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郑恩宠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孙文广:我身陷其中的山东大学“黑监狱”(多图)
   [日期:2014-04-21]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参与2014年4月21日讯)山东大学有“黑监狱” , “文革”我两次身陷其中,50年代也见过。近年来山大宿舍,我的住处,又几度成了“黑监狱”。敏感时期,楼上楼下十几个公安站岗,不准下楼,不准外人进门。不经法律程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私设“黑监狱”,是非法行为,我要揭露。
   
   
   (一) 近年我在山大遭遇的“黑监狱”
   
   2005年开始,我被禁止出境,至今已经十年。
   
   
   2006年,我要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济南公安派专车追到北京火车站,将我押回济南山大路派出所,老伴打电话告诉刘晓波,他在网上发了,孙文广老伴找公安要人的报道。从那年开始,我离开济南必须国保陪同。我被剥夺了独立离开济南的权利。
   
   
   2009年清明,公安堵在楼下,不准去英雄山悼念赵紫阳,我硬是要去,结果被打断四根肋骨。
   
   
   近两年来,我家楼下公安站岗常年化,专职人员(国保和山大公安处的人)少则十人,多则六七十人轮流值班,不准与朋友聚会,不准去广场。敏感的时期,公安看守人员增至数十人,不准下楼,我所住的8号楼21层,有五六个人堵住房门,不让进出,买饭、拿报纸、倒垃圾都有人代劳。我的住处变成了“黑监狱”
   
   
   这里所说的敏感时期,包括六四、清明、两会,曼德拉下葬日,好友李昌玉下葬日以及国家领导人来到济南。一些特殊人物来济南也是敏感日,前年北京政法大学滕彪博士,打电话说要到济南看我,遭国保窃听,十几个人堵在楼上楼下,不让他上楼,打电话叫我下去,我却被堵在电梯口不准下楼。许志永到济南来要我去见面,也遭遇到相似的阻拦。
   
   
   山大南院8号楼大门东面的两个摄像头
   
   
   山大南院8号楼大门对面的两个摄像头
   
   
   山大南院8号楼门庭内的摄像头
   
   
   济南国保和山东大学公安处的人,联合起来,在敏感时期,把山大南路20号山东大学南院宿舍8号楼2104房间——我的住处,变成了“黑监狱”。他们在我住的楼前和门庭中装了五个摄像头监视器。
   
   
   对此我表示严正的抗议,我抗议剥夺我的人身自由,我抗议在山东大学中私设“黑监狱”。
   
   
   高等学府应该是自由的,正义的,体现普世价值的学术殿堂。在这种地方设立“黑监狱”是对高等学府的玷污。新来的山东大学校长张荣是位物理学者,他应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和法制观念,他应该出面制止山东大学公安处的违法行为,现在的山东大学是党委领导,但校长可以提出反对意见。
   
   
   我现在把山东大学历史上的“黑监狱”,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供参考反思。也想帮助校领导和山大师生认识山大历史。
   
   
   (二) 50年代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1953年我考入山大物理系,不久全国开展肃清反革命运动,我的老师——著名物理学家束星北教授成了重点批斗对象,在他家门口也有人站岗,据说还带着枪。我的同班同学潘希正因为在四九年前参加过三青团(三民主义青年团),遭到批斗,把他关到了文史楼的地下室(当时山大在青岛),同学们每天给他去送饭,轮流对他进行看守,那里成了“黑监狱”, 潘希正在高压下一度精神失常,无法继续学业,最后退学回家。
   
   
   (三) 1968年“文革”中,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1968年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山东大学物理系一举揪出了36个“反革命”(物理系的教职工约有100人),在老校9号楼前腾出了一些平房充当“黑监狱”,这些人被关在里面,晚上不准回家,由大学生看守,白天拉出去扫厕所。我在这里关了7个多月,当时被关的还有物理系的何瑁、王承瑞、赵成美、雷振环、丁世良等老师,学校党委书记孙汉卿、膳食科长董传训(他们都是“走资派”)也关在这里。吃饭时,36个“反革命”排着队,有人挂着“反革命”“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的牌子,浩浩荡荡去食堂吃饭,很是壮观。其他系也有这样的“黑监狱”。
   
   
   批斗会多在白天进行,审讯中有拷打逼供,为了避免外人听出声响,多在午夜地下室进行,我曾经被打得双腿浮肿脱不下裤子,一度尿血不止。
   
   
   这里的关押者陆续被释放,我因为“顽固不化”,犯有“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行,关的时间最长。
   
   
   (四) 1971年清查516时期,山东大学的“黑监狱”
   
   在这个运动中,又把一些人关进了学校的“黑监狱”,我先被关在老校1号楼的一个套间中,外间住着一些专案组的成员,负责对我审讯和看管。后来,工农兵学员进入校,就由工农兵学员对我进行看管,为了方便,就把“黑监狱”搬到了学生宿舍,我单独关一间,由一个班的几十名工农兵学员轮流值班看守,晚上睡觉门从外边锁上,不准关灯,以便学生通过玻璃窗观察室内的动静,这次我被关了20多个月,其中不断接受学生和教师的批斗,为了方便批斗,他们编印了一本“现行反革命分子孙文广的罪行材料”(见照片)
   
   
   
   1971年山东大学编辑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孙文广的罪行材料”
   
   有些人经受不了“黑监狱”中的拷打逼供和精神折磨,物理系50年代从美国归来的王普教授,在关押他的物理楼上,跳楼自杀,物理系学生宁继鸣(64年入学)跳井身亡。全校自杀的人有十几个。这些黑暗的历史应该让大学生、让后人知道。
   
   
   在一个法治的文明社会中,不会允许私设“黑监狱“。中国“劳教所”是个“黑监狱”,曾经关过500多万人,持续近60年,经过全国的抗争,今年宣布废除。而建三江、山大的“黑监狱”至今没有废除是不应该的。
   
   
   2014年4月21日于济南山大南路20号山东大学南院宿舍8号楼2104室
   
   
   联系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2014/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