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郑恩宠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4月26日星期六
    王全平律师:京城坐牢记
   
   

   
    【海淀看守所,放屁不自由——京城坐牢记】
   
   引子:同仁蒙冤
   
   2014年4月8日,丁家喜律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
   
   丁律师和其他公民在公共场所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结果被公权力诬陷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简直是莫须有,陷害忠良。我对此愤愤不平。
   
   一、千里走单骑
   
   我与丁律只有一面之缘,但他追求民主、自由的执着和热情令人敬仰。同仁被陷害,我岂能无动于衷?我决定声援他。
   
   4月5日,我去广告店定作了几条字符,贴在车身。车后窗:岂有此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也有罪?车后保险杠:请人民公仆不要公开财产。两边车门:非公务车 欢迎人民公开财产,人民公仆就免了。
   
   4月6日中午吃完饭,我一个人驾驶着贴满字的战车奔赴北京,去旁听丁律师开庭,预计两天达到。开车前,一个朋友要和我一起去,被我拒绝。我知道此行充满风险,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把朋友带入危险处境中。
   
   我出发时,广东一直磅礴大雨,经过广州白云机场,上京珠高速时才停雨,我小心翼翼的开车,时速不到100公里。达到韶关市时有些累,我进入服务区睡了大半个小时。傍晚我继续往湖南方向前进,在广东湖南交界附近,长沙谢阳律师来电,问我在何处,几时到长沙?我说还没有进入湖南,要几个小时才能到长沙。谢阳律师说会在高速公路出口等我。
   
   进入湖南时,高速公路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充满大雾。我开车从来没有出过广东境外,我更加小心谨慎。晚上八点左右我进入服务区吃饭,然后继续前行。
   
   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到达长沙市,和谢阳律师碰头,他盛赞我的战车,想坐我的车去北京开庭(丁律师同案),我说不行,如果我车被交警拦住,你就赶不上开庭了。接着他在高速路口附近找了一家酒店(方便我上高速),开了一间豪华房给我住,叫我好好休息。
   
   第二天(4月7日)八点半,我吃完早餐离开长沙市,继续赶路。湖南湖北的高速公路都很好,我时速在110公里左右,中午到达武汉市,和吴远树律师联系,我们一起去过乌坎,是好朋友。他说不在武汉,在十堰市,我就继续往河南前进。中午在服务区休息一个小时。
   
   傍晚六时,我到达郑州市,我和常伯阳律师联系,他知道我到了郑州很高兴,说很想和我聊天,说约一帮朋友一起吃饭,叫我今晚在郑州过夜。我看天色还早,估计一个半小时才天黑,而且郑州离北京还有600公里,我想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过夜,方便第二天进入北京。于是我婉拒了伯阳律师的热情邀请,我说等回头的时候再相聚吧。
   
   穿过郑州时就一路堵车,整条高速都在修路,变成单行线,郑州离石家庄才300公里,我整整开了七个小时,在4月8日凌晨一点半到达石家庄市。从长沙到石家庄是1200公里,我困极,住下,吃完宵夜、冲完凉已是凌晨两点。
   
   早上九点半,我吃完早餐离开石家庄,在高速公路上,我看到漫天的棉花状漂浮物,我以为这就是雾霾,其实是杨柳絮。石家庄到北京约280公里,高速公路也不好走,中午一点半我进入北京范围,但在六环就开始堵车了。
   
   堵了约两个小时,我车在进入五环前的收费站后被北京交警拦下,要检查我车的进京证,说外地车没证不能进入五环。我说没有进京证,不知道在哪里办。交警叫我在收费站的缺口掉头回去,我急了:我从广东来,是接人的,让我回去不大好吧?交警看到了我车上的字,问:贴这些字合适吗?我说没有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交警说汽车年检呢?年检我不贴。交警笑笑不在理会我车上的字,说:要进去也行,要罚一百元和扣三分。我喜出望外,连忙答应。
   
   交警在为我写罚单时,我问可不可以刷卡,交警说不行。我愁眉苦脸的说,我第一次开车来北京,你们叫我去哪里交罚款啊?交警看了看我,可能交罚款的地方确实不好找,就对我说:不罚你了,也不扣你分,你进去吧,前面有交警会罚你。我连忙道谢,急忙离开。其实前面已经没有交警了。
   
   可能是交警看到我车的字,动了恻隐之心,不罚我了,北京交警真有人情味。我在导航的指引下来到海淀区法院门口。
   
   二、炼狱
   
   1、如临大敌
   
   我在4月8日下午四点半达到海淀区法院 ,我发现法院四周布满了警察和便衣,还有很多警车。我没理会这些,把车径直开到法院门口旁边停下,警察看到我的车好像发现了一个怪物,立刻把我车围住,我一下车警察就把我控制住,带去海淀区派出所在法院旁边的地下室,把我的车藏在法院的地下车库。
   
   2、滥施淫威
   
   下午五点,在地下室,一个便衣没有出示工作证就搜我身,被我警告。另一个警察恼羞成怒说:在派出所里面,就算一个协警也可以这样做。我没有理会他。
   
   警察开始以行政案件进行询问,问我从哪里来?几个人来?车上贴的字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诉求?我说一个人从广东江门市来,来旁听丁律师案开庭,车上的字是我公开自己的个人财产,“请人民公仆不要公开财产”的意思是,国家目前还没有叫官员公开财产,但发展趋势应该公开,我没有什么诉求。
   
   我车上的字没有反社会、反政府、反国家,警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就把我关进一间小屋,我进去后就呼呼睡觉。凌晨两点左右,警察叫醒我,说要收集指纹和抽血验DNA,我拒绝。说刑事案件警方才能收集公民的身体信息。警察说北京公安部门对行政案件也收集,我说北京警方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的程序规定,不同意收集。警察灰溜溜的走了,向上级报告。
   
