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蔡楚作品选编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日期:2014-04-21] 来源:参与 作者:清流浦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4年4月21日讯)最近,中国军队又有人在运作“效忠领袖”运动。续几周前18个大军区正职司令员的表态挺习近平文章后,4月18日解放军报又发表一组17个军区级副职将领表态挺习近平的文章。这样的集中发表,很是别出心裁。且不说这种背时的游戏到底有什么效果,只说其“背时”就很令人惊讶和厌恶。
   
   “背时”是指这样的“效忠”活动完全脱离时代,就像古坟里掘出的古董,散发着霉臭。历史上,鼓吹军人“效忠”一贯都是那些专权帝王玩的花样,那些帝王需要军人“效忠”为了自己的皇权帝位。皇权政治落市后,二十世纪残留效忠的最大的变种有两种:一种是二战前德国希特勒鼓吹的“效忠纳粹党”和日本陆军少壮派搞的“效忠天皇”;另一种则是苏联斯大林兴起的“效忠斯大林”和效忠独裁社会主义;后来毛泽东的“效忠红太阳”和金日成的“效忠金太阳”干脆撕下“主义”面纱,重亮效忠“党主席”、党帝王的本相。除此以外,还有哪些军队搞效忠运动的?没有。在中国这也已经是25年前的事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中国军队将领们严厉批判了毛泽东的个人封建崇拜之后,中国军队里竟然又有一些人想在军队中复活“效忠”运动,名曰效忠党,听党指挥,其实只为效忠个人,怎么能不使人惊讶和厌恶。环顾整个世界,现在公然在军队中搞效忠的除了北朝鲜金家王朝,就只有中国共产党军队了。是光荣,还是耻辱?是文明,还是封建?相信中国现代军人们心里辨得很清楚。
   
   这一波军队效忠运动发生在习近平准备“政治改革”前,使国人对习近平的“改革”真该刮目相看了。有些人可能认为,邓小平在推动1992年改革前,曾不得以搞了“保驾护航”,打破了反经济市场化一族的强硬抵制;现在习近平新上台,反贪腐,打老虎和苍蝇,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顽固抵制,比邓小平当时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模仿邓小平搞一些效忠式保驾护航情理可容。这样的理由能站住脚吗?邓小平因为有了“保驾护航”,尝到了毛泽东当年携军队以令天下的甜头,结果导致他犯下了天安门屠城的致命罪责。现在军队一些高级权贵搞效忠运动,究竟是想促军队政党化,还是阴谋引导习近平重回个人独裁死路,拆中国文明政治建设的台,其用心不能不查。如果习近平是真心向文明的人,对这些怀有封建意识的军内官僚就会非常非常警惕,拒其万丈之外;如果习近平本来就是伪君子,口中民主,实则专制,那就可以重用这些军内投机者,在军内全面发起效忠运动,继续走向个人崇拜。大家都在看着习近平的举动。
   
   这次军内一些人搞得效忠运动,其实并不代表所有将领的思想。那些自作聪明的策划者以学习的名义把将军们集中起来,又以写心得的要求圈套将领们不得不表态,然后再把这些文字汇集发表。这样似乎造成一种中国当代军人形同旧皇军的表象,让人误以为这些将领只懂忠君,只知忠党。其实,当代中国大部分军人对此相当反感和厌恶。这次效忠运动的策划者,表面上以军队名义挺习近平,实际上是想以借将领们的“效忠”来表功讨赏,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些策划者具有更深用心。
   
   中国的政治改革首先要改的就是军队政党化。历史证明,军队政党化就是通向军队纳粹化和政治专制的前奏。现代所有文明国家的政治都是党派政治,连伊朗这样的宗教国家,泰国这样的皇权政体国家都向开明党派政治转变,中国军队号称“文明之师”,难道将领们连伊朗和泰国军人的素质都没有。军政分开对谁有利?首先是国家。由于军队在体制上与政治分开,军警不参与政治活动,才能保证政治博弈方式按文明法制规则进行,国家政局才有真正的稳定;动枪动炮的政治博弈一定没有稳定可言。其次对真正的普通军人有利。军人不参与政治,军队内部才不会发生不断的政治派系活动和政治清洗,军人才能一心一意为国家安全工作,那些政治投机者才不可能把军职作为政治跳板和利益集团工具。其三是对国家政治前途和国民决定国家命运有利。现在世界上人民生活和劳动环境平稳的国家,无一不是真正实行民主选举制的国家。前苏联瓦解后,各国的老百姓和军人都对真正的选举政治持肯定态度,足以告诉我们中国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军队制度。老百姓支持谁,不支持谁,由老百姓决定,不应该由政治家操纵军警的刺刀来决定。既使政治家有良好的改革愿望,其变法中的分歧、冲突也应该遵循完全的政治规则,在法律框架下取得民众的支持和推行,而不是由政治家指挥军队强迫他人执行。像毛泽东那样,把军队推到政治冲突第一线,然后,再把罪责和错误算到军队和军人头上的政治家,绝不值得正直的军人们信任。而军队政党化、政治化正是这些政治家喜欢使用的手法。其四,军队非党化也是世界和平的福音。二战起于法西斯,法西斯主义能发动世界大战得益于纳粹控军控国。反对军队政党化,特别是中国这样的大国军队政党化,与消除纳粹危险有直接关系。
   
   军人以效忠专制政治为使命,在历史上都没有好结果。总起来看,效忠权力的军人有四种下场:纳粹和皇军式的大民族主义军人上绞刑架是一种;斯大林的将军们助桀为虐,然后成为斯大林的刀下冤魂又是一种;再一种就是被本国人民世世代代痛恨的刽子手。这种刽子手就像秦桧,死后连其子孙都不愿提其名;有雕像,一定满身吐液,臭不可闻。中国军阀时期,连军阀都没有人敢当这种角色的。第四种则是为愚忠而献身的,死前听信效忠鼓动,以为荣光百年;死后一堆荒坟,全不知充当了无知炮灰。中国当代军人中会不会还有这样的盲忠者,大概不可避免。但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军人大部分都不会如草莽时代一样,大家多少都有自己的见解和思想。相信,此次效忠活动只是军方个别投机将领搞的又一次短命投机活动。
   
   2014.04.20.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参见:解放军报2014年4月18日刊登七大军区及四总部等高级将领的文章,与4月2日的正职集体署名文章。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2014/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