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迷信可存——我的宗教之旅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我的设想是当一个工会委员
·我愿成为一根左棍,又名:左棍槟郎之歌
·鲁迅左派论纲
·波兰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选择
·我关于鲁迅左派思考的三个阶段
·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年三十贫贱人生的随想
·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与姚文元比左棍和爱吻美国的左手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12涉外文秘 吴羚
   
     从未想过在大学里会遇到这样一位老师,在传道授业的同时又不忘用诗作表达对生活的热爱。他热爱写诗就像鱼儿依恋水一样,比起“老师”这一称号,他更喜欢别人称呼他为“诗人”吧。
     就见面的次数而言,我对槟郎并不陌生。他是我们班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基础课老师,加之我又上了他教的“新诗赏析”跨专业选修课,对他就更加熟悉了。也正是这种机缘让我对这位真诗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真诗人,是我对他发自内心的一种赞美,绝不是因为师生关系而刻意强加的虚伪之词。他的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之真诚,二是诗之真实。
     说起槟郎这个人,我对他还真是有点误解。由于他教课的风格不像其他老师那样开放洒脱,而显得拘谨内敛,所以这就形成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害羞、内向。“新诗赏析”课每次先讲两首他自己的诗歌,谓之“抛砖引玉”,再讲文学史上的名诗,所以一部分人如我就觉得有点小自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槟郎的了解也不再停留在表面上了。一次很偶然的交谈,我发现了槟郎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深知自身的不足,比如上课时他不敢与学生对视这一问题,他承认自己很内向,但他正在不断地改变,他试图通过找学生聊天的方式增强自己的沟通能力,也让自己变得外向起来。就这点而言,在我看来是很真诚的表现。而关于槟郎“抛砖引玉”这一做法我也曾思考过,最终我把这个做法归于他对诗的热爱。他热爱写诗,在他的生活中早已是人诗合一,他乐于写诗更乐于和他最现实的读者群体——学生分享他的诗作,所以便利用“抛砖引玉”这一做法来实现分享诗作的愿望。对于如此真诚而可爱的诗人,我们怎么能忍心拒绝聆听他所创作的诗歌呢?
     再谈谈槟郎的诗作。之前总是在课堂上被动接受他的诗,而没真正去仔细品读过,直至前段时间进入了槟郎的专栏,看到了他所发表的诗才对他的诗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据我了解,槟郎从初中就开始写诗,但写作保存下来的最早的是大学时期的习作。但在2001年到2004年,槟郎初期的网络自由写作却是以杂文和散文随笔为主,有二百多篇。从2005年后又以写诗为主,近几年几乎都是诗了。
     至今槟郎的网络发表诗作已达两千首,诗的内容广泛:有回忆故乡趣事的诗,有记录目前生活的诗,有批判当今时事政治的诗,有描绘美丽景色的诗……他的诗歌没有固定的风格,或活泼,或沉郁,或平缓,或激昂。也许他的诗不像其他诗人所写的诗那样可以反复地玩弄,他的诗更像生活的一种随笔,仿佛随便走到哪里都能落笔作成一首诗。但这并不表示他的诗没有文学价值,在我看来,真正的文学作品是源于生活的,因为这样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槟郎的作品就是如此。
     槟郎给我们解读过他许多的作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支支的校园》和有关樱花的一系列诗作。在《支支的校园》一诗中,槟郎用最朴实的文字记录了他与支支的往事。“有时她提前下课/便到我的教室等/说我又当了槟郎老师的一回学生/有次上课前遇着/到校门外的吉庆摊位群吃碗鸭血粉丝汤/是她抢先付了钱/有次买了一把羊肉串边走边吃/正好她过来看到大笑/说我的吃相好笑/以后每提必笑。”语言通俗易懂,内容生动有趣,阅读这几句诗的时候仿佛眼前闪过了“支支等待槟郎下课”、支支抢着付钱”、“支支与槟郎边走边吃羊肉串”、“支支调侃槟郎吃相”的一系列画面。多么美好的师生情,如果在大学能碰到这样一位良师益友是多么令人生羡的事啊!在这首诗的结尾,槟郎这样写道:“有次/扎着两条长辫子的她叫我欣赏/民国女学生装/蓝布偏襟褂/及膝黑色大摆裙/从此这成了她定格的形象/引领我来的你却离开了/这永远的支支的校园!”槟郎在诗的结尾塑造了美女郎支支的形象,是一个标准的民国打扮,这让我们又对支支又增添了一些好感,也就不难想象,与如此阳光开朗的美女郎交往一定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李后主的樱花》、《樱花的原乡》、《鸡鸣寺路的樱花》这几首诗,是槟郎今年春天在樱花开放的季节所写下的。在《鸡鸣寺路的樱花》中,槟郎动情地写道:“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樱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诗中槟郎化作了大诗人崔护,借用他与桃花的故事来看着眼前这锦簇的樱花,仿佛穿越古今,与古人进行着超时空的交流。不知道站在花前的究竟是槟郎本人,还是那描写才子佳人纯真之情的崔护。
     我想槟郎一定是个惜花之人,才会情不自禁地为樱花写下如此之多的诗篇。依稀记得槟郎曾在课堂上愤愤地为樱花打抱不平:唐代李煜就有诗作显示樱花的原产地是中国,你们可不要以为樱花是日本的!”为此还写下了《李后主的樱花》、和《樱花的原乡》这两首诗来表达内心对樱花不能“恢复国籍”,不能在故国的土地上大放异彩的怀惜之情。而《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这首诗则是槟郎对生活热爱的表现,他善于在生活中发现美,也记得他在课堂上骄傲地向我们诉说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的美丽,好像那片晚樱林就是他眼中的至宝。“就在不知不觉间/我所在的城市遍布樱花/再也不用去传说中的异国了/樱花在原乡灿烂绽放/我陶醉在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我陶醉在樱花下的漫步神游。”只因随时都能看见这大片的樱花而感到欣喜而感到满足,槟郎就是这样一个随性、感性、浪漫的诗人。
     不上槟郎的课你不会发现他的可爱之处,不读槟郎的诗你不会发现他对生活有多么地热爱。他不爱计较,不攻算计,只是简单地随性生活着:品一茗茶,写下几首小诗,便已足矣。而我们,他的学生或读者,且少一些旁观的嘲讽,多一些欣赏的眼光,向真诗人槟郎致敬。
     2014年4月15日
(2014/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