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郑恩宠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郑恩宠点评:
    这个故事好感动,一个武汉的女农民与中国的维权律师本不相识,可能仅在网上知道这些律师的名字,就千里赴建三江声援律师,结果自己也被关押。建三江事件或许是个转折点,中国大陆的美丽岛时代到来了,四十年前的台湾,一批22-28岁的律师,进而从政,退而律师,不怕做牢,建立反对党,结束了国民党的一党专制。而国民党也获得了新生,推出连战、马英九那样的法学教授、博士、律师主政国民党。
    武汉的一个女访民,千里赴建三江的故事,我认为上海一些老访民该自我总结一下了,为何老是失败,被上海绝大多数的市民所边缘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上海和全国那么多的律师为上海的一些访民服务过、牺牲过,反过来骂律师、要开除律师、出卖律师、有的瞧不起律师、有的仅想利用律师等。
    去年的中秋节。早7点许,我家的狗突然叫了起来,当时有一个妇女要收购旧报刊,我奇怪起来,我并没有约好?进门后,先将一个大麻袋放下,里面还有一个大塑料袋,装了一百个刚从店里购来的鲜肉月饼,五个人从早四点起床到店里排队,每人只能购五个。一百个月饼她们认为代表一百棵心。他们是上海火车站北广场,上海世博会的动迁居民,其中有22户个体户旅馆,都接到强迁裁决书,经我的帮助,全部没有强迁,最后每户人家得到补偿提高了40%-70%。现在有的人家孩子已到了美国读书,这就是我作为中国维权律师的成就感。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4月6日星期日
    公民陈艳琳讲述在建三江遭遇暴力全过程
   
   
   
   
   
   (维权网信息员高鸣报道)3月21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4位律师在建三江依法办案并控告非法关押公民时被警方拘押,激起各地律师及网友围观建三江的活动,作为前期赶到现场围观的陈艳琳,亲身遭遇了建三江司法黑暗暴行,数次遭到长时间扇耳光、强制做笔录、冷冻挨饿等酷刑,并有警察放出狂言:你以后永远不要来建三江,来了就拘你!甚至在4月4日,全国律协表示要介入的情况下,建三江警方于6日早上再次抓走3位律师和7位公民,如此践踏法律、有恃无恐、侵害人权的犯罪行为,竟然持续发生却无任何部门制止、追责,还谈何依法治国、谈何和谐的中国梦?
   
    以下为陈艳琳回忆全文——我在建三江被非法拘禁及殴打的经历
   
    我是2014年3月24日到达哈尔滨,并于次日下午4点钟左右到达建三江七星拘留,与正在拘留所门口抗议建三江当局肆意非法拘禁律师的朋友们汇合,此后,我便在建三江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一起进行抗议和声援。
   
    我认为,建三江当局非法关押维权律师的行为,是对中国法制的践踏。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人都有权利聘请、会见律师。无论是什么罪名。这是一个国家体现宪法精神,人人平等的理念,充分保护和保障人权不受侵犯的重要措施。因此,当我听说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律师在建三江被抓,立刻想办法前往声援。
   
    我本是武汉的一位访民,6年前,我在武汉洪山区的商品房被强拆,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偿,切曾被武汉市政府工作人员殴打。因此,我充分理解和认识到一个国家法制的重要性。可以说,没有法制的国家,公权力便可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人权。对于这一点,我感同身受。
   
    在拘留所门前坚持了三天后的28日,我回建三江丽家宾馆稍作休息。警方首先于入夜11点左右前来查房,后,又于凌晨3点左右突然用公用卡,直接打开房门冲了进来。当时一个是6个人,两个男性便衣,三个女性便衣和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警号是:151500。当时房间内只有我和李美青两名女士正在睡觉,穿制服的警察闯进之后用外衣将我的头蒙住,按在床上。然后,押着我和美青上了一辆车,在车里,陆续听到(头一直被蒙着)住在丽家酒店的七个朋友被抓上车。他们分别是李美青、张圣雨、陈建新、刘星、姜建军、张占和我。
   
    我感觉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我们被带到一个地方,因为一直被蒙着头,不知道是在哪里。我下车之后直接被带到一间审讯室,由151492的警察负责做笔录,同时,参与房间抓捕的一个胖便衣(约180以上的个头,非常强壮)和两名女便衣(审讯中间听到她们两个是七星拘留所的)旁听。
   
    负责审讯的警察上来第一句就问我是否认识王成,我说不认识,我只是在南站听说建三江抓了唐吉田和江天勇两位律师,这两位律师我都久闻大名,因此前来看望,并希望给律师们存些钱。
   
    负责审讯的警察几次要求我承认这次声援活动是有组织的,并且诱导我说谁组织了这次声援。我对此一概不知,并多次强调,我就是个访民,我来这里是学习法律的,看望良心律师的。
   
    在审讯中摘去头套的过程中,我查看了这个审讯室的环境,发现办公桌上有一个电话号码,该电话号码是:0454-5799425.
   
