校长李学文关系非常好,张明光居然绕过李学文,如此大费周章地联系我)。 我按照号码打了电话,张明光校长告诉我说他们学校有大型文艺晚会,要请我到他们学校观看演出。我告诉他说:6点放学后天就很黑了,我就不去了。并告诉他:非常感谢张校长关心,改天有时间我去当面致谢。但是,张明光执意要我当天去满星叠看演出。他还解释说:是台湾国立中正大学师生表演节目,他要把台湾中正大学的两个处长介绍给我认识,对我一定非常有好处。出于安全考虑,我告诉他说:明天我早早就赶去。但他仍然坚持让我马上过去,说台湾中正大学师生明天早早会离开,还说他也想和我谈一谈关于下学期聘请老师的事。
    我虽然感觉不太安全,但还是抵抗不了与台湾国立中正大学师生交流的诱惑。我小心翼翼的骑摩托车来到满星叠大同中学,但是我看到当时大礼堂并没有演出的准备工作。在办公室找到了张明光校长,他安排了我的住处后又请他的副校长陪我去食堂吃了饭。我看到大礼堂没有什么人,学校内外也没有什么人,更看不到有人化妆彩排。大约8.30分左右,一些零零星星的人开始进入大礼堂,其中一个五十左右的男人指手画脚地上蹿下跳,他的行为让人感觉他是这些人的头头。
    开始演出我觉得非常别扭,能放几千人的大礼堂居然没有几个观众,并且演员比观众多。观众加上我不足十个人,而演员们不得不时不时来台下坐坐-----凑凑人头。而我是唯一的一个外来的名副其实的“贵客”,由副校长陪我坐在第一排。其他所谓观众还有:食堂厨师和孩子(张明光亲属)、常年住在大同学校的凌军荣老师(原国民党特务,目前被共匪收买接近我)、还来了一家三口人、两三个不认识的人。演员有二十多人,一部分是大同(中文)学校学生,另一部分是台湾国立中正大学学生。他们表演的节目明显是临时拼凑的,非常粗制滥造。许多演员没有化妆,舞台服务工作常常出问题。其中一个台湾女学生(脸上好像有疤痕)引起我的注意:她在参加一个集体舞蹈表演时,非常笨拙,与其他演员不协调。我肯定她是第一次与其他人合作跳舞,可能她根本不会跳舞。我甚至猜想,她和其他人原本不是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特别之处:有几个学生穿的t恤衫上印着大大的007.
    后来凌军荣老师请我去他的房间坐坐,我们在他的房间聊了一会儿。期间,凌军荣老师问了一句我无法回答的话:张明光校长请台湾客人吃火锅,好多人哪。张明光校长也请了我,你们学校李学文校长也来了,你为什么不过来吃?(凌军荣认为:既然张明光校长请我住到学校来看演出,理所当然也请我来吃火锅了)我只好说:我太忙!太忙!(张明光没有通知我) 我们两人返回大礼堂时,表演已经接近尾声了。
    张明光校长也跳上舞台表演节目,他在舞台上公开介绍那个五十左右的男人是台湾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王处长。张明光一直亲热而尊敬地喊“王处长”为王哥。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张明光校长与我几乎没有什么互动。但晚会结束,我打算去睡觉时,张明光却喊住了我。“马哥”(从现在开始到第二天我离开他们期间,我充分享受了这个久违了的亲切称呼):先不要走,我们还有活动。
    当其他人都离开后,张明光校长拉着我进人了新盖的大楼一楼大厅。他们买了许多吃的、喝的东西。我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是个非同小可的人物,因为大厅里除了台湾的客人外,只有张明光和他的司机。表面看来,只有我与今天场合毫不相干,我是一个强行塞进来的角色。张明光校长给了我非常高的礼遇,他让我坐在前面的主位上。张明光校长再次隆重介绍了王哥是: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处长。同时介绍领队老师沈芯好,而对我则大加赞赏、让我感觉自己快飘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台湾的学生们刻意与我保持距离。我不得不找上门与他们一个个喝酒,并且告诉他们:如果我能活着回到中国大陆,欢迎他们到中国坐客或发展。我与领队老师沈芯好简单聊了几句,与“王处长”几乎没有交流。其间张明光校长带领我们做了一件非常滑稽的事情,所有人随他高喊:蒋中正叔叔万岁!蒋中正叔叔万岁!蒋中正叔叔万岁!(不是蒋介石万岁)
