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郑恩宠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屈振红律师恢复执业
·刘律师到上海我被限出
·攻上海帮收集证据人人有责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王宇35岁人权律师划破夜空利剑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转载来源:维权网
    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
   
   
   (维权网信息员张兵报道)本网信息员收到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的情况实录,暴力情形触目惊心。以下是刘士辉律师的记述:


   
   
    “看我歪头靠在桌上,高个国保命令我站起来进行罚站。我因头痛恶心,站立不稳,身体贴着桌子慢慢地瘫软下去倒在地上,高个国保揪住我的衣领逼迫我靠墙站在墙边。后来逼迫我签笔录,被我严词拒绝。
   该高个国保又是揪耳朵,又是薅头发,我就是不签,随后又被打耳光。我总共被这个恶魔打了头部3拳、四五个耳光和若干巴掌。该恶魔国保毫无人性,打人专捡头和脸下手,这个自称“反黑打黑”是老本行后来转入国保的恶魔说:“我会用对付黑社会的一切手段来对付你们这些人,你落到我手里,你看我不追死你、整死你!”我后来被打得实在难以忍受,回骂了这个国保一句:“你这个魔鬼、畜牲,你有种打死我。你打死我,你也死罪难逃,肯定也有人要你的命!”高个国保施暴的地方是天园街派出所大堂右侧的大办公室,打人的全过程都有2到5个国保在场,其中有一个叫刘勇(音),是天河区国保,就是今天带头遣送我的国保。
   
    也许是出于对我敢于口头自卫的震怒,再加上我要求高个国保带我去治病,这个国保本来已经把包摔给我并骂我“你可以滚蛋了”,后来居然又变卦。他率众到我住处进行报复性抄家,给我戴上手铐在住处附近人群面前进行游街性羞辱,约十个彪形大汉把我家里翻个底朝天,高个国保甚至连我女友的物品都不放过,即便我提示说明不是我的东西,也置之不理,继续查抄。共抄走电脑、手机、U盘、二十几本书籍和资料等物品。
   
    随后押回天园派出所,关进最里边全封闭的审讯室,带着手铐,锁进铁椅子里。高个国保在刘勇的陪同下,凶神恶煞一样进来,撸胳膊挽袖子对我进行高声叫骂,拉开架势要把我消灭在密室的样子。为了避免更惨痛的皮肉之苦,我被迫签下“自愿离开广州,2014年不再踏入广州半步”的特务治国特色的“保证书”。
   
    随后,国保答应将查抄的电脑、书籍等物品还给我。在一群国保的挟持下,我返家草草收拾了东西。看着这个被群狼野兽践踏蹂躏如同洗劫后的“家”,我欲哭无泪,这样的“家劫”已经是第二次了。上火车后,我得空打开电脑,发现我的电脑数据全无,遂质问刘勇,这个国保装聋作哑。这是我的数据第二次遭受灭顶之灾。遣送途中,我的头部时时隐隐作痛,大声说话或者震动会加重痛感。
   
   刘士辉 2014年4月10日于被遣送的火车上”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6:35
(2014/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