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郑恩宠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王健被拘十天见律师上海访民无此福气?
·蔡瑛律师冤案政府不赔万千民众何时获赔?
·我加入四百多位律师联署抗议殴打律师
·北京京润律师所发生爆炸案
·顾志坚弟兄安息
·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鲍彤:修炼法轮功无错
·香港律师关注组就大陆律师屡次被打声明
·众律师声明指衡阳警方歪曲事实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五省30律师谴责河南法院声明
·香港4.25集会游行看人心向背
·警惕有访民或许比中共更腐败
·律师法庭上批江泽民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赞徐显明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香港真假普选涉13亿人的人权问题
·全国拆迁居民应声援舒向新律师
·习近平何时会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
·鲍彤谈时局
·祝贺陈建刚律师维权团成立
·法轮功是最敬重律师的团队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4月26日星期六
    王全平律师:京城坐牢记
   
   

   
    【海淀看守所,放屁不自由——京城坐牢记】
   
   引子:同仁蒙冤
   
   2014年4月8日,丁家喜律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
   
   丁律师和其他公民在公共场所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结果被公权力诬陷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简直是莫须有,陷害忠良。我对此愤愤不平。
   
   一、千里走单骑
   
   我与丁律只有一面之缘,但他追求民主、自由的执着和热情令人敬仰。同仁被陷害,我岂能无动于衷?我决定声援他。
   
   4月5日,我去广告店定作了几条字符,贴在车身。车后窗:岂有此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也有罪?车后保险杠:请人民公仆不要公开财产。两边车门:非公务车 欢迎人民公开财产,人民公仆就免了。
   
   4月6日中午吃完饭,我一个人驾驶着贴满字的战车奔赴北京,去旁听丁律师开庭,预计两天达到。开车前,一个朋友要和我一起去,被我拒绝。我知道此行充满风险,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把朋友带入危险处境中。
   
   我出发时,广东一直磅礴大雨,经过广州白云机场,上京珠高速时才停雨,我小心翼翼的开车,时速不到100公里。达到韶关市时有些累,我进入服务区睡了大半个小时。傍晚我继续往湖南方向前进,在广东湖南交界附近,长沙谢阳律师来电,问我在何处,几时到长沙?我说还没有进入湖南,要几个小时才能到长沙。谢阳律师说会在高速公路出口等我。
   
   进入湖南时,高速公路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充满大雾。我开车从来没有出过广东境外,我更加小心谨慎。晚上八点左右我进入服务区吃饭,然后继续前行。
   
   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到达长沙市,和谢阳律师碰头,他盛赞我的战车,想坐我的车去北京开庭(丁律师同案),我说不行,如果我车被交警拦住,你就赶不上开庭了。接着他在高速路口附近找了一家酒店(方便我上高速),开了一间豪华房给我住,叫我好好休息。
   
   第二天(4月7日)八点半,我吃完早餐离开长沙市,继续赶路。湖南湖北的高速公路都很好,我时速在110公里左右,中午到达武汉市,和吴远树律师联系,我们一起去过乌坎,是好朋友。他说不在武汉,在十堰市,我就继续往河南前进。中午在服务区休息一个小时。
   
   傍晚六时,我到达郑州市,我和常伯阳律师联系,他知道我到了郑州很高兴,说很想和我聊天,说约一帮朋友一起吃饭,叫我今晚在郑州过夜。我看天色还早,估计一个半小时才天黑,而且郑州离北京还有600公里,我想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过夜,方便第二天进入北京。于是我婉拒了伯阳律师的热情邀请,我说等回头的时候再相聚吧。
   
   穿过郑州时就一路堵车,整条高速都在修路,变成单行线,郑州离石家庄才300公里,我整整开了七个小时,在4月8日凌晨一点半到达石家庄市。从长沙到石家庄是1200公里,我困极,住下,吃完宵夜、冲完凉已是凌晨两点。
   
   早上九点半,我吃完早餐离开石家庄,在高速公路上,我看到漫天的棉花状漂浮物,我以为这就是雾霾,其实是杨柳絮。石家庄到北京约280公里,高速公路也不好走,中午一点半我进入北京范围,但在六环就开始堵车了。
   
