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陈泱潮文集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2014-04-04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3333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images/e4abbf61-4b18-4e1a-bca6-e658cc5bed45.jpeg


   
   图片:2014年3月18日,台湾立法院被抗议两岸签署服务贸易协定的公民团体及学生占领。(法新社)
   
   台湾50万人上街抗议马英九政府跟中国签署的《两岸服务业贸易协议》,再加上学生因此占领立法院,服贸协议争论演变成台湾的宪政危机。
   
   面对这个局面,有香港读者来信问我,台湾学生是不是左倾,是不是反对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这位香港读者说读过我的不少文章,很赞同我的自由经济理念。
   
   我的回答是,台湾民众这次强烈反对服贸协议,本质上并不是反自由经济,而是反对中共对台湾的经济统战和并吞。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台湾跟新西兰、新加坡等几个国家签署经济协议,台湾民众无论蓝绿都没有反对,更没有像这次这样提出“逐条审查”,可以说是完全赞成,一帆风顺。
   
   更早些时候,台湾申请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时,虽在北京当局的打压下,无法以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名义加入,只能称“台澎金马单独关税区”,但仍是得到台湾各界民众,包括民进党、台联等全力支持。
   
   而马英九政府跟美国谈判“自由贸易协议”,台湾也是蓝绿民众都无反对,甚至很多人还认为谈得太慢,希望尽快签成。本月四日“台美第八届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TIFA)”会议在美国华府举行,也没有台湾民众反对。
   
   那么为何跟中国签署“服贸协议”就出了问题?主要有两大原因:
   
   一是很多台湾民众感到这个协议不对等,不合理。因按照这个协议,台湾企业到中国投资,像广告和印刷等行业,只能是跟中方合资,中方还要占主要股份;而中国企业到台湾却可独资,自己说了算。这明显是不平等,不公平。
   
   另外,中国只是开放福建、广东两个省,而台湾则是全境对中国开放,也是不对等,不平等。更不要说,中国的大公司几乎都是国营的,这种党营事业涌入台湾,明显对台湾的中小企业构成威胁。
   
   台湾总统马英九强调说,他的政府已就实施服贸协议准备了982亿(台币)的补助款(备援金)。如果这个协议真的像马政府信誓旦旦所说,对台湾绝对“利大于弊”,那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补助金”?这个32亿美元的庞大补助金额本身就说明,这个协议实施之后,台湾的服务业将可能有重大损失。
   
   另外,根据马英九政府的数字,服贸协议实施后,台湾十年内可获利120亿台币(平均每年12亿)。可是马英九政府准备的台湾服务业的损失(补助金)却是 980亿。也就是说,服贸协议实施后,近期的损失额就将是(今后十年)获利额的八倍多!仅仅从这个数字就可清楚地看出协议对台湾的利弊。
   
   这980亿从哪里来?当然是台湾人民的纳税款。结果中共国营大企业涌入而造成的台湾服务业损失,却要台湾民众来买单。那些到中国投资的台商大财团(如鸿海集团的郭台铭们)赚了钱归自己,而台湾的损失却是本地老百姓承受。这简直是“劫贫济富”般不合理!
   
   支持国民党的人士说,这是民进党支持的学生反服贸,意思这是党争。但我们可以从一个例子就能明白,这到底是党争,还是台湾人民(尤其中小企业)的确对北京当局有严重的恐惧。
   
   目前强烈批评马政府签署服贸协议的台湾知名的“大块文化”出版公司老板郝明义,不是绿营的,更没支持民进党,他是马英九当总统后聘任的“国策顾问”。在台湾出版界,能当上马政府“国策顾问”的可能只有郝明义,可见他跟国民党、跟马英九的关系之亲密。郝明义不仅被视为亲蓝,甚至亲北京。有人曾推荐我的书在大块出版,但知情人说,郝明义绝对不会通过,因为我支持台湾人民的选择权,被视为“亲绿”
   
   但这次郝明义为什么强烈反服贸协议,并在立法院的服贸公听会上痛斥马政府,还当众辞去国策顾问,他不是深明大义(支持台湾人民选择权),而是深明他的钱包,他的企业,他的出版社,如果服贸协议实施,他的大块文化就会被蜂拥而入的中国国营大出版社宰杀,只能关门。郝明义是在为自己的中小企业的生存权而呼吁,而呐喊。他曾撰文批评马政府“对台湾本土中小企业欠缺怜悯”。
   
   我在“阻止马英九把台湾变马航”一文中提过,台湾有7000多家出版社,中国有近600家。因为台湾的出版社绝大多数都是小企业,像郝明义的“大块”,编辑只有几个人。另外更有众多只有一个编辑、出版人的出版社。这样的中小企业怎么面对中国那财大气粗、咄咄逼人的国营出版社和印刷厂?而且这些中国国营们到了台湾,可以独资;而台湾的“大块”们到中国投资,按服贸协议,则不能独资,必须跟中国的出版社合资,而且中方还要占多数股,也就是说,郝明义们不管到中国投资多少,中方还是老大。
   