    另外,在我去厕所的时候,我看到楼梯口墙上贴着一张值班表,表上写着周一到周日的值班人员名单。我只记得周六的值班警察是赵洪伟或者赵洪军(赵洪肯定没错,最后一个字记得不太清楚了)。
   
    中午,大约12点多,他们去吃饭了,我听到他们说准备了包厢等等。我仍旧被两名协警看在审讯室。中午在他们吃饭的过程中,看我的女便衣以私人的名义给了我一个汉堡,另外一个协警看我冻的直哆嗦,丢给我一件军大衣。自早晨开始审讯一直到现在,我只穿了一件衬衣,他们看我穿的少,还特意将审讯室的门窗都打开,在建三江只有几度的气温下,我已经冻得全身麻木了。
   
    下午他们回来的时候,那个胖便衣进门就对我踢了几脚,骂我“别给脸不要脸”,另外我还发现他们的烟换了,上午都是普通的香烟,下午已经换成了软中华。审讯我的警察开始让我看上午做的笔录,我看了笔录上面写道:涉嫌煽动、策划、组织??????非法集会等内容。我同时也指出了笔录中的很多不是我说的话。
   
    最后,他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拒绝签字后,并将我的手用胶带反绑,一直到下午他们快下班,我仍旧拒绝在笔录上签字。
   
    最终,他们仍旧无法让我签字,就将我戴上黑头套带到一层的一个大约3平米的一个小房间内,我听到李美青也在里面。他们不允许我们说话。大约等他们吃完了晚饭,做笔录的警察带着两个保安再次将我带到了我做笔录的房间,一进门,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将我的手臂控制住,然后,一个警察掐住我的脖子,将我顶在墙上,令我窒息。然后他让其他警察将我身上的大衣脱掉,掐着我的脖子,一个劲地扇我的耳光。我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我昏倒在地,迷迷糊糊之间,我感到有人在背后踹我,骂我“装死”,我稍稍清醒后,发现自己全身抽搐,他们可能看我确实不行了,找来一杯开水,还强行往我嘴里塞了一颗红色的颗粒。因为我在昏迷中,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不签字就给她吃药”这让我很担心,一直不敢吞咽。后来口中的东西化了,我发现可能是一颗话梅糖。
   
    我被打之后已经站不起来了,由两个人将我扶起来,因为我全身发软,只能佝偻着站在那里,他们就这样,再次给我做了笔录,他们将我的头套摘去,我看到打我的警察的警号分别为:151388和151394.另外,白天给我做笔录的警察也在现场,只是少了白天的两个便衣。
   
    晚上的笔录是151388这个警察负责做,他拿着我白天做的笔录一直扇我的耳光,骂道:“你他妈做的什么笔录?”大约扇了七八下后,他开始给我重新做笔录,并在笔录上未经我口述,直接写上我参与了“喊口号、打横幅”等等。我看了一下他的笔录,跟我所说的完全没有关系,因此,我仍然拒绝签字。最后,她问我你到底签不签,我仍旧拒绝签字,我说:“你的笔录上很多话,根本不是我的,你的很多问题我说我不清楚,但是你写成我清楚,这样的笔录,绝不签字”,然后他看我如此坚持,就让两个保安将我戴上黑头套带到一楼原先关押我的房间。
   
    特别要说的是,在他们殴打我和给我做笔录的时候,房间只有一个摄像头,但是不知道是否在运行。后来在我拒绝签字的时候,他们突然拿出了两台摄像机对着我拍摄。还说:“不签字没关系,我们都把它拍下来。”
   
    我回到了关押我的房间,已经接近瘫痪了,两个保安将我放在一个拘束椅上(并没有将我的手脚捆住),我迷迷糊糊的睡到凌晨。天还黑的时候,他们将我和另外九个人(另外三个人分别是邵泽海、袁显承、李燕军)陆陆续续地押上车,因为我带着黑头套,无法看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被打的怎么样,只能听到警察念名字,凭记忆记录了下来。上去后,那个151394的警察撕掉了我的第一代身份证,并再次强迫我念:“法轮功是邪教”。最后,他还对我们恶狠狠的说:“你们永远不要再来建三江,来了就拘你!“
   
    后来他们就将我们中的五个人(我和李美青、张占、李燕军、邵泽海)放了,其他五个人不知道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
   
    在楼下的时候,我又看到李宝霖和姜建军在楼下的一辆灰色面包车内,不知道他们受到了怎样的对待,直到现在,也没有他们六个人的消息。
   
    另外,在晚上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听到张圣雨在我被关押的小屋旁边的屋子里,骂那些警察是奴才,我听到很多人冲到旁边的小屋里拼命地殴打张圣雨。我还听到张圣雨大声说:“你们就是把我打死,我还是要说“,这时,我躺在拘束椅上,故意将头垂下,从头套的细缝中看到一个XJ153130拿着警棍参与了殴打,我很痛恨他们殴打张圣雨,因此将其记了下来。在殴打张圣雨的过程中,我们听到很凄惨的叫声,令人心痛难忍,我强烈谴责建三江这种法西斯暴行!特别谴责那个151388的警察滥用职权,对无辜公民进行残暴的殴打!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12:09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Twitter共享给 Facebook分享到Pinterest标签: 本站首发, 酷刑
(2014/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