   堵了约两个小时,我车在进入五环前的收费站后被北京交警拦下,要检查我车的进京证,说外地车没证不能进入五环。我说没有进京证,不知道在哪里办。交警叫我在收费站的缺口掉头回去,我急了:我从广东来,是接人的,让我回去不大好吧?交警看到了我车上的字,问:贴这些字合适吗?我说没有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交警说汽车年检呢?年检我不贴。交警笑笑不在理会我车上的字,说:要进去也行,要罚一百元和扣三分。我喜出望外,连忙答应。
   
   交警在为我写罚单时,我问可不可以刷卡,交警说不行。我愁眉苦脸的说,我第一次开车来北京,你们叫我去哪里交罚款啊?交警看了看我,可能交罚款的地方确实不好找,就对我说:不罚你了,也不扣你分,你进去吧,前面有交警会罚你。我连忙道谢,急忙离开。其实前面已经没有交警了。
   
   可能是交警看到我车的字,动了恻隐之心,不罚我了,北京交警真有人情味。我在导航的指引下来到海淀区法院门口。
   
   二、炼狱
   
   1、如临大敌
   
   我在4月8日下午四点半达到海淀区法院 ,我发现法院四周布满了警察和便衣,还有很多警车。我没理会这些,把车径直开到法院门口旁边停下,警察看到我的车好像发现了一个怪物,立刻把我车围住,我一下车警察就把我控制住,带去海淀区派出所在法院旁边的地下室,把我的车藏在法院的地下车库。
   
   2、滥施淫威
   
   下午五点,在地下室,一个便衣没有出示工作证就搜我身,被我警告。另一个警察恼羞成怒说:在派出所里面,就算一个协警也可以这样做。我没有理会他。
   
   警察开始以行政案件进行询问,问我从哪里来?几个人来?车上贴的字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诉求?我说一个人从广东江门市来,来旁听丁律师案开庭,车上的字是我公开自己的个人财产,“请人民公仆不要公开财产”的意思是,国家目前还没有叫官员公开财产,但发展趋势应该公开,我没有什么诉求。
   
   我车上的字没有反社会、反政府、反国家,警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就把我关进一间小屋,我进去后就呼呼睡觉。凌晨两点左右,警察叫醒我,说要收集指纹和抽血验DNA,我拒绝。说刑事案件警方才能收集公民的身体信息。警察说北京公安部门对行政案件也收集,我说北京警方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的程序规定,不同意收集。警察灰溜溜的走了,向上级报告。
   
   竟敢不配合警察办案?上级可能发怒了,把我行政案件的性质升格为刑事案件,定性为寻衅滋事。草!把汽车停在法院门口旁边就变成了寻衅滋事?真是天下奇闻。
   
   凌晨四点我被押去了海淀区看守所。在看守所签拘留证时,我写了一份委托书,聘请北京的李方平律师和张磊律师为我案的辩护人,请派出所警察通知和转交,警察不愿,叫我找预审。
   
   3、执法犯法
   
   4月9日上午六点半我进入看守所二筒二号监室。仓霸(统称班长)叫我脱光衣服、转身、蹲下、起来,我不慌不忙的照做。我知道就算市长进来也是一样的。班长没有为难我,然后教我监规。事毕班长问我是干什么的?我答个体户。进来几次?第一次。班长竖起拇指,他看出我非常镇定,一点都不恐慌。他怎么知道,我在监狱、看守所做过二十年警察,什么场面没见过?
   