   所以这个服贸协议,仅仅从经济角度,就明摆着对台湾不公平、不对等;而在政治层面,则更是专制政权否定民主体制。
   
   台湾立法院的朝野党团原已达成“逐条审查”的协议,本来国民党立委在国会占三分之二,不管怎样“逐条”,最后他们仍会以“多数”取胜。但为什么不走这样的民主程序,而只用30秒就宣布“通过”(被称为“包裹式”)?国民党的陆委会主委赖幸媛不小心露出“底牌”,她对民进党立委田秋堇说,之所以不能逐条审查,因为“中国不肯啊!因为中国不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所以台湾不可以有国会,如果两岸协议在国会审查,只要被修改了一个字,也就证明了台湾有国会的存在,是不可以的事。”
   
   这真是一语泄露天机,马英九政府所以这样匆忙,以“蛮横,霸道,粗野”方式通过服贸协议,就是为了不触怒对岸的共产党,或者说是要遵从北京的“最高指示”。
   
   这就是台湾人民更恐惧的原因,服贸协议的签署,不仅对台湾经济造成冲击,甚至重创,更会在政治层面极大地推动中共对台湾的统战和并吞步伐;只要这个口子一开,台湾就再也挡不住对岸的红流,最后绿、蓝都被淹没,而成为红色的一部分。
   
   这并非危言耸听,因为按这个协议,只要在台投资900万台币(30万美元),中国就可派16个人进台。据台湾评论家说,其实“只要贴给会计师两、三万块利息,从头到尾都不用其它资金,他们就能帮你代垫办出一张900万资本额的营业执照。”
   
   按这个比例,如果北京当局投入40亿美元(这只是中国近4万亿外汇存底的千分之一),就可运进台湾21万人。如果有十万中国公司进入台湾,就是160万人。他们可在当地结婚,入籍(现大陆新娘是在台6年就可入籍,国民党正准备修法缩为2年),然后有投票权。国民党得到中国的“投票部队”,就会像克里米亚一样(俄国人越境投票)被强权制造的“合法”而轻而易举地吞并。
   
   共产党以这种人海战术大量移民内蒙、新疆、西藏,成效显著。五十年前汉人在新疆只占人口5%,现已近50%。再过几年,汉人在新疆将成为多数。而在内蒙,这个目标早已达到,内蒙人口跟台湾差不多,是2400万,但汉人现已占 79%,蒙古人只占17%。这种情况也正在西藏发生,目前西藏三区(卫藏、康区、安多)的汉人数量(七百万)已超过藏人(六百万)。
   
   为什么很多汉人愿到高原气候的西藏?因为共产党给予优惠(工资加倍等)。如果北京当局也按这种方式鼓励到台湾投资,当然会有更多中国人愿到台湾,不仅因文化饮食习惯等相似、社会生活环境更优越、而且保护企业的法律也更健全等等,他们对赴台很可能比到西藏更积极。
   
   所以,“服贸协议”等于炸开一个突破口,共产党不必用天安门屠杀的坦克大炮,只用“人海战术”就可轻易染指台湾。
   
   马英九们难道不清楚中共的意图?当然清楚,非常清楚。但这样引狼入室,与狼共舞,就可保住国民党的永久统治(有中国涌入的投票部队)。对马英九们来说,宁可做中国的“区长”,也不肯让其他政党进入总统府。对国民党来说,他们要在台湾一直掌权,这点远比保住台湾的民主制度更重要。大家记住,这才是国民党全力推动服贸协议的关键、核心!
   
   这次有台湾黑道(竹联帮)出来跟占领立法院的学生对阵,从网上可查到,竹联帮的头子陈启礼(到美国杀害台湾作家江南)就曾说过,“宁让共产党领导台湾,也不让台独统治”。马政府强行通过服贸协议,就要走向这条路。所以彭博社的专栏作家皮赛克(William Pesek)一针见血地指出:“马英九似乎忘了他带领的是一个民主国家,而不是共产党辖下的一个特区。”并提醒马英九“不是在做区长”!
   
   但马英九绝不是耳朵里有了鹿茸、耳塞目盲,他清清楚楚自己在做什么。台湾的学生和市民当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宁可被镇暴警察打得头破血流也要出来抗争,他们要保住台湾民主,捍卫自己家园,不愿被共产势力统治,正如皮赛克看懂的:“台湾年轻人不准备放弃在中国只是一个梦的自由和权利”。这才是台湾反服贸运动的深层原因。
   
   2014年4月3日于美国
(2014/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