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郑恩宠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转载来源:维权网
    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
   
   
   (维权网信息员张兵报道)本网信息员收到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的情况实录,暴力情形触目惊心。以下是刘士辉律师的记述:


   
   
    “看我歪头靠在桌上,高个国保命令我站起来进行罚站。我因头痛恶心,站立不稳,身体贴着桌子慢慢地瘫软下去倒在地上,高个国保揪住我的衣领逼迫我靠墙站在墙边。后来逼迫我签笔录,被我严词拒绝。
   该高个国保又是揪耳朵,又是薅头发,我就是不签,随后又被打耳光。我总共被这个恶魔打了头部3拳、四五个耳光和若干巴掌。该恶魔国保毫无人性,打人专捡头和脸下手,这个自称“反黑打黑”是老本行后来转入国保的恶魔说:“我会用对付黑社会的一切手段来对付你们这些人,你落到我手里,你看我不追死你、整死你!”我后来被打得实在难以忍受,回骂了这个国保一句:“你这个魔鬼、畜牲,你有种打死我。你打死我,你也死罪难逃,肯定也有人要你的命!”高个国保施暴的地方是天园街派出所大堂右侧的大办公室,打人的全过程都有2到5个国保在场,其中有一个叫刘勇(音),是天河区国保,就是今天带头遣送我的国保。
   
    也许是出于对我敢于口头自卫的震怒,再加上我要求高个国保带我去治病,这个国保本来已经把包摔给我并骂我“你可以滚蛋了”,后来居然又变卦。他率众到我住处进行报复性抄家,给我戴上手铐在住处附近人群面前进行游街性羞辱,约十个彪形大汉把我家里翻个底朝天,高个国保甚至连我女友的物品都不放过,即便我提示说明不是我的东西,也置之不理,继续查抄。共抄走电脑、手机、U盘、二十几本书籍和资料等物品。
   
    随后押回天园派出所,关进最里边全封闭的审讯室,带着手铐,锁进铁椅子里。高个国保在刘勇的陪同下,凶神恶煞一样进来,撸胳膊挽袖子对我进行高声叫骂,拉开架势要把我消灭在密室的样子。为了避免更惨痛的皮肉之苦,我被迫签下“自愿离开广州,2014年不再踏入广州半步”的特务治国特色的“保证书”。
   
    随后,国保答应将查抄的电脑、书籍等物品还给我。在一群国保的挟持下,我返家草草收拾了东西。看着这个被群狼野兽践踏蹂躏如同洗劫后的“家”,我欲哭无泪,这样的“家劫”已经是第二次了。上火车后,我得空打开电脑,发现我的电脑数据全无,遂质问刘勇,这个国保装聋作哑。这是我的数据第二次遭受灭顶之灾。遣送途中,我的头部时时隐隐作痛,大声说话或者震动会加重痛感。
   
   刘士辉 2014年4月10日于被遣送的火车上”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6:35
(2014/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