   竟敢不配合警察办案?上级可能发怒了,把我行政案件的性质升格为刑事案件,定性为寻衅滋事。草!把汽车停在法院门口旁边就变成了寻衅滋事?真是天下奇闻。
   
   凌晨四点我被押去了海淀区看守所。在看守所签拘留证时,我写了一份委托书,聘请北京的李方平律师和张磊律师为我案的辩护人,请派出所警察通知和转交,警察不愿,叫我找预审。
   
   3、执法犯法
   
   4月9日上午六点半我进入看守所二筒二号监室。仓霸(统称班长)叫我脱光衣服、转身、蹲下、起来,我不慌不忙的照做。我知道就算市长进来也是一样的。班长没有为难我,然后教我监规。事毕班长问我是干什么的?我答个体户。进来几次?第一次。班长竖起拇指,他看出我非常镇定,一点都不恐慌。他怎么知道,我在监狱、看守所做过二十年警察,什么场面没见过?
   
   两小时后管教找我谈话,我说要聘请律师,要求管教把我律师的名字和电话写进笔录,管教不同意,叫我找预审,我拒绝在笔录签名。
   
   旁边一个管教(警号:036513)见我不配合,对我破口大骂,连踢我两脚,并握拳用指关节猛敲我脑门五、六下。我平静的对他说:我要投诉你,我要见住所检察官。他见我不怕,知道不好惹,就马上走开了。管教见我还是不签名,就把我放回仓。
   
   十点左右,预审来提审。宣读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时,我要求把聘请律师的名字和电话记录在案,警察说等下写,并问如果取保候审找谁做保证人,不是亲属也行,我说请王宇律师。讯问时,这个警察是按有罪推定来记录的,没有按我原意记录,我和他争吵起来,叫他改动了几次,他很不耐烦,经常大声训斥我,后面我要求把律师的名字和电话写上去,警察很不高兴,不愿意写,说请律师找看守所。我对他说:你不把我律师的名字和电话记录在案,这份笔录我就不签名。警察气急败坏,大声骂我,并把五、六页纸的笔录全部撕掉,带我回仓。
   
   4、严管对象
   
   我回到仓时已过午餐时间,同仓已经睡觉,留了三个馒头,一盆菜汤给我。吃完我就站着。这个仓连我28人,地下睡了三个,有三、四个站着值班,两边床各睡十来人。我心想:今晚要睡地下了。
   
   下午,一个管教叫我出来,说所领导决定调我去另外一个仓。我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了,上午我顶撞了管教、顶撞了预审,都没有在笔录上签名。这两个警察一定告了我的状,所以要对我换仓严管。我在江门市看守所工作时就知道,当嫌疑人不招供、不老实时,办案警察就会叫看守所好好“招呼”这个人(折磨之意)。
   
   我被调到了一筒一号监室,一进去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两个彪形大汉双手抱肘,恶狠狠的盯着我,其中一个左手臂纹了一条龙,叫我进去厕所(两边是墙,两边是玻璃,到天花板)。我以为他们要在厕所打我,我抬头看看天花板,糟糕,没发现有摄像头。
   
   我知道每个监室包括放风室都会有摄像头,进第一个仓时就看到有半圆黑罩的东西挂在天花板,我知道是摄像头,进第二个仓时居然没有看到有黑罩,我估计要白打了。其实这个仓也有摄像头,只是没有用黑罩。
   
   进入厕所后,两大汉叫我脱衣、转身、蹲下、起来,和第一个仓一样。我没有说话,迅速完成,我知道没有必要顶撞他们。
   
   这时第三个人过来叫我坐下,教我仓规:提审出去要先叫管教好,提审完毕要报告管教,回仓时说谢谢管教。
   
   厕所不能叫厕所,叫“大眼”,小便叫“小毛”,大便叫“大毛”,大毛一天一次,小毛一天七、八次,都是在固定时间集体去,平时不能顺便去,特殊情况例外。大毛排队轮到自己时要喊:报告班长,求纸一张,谢谢班长。凡从“大眼”出来(大小毛或冲凉)都要喊:谢谢班长。
   
   两边睡觉的床不叫床,叫“板”,平时没事不能在地下走动,必须盘腿坐在板上,不能躺卧。
   
   上板时屁股先着板,然后双脚在裤子上擦几下才能上去,不能在板上走动,要移动必须用屁股挪动。头板不能坐,洗漱台不能去。
   
   板是大家吃饭、睡觉、学习的地方,不能放屁。
   
   每个人在板上有三个不同的位置,吃饭的位置叫吃饭板,学习的位置叫学习板,看电视、读监规的位置叫戒具板。每个新来到人都要先报告班长求板,才有位置。每天喝水两三次,喝水时要喊:报告班长,求水一杯,谢谢班长。
   
   新人不准和别人说话,除非有事和班长说。
   
   每个人都要值班两个小时(中午或晚上),站在地上看大伙睡觉,哪个打呼噜的就推推他肩膀。
   
   这就是所谓的仓规。
   
   傍晚时,话筒响了:有没有一个广东的、50岁的进来?有。这个人要严管。大家都看着我。
   
   这个仓我进来时才17个人,所以晚上我睡在板上,不用睡地下,我感到很庆幸。但我和一个同天进来吸毒、贩毒的嫌疑人挨在一起,盖一个被子,我感到浑身不自在,不过我很快睡着了。
   
   5、绝食抗争
   
   第二天吃完早餐(4月10号),我坐在学习板上想起家。我父亲今年93岁,母亲81岁,平时靠我照顾(我已离婚),他们虽然生活可以自理,但行走不方便,上楼已很吃力(三楼),我要经常帮他们买生活用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