   两小时后管教找我谈话,我说要聘请律师,要求管教把我律师的名字和电话写进笔录,管教不同意,叫我找预审,我拒绝在笔录签名。
   
   旁边一个管教(警号:036513)见我不配合,对我破口大骂,连踢我两脚,并握拳用指关节猛敲我脑门五、六下。我平静的对他说:我要投诉你,我要见住所检察官。他见我不怕,知道不好惹,就马上走开了。管教见我还是不签名,就把我放回仓。
   
   十点左右,预审来提审。宣读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时,我要求把聘请律师的名字和电话记录在案,警察说等下写,并问如果取保候审找谁做保证人,不是亲属也行,我说请王宇律师。讯问时,这个警察是按有罪推定来记录的,没有按我原意记录,我和他争吵起来,叫他改动了几次,他很不耐烦,经常大声训斥我,后面我要求把律师的名字和电话写上去,警察很不高兴,不愿意写,说请律师找看守所。我对他说:你不把我律师的名字和电话记录在案,这份笔录我就不签名。警察气急败坏,大声骂我,并把五、六页纸的笔录全部撕掉,带我回仓。
   
   4、严管对象
   
   我回到仓时已过午餐时间,同仓已经睡觉,留了三个馒头,一盆菜汤给我。吃完我就站着。这个仓连我28人,地下睡了三个,有三、四个站着值班,两边床各睡十来人。我心想:今晚要睡地下了。
   
   下午,一个管教叫我出来,说所领导决定调我去另外一个仓。我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了,上午我顶撞了管教、顶撞了预审,都没有在笔录上签名。这两个警察一定告了我的状,所以要对我换仓严管。我在江门市看守所工作时就知道,当嫌疑人不招供、不老实时,办案警察就会叫看守所好好“招呼”这个人(折磨之意)。
   
   我被调到了一筒一号监室,一进去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两个彪形大汉双手抱肘,恶狠狠的盯着我,其中一个左手臂纹了一条龙,叫我进去厕所(两边是墙,两边是玻璃,到天花板)。我以为他们要在厕所打我,我抬头看看天花板,糟糕,没发现有摄像头。
   
   我知道每个监室包括放风室都会有摄像头,进第一个仓时就看到有半圆黑罩的东西挂在天花板,我知道是摄像头,进第二个仓时居然没有看到有黑罩,我估计要白打了。其实这个仓也有摄像头,只是没有用黑罩。
   
   进入厕所后,两大汉叫我脱衣、转身、蹲下、起来,和第一个仓一样。我没有说话,迅速完成,我知道没有必要顶撞他们。
   
   这时第三个人过来叫我坐下,教我仓规:提审出去要先叫管教好,提审完毕要报告管教,回仓时说谢谢管教。
   
   厕所不能叫厕所,叫“大眼”,小便叫“小毛”,大便叫“大毛”,大毛一天一次,小毛一天七、八次,都是在固定时间集体去,平时不能顺便去,特殊情况例外。大毛排队轮到自己时要喊:报告班长,求纸一张,谢谢班长。凡从“大眼”出来(大小毛或冲凉)都要喊:谢谢班长。
   
   两边睡觉的床不叫床,叫“板”,平时没事不能在地下走动,必须盘腿坐在板上,不能躺卧。
   
   上板时屁股先着板,然后双脚在裤子上擦几下才能上去,不能在板上走动,要移动必须用屁股挪动。头板不能坐,洗漱台不能去。
   
   板是大家吃饭、睡觉、学习的地方,不能放屁。
   
   每个人在板上有三个不同的位置,吃饭的位置叫吃饭板,学习的位置叫学习板,看电视、读监规的位置叫戒具板。每个新来到人都要先报告班长求板,才有位置。每天喝水两三次,喝水时要喊:报告班长,求水一杯,谢谢班长。
   
   新人不准和别人说话,除非有事和班长说。
   
   每个人都要值班两个小时(中午或晚上),站在地上看大伙睡觉,哪个打呼噜的就推推他肩膀。
   
   这就是所谓的仓规。
   
   傍晚时,话筒响了:有没有一个广东的、50岁的进来?有。这个人要严管。大家都看着我。
   
   这个仓我进来时才17个人,所以晚上我睡在板上,不用睡地下,我感到很庆幸。但我和一个同天进来吸毒、贩毒的嫌疑人挨在一起,盖一个被子,我感到浑身不自在,不过我很快睡着了。
   
   5、绝食抗争
   
   第二天吃完早餐(4月10号),我坐在学习板上想起家。我父亲今年93岁,母亲81岁,平时靠我照顾(我已离婚),他们虽然生活可以自理,但行走不方便,上楼已很吃力(三楼),我要经常帮他们买生活用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