    第二天早上,张明光校长开始安排台湾的同学们先去美斯乐旅游。然后对我说他马上要带我去美塞玩,又说可以带我进入缅甸玩。他说他有朋友管理一个缅甸地方,不要护照签证我们可以随便进去玩一玩。我告诉张明光校长说:有朋友提醒我,绝对不可以踏人缅甸一步。拒绝了他的好意。后来他改变了主意,要我和他一起陪台湾的同学们去美斯乐旅游。我本来想和台湾的同学们坐一个车聊一聊,但张明光校长把我喊上了他的车后座。车后座上还有一个客人:台湾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王处长”。在车上,张明光校长给我和“王处长”吃了几个类似果脯一样的东西。“王处长”非常老成持重,不主动谈话。一路上都是我在主动和他聊,他几乎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特殊印象。他只有一点前后矛盾,在去美斯乐的路上他关于台湾民主选举的说法与回来时的说法大相径庭、驴唇不对马嘴。我发现,关于民主法制观念,他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另一件事“王处长”露出了狐狸尾巴,在美斯乐段将军墓参观时,“王处长”一边介绍段将军英雄事迹一边严厉教育学生们要认真学习。突然,我听到“蒋介石”三个字从“王处长”嘴里脱口而出。他居然不由自主地暴露了身份! 我想:国立中正大学可是“蒋介石”创办的,学校处长怎么可能如此不尊重贵为先总统的创办人。又怎么可能直呼其名。台湾国民党人员称呼:蒋先总统、蒋总统中正、蒋中正、蒋公等。而“蒋介石”三个字,是我们受反蒋教育四十多年人的习惯语言,甚至是轻蔑性质的称呼。
    美斯乐旅游回来后,张明光校长首先安排台湾的师生们去坐飞机离开。我去向他告辞,打算回漂棑学校。张明光校长不同意我离开,又讲不带我去缅甸了,这次要领我去美塞认识几个中学校长。张明光校长已经让我不好意思对他说:不!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王处长”,拉着两个皮箱离开了国立中正大学师生队伍,他直接把皮箱放到了我们去美塞的汽车上。我问张明光校长是怎么回事,他说“王处长”从缅甸方向回台湾,不和其他人一起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王处长”坚持要坐在车外面。就在车子开动时,我告诉张明光校长说:可能是刚才回来时晕车,我非常难受。我必须马上去睡一觉,不能去了。我不等他同意就径直来到宿舍楼,在楼上我看到他们开着车离开了学校。我急急忙忙收拾了东西,下楼骑摩托车想快速离开此地。然而在学校大门口附近,迎面碰到张明光校长的车又返了回来。我没有同他大招呼,飞快地返回了漂棑学校。
    三、现在已经确定,所谓台湾国立中正大学科技信息处“王处长”是个假货。而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一个电话到台湾国立中正大学便可证实。泰北清莱府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张明光校长一手操办了整个事件,可惜他功亏一篑。同时,张明光还为共产党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很显然,包括沈芯好在内的所有台湾师生了解整个事件内幕;只是不清楚他们谁是特务谁是学生,谁主动参与谁被动参与;不确定参与共匪绑架谋杀本人是台湾政府交换行为,还是个人的“人民币”行为。
    四、欢迎本文涉及到的所有单位或个人继续谋杀本人或者控告本人诽谤罪,我在距离满星叠大同(中文)学校五公里处的回莫中文学校恭候大驾!
   
    回莫中文老师 马志杰
(2014/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